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八三

「媽媽今天又當睡寶寶……」模造刀戳戳仍賴在床上的審神者的臉:「不舒服?」

 

「大概是工作太忙。」藥研藤四郎揉揉孩子的頭:「聽她說之後還要加班。」

 

「那不是會遲回來嗎……不可以陪我玩……」

 

「平日可以和大家玩,到晚上媽媽會說故事給你聽。」藥研藤四郎見孩子戳臉蛋戳的好玩,自己也忍不住伸手去戳,可惜秒被打手抗議。

 

「喵……打了青江沒?」

 

「很記仇呢,大將。」藥研藤四郎噗哧一聲笑起來:「不過,大將的命令自然不可推卻,他已經在手入室,其中部分是某大太刀用御幣打的。」

 

「他知道原因?」

 

「沒說。不過,石切丸先生聽到是大將的『命令』,而且和教小藥有關後,大概猜到不會是甚麼好事,所以不但沒阻止,而且還幫忙『除穢』。」

 

「嗯……這就好。」審神者爬起來,戴上眼鏡後望清自己的手:「還未變回去。」

 

「不變回去也不要緊!」模造刀笑容明亮得沒半絲雜質:「大家一定哧一跳!」

 

「吶,藥研。如果叫你去打未來大嫂,你猜一期兄會否生氣?」聽到孩子說出充滿某人特色的話,審神者有點想打人:「喵……貓真的想敲敲他的頭殼。」

 

「如果是大將親自動手,一期兄不敢也不會生氣。」藥研藤四郎又一次戳臉蛋,眨眨眼笑道:「他可是說過好幾次,不准鶴丸先生帶壞包括小藥在內的短刀們。若然他知道小藥學他說話,可能會親自動手。」

 

「為小事去挑撥會惹人厭呢喵……況且,貓較在意,這樣怎下去吃早……」話還沒說完,「噗」一聲,審神喵登場:「喵,嗯,可以下去吃早飯呢喵。似乎是最近使用靈力較多,維持人形的時間有點難掌握。」

 

「……因為小藥的關係?」小小的孩子憂心問,審神喵搖搖頭。

 

「只是工作忙呢喵~~嗚……為甚麼現世那邊要工作?」

 

「不工作,妳沒錢偷買東西。」藥研藤四郎指指最近房間裡的新添的東西,包括被他搜括出來,鎖在箱裡的本子:「記得我說過,有些『特別』的東西不可以隨便放房間裡。」

 

「……是……」被捉住把柄的貓咪立刻低頭道歉。

 

「再被我發現亂放,以後要檢查帶回來的東西啊。」藥研藤四郎的笑容顯然是不懷好意。

 

「貓的貓生樂趣呢?」

 

「不准笑面先生和鶴丸先生亂教孩子……」嫁刀用指頭彈了一下貓咪的額頭,露出「燦爛」的笑容:「要以身作則呢,大將。書以後記得放回小書房,知、道、嗎?」

 

「……是。」

 

「好,我們去吃早飯!」藥研藤四郎拉起孩子的手:「媽媽洗臉換衣服要時間,我們先去拿好吃的好嗎?」

 

「是!」模造刀舉手贊成。

 

「聽說今天有很多款食物任大家選,晚下去會沒,快點去吧。」

 

「快點快點(心)。」

 

被在房間的審神喵,認真想這幾天剛下訂的本子們,究竟要收到哪兒以保安全。

 

至少,要自己先看過一遍才可以放到小書房呀!


评论
热度 ( 2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