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七二

一隻貓咪鬼鬼祟祟地溜裡房間,懷裡端著一包不明物。

 

「喲,夫人,妳打算偷運甚麼『入境』啊?」伴隨著絕對是奸狡的笑聲而來的,是審神喵熟悉不過的聲音。

 

「沒……甚麼也沒有……」貓咪渾身發抖,連尾巴也在抖。炸起毛的尾巴完全暴露她的想法,藥研藤四郎見狀,笑容更是「燦爛」幾分。

 

「東西看來很重,讓我幫夫人收拾吧。」

 

身為貓咪,自然沒勝過極短,尤其是有夜間加成的極短的可能。懷裡的可愛的小紙袋沒幾秒已落入「大魔王」的手裡,打開袋一看,藥研藤四郎頓時愣住。

 

「嚇倒我呢……」道出感想後,藥研藤四郎翻了翻裡面的東西再次確定,然後補充一下想法:「既然並非妳那些教壞大家的本子,為甚麼要……呀……我明白了。」

 

身材不算高大,但絕對比貓咪高的短刀遞高手,拉長身體,把櫃上的一個木盒,還有旁邊的瓶瓶罐罐拿下來:「實在太多,看來我要沒收妳的錢包和信用卡,夫人。」

 

「你何時學懂沒收『信用卡』這種事的?」

 

「至少我可以制止妳在現世的『現實世界』裡亂買。」藥研藤四郎一字排開已有和新買的東西:「小藥用不了這樣多……」

 

「換個口味不好嗎?」此時,隔壁的孩子可能是聽到父母的聲音的關係,從側門探頭進去,審神喵立刻向他招手:「貓買了新的薰香,要試試嗎?」

 

小藥掃了一眼地上的各式香品,然後搖搖頭:「想要乳香。」

 

審神喵差點因失望要摔到地上,幸好藥研藤四郎在旁攔住。小藥解下自己的本體,藥研藤四郎則點好蠟燭加熱乳香,房間中逐漸瀰漫著一股甜香。

 

小藥因為「靈體」未完全穩定,所以就算越來越落實到「世界」的「身體」能開始吸收一定的「能量」,仍未完全足夠日常所需。然而,長期依賴審神喵和近侍刀的靈力並非辦法,因此,像一般「祭祀」般,採用「焚香」的方式去協助他穩定靈力。

 

接下來就變成貓咪亂花錢的「藉口」。

 

「喵,小藥,不試試新的嗎?」審神喵鼓起腮:「好東西啊!哇!好痛!」

 

「妳呀,已經買太多。」藥研藤四郎指指「存貨」:「以平日的用量,基本一年都無法用完。」

 

「喵~~沒關係沒關係~~~」審神喵隨性地搖搖爪,像隨意地指指幾個盛有香粉的罐:「這個這個和這些,下次和歌仙、鶯丸他們品茶時可以用,如果歌仙要練書法時用,都可以分他一些。」

 

「請別當下屬是資源回收站。」一句近乎冷漠的回應。

 

可是,會理睬的就不是貓咪:「喵,沒關係耶,是不錯的東西呢,而且,大家一起用不是更好嗎?不知歌仙懂不懂香道,想跟他學一下合香……」

 

「合香可以找我。」突然的一句令審神喵愣了愣,藥研藤四郎看到貓咪傻掉的表情,忍不住輕笑:「那些所謂的香粉,大部分都有藥性,與其說合其作普通薰香用,不如重視一下藥用方面的效果。」

 

「不要。」秒拒:「貓可不要自己的寶貝香粉被你弄至只有可怕的藥味。」

 

「喂!」

 

看著爸爸媽媽在鬥嘴,小藥輕嘆口氣:「吵架呢……」

 

一貓一刀立刻打住,同回望孩子:「沒有!絕對沒有!啊……我們只是說笑。」

 

「真的?」

 

「真的。」

 

「那就好……」模造刀放鬆下來後,肚子傳出「咕~」一聲:「肚餓呢……」

 

審神喵眼珠一轉,立刻從櫃裡找出另一種寶物:「要吃薯片嗎?新買回來的。」

 

「要!」

 

「喂……快吃飯……」藥研藤四郎伸手打算制止。

 

「小藥快逃!」貓咪一爪薯片一爪孩子:「爸爸快變惡鬼,我們逃出去再吃!」

 

「你們兩個……」

 

「跑呀!」

 

房間裡迅即只剩藥研藤四郎一刀。

 

「嘿……拿他們沒辦法。」


评论
热度 ( 2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