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五八

「大家繼續!繼續!」巴形薙刀帶領大家往前衝:「為了主人,我們要加快速度!」

 

「是!」反正都是巴形薙刀上前一刀切,後面的刀劍們連累也說不上,頂多是悶慌。

 

「啊,等等……」博多藤四郎快步上前撿起掉落的刀劍本體:「雖然我們全刀帳,掉落的刀劍都要帶回去給……欸?」

 

「甚麼事?啊……」巴形薙刀原本冷淡的語調變了樣:「相信主人大概會感到高興。」

 

「我是包丁藤四郎,喜歡的東西是糖果和人妻!」

 

審神喵和近侍刀望著剛回來的包丁藤四郎X號機眨眨眼,同發生難以置信的驚嘆聲。

 

「一次王點就……」審神喵回頭望向包丁藤四郎一號機,狐疑地問:「是你的私心?」

 

「嘻嘻,越多本體,不就可以得到越多的糖果和人妻的摸頭嗎?」包丁藤四郎大笑:「不過,是巴形先生的功勞呢~~主人,可以摸摸新回來的身體的頭,和給他糖果嘛……可以嘛……」

 

「都是同一個意識,最後不都是你收嗎?」藥研藤四郎白了弟弟一眼:「喂,貓,別被那小鬼迷惑,多吃糖果會壞牙……喂喂,啊喂,剛說完妳就……」

 

有貓已在投餵「新人」糖果和摸頭。

 

「妳呀……會寵壞他們。」藥研藤四郎過去揉揉貓頭:「妳不是比我們更清楚,在妳的靈力下,就算我們有十把相同的刀劍,裡面都只『同一個人』嗎?別太嬌寵他們較好。」

 

「藥研哥哥!」包丁藤四郎‧正體鼓起腮:「你自己有主人疼愛,我來討個糖果和摸頭不可以嗎?難得主人變成人妻,可以名正言順地得到人妻的糖果和摸頭,你都要阻止嗎?」

 

「喂!」

 

「喵……大家別吵……」審神喵急急站在兩刀之間:「反正包丁是小孩子,多寵一下是可以啦喵。」

 

「短刀不是小孩。」

 

「是,是。那反正猫丸有的是糖果,分給大家吃總可以嘛……再說,對可愛的短刀摸摸頭鼓勵他們要加油,不也是貓應份做的事嗎?」

 

「我好像聽出有貓咪有私心。」

 

「……哈哈……」

 

緊繃的氣氛,被另一把童稚的聲音打破:「如果這方法可以當成願望實現機……那,這次活動裡再找到我的本體的話……小孩子小孩子……主人會生孩子嗎?」毛利藤四郎不知從哪兒蹦出來,手裡揉著小他幾號的模造刀的頭,然後扳手指計算:「一個身體摸螢丸的頭,一個身體和巴巴玩……我還欠可以一起摸小藥的頭的身體呢!」

 

「喂!」

 

「呃……哈哈……」審神喵乾笑幾聲,拉著夫君逃。

 

「啊!主人,先答應我嘛……」

 

可惜,有貓和刀已極速逃離現場。

 

「爸爸媽媽臉紅呢……」小藥蹭蹭毛利藤四郎的手:「笑面先生說過,讓爸爸媽媽多在一起,有機會會有弟弟妹妹,不如我們不要打擾他們,那不就有機會嗎?」

 

「嘻,也對!」毛利藤四郎又揉揉小藥的頭:「今晚來和我們一起睡好嗎?」

 

「可以和老虎和狐狸在一起嗎?」小藥雙眼發亮。

 

「當然。」

 

「要!」

 

「好!以後小藥多點來我們這邊,那我們不就有機會……嘻,看到成果嗎?」

 

「是!」


评论
热度(5)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