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八二‧五

~岩今/今岩~

 

「岩融~~~」審神喵被拖走後,今劍又拉起岩融的手:「再來?」

 

岩融笑著抱起今劍,方便兩人靠近:「今劍特別喜歡這個啦!」

 

「當然!」今劍又咬起一根和對方一起「分享」:「就只有這樣,岩融會用水平的視線看我的臉呢!」

 

~石青~

 

「沒想到……我的御神刀大人會如此大膽……」當眾被吻的笑面青江,久久未回復「常態」:「實在太意外。」

 

本以為弄斷了那根餅乾後,最多取笑他一下,沒想到自己的未婚夫機動突然暴升,用舌頭捲進他嘴裡的餅乾到立刻吻下來,時間花不到一秒。

 

「大膽?」石切丸晃晃眼,唇彎成一個淺淺的弧度,出奇不意把餅乾條塞進「未婚妻」的嘴裡再一口一口吃過去。

 

啾。

 

「既已告知大家我倆的婚事,一切都是自然的事。」

 

~清安~

 

「嘛嘛~~~」加州清光拉長尾音:「安定~~試試嘛~~~」

 

「要玩自己玩去。」大和守安定別過頭。

 

「真是的。」加州清光嘟起嘴,趁機壓對方在地上,順手塞進餅乾條。在對方仍未反應過來前吃掉:「除了你外,我還可以找誰做拍擋?」

 

「……笨蛋。」

 

~日壓切~

 

今天的壓切長谷部並沒制止眾刀胡鬧。

 

「哦?拿好東西來給我送酒嗎?」看到戀人回房間時,手裡拿著一小盒零食,日本號偷偷暗笑。

 

「你就知道酒。」壓切長谷部瞪了他一眼,抽出一根餅乾條遞過去:「輕輕咬住一端,不准咬斷或偷吃。」

 

日本號放下酒壺,伸手取過餅乾條,然後一口吃掉,在戀人破口大罵時,拉下他的衣領吻上去。

 

「想親我可以直接說。」

 

~長蜂~

 

當蜂須賀虎徹看到長曾禰虎徹手裡的餅乾條時,表情要多不屑有多不屑。

 

「別以為用這種庶民的東西可以騙我。」

 

「啊?騙你甚麼?」長曾禰虎徹知有刀上釣,笑容變得越來越明亮。

 

「就……就是騙……嘖,為甚麼要告訴你?」

 

「哦~原來真品大人不知道。」長曾禰虎徹的笑容又添幾分燦爛:「那自然沒騙。」

 

「才不!」蜂須賀虎徹甩開快碰上自己的手:「用這種品牌的餅乾騙我親你嗎?做夢!」

 

「那請問,我應該用甚麼品牌?」

 

「最少是(嗶)生產的(嗶~)!或者這品牌的(嗶~)地區的(嗶~)限定版!」

 

「不愧是真品虎徹……」長曾禰虎徹從衣服裡翻出「蜂須賀指定接吻用」的零食:「幸好有。」

 

「你……」蜂須賀虎徹的臉極紅,原因不明。

 

「真品不會出爾反爾。」長曾禰虎徹揚揚手裡的零食:「否則會丟有辱真品虎徹的名字……呵!」

 

「你這贗品沒資格這樣說!」蜂須賀虎徹親手打開紙盒:「來便來!誰說我會食言!」

 

「呵呵。」看到對方臉上的淡紅,長曾禰虎徹知道這位傲嬌的伴侶其實很想試:「是,遵命。」

 

~包鶯~

 

「鶯丸先生。」平野藤四郎敲門內進,放下一盒零食:「兄弟們(其實是包丁藤四郎)拿了太多點心,一期哥哥要我們幫忙分給未拿的同僚。零食是主上從現世帶回來的,希望你們喜歡。抱歉打擾兩位。」

 

「平野君願意留下一起吃嗎?」鶯丸瞇眼一笑,惟短刀搖搖頭。

 

「謝謝鶯丸先生的邀請,請恕我拒絕鶯丸先生的好意。據主上的說法,此款零食最好是與意中人一起分享,所以不妨礙兩位了。」

 

「嘖,小孩子的玩意。」平野藤四郎離開後,大包平見鶯丸以指尖靈巧地把玩手裡的餅乾條,裝模作樣道:「甚麼情人一起吃只是噱頭。」

 

鶯丸露出失望的神情:「對呢……大包平雖然是笨蛋,但不是小孩……唉,這個只有我一個吃嘛,不適合配茶呢……」

 

鶯丸嘀嘀咕咕說著不著邊際的話就只有一個原因,大包平坐到他身邊,大手揉揉他的頭毛,在他叼在嘴巴裡的餅乾條只剩一半時一口咬下去。

 

「斷了……大包平果然是笨蛋。」鶯丸一臉可惜。

 

「真是的,沒練習過又怎可能做到?」大包平主動塞一根餅乾條到鶯丸的嘴裡,理所當然又斷成兩截:「嘖,比跟手合難,為甚麼有人會喜歡這種無聊的玩意?」

 

「大包平覺得無聊就算了。

 

「喂喂,我沒說過不練習。」大包平輕易上釣:「連小事都做不到,怎可能在所有事上都贏過那傢伙……」

 

語畢,一根餅乾條又塞進鶯丸的嘴巴,這次因為太焦急,所以放進去時立刻斷成兩截。

 

「嘖……」

 

「嘻……來,啊……」鶯丸輕笑,換他放到戀人的嘴裡:「乖,別亂動。換過來不都可以嗎?」

 

啾。

 

~審神喵&藥研~

 

被帶離現場的貓咪,生了一整天丈夫的氣。

 

「貓的福利……貓的福利……」這句話說了沒一千遍都有八百遍。

 

「讓妳看只會失血過多。」藥研藤四郎敲了一下貓咪的頭殼,同一時間,審神喵回復成審神者:「妳這傢伙的腦袋不知是甚麼構造,腦補可以突破宇宙。」

 

「嘖……藥研何時學懂……唔?」嘴巴被塞了一根餅乾條令審神者無法作聲,只能瞪大眼睛看著對方的臉靠近,再吻上。

 

並不像普通的Pocky Play般一碰就分開,短刀故意加深兩人的吻,可惜……

 

「爸爸媽媽在親親?」

 

呃……忘了今天有孩子能量十足,到現在仍未睡覺(回復本體)。

 

「我覺得我們應好好考慮給小藥準備一個自己的房間。」藥研藤四郎無奈地笑:「孩子的媽,贊成嗎?」

 

潛台詞是甚麼,審神者當然知道,這事已不是第一次。可是嘛,模造刀睡著會變回本體,第二天要用靈力「喚醒」,再等他睡飽「醒來」。這種日課,確是要留在身邊才方便處理。

 

「爸爸媽媽不想小藥留下來嗎?」

 

一人一刀心裡一驚,立刻瘋狂搖頭,並不斷重覆:「當然不是!」

 

「那……爸爸媽媽是打算給我一個弟弟或妹妹?」小小的孩子雙眼閃亮,突然將話題轉到奇怪的方向:「所以我要換房間?」

 

另一邊的「父母」立刻臉紅至爆炸。

 

「不……不是……等等,是誰這樣告訴你的?」愣了近一分鐘,藥研藤四郎終於有能力問問題,在旁邊的審神者依然掩臉。

 

「笑面先生說的,還叫我不要妨礙爸爸媽媽……像爸爸般有這樣多兄弟好像很有趣呢。啊……我自己到旁邊的房間睡吧!」

 

小小的模造刀蹬蹬蹬,以小跑步的方式鑽到近侍房裡,還乖巧地道了一聲「晚安」後,自己關上門。

 

「藥研……貓批准你明天把那把脇差打至一血。」

 

「要跟滿等大太刀對打的事,請大將別開玩笑,拜託。」

 

「相信知道原因後,石切丸會諒解。」

 

「……怎可能告訴他?」

 

「呀……對呢。」

 

「不過,有大將的『命令』,揍他一頓確少不了。」

 

「明天拜託了。」

 

「是。」


评论
热度 ( 11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