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又屏

..................

原本明天發的文又屏掉...........

不乖的大將會被吃啊~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二四

「喵~~~節日是無論新曆法和舊曆法都要慶祝的!」早上,難得和大家一起吃早飯的審神喵像宣布甚麼大事般舉高貓爪:「要吃東西!要玩!不要工作……哇!」


「大將,請『您』以身作則,別成為同僚們的『壞』榜樣。」


「壞榜樣!」


某兩父子在不恰當的時間說相聲,氣得貓咪鼓起腮不再說話。不過,沒幾分鐘,審神喵又變回雙目發光的狀態,爪子合十的模樣朝猫丸主廚看。


不用說,當然是為了吃。


「想嚐嚐現世不同地域的應節食品嗎?嗯……呵呵,可以的可以的,上一年大家興緻滿滿的模樣我還記得一清二楚,所以今年亦有所準備。對對對……是其他地方...

是日主角(無誤),父子裝很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二三

「小藥,明天早上記得要怎樣做嗎?」


「記得!」小小的孩子握拳,信心十足地點頭。


「那,明天拜託了喵~」


「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沒料到……


壞事會是自己呢喵~


翌日,審神喵睜眼時,沒戴眼鏡而矇矇矓矓地看到一隻白白滑滑的大腿在自己眼前。半夢半醒之間,正要埋臉去蹭和咬上幾口,赫然想到自己應該是「已醒來」,在彈起來前被按倒。


「小心碰頭,嘻嘻。」熟悉的聲音在正上方傳來,揉揉眼看「清楚」後,確定那個「應該」是自己的短刀夫君的傢伙俯視自己:「我的貓咪,看在妳挺有心思的份上,...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二二

鈴~~~~噹~~~


刀劍們因鈴聲而集合在庭院內。


「那個……」審神喵紅著臉望向近侍:「真的要嗎?」


近侍刀重重點頭,示意她盡快。貓咪咬咬唇,深吸一口氣,閉上眼大聲道:「貓最喜歡的是藥研藤四郎!」


眾刀劍愣住。


「……就……就是這樣,散……散會喵!」


本來像一期一振、壓切長谷部這些公私分明或是主控的刀劍有意追問,但鶴丸國永眼珠一轉笑著用「看來主殿跟其他人打賭輸了,或是甚麼懲罰遊戲呢」的理由打發,結果被「主角們」「逃掉」。


若真的要解釋,一切要由今天早上說起。...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二一

「喵?」臨上班前,審神喵看到刀劍們又擺起架勢,心忖是不是又是那個甚麼跟甚麼旅行團的報名時間。


藥研藤四郎笑了笑,為冒失的貓咪遞上雨傘:「最近不是都用梅雨景趣嗎?他們現在去爭奪擁有太陽的權利。」


「吓?」


「曬太陽、晾衣服,全部都需要太陽。有錯嗎?大將。」近侍刀的笑容越來越燦爛,而且有幾分捉狹的味道:「誰叫妳跟著外面的天氣用梅雨……不過,就算用夏日的『天氣』,也會因為外面的濕度影響衣服晾乾的速度。」


「等等,這個跟那個有甚麼關係?」


「遠征有機會遇上晴天,他們打算邊遠征邊晾衣服。」


審神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二O

又是真刀真事改編,貓被BZ出來的答案暖死(有一段是猜了很久也沒猜中,結果是)~


~~~~~~~~~~~~~~~~~~~~~~~~~~~~~~~~~~~~~~

「這次又打算買甚麼,大將……」審神喵的面前突然出現一隻戴有手套的手阻礙她的視線:「不,我的貓咪,再買下去,連這邊的世界都會被偽裝成『我』的東西塞滿。」


「才不是呢……」審神喵用尾巴打走礙事的手再指指:「不是『你』的周邊耶。」


畫面上的是一種在現世販售的花粉,據說對身體有不少好處。


「看來不錯。」


「欸?」有貓傻了眼,她以為那個「節儉」的夫君一定出言制止,然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九

左文字家今天氣氛很詭異。


江雪左文字的臉色有點難看,神色複雜地掃視坐在他前面的四把刀。


「沒想到小夜亦打算今天說呢。」宗三左文字輕笑,遞上手理順耳邊的鬢髮,手指隨之閃過一抹亮光,而歌仙兼定伸手拿起茶杯時,護腕上的兩個刀紋亦再度在眾「人」眼前出現。


江雪左文字唸了一會經文後,緩緩張開眼,以平淡的口吻回覆:「有空請多回來。」


對順利得到肯定的答覆,兩位弟弟多少感驚訝,然後同為下句話而感動。


「你們的床舖會留著,可以隨時回來。」


除了左文字家的兩位外,同行的另外兩把刀同朝江雪左文字行禮表示感謝...

骨架很難控制......(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八

「呼……」審神喵和近侍刀同吁一口氣:「終於完成這次的任務呢。」


「大將,請拜託下次別在死線戰士可以嗎?」藥研藤四郎點算得到的玉和樂器:「幸好仍趕及……我去換最後的獎勵,請稍等。」


待藥研藤四郎去領刀時,審神喵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第二振的籠手切先生的本體拿來了……」


「藥研,你剛剛說了『死線戰士』?哪兒學回來的?」有貓邊讓刀顯現邊問,結果籠手切江的意識落到新本體時聽到的,就是這種莫名其妙的對話。


「電視。」


「真的想知道平日貓回去上班後,你們看甚麼節目。」審神喵示意籠手切江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七

1) 好像是真刀真事改編

2) bz功能實在太有趣


~~~~~~~~~~~~~~~~~~~~~~~~~~~~~~~~~~


「大將,我說過多少次,不、准、買、騙、錢、的、東、西!」藥研藤四郎氣勢逼人地張開腿站在審神喵的背後,形成巨大的陰影:「尤、其、是、掛、上、我、的、刀、紋、的、東、西!」


審神喵掩住被吼痛的貓耳朵,鼓起腮道:「貓又沒說要買喵!」


藥研藤四郎愣住。


審神喵指指畫面裡的鞋子:「雖然想要喵,但,興趣一般……款式跟你的鞋子是很像,但跟現世的鞋子好像沒甚麼分別。」


「那直接不買。」藥研藤四郎...

還是暫時放棄骨架........扭至骨架肢體變形都沒弄好動作。(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六

「究竟會怎樣??」審神喵一面看著本子,一面晃著尾巴自言自語:「要怎樣做?」


「甚麼怎樣做,大將?」坐在另一側的藥研藤四郎抬頭:「喂,說過多少次,在外面別看本子,讓兄弟們看到太難為情。」


「這本沒限制級的圖啦~~」審神喵搖搖手裡的本本,往另一個方向喊:「清光,你好像跟安定一樣高……啊,就算有相差也不會太多,大概問了沒用。」


「要問甚麼?我們的大變態貓咪。」


「請刪除『我們的』和『貓咪』兩字,至少後者留給我專用。」


「藥研的意思是,他喊我『大變態』也沒關係?」


「陳述事實為何要阻止?」...


喵.........3D的骨架選大了.........高度倒是153CM的比例,但上身有點壯,變成太刀耶。


鞋子是藥研自己挑的(用噗浪的BZ功能),幾經艱苦才要他穿上(改天寫寫這個)。


現在才學懂用CLIP STUDIO的3D模型功能的貓,是不是太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五

「各位,要快點唷~~~」清晨時份,加州清光在庭院不斷揮手:「遠征的名額有限,先到先得呀!」


刀劍們互相推擠,爭奪「報名表」,聽說規則是除了出手傷人外,可用各種方法去「搶」報名表,然後在上面填寫自己和拍檔(們)的名字就算成功。


這是由短刀至大太刀、薙刀等「打成一片」,和和樂樂的畫面。


正準備滾出門上班的審神喵呆望熱熱鬧鬧,大家爭相要去遠征的庭院,過了一會終被近侍「叫醒」。


「喲,要上班了,大將。」


審神喵仍是一臉茫然,尾巴往眾刀聚集的方向指了指。藥研藤四郎解釋是初始刀「大人」的主意,起初以為只是他想偷懶,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四

「貓,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晚上,坐在床邊看醫學書的藥研藤四郎突然開口,得到肯定的回覆後續道:「最近是否發生甚麼事?在刀劍們常去的論壇裡,不只一個本丸的三日月宗近表示他們的主人待他們態度變得很奇怪。」


審神喵臉上打了個大大的問號,藥研藤四郎惟有詳細解釋網上看到的情況。據他所說,不只一個本丸的三日月宗近被他們的審神者抱著哭,也有很多塞了一堆御守‧極,更誇張的是說有少數審神者封掉他們本丸的刀爐池或爐。審神喵雙眼一眨一眨,愣了好一會兒,勉強尚且平靜的語氣回答:「大概……和某個本丸的新故事有關……那個本丸,因為陷入時間迴環,所以要強制刀解事件的關鍵三日月宗近。」


「...

1 / 71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