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三‧五

跟從近侍的指示,與其他「同伴」先行一步來到書房,不動行光看到近侍刀一臉凝重的神情,內心不其然緊張起來。


「沒事,放鬆一點沒關係,當成閒聊就可以。」藥研藤四郎進門後,有感新人的情緒起伏,以笑容回應,並請所有刀坐下:「我這就去泡茶。大早要大家過來,相信要一點茶方便大家轉換心情。」


「完全有模有樣呢,這傢伙。」看到近侍純熟地溫熱茶壺、控制時間,日本號瞇眼欣賞他的每個動作:「應向不少『人』請教過,單是那隻貓咪大概無法教上這樣多。」


為每把刀端上一杯熱茶後,藥研藤四郎亦坐下:「抱歉,突然要大家來。不過,我明白她的意思,這件事不容拖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三

左文字家清早送宗三左文字出門修行。


同來送行的,自然少不了作為戀人的不動行光,而在織田家同有緣份,又作為近侍的藥研藤四郎亦有到場。


比較出人意表的,是剛回來的壓切長谷部和他的戀人都在大門送行。


「我可不用你這忠犬提醒要記得回來。」宗三左文字不忘嘲諷:「不是說要出門四天嗎?不到一天就趕著回來,當忠犬也不必如此黏『主子』。」


日本號偷瞄戀人一眼,知道他應付得來,所以沒有作聲。一如他所料,壓切長谷部眼裡閃著以前沒有的光芒,輕鬆地笑著回應:「這是備受主上恩寵的象徵,也是對我能力的肯定。這一點,你要羨慕或是妒忌,我也無法制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二‧五

「我……喂,難道你想喝酒,所以要主上即時召我回來嗎?」因為快被抱至窒息,壓切長谷部甩開日本號的手,瞪了他一眼後吐槽道:「真是的,那是甚麼表情?我先去向主上報告……」


「不要……」日本號又摟住對方,順道遞過信:「她說不用。」


上款同時給他們兩人,審神喵要日本號拉住壓切長谷部,不准他「妨礙」自己去享受「節日」,並「下令」明天才准過去報告。


「那隻貓咪的意思,是希望你今晚陪我。」


「嘿。」壓切長谷部的表情有點無奈:「果然是主上的作風……不過,那些傢伙是怎麼一回事?今天大家為甚麼都一身稀奇古怪的服裝,我走開不到一天,大家就開始放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二

「那個……主人……」以包丁藤四郎為首,以粟田口家為主的短刀們齊齊往房間探頭:「聽說今天在現世是一個很多糖果的節日……那個……」


「你們說的是萬聖節?」審神喵一愣,心忖為何付喪神們會對西洋的宗教節日有興趣,正要解釋節日是他國的宗教節日時,感到自己的衣袖被拉扯,低頭一看,小小的孩子雙眼亮晶晶地看著她,心軟之下直接點頭當回答。


短刀們幾乎全員歡呼。


說幾乎的意思,是因為藥研藤四郎並沒參與,反悄聲提醒:「別太寵他們。」


會被勸服的自然不會寵小孩的貓咪,即使他們的年紀都比她大上好幾倍,甚至十倍以上。


結果,有短刀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一‧四

有太刀站在公告欄前生悶氣。


左手拇指微微推開刀鐔,右手緊抓袈裟,額上青筋暴現,一副和平日滿口「和平」扯不上關係的怨恨表情。


看公告的張貼日期,猜想到昨晚為何有弟弟沒回房間睡覺。


「哎呀,被家兄發現呢~(笑)」宗三左文字掩嘴偷笑:「難得看到哥哥生氣的樣子,實在大開眼界。」


「今天我大概要跟滿等太刀手合,嘿,罷了。」不動行光搖搖頭苦笑:「那是你哥哥,我不會傷他,待會兒站著給他打吧。」


「你不反抗一下,會丟我的臉。」


「若果我打贏又如何?」


「那是丟左文字家的聲譽。」宗三左文...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一‧三

「看來,這次到你呢,宗三。」到不動行光和宗三左文字知道消息時,已是出發前一天的事。不動行光笑了笑,拍了一下戀人的背:「會過去跟他抱怨嗎?」


「你的意思是要我回去當他的籠中鳥較好?」宗三左文字以鄙視的目光瞄瞄對方:「也罷,去嘲笑他會死得悽慘似乎是不錯的主意。」


「喂,別打算改變歷史。」不動行光懶得跟他吵甚麼「信長公是大人物」之類的事,惟獨不能看著他墮落:「一旦改變歷史,你會暗墮成溯行軍。」


「為那個人化成那嘔心的模樣,他可想得美。」宗三左文字搖搖頭:「他沒那種資格。」


沉默半秒,不動行光認同地點頭:「對,他沒資格剝奪你現在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一‧二

「你已經喝得夠多。」壓切長谷部按住對方意圖拿起的另一壺酒:「要停。」


「就只有你阻止我。」日本號無奈苦笑:「看你的樣子似乎決定了。」


「為了確認歷史是否正常發展,那是必要的事。」


「沒有懷疑上面是否另有盤算,意圖改造你們?」日本號暗指修行可能是虛構,目的是檢視大家的言行和洗腦。


「懷疑要找證據證明自己的想法。」壓切長谷部心裡想著政府會否操縱歷史,令歷史緩慢轉向對他們有利的一方:「為了主上,更要去。」


日本號暗嘆一口氣,心忖這傢伙的「主上」、「主上」太多,擔心他會因此受蒙蔽而不自知。


「那...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一‧一

「來,喝!」居酒屋內,長曾禰虎徹喊:「多喝一點!這頓我請!」


「喝!」大家一起舉杯,大部分人都是大口喝,惟獨加州清光只是小口地呷飲。大家很快察覺這把打刀失落的情緒,同時明白為何「大哥」要求他們出門前換回修行前的「身體」。


也明白為何這家居酒屋內,大部分新選組的刀都作修行前的打扮。


又一次失望呢。


「大家怎麼看著我?是因為我可愛嗎?」加州清光的笑容有點牽強:「嘛,沒事啦,我只是發呆而已。」


在他身邊的大和守安定突然緊緊抱住他。


「喂……安定,怎麼了?都說我沒事啦……乖,快放手。」放下酒杯後...

(大心)


(有貓懶至自己的「貓臉」又用舊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O

「藥研,今天和貓一起出門。」審神喵突然說道:「審神者們有一個小型的聚餐會,想大家帶同近侍一起出席。」


「明白。」藥研藤四郎微微躬身,沒料到最後會造成現在的局面。


四位近侍在大眼瞪小眼。


原因無他,他們的主人們到了一家有大量真正貓咪的可愛咖啡店聊天,為了讓她們可以放鬆地聊天,近侍們被安排到旁邊的房間休息。


食物、飲品沒少他們的份,但……


大家都是初次見面,即使在自己的本丸內有相同的「刀」,但因為性格、經歷迴異,所以大家一時間不知如何打破這個靜默的氣氛。


「那個……」猫丸代表藥研藤四郎指指旁...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九‧五

趕走博多藤四郎後,藥研藤四郎終於明白出來時那份不協調感並不是來自那個愛錢的弟弟。


「對了,小藥呢?」難得今天休息,不是會被他纏著嗎?


「今早今劍他們帶他去玩,他說和岩融玩舉高高、騎膊馬很有趣……」審神喵苦笑:「他們連巴形都帶走呢,聽說昨天今劍和他一人坐著一把薙刀在外面玩。」


「吓?巴形?」藥研藤四郎聽到後傻了眼:「會讓他騎到他的肩膊上?」


「好像是某把叫毛利的短刀讓他養成這習慣的……」


「……」藥研藤四郎不知該回以甚麼表情:「抱歉……我家的兄弟讓妳見笑。」


「不是你家呢……藥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九

時之政府的招生宣傳片完結後,眾刀又開始無聊的日子。不是說新的動漫、劇集不好看,而是因為時代不同,難以產生共鳴,雖然有空也會看一下,但沒了那份拼勁一起追看。


沒有同伴一起看,一起笑,一起被嚇怕,節目好像沒那麼有趣。


這是他們得到人身後發現的新「理論」。


不過,有一把刀例外……


「哇!實在太好看!寶石有生命、會動,如果拿去賣一定很值錢!」一把短刀坐在電視機前,雙眼閃閃發亮地看電視。


「如果是真的,多好!」


作為一把刀,一定要有自己的夢想!(握拳)


某天,一個閃閃發亮的物體在...

 @睦月紫千 


妳要的貓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八

「應該是你。」審神喵瞄了某打刀一眼後肯定道。


「現在仍未確認。」被眾刀「圍觀」的打刀渾身不自在,視線不知該落在何方,最後惟有低頭回應大家的「關心」:「請各位冷靜。」


「除了某位外,好像沒人不冷靜。」審神喵瞄瞄默默灌酒的日本號,「冷靜」地分析:「長谷部,你不如先安撫他。」


「在確認消息前請別胡亂猜測。」


「拜託。」貓咪伸出肉乎乎的爪,想想後索性露出尖尖的爪子,指著其中一個剪影:「這幾根呆毛不是你的,還會是誰?」


「請別稱它作呆毛……」壓切長谷部羞恥得想找地洞鑽:「只……只是幾根難以馴服的頭髮,衣冠不整,請主...

看了微博的畫寶石的方法後的產物。


喵..........貓果然畫得很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七

「開箱子開箱子~」審神喵愉快地逐箱打開:「要拿蘇言機,要拿資源,要拿很多很多東西~~」


「大將,好像已經是第三組倉庫……」藥研藤四郎苦笑:「請問妳這次打算開多少組?道具已有幾個,還請注意一下使費。」


「修行道具再多也不夠。」審神喵吐吐舌頭繼續幫忙開寶箱:「又不會花太多小判,頂多花甲州金而已……等等,藥研,你剛剛叫貓甚麼?」


「公事時間,大將。」


「嘖。」審神喵打開最後一箱,刮走最後的資源:「欸?貓忘了前面已拿了蘇言機,為甚麼仍在這倉庫開箱?」


藥研藤四郎勾起嘴角一笑,看得審神喵心寒:「這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六

「大、般、若、長、光!」審神喵怒瞪新來的傢伙,指向計數板:「這是甚麼意思?」


下一步是王點,但……


步數剩一,鑰匙是零。


和短刀們不同,太刀們在某方面倒是挺「乖巧」,至少不會怪責主人「臉黑」而丟她到溫泉「淨化」。


「狀況不佳令夫人失望呢……」大般若長光換上營業用的笑容,指尖撓撓垂下來的劉海:「指名了我,卻無法帶給妳快樂……」


這句根本是火上加油。


「這回合回去後罰抄經文!」


「夫人,雖本人的名字為『大般若』,但與佛教無關……夫人?」


「咕……不抄完貓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五‧五

「靈力不足會變回本體,我們?」聽到燭台切光忠轉述的想法,大部分在場的刀劍都一臉震驚。


惟獨三日月宗近笑臉以對:「哈哈哈哈哈,有形之物終有一天趨於無形,何況我們不過是借形寄身於此?又何必需要驚訝。」


「貓,怎看?」藥研藤四郎則屬沒明顯反應的一類,同樣沒流露明顯表情的是巴形薙刀、日本號和石切丸。


「清光,你是初始刀,應記得貓有段時間沒回來。」審神喵轉向初始刀:「因為貓回來時看到大家依然精神奕奕,所以那刻並沒為意。那段期間,大家的情況如何?」


「除了無法出門、做日課等等外,一切並無分別。」加州清光攤手:「我們依舊能到後山那邊,大...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五

「小伽羅?」看到同屬伊達家的「好友」獨自坐在一角,臉上掛著未見過的擔憂眼神:「還好嗎?有事可以跟我說。」


「才不想跟你……」大俱利伽羅止住口頭禪,淡淡問:「失去靈力,會變回本體的事,究竟是否真的?」


意識到「這孩子」在意自己以外的人,燭台切光忠在驚訝之餘亦感安慰:「擔心少主……啊,小藥君?」


模造刀小藥顯形不過是幾天,名義上和猫丸主子、近侍刀以「父母」、「孩子」相稱,但實際上審神喵和近侍刀以「臨時監護人」、「培育者」自居,冀他長大後可以像其他刀劍般以同伴相稱,不分輩份。稍為著重名份的刀劍暫時仍在尋找一個合適的稱謂。稱他做「少主」,似乎有違主...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四‧五

「各位,時間有限,貓會長話短說。」審神喵的語速比平日快,並打開爪上的盒子:「這個……」


愛染國俊夥同粟田口家的短刀和脇差拉了小藥去玩,大概可以拖至日落前後才會找「爸媽」。


「哇!好可愛!」加州清光雙眼立時發亮:「給我的?」


「如果是給你,貓怎會叫上大家?」審神喵望向石切丸:「這孩子貓收到了,以後可以較容易投射力量。」


「主殿打算現在示範?」石切丸視線掃了掃四周,身旁的笑面青江點點頭,說到外面偵察,確認附近沒其他刀劍後示意審神喵可以隨時開始。


「工作被搶呢。」藥研藤四郎苦笑。


「近侍大人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四

「藥研藥研藥研~~~~」原本在辦公室簽閱公文的審神喵,突然在走廊上奔跑,爪裡拿著電話:「快看快看快看!」


剛帶孩子泡澡回來的藥研藤四郎輕笑:「大將要我看電話的意思,是否要告訴我妳剛才躲懶上網,沒用心批改公文了?」


審神喵身體一抖,畢直地站好:「沒……沒有……」


「呀哈,要我看甚麼呢,大將……欸?」半秒前打趣的笑臉在瞄到內容後迅即變得認真:「可以了?」


「嗯。」審神喵點頭:「明早,可以嗎?貓早點回去從那邊拿回來。」


「妳要上班。」


「貓儘快。」


「我會替妳約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三

猫丸內,有三隻貓咪。


一隻貓咪出門工作,兩隻貓咪則在本丸內打點公務。


「爸爸,這是甚麼?」小藥拿起一張紙問。


「那是『時之政府』總部送來的公文。」藥研藤四郎小心揉揉孩子的頭,用連他的兄弟們都沒見過的慈愛笑容回答:「認得多少字?」


小藥輕聲唸出公文,大概是因為借用他們的靈力而「誕生」的關係,這孩子一「出生」已懂得閱讀、書寫,雖然字彙和他們相比仍有一定距離,但多次「測試」後,估計他認識的字已足夠一般生活所需。


「哇!小藥果然在這兒!」明亮的笑聲在外面傳來,在近侍刀看清前,那個長髮的身影已抱起坐在他身邊的小孩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二

審神喵提心吊膽地仔細看著最後幾次搜索機會,當政府訓練系統的步數出來的一刻,全隊歡呼:「夠步數走完全圖!第一次!」


「能實現主子的願望,實在很榮幸,嘿嘿嘿……」這次領隊的是龜甲貞宗,由於發現敵人弱得可憐,經驗值又豐富,貓咪自然踹了一堆悠閒太久的刀劍出門吸取經驗:「若是得到主子的奬賞會更高興呢。」


「先抵達Boss點再說。」審神喵指揮下一步行動:「過度放鬆是大忌。」


大家安然走到終點,輕鬆打倒最後的敵人。


「主子,可以要獎賞嗎?」回到猫丸後,龜甲貞宗以期待的眼神問道,貓咪覺得獎勵一下無妨,惟開口前察覺不只一道銳利,而且冰冷的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一

「初次見面,我是大般若長光。長光的代表作。」當某太刀在倒數第三個箱子蹦出來時,審神喵高興得大叫。


「喵呀~~~貓不是非洲喵,貓贏了!貓贏了!貓贏了!!!!」連續個個倉庫都不用開至最後一個箱,審神喵覺得自己出了一口氣,好像是。


藥研藤四郎按住開始亂跳的貓咪,用力揉幾下貓頭等她冷靜後笑著提醒:「請別嚇壞新同伴,身為主將,理應向新人介紹自己。」


審神喵乖巧地點頭,尾巴一甩勾上近侍的腰:「你好,貓是召喚你的審神者,通稱『貓』。稱呼方面,猫丸挺自由,所以隨便你喜歡。這位是猫的近侍─藥研藤四郎,是粟田口吉光的作品……喵,貓怎麼這樣子介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六O

「竟然……」笑面青江輕笑:「這算未婚有子嗎?」


「喂!」


「大變態……妳不會是怕我反對,所以連夜生一個小孩出來吧?」


「清光!」審神喵變紅燒貓。


「拜託,在醫學上沒可能做到。」藥研藤四郎一本正經地以醫學知識解圍,但沒刀理會。


「這孩子是刀靈啦!」審神喵向房間裡的眾刀解釋:「睡覺、休息時會回到刀裡,大概靈力不足時也會回到『本體』內。呼喚時會出現。」


石切丸沒跟著其他刀胡鬧,而是問准貓咪和小孩後,遞上手摸摸剛誕生的刀靈的頭:「確是新生的刀靈,因為器物是新生,若不是有主殿和近侍大人的靈力,實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五九

「嘛呀~~~真的是主人要我們來嗎?究竟發生甚麼事?」和泉守兼定無聊地抓抓頭:「現在是甚麼時間了?一堆人待在書房裡吃吃喝喝,不用睡覺嗎?」


「哈哈哈哈哈,人老了就會忘記小孩子要早休息。」三日月宗近掩嘴輕笑,眼神隱隱藏有嘲諷意味:「和泉守殿年輕得讓人羨慕,甚好甚好。」


「你這個傢伙……」和泉守兼定捲起衣袖:「敢試試我修行回來的實力嗎?」


「兼先生,請冷靜!」堀川國廣馬上拉住他的未婚「伴侶」:「我們今天剛和石切丸說好日期的事,請別和三条家的人吵架!」


「面對他人侮辱一定要反擊!」和泉守兼定秒回:「否則會丟了土方先生的面子!」...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五八

「抱歉,之前請各位明晚開會,但明天……呃,有點事情希望明天辦,所以請大家今晚到書房去。如為兩位帶來不便,還望兩位見諒。」


「事情越早做越好……我的御神刀大人,請別瞪著我好嗎?」笑面青江勾起嘴角淺笑:「我指的是開會……不過,我有一事更在意。」


大脇差瞇起細長的眼,不懷好意地盯著近侍刀:「近侍大人今天特別神采飛揚呢。」


近侍刀一下紅透了臉,笑面青江先手往後遞起手,擋住要「打擊」自己的未婚夫續道:「雖然不肯定原因,但能令近侍大人露出此等幸福的表情,相信是至少一件的天大好事,在此先恭喜。」


「……謝,謝謝……」藥研藤四郎飛快地逃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五七

喵,紀錄昨天的「戰況」。


「大將,這次又先開哪個箱子?」第二倉庫內,藥研藤四郎表演雜耍,五條鑰匙在他的兩手之間來回拋接,像小丑表演拋球般。


「仗著自己機動高,打算去馬戲團找兼職嗎?」審神喵用尾巴在中間打掉其中一根,可惜爪子短機動低無法接住,叮噹一聲,銅制的鑰匙掉到地上,近侍刀在貓咪彎腰撿前已蹲下撿起來。


「穿短裙拜託別直接彎腰。」藥研藤四郎沒好氣地瞄了貓咪一眼:「再說,即使倉庫只有我們兩個可以內進,也請別隨便做出沒防備的動作。」


「啊……是。」如果只是前者,審神喵肯定反駁「貓咪沒關係」、「裡面有穿長褲」,但後者,仔細一想又...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五六

「喵,藥研。」審神喵早上準備做刀裝的日課時,突然開口:「聽說刀裝的等級,除了和審神者的靈力、狀態有關外,還與來幫忙的刀的心情有關。」


「嗯,是嗎?」


看到愛刀一副裝出來的愛理不理,要專心製作刀裝的樣子,貓咪半開玩笑地問:「吶,藥研,貓和你結婚好嗎?」


一個金刀裝。


一貓一刀都愣住,藥研藤四郎先反應過來去拿材料製作刀裝掩飾臉上的表情。審神喵用慎重的語氣開口:「只在猫丸裡可以嗎?」


在她面前的是金刀裝。


現在他們的臉都已紅透,惟日課要做出三件刀裝,寫下記錄呈上作報告。


問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五五

「雖然是訓練用的戰場,但請大家保持警惕!」長曾禰虎徹提醒:「出擊吧!」


「是!」


「長曾禰虎徹參上!!」長曾禰虎徹大喝一聲。


「我開發一下,我是指開路。」笑面青江輕笑,眼神一轉變得銳利:「呵!你們的刀裝我不客氣了!」


二刀開眼!


敵方一秒被轟飛,在消失前已失去蹤影。


「不錯嘛。」


「過獎。」


接下來,擔任部隊長的長曾禰虎徹和骨喰藤四郎二刀開眼,回本丸小歇,更換隊員後,輪到和鯰尾藤四郎、物吉貞宗二刀開眼。


一雙大眼睛開始呈現失望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