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七‧五

果然,人也好,刀也好,小孩都是要顧好。

 

望著頂著「中傷」標記的丈夫,審神喵深切明白這個道理。

 

早上雖然有教訓過孩子不要把身體伸出窗外,但……唉……當小孩小休後發現房間裡找不到爸爸媽媽,而又聽到外面有他們的聲音時,很自然爬上窗台,又一次探頭出去,然後嘛……

 

就是現在的情況。

 

「抱歉,江雪先生。」藥研藤四郎抱著孩子從地上爬起:「請問有沒有傷到你?」

 

江雪左文字搖搖頭,默默站起,摸摸模造刀的頭。藥研藤四郎立刻按住孩子的頭,要他馬上向江雪左文字道歉。

 

會「傷」到太刀的原因……其實大家都有點意外。

 

在小藥從二樓往下掉時,藥研藤四郎以高機動躍起打算接住。可惜踏上屋簷時腳底一滑,連同模造刀再一次下墜。

 

反應過來的江雪左文字在小夜左文字的協助下,拉開他的袈裟作緩衝。付喪神的「衣服」有神力加持,自然比人類的布料結實,但下墜並不會因此而消失,所以同被扯跌。

 

「對不起……江雪大人。」小小的孩子紅著眼微微低頭,聲音又小又輕,不知是委屈還是內疚。

 

「沒事。」個性冷淡的太刀沒明顯的表情,惟下一個動作令在場的「人」都嚇一跳。只見他抱起小藥,讓他坐到自己的手臂上,再用另一隻手揉揉他的有著和「爸爸」一樣的髮色,但微鬈的短髮:「小孩子易受驚,幸好沒受傷。沒嚇著?」

 

「對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的……」發現太刀知道他的心情,小小的刀靈哇一聲哭出聲:「看不到爸爸媽媽很怕……聽到聲音,所以……所以不聽話……對不起,對不起!痛不痛?嗚……對不起……」

 

聽到孩子的話後,一直只顧道歉的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呆立當場。江雪左文字嘆一口氣:「不了解他人,如何能得到和平?」

 

「對……對不起!」惟一想到的合適回應又是道歉,這次江雪左文字搖搖頭。

 

「不是跟我。」

 

然後,放小小的刀靈回地上。

 

「主人和近侍大人的工作繁忙大家都理解,惟孩子初顯形,而且依賴兩位之靈力『生存』,在毫無原因下發現兩位『消失』,內心會出現恐懼實可理解。」江雪左文字蹲下,搭上刀靈的肩膀:「主人,妳作為『人類』,應知道人類的孩子看不到父母時會哭,刀靈也一樣。他們較堅強,但不代表他們不害怕。」

 

「……對不起。」

 

「不應跟我說,已第二次告訴妳。」江雪左文字用上責備的語氣,看來真的很生氣:「讓他顯形,就請主人盡回自己的責任。」

 

懾於氣勢,加上自己確是理虧,審神喵乖乖點頭,伸爪抱住自己的「孩子」向他道歉:「對不起,有沒有嚇壞小藥?媽媽剛剛去接宗三哥哥,對不起,沒告訴你。來,讓媽媽看看有沒有摔傷?」

 

現在她才想起,這孩子不是付喪神,更不是猫丸刀帳裡的一員,若是受傷,不一定像旁邊頂著「中傷」符號的丈夫般會有標示。想到這點,她緊張得要翻開孩子的衣服去檢查「傷勢」。

 

「我……我沒事,可是爸爸……」

 

「先到手入室!」貓咪緊張起來,簡單的再次道歉後,尾巴繞著一個,手裡抱著一個,急急忙忙往手入室跑。

 

「主人完全沒一點自覺呢。」作為「罪魁禍首」的宗三左文字淺笑:「哥哥會這樣生氣,有點意外。」

 

「比小夜小得多的孩子……」

 

不是因為「主人」的「孩子」,所以會特別「關注」,而僅是看到「小孩」,而且同為「刀劍」,所以生起憐惜之心。從一開始在刀靈的眼裡讀到恐懼,不自覺地和自己的弟弟連結在一起。小刀靈退縮、害怕時的模樣,和小夜左文字因「復仇心」而自我厭惡時有幾分相似,自然忍不住希望可以扶他一把。

 

再者,刀刃沒開鋒,從沒沾過血腥,加上是新生的刀劍。單是這一點「純潔」,已教愛好和平的江雪左文字自然而然地希望保護他,不讓他沾上半分傷害。看到細小的刀靈時,偶爾會閃過若當年並不是身為一把刀,會否能保護小夜左文字,令他不會受黑暗情緒吞噬。

 

當然,他沒打算改變歷史,能在這個空間以人類姿態顯形,和本應無法(再)碰面的弟弟們相(重)遇,世道再不靖,也有其可喜之處。

 

宗三左文字眼神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快會意瞇眼一笑:「哥哥不愧是哥哥。」

 

江雪左文字瞄了弟弟一眼並沒回應。

 

「要去看看那小鬼的情況嗎?」宗三左文字笑得更愉快:「雖然有哥哥和近侍大人的保護,但始終從高處摔下……記得主人說過,他是用現世的模造刀劍召喚出刀靈,一旦本體受損,未知刀匠會否有能力修……呵。」

 

太刀的機動可以很可怕。

 

「江雪哥哥會寵愛小夜以外的孩子,好事。」宗三左文字高興地笑:「好吧,去看看他們。沒想過藥研君都有手忙腦亂的時候,那小鬼倒是挺厲害的。」

 

幸好受傷的只有藥研藤四郎,由於沒用「手伝之札」,所以「被迫」留在手入室裡接受大家的取笑和關心。目睹事件和聞訊而來的刀不少,大家好像把握難得的機會去「捉弄」他們的近侍大人,包括現在躺在隔壁,意圖趁機真正捉弄短刀、恐嚇模造刀,結果被大家聯手教訓至要手入的某太刀。

 

「爸爸真的沒事?」

 

「沒事,小藥以後要小心。」藥研藤四郎和審神喵一「人」一邊輕輕摸摸小孩的頭。剛剛從刀匠那邊確認一點,由於這孩子是來自現世,並非刀劍付喪神,加上本體的「成份」有別,所以,一旦「受傷」,猫丸不肯定能否修復。

 

現世雖然有修復「本體」的方式,但會否因此傷到「靈體」,甚至影響到這孩子的記憶、「人」格都是未知之數。

 

之前實在過於鬆懈。

 

以後,一定要加倍小心。

 

畢竟已是自己的「孩子」,理應負上相應的責任。


评论
热度 ( 5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