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四‧五

「喵,長谷部?」


「長谷部?」


「喵!長、谷、部!」


「……啊!是!」發呆中的打刀立刻立正站好,再欠身向辦公室門外的審神喵行禮。


「掛念日本號?」審神喵側頭偷瞄因禮節和尷尬低下頭的壓切長谷部,發現他的臉頰微紅,嗯,日本號常常逗他的那句「可愛的長谷部」確實是準確無誤。


真的很可愛。


哎呀~~ 臉更紅呢~~~


在審神喵胡思亂想的時候,被近侍刀一手拉回自己的座位:「下班回來就請去完成這邊的公文,不要胡思亂想甚麼的,大將。」


「說貓亂想麻煩拿出證據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四

「嘿,終於要準備出門。」


「把藏起來的酒拿出來再說。」


「喂……你在懷疑我嗎?我可愛的長谷部。」


「打開行李箱。」


「長~谷~部~你~真~的~在~懷~疑~我~嗎?」


壓切長谷部厭惡地甩起貼上來的槍:「憑你的模樣學那些短刀裝萌,嘔心。」


「嘖。」


「你再不打開行李箱,我會親自動手。」壓切長谷部眼裡已升起殺意:「現在。」


日本號認命打開行李箱,繳出裡面的酒和酒杯,打刀瞪了他一眼後,默默「沒收」,並仔細檢查剩下的物品。日本號「哀求」他放過自己,看到連藏在暗格...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三‧五

「……糟……糟了……」五虎退關上大門後,想哭的表情全浮上臉:「藥……藥研哥哥……生氣了……對,對不起他……」


「沒事啦!」厚藤四郎走去用大力給五虎退摸頭:「藥研又怎可能生大家的氣?他現在很可能已經只顧著和兩位小主人玩啦!沒事沒事!安心!」


「放心呢~~」亂藤四郎輕盈地躍到五虎退身旁:「那個笨蛋哥哥就算會生氣,都先生我的氣,而且,不可能會捨得生五虎退的氣呢~~~況且,如果那個藥研哥哥敢讓五虎退不高興的話,相信主人一定會教訓他啦!」


「我相信藥研會感謝大家。」一期一振笑著向五虎退招手,待他走近後輕拍他的頭:「最近主殿的事相信讓藥研憂心,大家的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三

審神喵一家四口,現在往商店街一帶的祭典出發。


出門的方式嘛……


實在有點詭異。


「聽說藥研哥哥買了親子裝風格的和服呢~~」藥研藤四郎的剋星之一,亂藤四郎今天接近中午時,以任誰都看出心懷不軌的笑容走近剛起床的貓咪,以及待在她身邊的近侍刀。


「亂,你是甚麼意思?」「惡意」明顯得連貓咪都繃起尾巴時,作為護身刀又怎可能沒發現?藥研藤四郎迅即擋到審神喵前面以防有刀對她無禮,尤其這個「好」弟弟一旦決定要捉弄他人的話,連他都難以控制。


亂藤四郎裝作沒發現哥哥在「反對」似的,笑容添了幾分燦爛,靈巧地轉個圈,走到審神喵的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二

「藥研,我們有沒有公告看漏了?」審神喵難得乖乖坐在辦公桌前,邊工作邊東翻西找。


「應該沒……不,我不敢肯定。」近侍刀頓了頓,修正了他的話:「是否發生甚麼事?」


「沒……想看日本號去修行的公告……」貓咪索性放下筆去找:「想給長谷部看,等他再轉交日本號。」


藥研藤四郎輕笑一聲:「想必是長谷部先生已轉交過去了,說起來,大將沒看過公告,又怎會知道?」


「拜託,其他同僚在瘋狂傳呢喵~~」審神喵遞出電話,藥研藤四郎看後不禁失笑。


「喲,放心呢,想必日本號先生已知道了,大將。」短刀幾經艱苦才忍住笑,說出他的看法:「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O

大家的「努力」似乎有效沒幾天,審神喵又再陷入低氣壓。


低氣壓的,還有近侍大人。


明顯得連晚上出門散步的石切丸也能發現。


當然,比他先開口的,是立刻發現伴侶神色有異的笑面青江:「噯呀,我的御神刀大人心裡有別人呢,實在讓人不由得擔心呢……」


「我……我沒……請青江別胡思亂想……」以為自己「妻子」誤會自己和他人有不倫關係,石切丸急急澄清,可惜晚上機動低是包括語言能力(誤),因為過於焦急的關係,不但無法好好說明,而且還咬了幾次舌頭。看到自己那個傻夫君滿頭大汗、尷尬萬分的模樣,笑面青江又笑了幾聲。


靠到窗前的短刀偷...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九

連續宴會之後,又是猫丸平凡不過的日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那隻貓咪仍是窩在電腦前看現世的消息,但現在多了見她在偷笑。


想必是那天在「宴會」裡各種偷拍的功效。


那天座位的的安排,其實是按照貓咪的喜好。本丸上下均清楚知道,他們的貓咪主君是無救藥的腐女,就算有了夫君和孩子,也絲毫無法動搖「BL」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既然審神喵喜歡看他們表演,會特意去看其他本丸同體的直播,又熱愛BL,要她放鬆,要她分神,自然利用她的最愛。


當然,所謂「最愛」,是不只一個的。


今天勤勞工作的貓咪,有好好細閱上面派下來的公文:「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八‧五

舞台上有不同的表演輪流表演,看來,因為大家一起參與的關係,所以無論是表演還是捧餐都會不斷換人。


表演的開場是AWT48的歌舞,然後是籠手切江的個人表演,之後就是大家合力演出的「棚機傳說」的話劇。


食物好像是早已準備好,部分是罕見的在万屋購買的食物。燭台切光忠在其中一輪捧餐中有出現過,最令貓咪意外和興奮的是現在的一組。


「哇!被被,不,山姥切!!竟然穿上和監察官大人一樣的衣服!唔……嗚……藥研,不是掩住貓的嘴巴!!!」


「竟然咬我……妳這隻壞貓咪!!」


「爸爸和媽媽又在放閃呢……」


「放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八

「主人和笨蛋哥哥就請先休息一會。」亂藤四郎欠身,也送回打扮好的少主們:「就請大家先休息,品嘗一下特製的點心,大家先去準備呢~~」


亂藤四郎拉著大隊離開,出門後又探頭回房間:「吶~~先說好啊,你們不准偷看啊~~」


看到好弟弟推著其他兄弟們走遠,一直繃著臉的藥研藤四郎終放鬆臉容輕笑:「真拿他沒辦法。」


「的確呢,貓第一次看到藥研被兄弟們按倒再扒衣服的模樣呢喵~~」


「別提!」


藥研藤四郎掩臉搖頭,幾分鐘前被一堆短刀兄弟按住身體強行扒光再套衣服的經歷,別說不想再體會了,連提也不想再提。


「藥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七‧五

由短刀為主的刀劍們所設計的晚宴,完全出乎意料的愛歡迎。投盡新人所好,滿桌是大海風格的美食,貓咪愛吃的海鮮當然少不了,還有帶有獨特鹽香,或是濃濃黑糖香甜味的小蛋糕等等,充滿夏日風情,也滿滿琉球的影子。


一切都是為新來的北谷菜切所準備。


看昨晚的反應,似乎大家會和他成為好同伴,可以放心呢。


歡樂的宴會過後,就是貓咪忙碌的趕公文的日子。圓圓的貓咪伏案瘋狂抄寫,偶爾翻看資料,突然,從「垃圾堆」中抬起頭:「藥研,今天是幾號?」


近侍刀一愣,說出一個日子。


審神喵搖搖頭,說要舊曆法,待她聽到答案後,忍不住失聲大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七

一如大家所料,第二天,小小的、可愛的短刀站在大家面前揮手。


「很可愛……」就算不是孩子控的刀劍們都忍不住讚嘆:「打扮和大家完全不同……」


「因為我是來自琉球的菜刀呢!」小個子,打扮超可愛的短刀活力滿滿,和有點像女生的臉蛋不同,聲調、語氣是充滿元氣的男孩子,反差沒讓感覺變得突兀,反而是更覺可愛。


不過,直接自稱菜刀這一點就……


「菜刀……喵?」


就算名字上有「菜切」,也不用以菜刀來自我介紹吧?


「是啊,的確有這種說法。」承認得非常乾脆,可愛的短刀用力點頭:「而且,我真的會做簡單的菜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六‧五

回到辦公室的近侍,遠望著一堆因為可以出陣而興奮的刀劍又再輕輕嘆氣。


大家還是不知情比較好。


已經不知連續多少天半夜仍在出陣了。


為的不是以最快時間(如果是,她會換上千代金丸去作戰),而單單是為了防止自己太早睡著。現世太多資訊,「戰事」轉變得太快太急,她完全不想錯失。


身體的狀況叫她無法上前線作戰,可是,最近見她連最基本的資訊消化、轉發都開始吃力時,實在不得不擔心她的身體還能否支持。


「貓,今晚請早點休息。」


「不要……又有事發生了。雖說貓只能待在本丸裡看,但不少朋友要上夜班等等,要待他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六

「換我!換我!換我!」出陣隊伍回來後,一大堆刀劍出來迎接,虛擬戰鬥不會有傷害,所以可以肯定不是關心傷勢,而是另有目標。不過,因為目標太明確,被換下來的「人」,下一輪也會跟他們一樣圍住歸來的出陣者,所以沒一振刀劍會介意,最多介意下一輪是否可以換自己出陣。


「嗬~打得真爽呢!」今劍踏踏踏地踩著輕快的腳步,一蹦一跳地「走」到審神喵面前:「主上大人真好,這幾天不停出陣,水砲戰實在是太有趣呢!呀!還有,海邊的戰場真的很特別!」


「的確。」某極短手很癢,可惜今天輪不到他出陣。


「難得主人這樣勤力出陣,相信很快就可以接到新人君來啦!」愛染國俊雙手繞在腦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五

「吶,最近藥研哥哥好像常常和主人到現世呢……」亂藤四郎一面跟小刀靈們用水槍玩模仿連隊戰的「水砲戰」,一面往大門的方向張望:「今天又出門了耶。」


「欸?那是大好事啦!」剛被換下來的愛染國俊打算兩槍流,可惜很快被其他短刀制止,說水槍會不夠分:「他們是夫妻,出雙入對是好事!如果運氣好的話,很可能為我們添一個少主啦!」


「咦?!」小刀靈們的反應最快:「國俊哥哥是說媽媽會有孩子?」


意料之外的期盼眼神,嚇得平日爽快的短刀倒退半步,立刻揮手澄清:「不,我沒說現在……呀~~~感情好的話,不是會有孩子……唔!」


「別亂說!」亂藤四郎先出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四

由於大家沉迷打水仗的關係,以致外出修行的某位回來時差點兒沒人知道。


然而,相比沒多少人「迎接」,蜻蛉切比較在意另一件事:「……千子,你……怎麼會有此一身打扮?」


「Huhuhu,好看嗎?是主人特意請龜甲先生度身設計的。」千子村子故意扭動身體,展示繩縛的「特色」,慢慢走向戀人:「聽說,要由自己戀人解開才有意義。」


不,我肯定那是主人為防你亂脫才說的。


蜻蛉切再敦厚戇直,都知道主人,或至少近侍大人的意圖。


有夠明顯不過。


不過,總算證明他這段日子沒打擾其他人,令其他人造成甚麼誤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三‧五

「不夠,不夠,不夠呀……」出陣回來的短刀一回到辦公室就撒野。


的確呢,又有誰想到那個甚麼甚麼的特別合戰場,裡面只有一場戰鬥?


所以,別說好戰的近侍大人了,就連審神喵看到戰鬥結束的一刻也傻了眼,以為自己的眼鏡度數有問題。


說好的十場戰鬥去哪了?(好像沒人有跟審神者們說好吧?)


不可能怪責他呢,審神喵暗暗吐槽說自己也沒看夠。


很想看被水噴濕一身的近侍呀!!


甲冑上滴著水、濕漉漉的軍服……嗯嗯,解下軍褸的話,還有半透明的白色襯衫……


嗯嗯,要擦擦口水。


「真...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三

「貓……」


審神喵沒理由。


「夫人……」一隻戴著黑手套的手,拉著貓咪的衣袖在搖。


作為主君的那隻貓咪繼續裝作不知道,努力用肉球捏住筆,在公文上寫呀寫。


「大將,可以嗎?」一振「可憐」又可愛的短刀,睜大水汪汪,猶如紫水晶似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貓咪,發現審神喵偷望他的時候,立刻放開手裡拉住的衣服,雙手捧著今天做的新刀裝(按:是今天悄悄塞貓咪錢包要她買御札做的),繼續賣力眨著眼「祈求」:「想出陣,想打真水仗。」


你這滿級極短別跟其他人爭經驗好嗎?


「……貓……我的好貓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二

「喵,是時候讓蜻蛉切先生出發呢喵~」


「妳先把爪從我身上收回去再說話,大將。」


「你放開貓的錢包,貓自然會收爪呀喵。」


「抱歉,我絕不會讓妳亂花錢。」


看來,一貓一刀正在為是否買修行用的小鳥「吵架」。


「放手呀,藥研!」


「妳先收回爪,大將。」


「貓要買修行鳥呀喵!放手!」


「不可以讓妳亂花錢,月底呀,妳已連吃飯也沒錢,一定不可以!」


在他們越吵越烈的時候,耳邊響起熟悉不過的笑聲。


「Huhuhuhuhu,要脫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二‧五

綑綁PLAY很爽沒錯……


只是嘛,有一個大問題不得不正視。


審神喵和近侍刀看著一條千子村正在地上滾動,張嘴待餵食的模樣,想到這個重要的問題。


就算可以找人一日比照三餐投餵,三天不洗澡,但……


上洗手間呢??


這個……總要解開吧?


看著在地上仍是被又粗又長的麻繩綁成一條千子狀態的脫衣狂魔,這個實在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問題。


突然,貓爪一拍:「貓有辦法了!藥研,替貓叫龜甲來!!只有他有辦法呢喵!」


短刀一聽就懂,急急往外跑去找打刀去。


果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一‧五

庭園內,藥研藤四郎和小藥左右各一地坐在妍的身邊,過了一會,審神喵捧著數杯花茶出現,放下後,又回頭拿來茶壺和配茶的小食。


濃郁花香,配以淡淡甜香的茶,無論香氣還是味道,都可以稍為平復一下沉重的心情。


「Papá, mamá, losiento……」喝了幾口茶後,情緒穩定下來的妍輕聲向一貓一刀道歉,也蹭蹭摟住自己的「哥哥」。


「傻孩子,不用道歉。」藥研藤四郎放下茶杯伸手就抱,「女兒」的情況他多少都知道,當日他沒到現世,但一路上都有和審神者聯絡,「選擇」自己的「孩子」,然後懷著興奮的心情等她們回家:「妳和哥哥都是我們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一

審神喵一覺醒來後,發現不少刀劍聚集在客廳的電視前,神色凝重。


「吶,主人……可以暫時不回去嗎?」亂藤四郎被兄弟們推出來,大概是認為他最「得寵」,比較方便和主君談一些較踩線的話題:「現世很危險,怕主人出事呢!」


「亂,不得胡言亂語。」藥研藤四郎馬上制止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題,沒料到某一位會反駁他。


「不,我贊成短刀們的想法。」開口的是壓切長谷部:「雖說畫面上是昨天或之前的片段,但我們有細心在網絡上的照片、片段,以及生還者的證言,發現近月來主上居住、工作所屬區域是在戰區。作為主上的下屬,為保護主上周全提出建言是本份。」


反對就是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O

「有包裹!」


是日,神喵愉快地抱著包裏,甩著尾巴,踏踏踏地回到本丸。


「喵!貓的貓咪玩偶回家了喵!」貓咪飛快的跑向自己的護身短刀,把包裹放到他手上:「一起拆喵~」


「好,好。」藥研藤四郎笑了笑,接好手裡的包裹,騰出一隻手揉貓:「不過,有一點要訂正,是我的貓偶,不是妳的。」


「喂!」審神喵只是瞪了他一眼,懶得跟那振又開始小鬼化的短刀計較,一貓一刀合力小心翼翼地拆開紙箱,抱出多日不見的貓偶:「嗚……終於回來了,很想妳……呀~~~~~~~~~~~~~~~~~」


可怕的慘叫聲令全本丸震動。


半秒...

現世日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九‧五

「今天,不准出門!」發現昨天被他塞到床上後就秒睡的貓咪,又是一副想玩想忙碌的表情,藥研藤四郎先下「禁制令」,不過這次他只顧教訓貓咪,忘了要她先回復人形。


「喵~~~貓要玩,貓沒發燒,貓會乖乖的。」巨型圓貓在裝小孩。


「不行!」藥研藤四郎推貓咪到電腦桌前:「今天只能在房間裡,身體才好一點又想亂跑?我可不會讓你胡來。」


「喵!會悶!」難得發脾氣的審神喵現在和某些粟田口的短刀沒分別,令藥研藤四郎開始覺得頭痛,隨手打開她平日最愛的万屋網上購物網站,再連貓帶椅地推她絲亮不差地對著螢光幕的正前方。


「喲,妳不是很喜歡上網買東西嗎?慢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九

「累趴……」比預定時間晚了很多步進猫丸的貓咪,一進門就趴下:「加班累死貓了。」


「妳還敢說!」藥研藤四郎立刻出來扛貓,邊走邊說教:「傳訊息給妳一直不回,又不交待要加班,若不是今天結界不穩定我無法過去,我早過去找……等等……」


「妳這隻壞貓咪!」


短刀如箭般衝回房間,留下一堆滿頭問號的刀劍,不過大家很快釋懷。


「今天主人應該無法下床。」笑面青江掩臉輕笑,抬手輕易擋下丈夫沒用上半分力的「除穢攻擊」:「我是指她要休息。」


「別說讓人誤會的話。」


「值得誤會嗎?」大脇差坦然地笑:「那敢問我這位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八‧五

回到房間後,藥研藤四郎又一次抱緊審神喵:「對不起,我應該到那邊接妳回來。」


「笨蛋,就算你不是在和小藥、妍他們玩,你也有工作要做。」貓咪拉短刀到床邊一起坐下:「今天大家幫大忙呢喵。」


「妳知道了?」


「藥研不會以為亂不會告訴貓吧?」審神喵笑得很樂:「他呀,貓還沒進門已拉著貓來說呢。」


「讓大家擔心了,是我沒看管好大家,令他們發現現世的情況。」藥研藤四郎一副「工作模式」的口吻:「很抱歉。」


一肉球就往短刀的頭頂招呼。


「好,好。」被打的一方不自覺輕笑出聲:「夫人要打就要讓夫人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八

藥研藤四郎對自己的工作被搶感到不滿。


不,是非常不滿。


被主控打刀壓切長谷部搶文書工作就算了,被薙刀X2搶也算了,日本號在場……OK,他陪伴侶,會要那振主控打刀定時休息,在場是必要的,好的,他接受……嗯,被未來大嫂上牽狗繩坐在一角分類的大哥……藥研藤四郎不打算評論自己哥哥的性癖,當沒看到就好……只是……


兄弟們在幹甚麼?!


好幾振短刀,還有兩個脇差哥哥都在辦公室,有些在找資料,有些嘗試在把公文分類(但實際上在搗亂),總之,以他們的說法是來幫忙。


好的,博多那小子就算了,他在核對收支報告,他專長,由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七‧五

藥研藤四郎和審神喵又在大家的目送下,牽著尾巴出門。


「吶,最近主人和藥研哥哥黏得很緊呢~~~」亂藤四郎俐落地從走廊的一段欄杆躍下:「不錯,總算會哄太太呢~再不學懂多點風情,我就要懷疑藥研哥哥是不是短刀來的耶。」


「希望可以早點多一個妹妹……」嗯,小孩子就是這樣。


「要弟弟!」呵,都是小孩子的言論。兩振小刀靈在下一個小孩是弟弟還是妹妹方面,似乎堅持己見。


據說今天的貓咪是去參加一個本丸舉辦的審神者聯誼,雖然說只邀請審神者們出席,但由於要在經過現世穿過另一道傳送陣才能過去,在現世混亂的局勢下,藥研藤四郎以近侍的身份跟在身邊,到...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七

「爸爸好帥!」


「嘩!」


「呵呵,好~~~」藥研藤四郎意氣風發:「那再來啊!」


拍掌聲繼續,嗯,還有興奮的叫聲。


「爸爸最棒!」


「Papá,多點多點!」


在一大二小興奮叫嚷的背後,是一隻爪忙腳亂,就算在清涼的房間裡也滿頭大汗的貓咪。


「乖孩子們,你們想繼續嗎?」


「是!」


施咒讓短換上和人偶甲一樣的衣服,趁孩子們興奮尖叫,短刀愉快地「展示」的時候,換人偶乙的衣服;接著向人偶乙施咒,換人偶甲的衣服……周而復始,不斷努力換...

1 / 64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