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四

「藥研哥哥!」亂藤四郎一下躍到忙得頭暈轉向的近侍刀的面前:「星期六忙嗎?」


星期六?想想最近好像沒甚麼大事要忙,藥研藤四郎很簡單回了句「沒事,是否那天有事要幫忙」後,卻被「突襲」:「喂!我正在忙,不,為甚麼無端打我?」


「正笨蛋!」又一記「重擊」:「結婚周年兼小藥的誕生日也忘了嗎?哥哥再不懂風情也要有記性!」


「那個……宴會的日子的不是21號嗎?」藥研藤四郎一臉不解:「再說,她不像希望大事慶祝,畢竟是有可能招上上面非議的事……哇!好痛!怎麼又打我?」


「吶,我清楚記得上年被長谷部先生拉去準備宴會,那時候你們已說是第二天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三

「小判小判小判……這次的數字不錯呢……小判小判,嗯,看來有段時間可以安心啦!」


小判專用房(?)內,是猫丸財政大臣愉快的聲音。


「嘻,不過,今天還是叫藥研哥哥安排多點大阪城的出陣去發掘多點小判!」


「反正嘛,小判埋在地底不能用只是浪費!」


叩叩……


「誰呀?」


「師父!」進門的是御手杵:「那個……因為聽說你在這兒,所以我拿點心過來。」


博多藤四郎稍停工作抬頭,雙眼由小判形狀變成點心形狀,再變成心形。


「哇!砂糖蛋糕!」嬌小的短刀以他的超高機動飛撲去「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二‧五

「我們不客氣了!」粟田口家「年紀」看起來較小的刀劍們齊聲開口,然後同步拿起曲奇往嘴裡送:「嗯~~~」


「吶……甜度差一點兒……可是,嘻~~~」亂藤四郎毫不客氣發表感覺:「是現今女孩最喜歡的微甜呢!」


「啊,亂哥哥……批評主人會不會太無禮……對,對不起……」


「沒事沒事,貓第一次試做,如果大家願意多給意見可是最好呢喵(大心)。」審神喵罷罷爪:「雖然小豆有幫忙,但主要都是貓自己做啊!難得做了一大堆,所以和藥研、小藥一起過來呢。」


藥研藤四郎沒搭話,拿起一塊曲奇轉移話題:「你們還是小心點,夫人的廚藝可是……的,一不小心你們都要去...

其實貓真的有烤曲奇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二

「貓要吃貓要吃貓要吃!」


「妳這隻貓咪今天又怎麼了?」藥研藤四郎嘆口氣,拍拍孩子的背著他出去和兄弟們玩:「在孩子面前撒野,小心他學了妳那種小鬼個性。」


「貓是大人,不是小鬼!」


「是哪隻貓咪說,若是『大人』的話,不會強調自己是『大人』?」短刀翻了個白眼:「快點說這次又是甚麼陰謀。」


「說的貓好像壞蛋似的……」審神喵扁嘴:「花生豆腐!花生豆腐呀喵!貓要吃貓要吃貓要吃!」


喂,不是早陣子剛吃了嗎?又來?


再說嘛……那個美食展覽已完結,已經沒有花生豆腐,沒有!


有隻貓咪像小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一‧五

「還給你的。」貓咪爪一伸一甩,一件雪白的斗篷朝物主的前方落下,鶴丸國永趕緊撲前接住。


「嚇倒我了……在生氣?」白色的太刀小心翼翼地打量審神喵,不自覺倒退半步:「我……我沒欺負小藥研啊!」


審神喵狠狠一瞪,嚇得太刀又倒退,一會兒後,貓咪換回平日的眼神輕嘆一口氣:「請別讓他迷惑……他昨晚心情很壞,一半以上是為了這個。」


鶴丸國永苦笑,表示裡面有一期一振的意思。


「妳該知道,他們兩兄弟平日還好,但在某些時間卻……」


審神喵點點頭後又搖搖頭。


「藥研已經有他的『家』。」審神喵咬咬唇抬頭:「請當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一

「好,各位。」茶室內,藥研藤四郎開腔:「亂舞制度已實行一段日子,未知大家有沒有特別感受或感想?如有任何不適和怪異的感覺,也請大家提出。」


加州清光舉手。


「請說。」


「我是想問……喂,不是說好由我傳話,你看管大變態嗎?為甚麼會是你主持軍議?」加州清光吐舌:「一會兒那隻大變態偷溜過來的話,是你失職呢,我們的近侍『大人』。」


「不會,她今天會乖乖休息。」藥研藤四郎對挑釁回以平靜的眼神:「我確認讓她睡著後出來的。」


「嘖,有人在明目張膽地炫耀和『主人』的關係呢!」加州清光白他的一眼,不過很快收回並換上認真的眼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O

猫丸有很多「神秘事件」,也有雖然很「神秘」,但其實是經常看到的事。


例如,大俱利伽羅餵野貓的事是全丸皆知,但在猫丸裡,也有不為審神喵不知的一面。


「哇!小老虎今天來了呢!」自從審神喵「批准」附近不知名廟宇的「老虎神」進門後,三不五時都會出現有小老虎在野貓群或五虎退的老虎堆裡討吃、玩貓咪專用玩具的畫面。


當然,很快會換成現在的情況。


「小老虎~~~」小小的模造刀很快被小老虎釣到大俱利伽羅的面前,一方面抱著小老虎來蹭,一面模仿小老虎的動作逗玩貓玩具。至於逗貓中的打刀嗎?早已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繼續「逗貓」、「餵貓」,頂多偶爾伸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九

一隻躡爪躡腳的貓,偷偷地捧著東西預備溜進主屋。


咚!


事實證明,要贏過極短的機動和偵察是不可能的。


「鬼鬼祟祟在做甚麼?」大概是剛在手入室忙碌完,近侍刀一身內番服,本體只能拿在手裡,不過現在倒是方便了他直接用本體壁咚貓咪:「我的好貓咪,妳爪裡的是甚麼?」


一如短刀所料,貓咪偷偷摸摸的日子就是亂買東西帶回「家」的日子。


「又是掛著我的刀紋來騙錢的東西……嗚哇,那是甚麼?味道很難聞。」短刀把小盒子打開一條縫後秒合上,然後看盒底的說明:「香膏?我的味道?拜託……這種女性化的味道又怎會是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八

「喂!大家快點加快推進攻略大阪城的速度嘞!」博多藤四郎‧極推推他的紅色眼鏡,眼神銳利地盯住第一部隊:「打刀脇差隊早已經完成前五十層,你們的推進實在太慢喳!主人有交帶過,要完成整座地下城的發掘先可以繼續讓我挖小判!」


果然是為了小判。


癱坐在地上歇息的第一部隊隊長兼近侍的藥研藤四郎一臉完全明白的表情。


想小判想至雙眼已變成小判的好弟弟,看來不會放過哥哥(們)。


「小判……小判啦……之前的活動一直在消耗,我再怎努力炒賣都追不回啦!難得現在可以肆無忌憚地挖挖挖……小判小判,小判小判……」


要找人阻止一下嗎?...

來,抱抱~~~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七‧五

「藥研,這次出門好玩嗎?」回到猫丸後,審神喵戳戳小人偶的鼻子逗著「他」玩:「雖然為免太惹人注目,你當了大半天小娃娃呢。」


「喲,夫人,我在這兒呢,妳在跟誰說話?」早已從小人偶中「脫出」的藥研藤四郎眨眨眼,在貓咪的身旁揮揮手喚起她的注意。


只是,不知是否沒注意到,紫色的貓咪仍是輕搖著尾巴,用肉球拍著小小的玩偶繼續和「他」「聊天」。


「啊喂!啊喂!我在這兒呀!」被忽視一段時間後,藥研藤四郎終於受不了拉住貓咪的尾巴,指著自己的臉:「我在這兒!」


噗……哈哈哈哈哈!


貓咪笑至翻肚,短刀秒鼓起腮表示不滿。...


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4 ─ 1st Movement

食用說明:

a.猫丸設定。

b.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等等,真的有主線嗎?)無關。←這個梗來自 @糯米狐  ,實在是太可愛的腦洞呢。

c.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努力加樂章中,但保證會坑。(喂)

d.大概有各種古怪情節

~~~~~~~~~~~~~~~~~~~~~~~~~~~~~~~~


「喵~~」


「呵呵,大將早安。」每天早上都是近侍刀的幸福時間,和其他需要爭先恐後要吸貓的刀劍不同,總算有「主權」的「優勢」下,可以用來吸貓的時間相對較多,自然可以「自由分配」,從而找機會為自己增加好感度:「要吃早飯嗎?乾糧還...

(伸爪接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七

「喵,藥研,貓明天出門穿甚麼較好看?」審神喵拿著幾套衣服在身上比劃、配搭,甩甩尾巴「召喚」夫君的視線希望得到意見。


「答應帶上我再說。」


審神喵征住,抓抓耳朵確認自己沒聽錯,接著上下打量一下眼前的短刀,肯定自己沒問錯刀後緩緩開口:「明天是和審神者的朋友們的聚會。雖說你們可以到現世去,但如果貓帶你出門的話,朋友們也會忍不住直接帶上你們,靈力太集中的話會很顯眼。」


「我不管。」


「喵……怕了藥研呢喵……那用『附身』如何?」審神喵側頭想了想,然後勾起一個淺淺的笑容:「不過,要附到甚麼東西上,麻煩你自己想。」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六

「好想吃啊!」審神喵抱著「騙錢產品」之一的抱枕在客廳滾來滾去,直到近侍刀忍不住出腳踩住她才告停止。當然,停止的只是指動作,不是嘴巴:「想吃!」


「我的好貓咪,請問妳想吃甚麼?」剛才一直低頭看醫學書的短刀自然不知某貓像小孩般撒野是為了甚麼零食:「先說好,冰的不能吃,太油膩的也不行。」


「你以為貓是小孩嗎?」審神喵骨碌地從地上坐起來:「怎會只吃小孩子吃的零食?」


「不是小孩為甚麼比孩子更會撒野。」不只嘴巴說說,藥研藤四郎很順腳地再輕踹一下,審神喵倒是很從善如流地再次「倒地」順著他的「推動」往外滾,然後再滾回來讓「踹」,逗得短刀樂不可支,很快宣告...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五

「貓,今天有沒有特別的點心想吃?」工作途中,審神者收到短刀的訊息,以為有甚麼要事要急忙打開的她看到後,差點忍不住罵「人」,不過,很快平伏心情簡單回覆一句:「能準時下班再說。」


「可以的話,今天請不要加班。」


「可以的話」嘛……真的「可以的話」再……


審神者腦裡靈光一閃,手指很自然發出一個訊息:「嗯,知道了。」


點心方面就請拜託你想了。


好的。


幾經努力,審神者總算準時下班,當她搖著貓尾巴回到猫丸時,立刻被濃濃的甜香包圍。


喵?!蛋糕?!


「吶,主人回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四

石切丸整天沒作聲。


沉默得讓笑面青江知道他將會「死」得很慘。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自家好友,風流名刀的那把打刀原來是「嗶」冷感,啊,正確一點應說「嗶」交恐懼症;為了「治療」,自己拉著對方在小書房裡看了一個下午的「教學影片」,結果,治療不成反惹惱自己夫君。


至於那位好友心靈受創的事……雖然很抱歉,但眼前大概是自己的性命較重要。


明明已事先報備,為甚麼御神刀大人會如此生氣?


自知理虧的笑面青江不敢造次,乖巧地坐在一角默不作聲,只是暗暗挑起眼角觀察丈夫的一舉一動。


好像要準備除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三‧五

為找到適合向他討教的「人」,歌仙兼定可謂苦思良久。


不可能問拿自己開玩笑的鶯丸。歌仙兼定深知,以那位古備前太刀的個性,肯定會拿自己來耍玩。想起那天他那個臉帶笑容,但言談間以柔和的語調、眼神「咄咄相逼」的模樣,歌仙兼定覺得打死他也不想再經歷多一次。


問主人嗎?


肯定危險百倍。先別談那隻貓咪主人對「BL」的愛好有多深,不,歌仙兼定寧可她用「腐女」的眼光「輕率」看待,也不要像那天般要找上那位近侍大人「診治」,而且是眼神認真得視自己為「病人」一般。


歌仙兼定不願承認那是一種「病」,只覺得自己不過是太害羞。


……咦...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二‧五

藥研藤四郎現在不知該高興還是後悔。


「喵……」已回復人形的「貓咪」夫人明明已經很疲累,但仍一直纏著他不放:「想要,還想要啊……想要藥研……」


平日在親密關係上挺保守的夫人會老實說要這種事固然很棒……


不過,很累。


藥研藤四郎摟過審神者,開始不知第幾個回合的「戰鬥」。


反應比以前任何一次好這一點,短刀倒是很滿意的。尤其以自家夫人平日般忍住聲音,又不好意思「亂動」的情況去比較,今天「全情投入」、「放開心胸」的「回應」實在太美好。食髓知味的短刀忍不住在中場喝水小休時,甚至偷偷加點料進去以維持對方的「狀態」。...

貓藥和兔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二

「喵,藥研吶……」審神喵沒頭沒腦地丟給藥研藤四郎一個「不懷好意」的問題:「貓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每次這句開場白代表的肯定不是好事。短刀雖然吐槽對方又有「陰謀」,但仍大發慈悲讓她發問。


甚麼?


團子嗎?


「妳是說那些(嗶)藥團子?」


有刀一時口直心快說漏嘴,從貓咪的震驚的反應看來,她似乎完全不知情。


「藥研知道?」


「就是(嗶)藥團子嘛,有甚麼值得奇怪?」既然說也說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地說清楚。


「那是團子!有(嗶)藥怎可能不奇怪?」審神喵一反常態地...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一‧五

如亂藤四郎所料,他的好哥哥很快有所行動。


只是,方向和他所想不同。


「藥研?今晚……要巡邏嗎?」


看到丈夫在深夜時仍一身出陣服,審神喵以為自己眼花,揉揉眼確認無誤後,小心翼翼地試探問道。


「不,只是希望哄夫人高興。」一身戎裝的短刀看起來很得意,朝著一臉茫然的貓咪伸出手:「有興趣和我同行嗎?夫人。」


要哄貓咪高興,可不是某弟弟眼裡所認定的奇怪故事的劇情。


最近自己確是過份了一點,壓制她的興趣過甚。


何況,今天「獲益良多」,不好好「回禮」也說不過去。


猜測...

文手問卷

 @白鸟之刃 丟球給貓的~~~

 

0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Winniecat,沒特別的意思,就是叫Winnie的貓咪。(喂)


0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唸書時寫同人??忘了……畢竟對貓來說,寫字比畫漫畫容易……(太久遠的事已忘)


0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大概都是很多對話??(側頭)


0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落差大嗎?請具體說說?
應該是變化很大吧?以前好像不是滿篇對話,而且一寫就是長長的一整段……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一

「藥、研、哥、哥(大心)!」


被叫喚的一位嚇得彈起,差點連手裡的電話都摔掉。


「這幾天見藥研哥哥經常對著電話傻笑,看來和主人聊得很樂呢!」


藥研藤四郎下意識地倒退幾步,把電話護在身後,嘴巴則慌忙解釋他並隨意「濫用」和在現世的審神喵通訊的權限。少有的慌慌張張的反應逗得弟弟大笑,接下來自然是逼問他是否在看甚麼「有、趣、的、東、西」。


當然,又是一次忙亂的否認,總之,敬業樂業又公私分明的短刀一再強調自己和「大將」沒有做出俈何超出權限的事。


長髮短刀搖搖頭,踏前兩步躍起,用力敲打哥哥的頭,大喊他一聲「大笨蛋哥哥」...

1 / 53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