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三

「喵,今天政府會正式公布修行名單,不過,不用擔心啦,肯肯定是你呢,山姥切。」審神喵難得早起,特意去安撫他:「放心吧!貓相信你會順利修行的!」


「我這個仿品用不著主人擔心。」


「怎可以說這種話?好,貓今天雖然百分百要加班,但一定找機會偷溜回來送你出門!」


叩。


貓頭被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


「大將,我好像聽到一個不合理,也不符主將風範的事。」


「請主人別為我這個仿品過度勞累或犯險……」


「別拿甚麼『仿品』說話!」審神喵像被點起甚麼奇怪的鬥志,志氣滿滿地說:「貓就是要為了被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二

「主人!」堀川國廣的清爽聲音自不遠處傳來:「今晚的『晚宴』,請問可以交給我和兄弟去辦嗎?」


對呢……山姥切國廣快去修行耶。


「當然可以。」審神喵用力點頭,然後揮揮爪說要趕著出門上班,不過心思早就飄到今晚的餞行宴會上。


不知他們會怎「慶祝」?


想過窩心、會照顧人的脇差辦一個溫馨的宴會;或者,會是某位口裡常掛著「修行」的太刀會來一個體能訓練地獄……呃,修行預備訓練的宴會;不然是熱熱鬧鬧,新選組忍不住全力幫忙的狂歡派對……


怎樣也不會猜到像現在般……


看到庭院上那大大的橫幅,上面寫上「預祝摘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一

「喵……」審神喵抬頭望向猫丸某些在滴水的天花板,自言自語般道:「是不是該找人修理?可是,又派上面派人來時看到小藥……」


如果真的是人類的孩子還好,上面雖然不會承認審神者和付喪神結緣的制度,但對他們產下的孩子倒是樂得承認,畢竟是未來的戰力。可是,那孩子是刀靈,即使是藉她和藥研藤四郎的靈力/神通力所「生」,都不可算是正式的孩子。


比起在不同審神者國度裡,可以回「母國」取得最基本身份的「孩子」,猫丸裡的小藥是名副其實的「黑市居民」。在外面佯裝是普通的孩子還可以,若讓政府人員來維修屋頂、外牆……怎樣說也太危險。


如果是增築,因為位置固定,倒可以叫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O

「哇~~」審神喵突然雙眼發亮,一旁的藥研藤四郎用眼角瞄了瞄,無視那些已有具現化跡象的心心和光波,低頭重新投入醫學書的世界。


「藥研!藥研!藥研!快來看!」見嫁刀久久不理會自己,審神喵嘟嘟嘴,尾巴一甩勾住對方要短刀過去。早知道逃不過的藥研藤四郎放下手裡的書,說出跟平日沒兩樣的一句:


「喲,大將,又想浪費錢嗎?」


「你再這樣說,貓會以為你是博多!不,博多花錢起來比你疏爽呢喵。」


「呵,那是因為他沒見識過大將的瘋狂。」嗅到有貓開始生氣,藥研藤四郎很快換過語調:「看上甚麼?欸?」


「跟藥研軍裝相似的衣服呢喵~」審...

總算..............(趴)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九

「貓先出門……欸?」審神喵抬腿預備開步跑的時候,發現庭園裡有大量「特別」的裝飾。


「別浪費時間,再不出發會遲到。」藥研藤四郎熟練地送貓咪一腳,在她來得及反應前完成「開門」、「踹貓出門」、「關門」、「鎖門」和「掩耳」一連串動作。


啊,掩的是孩子的耳。


「藥研好可惡!讓貓看!讓貓看!讓貓看!」門外傳來不只是罵聲,還有踹門的砰砰聲。


「五分鐘後是上班時間,大將如果希望失去這個月的全勤獎的話我不會阻止。」


大門外立刻一片清靜。


「好啦~」放開孩子去玩後,藥研藤四郎轉向其他在場的兄弟們:「主角們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八

「被被!被被的被被!」辦公室內,某貓一打開公函就尖叫:「快!快叫堀川刀派的刀都過來!藥研!快點!」


「請妳先冷靜,大將。」算不上小的手在貓咪的頭頂揉揉,隨之露出驚訝的眼神:「這是誰?等等……我記得這個月原訂可以去修行的是……欸?這是山姥切先生?」


「快點請他們來!一定要讓他們看!」審神喵捉住近侍的手猛搖:「快點!快點!快點!」


「大將,有件事要提醒一下。」藥研藤四郎輕輕拉回被拽住的手:「捉住我的手的話,我不認為我有辦法離開。」


一秒放爪。


「被被摘被被!」未回到辦公室,一行刀劍已聽到貓咪的狂呼:「被被摘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七

「主人!」在審神喵極速準備出門時,可愛的短刀拉著他的戀人叫住她:「過幾天的七夕,請問可以讓我和浦島去準備嗎?」


忙著出門的貓咪的腦袋顯然一時間無法轉過來,「吓」一聲後呆在門邊。近侍刀熟練地敲敲對方的腦袋,再拽一下貓尾巴「叫醒」她,並代審神喵回答:「這種小事不用她批准,跟我說就可以。」


「吶~~我就是要主人親口答應呢~藥研哥哥別打岔!」


「藥研說可以就可……哇!要遲到了喵!」審神喵顧不上打聽短刀的意圖,拔足就跑:「可以,都可以!只要記得找小豆做甜品就可以!」


「謹、遵、主、人、命、令(大心)。」亂藤四郎愉快地揮手說bye-by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六

踩。


踩踩。


「喵~~讓貓多趴一會。」


踩貓的短刀收回腳,片刻後又一腳踩上去:「大將,要起來了,妳太擋路。」


「累~」有貓繼續趴。


又一腳,近侍刀難得「冷血無情」地教訓貓咪:「要趴回房間去,妳很擋路。」


「累,走不動。」審神喵賴死在地上動也不動,幽幽地回她的「近侍大人」一句:「究竟是誰昨夜折騰貓,讓貓無法好好休息啊喵?」


藥研藤四郎刷地臉紅,隨便應了幾句後匆匆忙忙說去工作,跨過貓咪走過去。


貓咪仍然趴在地上,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輸出P1後才發現忘了畫眼鏡.........惟有乖乖後補,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七

「好了,請問這次受夠教訓沒?」藥研藤四郎收好輸血用具,端上一碗補血藥:「只是教大家做帽子都可以失血過多,我是否該慎重考慮禁止妳教授任何現世的東西?」


「不要呀喵!」審神喵立刻捧起碗,顧不上熱,骨碌骨碌地一口氣喝光補血藥,再倒掉碗示意點滴不剩:「貓好乖,貓有乖,貓會乖乖的!」


藥研藤四郎噗哧一聲笑出來,遞上手揉揉貓咪的頭毛:「是,是,好乖的貓咪,可惜夫人不乖,腦裡全是其他男人。」


下一秒,審神喵回復人形,再沒幾秒,眼前的一切被層層白紗所阻,到再看清眼前景物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己夫君略帶悲傷的笑容。


「果然挺好看……不,說這種感...

懶洋洋的下午,懶洋洋的貓咪。


藥研:「大將,妳擋路了。」(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六

~來派~


「國行,戴上去試試啦!」


明石國行瞄瞄短刀手上的像帽子又不像帽子,但其實真的是帽子的東西後,當作沒聽見般背轉身準備今天不知第幾度寢。


「喂喂~~不會是因為我送,所以國行看不上眼吧?」愛染國俊撇撇嘴,輕踹了太刀一腳:「阿螢有份幫忙的!」


「國行不戴戴看?」螢丸的聲音聽起來比往常軟萌,明石國行縱使感覺怪異,也敵不過兩雙充滿「期待」的眼睛,懶懶地從地上爬起,接過那頂不知能否稱為帽子的帽子戴到頭上。


真麻煩……很重。


帽子上的裝飾都撐到外面去,戴上後完全無法躺下,除非拼上弄壞也不要緊的...

喵.....畫完才發現不知何時弄花了...........(雖然是電腦稿,但身體不舒服時也懶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五

~石切丸‧笑面青江~


大脇差掛著一如他名字的笑臉盯著他的夫婿看。


「……青江,請問……可以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嗎?」即使是神刀,都會被看得心裡發毛的時候,石切丸被盯得超不好意思的,可是,在夫人面前又無法發作,惟有雙手合十,柔聲請夫人注意一下視線。


「呀,我的御神刀大人……嗯,嘻嘻,我的御前樣大人,不喜歡被我看嗎?可以看到你的突出來的新造型……呵,我是指帽子呢。」笑面青江臉不紅氣不喘地調戲自己的夫君,把他逼到頭頂噴出水蒸汽後,更是樂得哈哈大笑:「啊,白白的東西噴出來呢~~我是指蒸汽。」


大太刀大人又炸掉。


笑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四

~長曾禰虎徹‧蜂須賀虎徹~


「怎麼啦,蜂須賀?幹嘛從剛才起都是不副不高興的表情?」


蜂須賀虎徹不忿地怒瞪伴侶一眼,甩出一句很日常的話:


「不高興。」


哦,好的,明白了。


長曾禰虎徹並沒因為蜂須賀虎徹的臭臉而有一絲不滿或生氣,反而樂在其中。大概是因為隱約猜到對方「生氣」的理由,所以放膽去伸手碰觸對方頭上的禮帽,語帶輕佻地笑說:「嫌不好看?那我收回,有空改好再給你。」


手被一下打走。嗯,有點痛,但真品大人的表情實在太好玩。虎徹家的「大哥」笑容越來越燦爛,像是恨不得逗得他的伴侶痛扁自己的樣子。...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三

~浦島虎徹‧亂藤四郎~


「嘻嘻嘻……」


自完成帽子後,浦島虎徹就只懂托著腮對著亂藤四郎傻笑。亂藤四郎被盯得毛管直戙,終於在他身上輕輕搥打叫停。


「呀~~~亂真的很可愛,所以百看不厭嘛。」被「打」了幾下還沒汲取到教訓的脇差繼續望著亂藤四郎傻笑:「戴上這頭紗,如果再加上白色的禮服……嘻嘻,實在太幸福呢!」


亂藤四郎見無法勸阻,索性自己摘下帽子,浦島虎徹立時換上一個失望透頂的神情。


「亂……難道你不喜歡嗎?」


亂藤四郎搖搖頭,以漂亮的笑容回應一句「很喜歡」,令脇差的眼裡多了一絲困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二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這對小夫夫直至回房間後仍在鬥嘴。在大廣間的時候,其他人大多靜靜地設計自己手裡的帽,就是這兩個「小鬼」在吵吵嚷嚷,不是加州清光取笑大和守安定做的帽子不夠可愛,就是大和守安定回嗆對方的帽子太過花俏,而且,到現在仍未有停止的跡象。


「嫌太花俏可以摘下來的啊。」加州清光絕地反擊。


「你送我的東西怎可以給你說摘就摘?」大和守安定炸毛:「倒是你啊,不是說帽子不可愛嗎?幹嘛還戴在頭上?」


「就是要讓大家看看安定做的帽子有多不可愛!」


咔嚓!


加州清光聞聲一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一

~靜形薙刀‧巴形薙刀~


「主人……不會有事吧?」回到房間後,巴形薙刀依然擔心因為BL事件而開始失血的貓咪主人。


「現在仍要談這個嗎,巴醬?」靜形薙刀調一下巴形薙刀帽子的位置,滿意地笑:「我的巴醬很漂亮。」


雖然平日總會在二人獨處時聽到類似的話,但巴形薙刀的臉仍然迅速泛紅,惟沒妨礙他猛力敲上對方的頭殼,怒斥他無聊。


不過,早已習慣對方反應的靜形薙刀不為所動,仍然笑著調戲自己的戀人,戳戳臉蛋,繞繞他的額前的劉海,順手拉到嘴角吻了吻,以充滿玩味的眼神盯著戀人頭頂的帽子看,過了一會兒,低聲說了句:「呀……跟那大脇差說的話一樣,巴醬...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

「吶~~是新髮飾嗎?主人。」亂藤四郎看到審神喵手裡的盒子,忍不住問准後打開看,很快換上亮晶晶的眼神:「很漂亮!這是帽子嗎?呀~~~上面的繩結很美呢~~~」


「別打算向我的貓咪討。」藥研藤四郎瞪了弟弟一眼:「這個她很喜歡,想要的自己買。」


「……万屋沒這種款式啦……」亂藤四郎撇撇嘴:「我可是希望可以有可愛的配件襯衣服呢!」


「如果亂想在配裙子時用,可以問貓借。」審神喵完全是溺愛孩子的模樣,很自然地把爪裡的「帽子」放到他頭上比劃:「亂好像確有一些衣服很配襯……喵,對了,貓記得万屋有類這種小禮帽的原始配件,只要加上自己喜歡的裝飾,相信可以很簡單可...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