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九‧三

敲門聲過後,藥研藤四郎開門看到壓切長谷部捧著一份晚餐站在外面。

 

「啊,麻煩你,其他的回頭我下去拿。」接過餐盤,藥研藤四郎微微點頭致謝,並開口婉拒對方繼續「幫忙」。

 

「請你留在房間陪伴他們。」壓切長谷部搖頭拒絕:「大家會拿過來,你理應留在房間裡照顧主上和少主。」

 

「不,實在太麻煩大家。」藥研藤四郎趕緊放下餐盤:「我現在過去。」惟未出門已被打刀攔住。

 

「我不希望再重覆,你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照顧主上和少主。」可能察覺短刀有意反駁,壓切長谷部收起凌厲的氣場,換上對同伴時的平靜眼神:「有些事只有你適合做,我知道主上委託你負責的事遠比我們多,惟當前要務是建立少主對你們的信任。主上很疼愛、珍惜那位刀靈,一旦再發生類似今天的事故,我相信會對主上做成嚴重打擊。」

 

「因此,請你在其他事務上嘗試依賴我們。」

 

「抱歉令各位擔心。」

 

「以我所知,那傢伙從不是開口就是道歉的人。」壓切長谷部目光一轉又收回:「希望你有點自覺。你是近侍,也是主上的夫婿,有時候要適當運用比其他刀劍多的權限,證明你的能力和昭示你特殊的身份。」

 

聽到與家教相異的「理論」,藥研藤四郎先是一愣,然後一笑:「受教了,謝謝。那請長谷部先生幫忙拿我們的晚餐上來。」

 

「這不是我的工作。」打刀嗤笑一聲:「早已有人捧著餐盤在排隊等送上來,我就不再打擾。」

 

正如他所說般,壓切長谷部離開後,白色的太刀笑意盈盈地捧著一大一小兩份晚飯出現。

 

「哇,有被嚇倒嗎?」鶴丸國永親自把餐盤放在靠在門邊的櫃上:「沒想過我來吧?」

 

「的確。」藥研藤四郎點頭。還以為會是自己大哥,或者其他主控刀劍拿過來,沒料到竟會是他。

 

「是我不准你哥來的。」身為另一把太刀的戀人,在對方的弟弟前毫不客氣「批評」對方:「一期的個性太嚴格,他現在過來一定會教訓你。」

 

「對不起,麻煩了你。」

 

白色的太刀大大嘆一口氣,肩膀也無力垮下:「就是不希望聽到你道歉,你們今天實在嚇壞大家。喜歡驚嚇都請別用這種方式……」

 

在短刀開口道歉前,鶴丸國永張開手抱他入懷:「別學那傢伙,事事逼得自己太緊……做事認真、有要求,的確是很重要。可是,請小藥研記得,世上事情並非盡如人願,所以要適度放鬆自己,好珍惜眼前事物,別等到消失後才發現會後悔。幸好呢……沒變成真正的驚嚇……不要有下一次了,知道嗎?」

 

「我會的,謝謝。」

 

「好啦,再說下去飯菜都涼啦。」鶴丸國永鬆開手,捏捏短刀的臉頰,溫柔的眼神和他的戀人有幾分相似:「若有事不方便和那個古板的大哥說,來找我吧。」

 

藥研藤四郎又一次點頭。

 

「如果某些『驚險』的事不希望你家參與,叫上我代替也可以。」鶴丸國永湊上近侍刀的耳邊:「最多在解決前我不嫁給他,那就不會違反你的宗旨。」

 

近侍刀雙眼瞬間瞪大,直直盯著對方。

 

「果然嚇倒呢。」鶴丸國永一笑:「三条家那邊的個性太好懂,而且你的兄弟們不是笨蛋,只是尊重你的想法。若我不嫁給你哥作條件,這樣對大家有利,沒猜錯?」

 

「一期兄知道肯定很生氣。」

 

「不讓他知道就好。」鶴丸國永笑至瞇起眼,轉身揮揮手示意離開:「這麼簡單的事,小藥研一定有辦法。」

 

「嘿。」

 

「就算不答應也沒關係。」白色太刀的笑聲很清澈:「反正我也不想這麼快答應他,我可是希望有更多自由去驚嚇的機會呢。不過,如果為你大哥著想,你得好好加油喔。」

 

「一期兄一定會有辦法令你改變主意。」

 

「那我等著瞧。」鶴丸國永回頭一笑:「這種驚嚇再多也可以。好了,明天見。」

 

「嗯。」

 

即使知道大家都是溫柔的刀,但從沒想過會得到如此多的關心。

 

關上房門後,小小的模造刀撲向自己的懷裡,一切平凡得如此美好。

 

是時候學習接受他人的好意。

 

這並非示弱,或者濫用「權力」,而是對身邊人信任的證明。

 

作為「人」,要了解、學習的事仍然多著。


评论
热度 ( 4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