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六

燭台切光忠有一個無法解決,即使以為可以解決,但沒多久又會找上門的煩惱。

 

猫丸的膳食問題。

 

運氣算是挺好,猫丸在某隻貓咪飽含「貪吃」靈力的「薰陶」下,會堅持自己時代的飲食的刀倒是沒;畢竟,聽其他燭台切光忠說,有些本丸的刀劍各自堅持自己的飲食方式,但整個本丸沒幾個可以煮出可以吃進嘴裡的食物,最後變成那些燭台切光忠每天的辛勞。可是,要煩惱的事也沒少幾分。

 

要滿足大家口腹,又要有一定新鮮感其實一點也不容易。

 

重點是……要找一個沒太多「前設」、「喜好」的人去評價新試驗出來的菜式。

 

小豆長光有一個小小的煩惱,微不足道的煩惱。

 

在「超級貪吃」的貓咪的靈力下,猫丸沒不吃甜的刀,縱使他們的同體在別家是丁點甜也不吃,在猫丸的他們仍是甜品愛好者。

 

更別提在審神喵的「領導」下,要多少甜品食譜有多少。只要想做、想吃,她一定有辦法找到食譜(這要感謝網絡方便的猫丸和現世)。

 

對熱愛做甜品的他而言明明是好事,可是,有一個問題。

 

公開前,要找人試食新作……

 

找主人試吃是失敬,而且胡亂「餵飼」會被近侍追殺。找短刀們嗎?撇除他們因為喜歡甜食而不夠中肯,也要擔心被他們的監護人追殺,其中一期一振更三令五申,表明不准再投餵他家的包丁藤四郎,否則「軍法處置」。其他刀種嗎?不是本身已有特定的喜好,無法中肯評論,就是因為太客氣(或太懶),所以無法作準。

 

啪!

 

兩把太刀同時以拳擊掌,想起一個極佳的刀選。

 

審神喵以爪托頭,從辦公室內往外瞧:「看來,今天又有好東西吃呢喵~」

 

可以看到不遠處兩把太刀捧著他們得意之作,「邀請」巴形薙刀品嚐。

 

高大的薙刀雖然試圖擺出冷冷的表情,但無法掩飾遠遠都能看到的羞澀神色。

 

「巴形好可愛(大心)。」

 

「大將,請專心工作,妳還有兩座文件山要處理。」一啟動「近侍模式」,藥研藤四郎近乎「冷酷無情」,壓低聲音,手一堆,一疊比貓咪高一截的文件到她面前,擋住她的視線。

 

「藥研好壞……」審神喵甩甩尾巴,把前方的「障礙物」分成兩半放到一旁:「看到巴形受大家喜愛不是好事嗎?」

 

「工作要緊。」藥研藤四郎卷起文件輕敲一下貓咪的頭殼:「即使對上面不信任,都要飾演好一個『好下屬』的角色以免惹人懷疑。越是希望謀反,就應該越順從,否則容易被人找到破綻,招來滅頂之災。」

 

「……是,是……」審神喵苦笑,繼續努力批閱文件,順道看看有沒有最新的公告:「要貓乖乖工作不用出這招,喵。這種小事貓當然知道,尤其當現在很多審神者炮轟他們時,一切小心為上。」

 

「知道就請立刻工作。」

 

「嘖,看到巴形受大家喜愛,不會覺得高興嗎?」審神喵不服氣地瞪了「近侍大人」一眼:「他是『我們』的重要的『孩子』呢,御前樣。」

 

藥研藤四郎因被突襲而臉紅,好不容易穩住聲線:「請別胡亂把我們比喻作『孩子』。」

 

「你當然是例外,御前樣。」

 

藥研藤四郎差點「爆炸」,但仍忍不住教訓對方:「公事時間。」

 

「是,是。」審神喵調戲夠後,遞上自己的電話:「要貓乖乖工作,那拍下他們做甚麼可以吧?」

 

「妳這隻貓咪……好吧……」為免有貓撒野,近侍刀投降。

 

當然,這不代表完美完成,有刀故意去打擾他們,企圖令拍攝「失敗」。結果自然是有貓衝出來鼓起腮發脾氣,幸好兩把太刀今天的新菜式很快吸引她的注意。

 

「甚麼?烤磨菇?加雞蛋和芝士?」有貓雙眼閃閃發亮:「貓可以來幫忙嗎?想做這個很久了!」

 

「喵?馬卡龍?要吃要吃!不用試味,給貓給貓!貓喜歡!」審神喵頓了頓,望了一眼巴形薙刀:「你不知馬卡龍是甚麼?先給他一個!貓想看看巴形第一次吃馬卡龍的表情……哇~~~好可愛~~~~」

 

巴形薙刀咬了一口後的感動模樣,被審神喵「收錄」到電話裡:「巴形真是一個可愛的孩子呢(大心)。」

 

「主人,請別這樣。我是主人的刀,不是……呃……」意識到那句話的真正含意,巴形薙刀別過臉,表情微妙:「還請主人注意。」

 

「真可愛~~」審神喵轉向兩把太刀:「為甚麼找巴形評分?」

 

兩太刀異口同聲:「他最公正。」

 

聽到這話的巴形薙刀呆住。

 

「而且……」燭台切光忠拍拍薙刀的背:「他很為主人著想,會真心分析味道和質感,又不會像某些刀般會偏食,是一把好刀。」

 

另一邊的小豆長光點頭:「他喜歡吃的甜品,小孩子們一定會喜歡。短刀們經常和他一起玩,他很了解大家,他對甜品的美的觀感,相信對我的詌品造型設計有很大幫助。」

 

「我……可以幫助大家?」

 

「當然嘛喵~~」審神喵用尾巴輕勾住巴形薙刀的腰:「大家都信任你,而且喜歡你呢。否則,又怎會讓你第一個試到新美食?」

 

「主人不會介意?」

 

「怎會?」審神喵眼裡充滿笑意:「巴形一定不知道你吃到好東西時的反應多可愛。貓想多看幾次呢~~」

 

兩把太刀同時點頭。巴形薙刀吃東西時的反應遠比短刀直接,吃到美食時眼神閃亮,東西不合口味時會失望。加上用字比很多刀精準,對「廚師」來說,一個能如實反映心情,尤其會為自己做的料理感動、高興地笑,又能給予意見的「客人」,實在很寶貴。

 

「不過~~~這次的馬卡龍要先分貓一份。」貓咪伸長爪意圖搶點心,可惜機動比不上極短。

 

「喲,大將。」藥研藤四郎捧高碟子:「完成工作前不准吃。」

 

「……專制!」


评论
热度 ( 3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