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八

「主人,我有要事請求……」某天早上,小夜左文字出現在審神喵面前。聽畢他的要求後,審神喵點點頭。

 

「貓答應你,若這是你所想。」

 

「他們真的沒問題嗎?」送走今日的遠征隊後,近侍刀問道。審神喵搖搖頭,只道自己要趕著回現世工作,請他一旦有突發事時立即通知。

 

「嘿……他們出門遠征,即使有事我們也不會即時知道呢,大將。」

 

望著貓咪往外跑的背影,藥研藤四郎只能苦笑。

 

平日遠征的隊伍大多是審神喵看心情安排,有時候是輪流出門,有時會固定某幾位,後者最近越來越明顯,始終大家去修行後,「等級」重新計算,要符合到「時之政府」出行要求的刀越來越少,最後不得不由未出發修行的刀作主力。

 

小夜左文字有時會被安排去安土幫忙調查,但今天他主動要求改變地點。而且……

 

冀審神喵批准特定的隊伍安排。

 

歌仙兼定有點擔心地一再回望,小夜左文字主動牽上他的手大步往前走:「這邊。」

 

「可是……」

 

「江雪哥哥會跟上來,已和他來這兒好幾次,認得路。」

 

歌仙兼定想反駁不是擔心身為太刀的江雪左文字會迷路,但念及反駁要有理據,而自己一時間不知應用甚麼理由,況且,在「人前」說他人的閒話實在太不風雅,尤其「那個人」是他的哥哥,自然更不便說甚麼。

 

只是……

 

後背感受到被刺痛的視線。若不是主人的「命令」,歌仙兼定實在不希望和對方一起遠征。

 

最近的目光,像要碎掉自己般。自從戀情曝光後,歌仙兼定常感到背後充滿怨念的視線。由於自己和宗三左文字的關係不錯,對方或明或暗對這段戀情表示歡迎,所以這種讓「斬殺三十六人」以上的刀都會覺得不安的目光,就只有從太刀的眼裡發出。

 

小夜左文字突然停步,歌仙兼定立刻戒備。數分鐘後確認是虛驚一場,兩刀同鬆一口氣。之後的「旅程」,或者應該說「調查」和「尋找資源」都很順利,走在前面的短刀和打刀的互動非常自然,就似只有他們兩人般,晚上三把刀像常人般去投宿。房間裡三套床舖並排而放,江雪左文字表示可以負責看守,惟小夜左文字搖搖頭,示意這是短刀的工作。江雪左文字見拗他不過,作為太刀亦沒夜間偵察的理據,最後惟有妥協。.

 

半夜江雪左文字因不放心而醒來,走近窗邊探視弟弟時,看到本應睡在被舖內的歌仙兼定伏在自家弟弟的大腿上熟睡,而平日在自己眼中像個小孩的弟弟,卻有著平日沒有的溫柔的眼神。

 

「啊……謝謝。」由於被壓著腿,所以小夜左文字只能勉強用店家提供的羽織覆在戀人身上。看到大哥拿來棉被蓋到自己的戀人身上,再幫自己穿上羽織時有點吃驚,不過很快回復鎮定,並輕聲道謝和為對方辯護:「他怕生,遠征會睡不好。」

 

江雪左文字點頭表示明白,然後默默回去休息。

 

第二天,直到回程時,歌仙兼定都沒再感到那刺骨的視線。由於事情變化得太快,反令打刀感到混身不自在,一再回頭確認太刀的存在。

 

「江雪哥哥好像挺喜歡你。」小夜左文字無由來的突然開口,抬頭對上歌仙兼定的雙眼:「昨夜他怕你著涼,替你蓋被。」

 

歌仙兼定現在才知道這次遠征的用意。

 

「御小夜……」短刀被一下抱起來,後面的太刀輕咳一聲。

 

「主人正等我們回去的。」

 

「……是!」

 

太刀望著在前面走的兩「人」,縱然明白短刀再小也不是小孩子,但看到平日受寵的弟弟在戀人前成熟、穩重得儼如「另一個人」時,心裡多少感到高興。

 

因為一個人變得輕柔、嬌縱,或是因一個人而變得成熟、溫柔,都是幸福的表現。

 

這一點,或者只有旁觀者才清楚。


评论
热度 ( 4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