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五九

「藥研……」深夜,審神喵爬進被窩時,突然喚了聲自己的夫君,趁他扭頭回應時啾上他的臉蛋:「貓知道不適合說『紀念日快樂』,但,若不是『藥研』成為『藥研』,我們大概沒機會相遇。」

 

藥研藤四郎一愣,戳戳貓咪的額頭,低聲喚出她的真名和時效:「說這種話時,我比較喜歡妳沒披上貓皮。妳這個笨蛋要用這種小心翼翼的態度說『生日快樂』說幾年?」

 

「喵?」審神者傻眼:「生日快樂?」

 

「既然忘了真正的誕生日,那至少在擁有自身傳說開始,可以擁有『被承認的靈性』的『得名日』,都算是另一個誕生日吧?」

 

審神者低頭,雖然想直接回以一句「生日快樂」,但思索片刻後又覺得不合適和失禮,結果遲疑幾分鐘仍未開口。

 

「笨貓咪……」藥研藤四郎嘆口氣,看著審神者變成貓咪:「下次我會記得多預留點時間讓妳腦袋正常運轉……妳呀,分析上面的事、局勢的事不是很快嗎?麻煩其他事都用上那種機動。」

 

「……這……」暗示幾乎等同明示,審神喵終於鼓起勇氣說了句「生日快樂」。

 

「今年的禮物呢?」藥研藤四郎捏了捏貓鼻,又一次喚起真名:「放心,這次的時間會足夠。既然妳這個笨蛋忘了準備禮物,那我自己選……反正,我倒是很樂意教訓一個比我更不懂風情的笨蛋。」

 

「能夠說出那句『沒成為藥研就無法相遇』的傻瓜,卻不願承認對我來說得名其實是一件好事……不是很矛盾嗎?沒有這個名字,我自難有之後的『故事』,可能早已像其他消失在歷史洪流裡的兄弟般,無法在現世顯現,無法以人身和兄弟們相遇,也沒有和妳交集的機會,更遑論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

 

所以,可以說的。

 

即使沿於悲傷的「事件」,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和理由。

 

下年,請別再要我提醒。

 

『誕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 ( 2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