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六八

「大變態,這次妳不會準備用光資源吧?」本應是待政府公佈詳細資料後開的軍議,因為有幾振刀都要求提早的關係,所以變成現在的情況。加州清光直直盯住審神喵,要她盡快交待。

 

「這點大家可以放心。」身為貓咪的近侍刀,藥研藤四郎悄悄把他的貓咪擋到身後,臉帶笑容代她回答:「她某程度挺吝嗇的……哇!」

 

一秒巴頭,用的當然是尾巴。

 

「說貓不會亂花資源不行嗎?」審神喵一屁股撞開她的近侍,然後怒瞪對方,甩甩尾巴續道:「為甚麼偏偏說吝嗇?」

 

「呵呵,大將要怎麼說就怎麼說嘛。」藥研藤四郎輕拉住準備再作怪的貓尾巴:「乖,快坐下,我們現在是軍議。」

 

「是~」

 

軍議回到正軌,壓切長谷部將最近猫丸的資源使用、增長數做成圖表方便大家了解猫丸的近況、燭台切光忠例行報告倉庫的情況、神刀們則滙報近日的結界似乎有異常情況,惟變化過於細微,無法感知實質影響和力量源頭。

 

審神喵罷罷爪,打斷他們的報告,然後望向巴形薙刀:「貓比較在意你,巴形。這幾天你臉色不算太好,是不是出甚麼問題?」

 

巴形薙刀搖搖頭,只說自己是休息不夠,要主人擔心實感內疚。

 

「嘖。」依稀聽到壓切長谷部不滿的聲音,但無論審神喵還是近侍均瞄到日本號已出手「制止」,所以沒有理會。

 

「巴形,你現時的『記憶』裡,有沒有關於靜形薙刀的事?」

 

「哦?」三日月宗近晃晃眼,會意一笑:「小姑娘難道認為新加入『時之政府』的付喪神,是一振『靜形薙刀』。哈哈哈,難道小姑娘忘了岩融殿是靜形薙刀?不像是小姑娘的作風。」

 

「岩融是……」審神喵急急止住話,環顧四周一下後,視線終停留在三日月宗近身上:「你該明白貓的意思,三日月。」

 

「有話請明言,小姑娘。」

 

「既然是三条家的意思,那請恕貓失禮。」在其他刀劍訝異貓咪轉移語調之突然,審神喵淡淡開口:「岩融的情況和今劍相同,從未存在於世,所以,無法算是屬於人世的『靜形薙刀』,而且,他能夠成為付喪神,是因為有專屬於他的故事。巴形的情況是由無銘無傳說,也無『故事』,僅是作為『巴形』這概念而生的『付喪神』。」

 

大家定睛望向審神喵,等待她詳細解說。幾振大太刀交換一下眼神,隱約有一些想法浮起。

 

「這陣子,相信不少刀劍已從審神者的討論區等地方看到其他審神者們的『猜測』。」審神喵呷口茶後續說:「畢竟,暫時可見的畫像部分和巴形實在太相似,有那種想法都不出奇,所以,貓比較在意巴形會否有相關記憶、想法。」

 

現在,大家的視線全集中到巴形薙刀身上。

 

平日少有表情的巴形薙刀搖搖頭,臉上閃過一絲不解和少見的不安:「沒,我沒有故事,沒有可以回望的『過去』……可是,這兩天,我開始『做夢』。我們作為付喪神,為甚麼會有夢境?」

 

大太刀們一下子全站起來,用著不同的語調、用詞同問對方做了怎樣的夢。

 

「啊呀……實在太失禮。我們的意思不是付喪神會做夢是異常。」可能察覺嚇倒對方,石切丸用溫厚的神情和語調補充:「不過是希望了解一下而已,請巴形殿見諒。」

 

「做夢沒甚麼啦!」一直坐在靠近審神喵附近的愛染國俊不經意地開口,伴隨的是他爽朗的笑聲:「國行呀,基本上每晚做的夢,不是吃零食就是睡覺呢!」

 

出賣監護人倒是出賣得挺乾脆。

 

大家都被這個轉折逗得笑出來,緊繃的氣氛自是輕鬆下來。

 

「所以說……並不奇怪?」

 

「很正常。」

 

巴形薙刀很快回到平日的平靜沉著的表情,正式回答大太刀們的問題。可惜,他說只隱約記得夢裡有其他人,縱使「人」在夢中時,每事每物都很清晰,但睜眼後悉數忘掉。

 

「沒關係。」不少刀劍都開口安撫,小夜左文字低聲說有些夢能忘記比記住好,可能用字、眼神透著一份無奈、苦澀的關係,下一秒換他被大家摸頭安慰。

 

神刀們似乎心裡已有一定的想法,惟近侍刀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所以暫時不表。

 

話題重新回到召喚使用的資源預算上,大家很快商討出一個上限。由於未確定新刀劍男士是哪一個刀種,所以容許到時再作調整。

 

軍議比預計早結束,大家幫忙收拾後,大部分刀劍均離開茶室。小烏丸臨行前拉著巴形薙刀一起走,好像聽到他說「即使不曾真實存在過,也是為父的孩子」之類的話。

 

「主殿,巴形殿的情況……」留下來的,是三振大太刀。

 

「你們這樣緊張會嚇壞主人啦~~~」次郎太刀大笑,大力拍拍另外兩「人」的後背,差點打出傷勢:「人家的確同樣擔心會不會和結界有力量滲入有關,可是,巴形先生無法記起夢境我們都沒辦法。何況,又不一定有關?」

 

審神喵點頭:「這幾天大家一直提,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亦不無可能。請大家幫忙留意結界的情況,上次小夜和不動的事實在太可怕……若然巴形亦出事,實在越來越不敢想像上面會做出怎樣的事……」

 

「是。」

 

「另外……」審神喵低聲說出,早在巴形薙刀初成為刀帳的一員時,外間流傳他的真正身份的說法:「抱歉一直隱瞞,因為無憑無據下思疑刀劍的身份實屬無禮,而且,又非他有心欺瞞。況且,無論真假,擔心的是和結界的事有關。關於這一點,請幾位保密,希望不會影響到你們監察的方向。」

 

神刀X3施禮後離開,待他們走遠後,紫色的貓咪才敢嘆氣,一隻溫暖的手隨即揉揉她的頭。

 

「放心,若是上面的陰謀,總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藥研藤四郎自信滿滿地宣告:「我,不,我們一定可以找出來。」

 

「好。」


评论
热度 ( 2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