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九‧一

審神喵回猫丸後,本打算跟丈夫談談兩人的事,豈料剛進門,臉上已被「貼」上一張紙。

 

「緊急事態。」淡淡的語調和「公告」結合後,有種難以言明的恐怖感:「今天亂在討論區看到的,我已查看所有最近的公告,沒找到相關的資料。」

 

托托眼鏡後,近侍刀續道:「文件格式、用字已細心檢查過一次,亦請一期兄和長谷部先生確認過,和以往的官方函件一致。因此,現階段雖未能證實那份『公告』的真偽,但上面提到的事理應先行防範。」

 

紙上的文字是有審神者轉發「時之政府」的公函,上面寫上基於「保護兒童法」請「他」注意以後不要在公眾場合散布擁有「非成人」有任何親暱關係、對話的言詞、照片。而所謂的「公眾場合」是包括任何網絡上的對話、公開的生活照,以至會被公開看到的任何場合。

 

「……我們的付喪神裡有未成年人嗎?」審神喵秒吐槽。

 

「很難說,但相信是因為有『外人』看到我們的論壇,然後砌詞投訴的結果。」藥研藤四郎苦笑:「亂會找到這消息是因為他和浦島君放在網上的合照被舉報,最後被管理員以『不道德』刪除,而且上訴無效,理由是涉嫌公開展示兒童色情照片。啊,不用問是甚麼照片,我看過,只是亂穿了現世的校服,然後親浦島君的臉頰而已。和大將平日看的重口味相比,沒值得妳多想的空間。」

 

貓咪嘖了聲,低吟句「貓去問亂拿原圖」後,重新看一次內文:「有可能是真的,不過……」

 

「當沒看到吧。」審神喵折起那張紙:「不可能為多管閒事,腦袋只會想骯髒下流事,但又不懂分辨兩個世界的人設想太多。」

 

「我不同意。」藥研藤四郎正色:「以我們的立場,任何會挑動他人懷疑,以至招來注意的事情都不可以做。」

 

審神喵嘆一口氣,知道即使下令都無法改變對方的想法,惟有改變話題:「小藥呢?是不是和大家去玩了喵?」

 

「在家那邊房間禁足。」藥研藤四郎回答得像公事匯報一樣:「事情丟淡前,要避免再被其他審神者發現他的存在。請放心,兄弟們在陪著他,而且在地下的房間,不會再有從窗戶掉落的事發生。」

 

「小藥是小孩,不應因別人的話而禁足……不……」審神喵腦海一片亂:「應該說,被發現的話,直接說是我們的孩子就可以。雖然他是刀靈,但他是同時借助我們的靈力『誕生』的。我們除了是『照顧者』外,對外自稱『父母』也不為過。」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大將,我是短刀。如果是知道那個傳聞前,我或有機會答應,可惜現在不可以。」

 

「短刀又有甚麼關係?」審神喵的聲音越來越響亮,語速明顯不斷加快:「你可不是『小孩』!你不是很清楚這一點嗎?」

 

「我只知道大將不只一次因為和我的關係,被人在外面沒指名地罵過不只一次。」藥研藤四郎搖搖頭:「說大將是犯罪預備軍,專門對兒童出手,若知道大將的真正身份會找『警察』上門逮捕……如果是以前,因為兩個世界壁壘分明,我還可以一笑置之。小藥的事和『公告』同時出現,我們得以防萬一,不可以在公開的場合裡被其他人知道我們的關係。至少,短期內不可太明目張膽。」

 

「明明沒做錯,絕不可以為多餘的人和事去先行審查自己的一言一行!」審神喵幾乎用咆哮去反駁:「上面有可能就是希望我們『學習』約束自己的言行,在不知不覺間去『矯正』他們眼中不可明說,明明是沒犯錯,很平常的事,從而控制我們的行為、思想!」

 

「為私事誤了大事可不值得。」藥研藤四郎試著用低沉的聲線為火爆的氣氛降溫,惟作用有限,而且他自己亦開始發怒:「您是我們的主人,應以本丸的安危、聲名優先。」

 

「貓就是說,別先自我審查!你再說……」原本因氣極要甩出保證引爆火藥的句子,卻最後因為亂藤四郎的尖叫聲而打斷。

 

「主人!小藥……小藥他……」

 

一貓一刀立時同往他的方向看,只看到粟田口家的短刀們亂作一團,而亂藤四郎則手抱著應該仍有力量,但卻變回本體的模造刀。兩「人」沒心思再吵,急忙跑過去看。至於在他們「吵架」時陸續圍觀的刀劍中,石切丸第一個反應過來,罕有地高速上前「檢查」,並對兩人搖搖頭。

 

「沒留下來的『思念』的靈,無法『留下來』。」

 

審神喵和近侍刀只覺四周突變得一片黑暗。


评论
热度 ( 4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