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六O

「人家的好哥哥……」次郎太刀用甜得要膩死人的聲線,一邊拈著一小撮髮絲逗弄戀心,一邊對著他輕笑:「人家快要去修行,消息不是已下來幾天了嘛……你從沒想過要勸止我嗎?」


「哦?」小豆長光挑挑眉,不解地反問他原因。


「不怕人家像其他刀劍男士修行回來般,回來後只會『主人、主人』地喊,把主人放在第一位,而輕忽了你嗎?」


小豆長光溫柔地笑起來,笑至大太刀生氣前拉他枕到自己的肩膀:「身為主人所召喚,得主人之力可以以人身在這世上顯形的刀劍男士,奉主人為先又有何過錯?」


大太刀顯然不滿意答案,用力把對方的臉頰拉長、搓圓、按扁,再拉長、搓圓、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九

「藥研藥研藥研~~~~~」審神喵興奮地指著電腦:「快看!快來看!快呀喵!」


「甚麼嘛……」本埋首醫書裡的短刀無奈抬頭,以為自己看錯,托托眼鏡再仔細看一次:「大般若先生刀紋的耳環嗎?」


「才不是啦!」審神喵翻了個白眼,努力要滑鼠拉畫面到最底,途中好像聽到有刀唸唸有詞地說為何要看別的刀劍的戒指,最後,總算展示目標物:「看!」


一隻用藥研藤四郎的造型去設計的戒指。


「好看嗎?好看嗎?好看嗎?」貓巴有節奏地拍打,眼前的貓咪已沒半點成人的樣子,跟短刀某些「幼齡」的兄弟們沒分別,呃,正確一點說,比孩子們更像孩子。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八‧五

「鄉義弘造的刀,名物,豐前江……」一道疾風呼嘯而過,立於審神喵面前的是如其他審神者所說的打刀,只是嘛……


「Leader!!!」


喵,原訂的自刀介紹的因為家人的飛撲而被打斷:「很想你很想你!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一個歡迎的stage!Leader,希望你喜歡!」


審神喵看到新來的刀劍男士感高興的樣子,忍住一直想吐的槽沒說出口。


把庭園變成舞台,的確只有他想到。


不過嘛……


桌椅全擺放在外圍,裡面四用燈、裝飾圍成一個如舞台般的圓,所有的光線、裝飾的投影到中心,就如舞台般。


現在...

給藥研試新身體(被打)。


雛菊娃社的11.5CM和9.5CM的身體,最後一張是身體的比較。(由左至右:
壽屋、壽屋西裝身、GSC、OB、雛菊9.5CM、雛菊11.5CM)


沒錯,有貓買錯顏色身體,所以今天改了身妝拍照後才貼照片(大笑)


衣服方面,9.5CM身可穿大部分OB11衣服,不太緊、貼身已可以,,而11.5CM可寬鬆的OB11衣服,而目測體形和8分相若,可以試試。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八

「快完成這次的任務。」藥研藤四郎仔細研究進度表:「是時候請燭台切先生他們準備歡迎宴會,大將,怎樣看?」


「當然要。」審神喵細細研究上面發下來的照片、簡介,還有已完成任務得到新刀劍男士的審神者們的「評語」:「喵,比起舞台更喜歡風中飛馳的人……啊,刀劍嗎?看來一個簡單,但看起來豪邁奔放的宴會會適合他……」


「請容我幫忙!」門外的聲音打斷審神喵的話,抬頭一看,只見籠手切江深深朝他們鞠躬:「很抱歉,我不是有意偷聽。我……總之,請容我為Leader,不,豐前江大人準備歡迎宴會的事!」


很主動的孩子呢。


正好,不用煩惱宴會的安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七‧五

「這是你來逗我的理由?」山姥切國廣拎著山姥切長義的「脖子」,板著臉冷冷地反問:「你們家的事不問你們家的人,找我來出氣好玩?」


像貓咪般被揪著「脖子皮」(其實是衣領),手腳並用地掙扎,可惜徒勞無功的本歌大人不服氣地回頭嗆:「為甚麼你這把偽物會被分到刀派內,所以有自己的兄弟,但我沒有?明明我才是本歌,我才是山姥切!」


剛剛這傢伙可是趁著別人和兄弟們聊天時,沉著臉,一本正經要他跟自己走。


還以為是甚麼事,原來在「吃醋」。


「最在意名字、身份的是你。」可能見某刀掙扎太麻煩,山姥切國廣索性扛起對手,任由本歌大人在自己身上亂敲,當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七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噯呀~~~是可愛的監察官大人呢~~~~」捧著一個漂亮紙盒的次郎太刀笑得很嫵媚:「可是嘛……你好像沒說『請』呢,叫人家怎樣回答?」


問話的打刀不服氣地鼓起腮,好一會兒才擠出「請」這個詞。


「哎呀哎呀哎呀……不愧是當慣高層的人呢,要對我們這些低層人員說一句客氣話都這樣艱難。嘻,問吧,不過人家不保證會答啊……」


「喂!」


「嘻~~~可愛的監察官大人,人家可是趕著送剛烤好的櫻花醬曲奇和櫻花酒去給未來夫家的人呢。」次郎太刀佯裝生氣,扁著嘴嗔道:「隨便在路上攔下人家,然後硬要人家回答問題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六

「進度不錯。」藥研藤四郎微笑地看著手裡的進度表:「照現時進度看,可以提早完成。」


「不過……」審神喵望向遠處某房間所在的方向,用字可惜但語調充滿憧憬:「有刀因為被餵食滿級而生氣,要人安慰……真可憐啊喵。」


「麻煩大將的語氣、表情和說話內容連起來。」近侍刀用筆桿敲了一下貓頭,害她忍不住呼痛,再對著她滿臉怨念的表情狂笑:「哈哈,太可愛呢,大將。」


貓咪回他一個筆架,被他妥妥接住。


「喲,有空丟東西不如決定佈陣安排。」近侍刀站起來伸手放筆架回正確位置:「因為最少要四把高等極短帶兩個等級較低的極化刀劍,為了安全,妳交待其中一個位置...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五‧五

「藥、研、藤、四、郎!」眾刀劍未踏出傳送陣已聽到審神喵的吼叫,大家很知趣地合力推被點名的短刀出去「受死」。


「可惡可惡呀喵!特意給了你兩個十倍通行手形,你竟然每次只拿四百多基數的玉回來,貓那個會給貓帶六百、七百玉回來的藥研去哪兒啊?」


一直忍著貓咪的肉球攻擊的藥研藤四郎努力咬唇忍笑,直至審神喵埋頭亂搥時終於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只是運氣問題,大將。」


「浪費!浪費!浪費!難得的免費特殊手形啊喵!」打對方無感,爪又沒氣力,審神喵只剩下跺腳這一招,其他刀劍早已「逃離現場」,不是怕主君生氣會殃及池魚,而且這種夫妻恩愛的畫面實在……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五

「我們回來了!」傳送陣發出耀眼的光芒,到秘寶之里出陣的刀劍陸續步出:「哈哈,實在是太輕鬆呢。嘿,監察官大人,請問是否滿意我們的實力呀?」


「還好。」陪同出陣的監察官大人冷冷的應了句,沒幾秒低聲嘀咕:「不滿意我怎願意來?」


後半句並沒逃過愛染國俊的耳朵, 小個子的短刀揉揉鼻子後,用力拍一下「大人」的後腰位置,害他差點往前摔。


「喂!注意下力度!」


「啊噢~~抱歉啦~~」愛染國俊仰天大笑,狡黠地瞄了打刀一眼:「監察官大人這樣厲害,不會承受不了我的一掌吧?」


「當然!」


不遠處的小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四

「喲~~~」大大的擁抱從後而來,甜美的氣息從身後傳來:「請代人家謝謝燭台切先生的禮物可以嗎?過兩天會再做點點心做回禮。」


「要幫忙嗎?」小豆長光轉身回抱,對上戀人溫柔甜美的笑臉:「你好像很高興。」


「收到喜歡的東西當然會高興。」次郎太刀摸一下圍在脖子上的頸巾:「很柔軟、舒服的感覺呢~~~~現在披雖然會熱,可以觸感美好得不想解下……啊,真的不用弄下來啦!這圍巾和扣針是絕配,人家喜歡得不得了耶。」


「哈哈~~~~」小豆長光輕快地笑:「『家裡』的眼光確是很獨到,大家也有幫忙給意見。」


「你自己不也是嗎?」次郎太刀解開頸巾,勾到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三‧五

~石切丸‧笑面青江~


身高差懸殊的兩振刀牽著手在商店街愜意漫步。


「其實,我把以前的棉被拿過來不就可以嗎?」笑面青江改為繞上石切丸的手臂,靠上去輕蹭:「棉被可不便宜,你還買雙人的……我記得你這位御神刀大人不像我般怕冷。」


石切丸寵溺地看著伴侶,遞上另一隻手輕撫他的臉頰:「這是我們結緣後的第一個冬天,不添新被單可是太失禮。雙人份也不要緊,單人用的太小,你到時要捲起來睡想必不夠用。」


答案超出笑面青江的想像,呆望著對方好一會後才懂得反應:「捲起來……無法被你抱……呀……」


意識到自己在不適合的場合說出奇怪的話...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三

「嗯……天氣開始轉冷呢喵……」


「已經快十二月,再不變冷我得擔心現世是否有異變。」


一貓一刀在工作的同時不忘討論日常瑣事。


「要買新棉被,暖爐要拿出來檢查……」有貓放下筆在數爪子:「衣服很多不合身要重新買……上年丟了很多太殘舊的……」


「妳長圓了當然要重……哇!妳哪來的機動?大將。」有貓機動超越常貓,突襲極短成功:「真是的,衣服就算了,上年不是買了很多棉被嗎?今年又來?」


「喂,你不會忘了女兒吧?」審神喵吐吐舌:「天冷的話,那堆棉被不夠貓和小藥用。」


呀……差點忘了有貓(+模造刀)是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二

「近侍大人,在忙嗎?」笑面青江笑著倚在門邊,風情萬種地把玩自己的髮絲:「請准我對你由訴衷情……是指……」


「有話要說可以直說。」短刀以較高機動堵住後半句解釋:「胡言亂語,小心石切丸先生聽到後會生氣。」


「我那位御神刀大人沒空呢……」笑面青江臉上的嫵媚依然,突然像看到甚麼似的眼神集中於一處,然後綻放無比誘惑的笑容:「呀……果然大就是好……嘻嘻……」


藥研藤四郎對那種不合時宜地出現的媚態沒太大興趣,不過基於好奇也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可惜因為角度、位置的關係,似乎「精采」的畫面被擋住,如果真的有的話,反而看到孩子們和女鬼小姐玩得正樂的畫面,不自覺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一

「喵……竟(喵)然是這(喵)樣(喵)子的嗎?」看到審神者論(喵)壇裡的照片後,審神喵大大嘆(喵)了一口氣。


「哦?」早幾天還在為新刀的事「吃(喵)醋」(本人並不承(喵)認)的藥研藤四郎開始逗(喵)貓:「不是說他的笑容清(喵)爽嗎?為甚麼看到照片就一副沒(喵)興(喵)趣的樣子。」


「不是貓杯茶呢喵~~」審神喵吐(喵)吐(喵)舌:「還以為是清(喵)新的陽光少年,沒想到是特(喵)攝英雄。」


「特攝?」


「嗯,籠手切是歌(喵)星,這個是特(喵)攝英雄,所以說江(喵)(喵)派(喵)是專門出演藝人員的刀派嗎?」


「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五O

在小藥的小休時間,藥研藤四郎放下工作,牽著妍到庭園和小藥玩耍,並和他們兩「人」一起吃點心。


「嘛,真是的……已是一副慈父的模樣……」


「近侍大人越來越溫柔不是好事嗎?」


「嘖,完全失卻那個人的護身刀的樣子。」


「嘿……你呀,不是說不執著於那個人嗎?照我看,這小鬼對那兩個小傢伙的心意,是守護本丸的最大後盾。」


「我沒說懷疑他。」


「哈哈,對舊同僚太嚴厲不好啦!」


幾個身影在遠處看,偶爾竊竊私語,感覺某短刀並未發現他們的對話。


「太輕忽。這樣真的可以保護到...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九

「貓……」藥研藤四郎的臉色要多壞有多壞:「妳『又』買了甚麼回來?」


一隻貓咪回「家」後衣服不換,爪不洗,東西亂丟一角,埋頭在桌上拍照、塗塗抹抹,任人喊也不理。早了解對方個性的近侍刀可以肯定,有貓又亂買奇怪的東西回來。


「喂……啊喂……貓!大將!」叫了幾次也沒回應,只知某貓仍沉醉於用爪子塗塗抹抹,弄的肉球都變了顏色,藥研藤四郎決定自己找出真相,沒想到……


「這是甚麼?」有短刀的臉紅透:「妳……妳還發上網?」


貓咪爪裡的,是人偶的配件……呃……


正確一點來說,是男人偶用的「特殊」,動作是「翹起來的」配件,她正...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八

「貓,這個。」藥研藤四郎揚揚因為「照顧」孩子而積壓在公文山底下的資料:「要先看看嗎?回頭我再貼出去。」


是久違的新刀劍男士預告。


「笑容很清爽~~~」審神喵臉上的笑容明顯加深:「似乎是很陽光、可愛的人,呀~~~刀劍呢喵~~~」


貓爪上的公告半秒消失。


「我拿出去貼。」藥研藤四郎沉著臉轉身就走,走到門邊被貓咪叫住。


「嘻嘻,吃醋嗎?」審神喵故意用甜美的聲線挑釁:「御前樣?」


藥研藤四郎沒回答,語氣平淡地回應:「我貼好公告後去看看孩子們,午睡時間已完,他們應已睡醒。」


「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七

庭院外一片吵鬧,難得的休息日自然是家庭日。


尤其是新的孩子剛到家,怎麼說那個近侍大人和某隻貓咪都會多陪伴著她和另一位孩子。


不過……重點不是這一點。


「小孩子很可愛呢。」加州清光拉長音節驚嘆道:「尤~~~其~~~是~~~女~~~孩~~~子~~~穿上小裙子和簡單打扮,差點就比我可愛!」


大和守安定冷笑一聲,語帶嘲諷回應:「用少主們和你比較?好像太失禮啦!少主們的可愛可是十個清光都比不上。」


「喂!」加州清光咬咬唇,沉住氣暫時不計較,反以笑臉對上他的伴侶:「嘛……安定,小孩子真的很可愛呢,尤其是女孩子呢。」...

(趴)半放棄了............貓突然不懂畫蘿莉,把女兒的年紀畫大了一截.......


這個是妍呢,本體其實很好看,但貓畫功太爛,一半的秀麗和帥氣也畫不出來。看看有空會否專畫一幅/純上本體的顏色吧?(等等,雲石花紋的刀鞘要怎上色??(暈))


跟哥哥一樣,也是本體有龍紋的孩子(絕對不是故意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六

「小孩子的確很有活力。」蜂須賀虎徹倚著欄杆遠望,看著短刀和兩位少主在庭園玩鬧,嗯,裡面還包括自己的真品弟弟和他的另一半:「很羨慕。」


「用不著羨慕,過去玩不就可以嗎?」頂著鄙視眼神的長曾禰虎徹臉容不改地提議:「像岩融先生他們不是常常和他們玩嗎?」


「被當成馬騎的事,我可做不到。」


「呵呵,像大包平先生般不也可以嗎?」


「跟一堆小孩子搶著皮球玩那種事我也沒興趣。」蜂須賀虎徹白了伴侶一眼後別開臉:「而且我不是說羨慕他們可以玩鬧。」


「哦?那在羨慕甚麼?」


蜂須賀虎徹臉紅微紅,頭一甩就離開,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五

「呀!原來今天是那個日子嗎?」下班回來的貓看到電視節目後尖叫:「貓完全沒準備!!!」


「呵呵,短刀們早已和我說了。」燭台切光忠一副「有我在請放心」的模樣,以帥氣的笑容接下猫丸之主的求救:「火雞等已在準備,請妳安心。」


「謝謝燭台切大人!」貓咪差點想跪謝黑色的太刀,只是被臉露怒容的短刀拉住:「嗚……總算沒讓大家失望……」


「哈哈。」太刀自知再下去,今晚分火雞的人選會被禁足,所以決定退場,從容不迫地朝兩「人」欠身:「廚房的事還要我幫忙,先失陪。」


「幸好……幸好……」


「不會是高興得哭了吧?」藥研藤四郎愕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四‧五

「是嗎?」審神喵聽畢丈夫的話後,無奈地苦笑:「大家好像對她特別有興趣呢喵……有點意外。」


「嗯。」


已不是第一次聽到刀劍們對滿口外語的妍感好奇,想打聽她的出身。


這是小藥「誕生」後從沒出現的情況。


註:粟田口家除外,但他們始終沒尋根究底。


有趣的是,也有刀劍努力嘗試用記憶裡的字詞,或是用現世那種近乎萬能的翻譯程式嘗試和新的一位「少主」以外語去溝通。


註2:當然包括會懂說幾句的壓切長谷部。


「她會說原本家鄉的話是意料之內,但聽到時確會嚇一跳。」藥研藤四郎吃力換一個較舒服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四

「Buenos días~~~」因為哥哥要上學,「爸爸」在工作,「一個人」閒著無聊的妍在走廊漫無目的地散步,看到在走廊的另一端的三日月宗近朝自己招手,立刻笑著走上打招呼。發現太刀沒有立刻回應,小小的模造刀思索片刻發現自己又一不小心說了外語:「……不好意思……習慣了……」


「哈哈哈,小姑娘不必道歉。」三日月宗近伸出手輕扶小女孩坐下,並為她斟上一杯茶:「老爺爺不擅長照顧別人,希望小姑娘不要見怪。」


妍拼命搖頭,本要大口呷茶表示沒關係,可惜因為茶太燙而被嗆到。三日月宗近溫柔輕笑,遞上手帕為她抹嘴,並為她拍拍後背舒緩。


「Lo sient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三

「哼,那小子……」蜂須賀虎徹以罕見,在他眼裡很「失儀」的方式發脾氣,在房間裡亂踹:「竟然又亂說話。」


順帶說,房間是長曾禰虎徹的,以真品大人和房間主人的共同意思,是夠結實,踹不壞,就算踹壞也不用心痛。


「那種小孩子式的吵鬧,蜂須賀不用在意。」十多分鐘前被人指罵的那位則是一臉沒關係的表情,冷靜地看著「弟弟」兼伴侶的一位在牆上踢出一個小凹痕,心忖一會兒或要準備按摩膏之類:「何況,他說的全是事實。」


甚麼冒牌貨、贗品……既然字字屬實,又有甚麼值得生氣。


對於刀劍來說,結實好用才是正途。


那番話不說由自可,一說蜂...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二

這是新孩子顯形後,審神喵第一個要到現世上班的日子。


「妹妹,我要上學呢……」小藥拉著妍的手走到茶室:「爸爸要工作,今天妳先和哥哥們玩,我小休和放學後會找妳玩啊!」


「上學?」因為從靈力裡承傳了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一定的知識,加上出身的關係,所以對世事有一定的了解:「在家裡?」


小藥點點頭,解釋因為自己太小,所以無法去正式的學校上學,暫先在家裡的「學校」裡學習學校裡的基本知識和上學的規矩。


「那,哥哥們是指?」妍指指面對的「哥哥」:「哥哥在這兒,所以『哥哥們』是誰?」


「是指大家呢!」小藥早已習慣這種稱呼,並...

肯定是趕出來的圖(笑),想要女兒就自己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一‧五

朝會的時候,所有刀劍呆住。


當然,也有例外的。


「哇!是小小的小孩子……哇!!」


「是未來的人妻預……哇呀!」


某兩把短刀被一眾刀劍押倒,粟田口家的位置立時一片混亂。一期一振要求藥研藤四郎解釋又一次隱瞞兄弟的理由,藥研藤四郎則回應先讓那孩子向大家自我介紹。


「Buenos días~~」小小的女孩子一身可愛的裙裝,笑意盈盈向大家揮手:「¿Cómo estás?……」


庭院裡所有刀劍呆住,原因各有不同。


「哈哈哈,小...

1 / 56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