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七三

「喲,宴會!宴會!」

 

「宴會宴會喵~~」

 

「嘿。」看到有貓佯裝自己是短刀,跟短刀們一起胡鬧。一旁的近侍刀懶得理睬,盡責地去打點今天的歡迎新人的宴會。

 

「主人,請妳別太接近我,怕不小心弄傷妳。」貓咪混在短刀裡不是沒理由的,可惜迅即被發現,然後被拖走。

 

「放開貓~~~藥研,放開貓~~」審神喵爪腳並用地掙扎:「難得貓比之前可以接近靜形多一點,貓要再努力扮短刀!」

 

「主人,請別接近我,我怕不小心會傷到妳。」靜形薙刀苦笑,褪後半步拉開一點距離:「至於假裝短刀……還請主人先藏好尾巴。」

 

不遠處正在舖桌布的藥研藤四郎噗哧一聲笑起來,然後演變成大笑。會站著任由對方取笑的絕不是貓咪,審神喵鼓起腮,直直走到他面前,尾巴用力一甩!

 

被接住……

 

笑聲更大,而且其他刀劍終於亦無法忍住,一時間,笑聲四起。審神喵見欺負夫君不成,自己反被取笑,甩甩尾巴說句回房間和孩子說故事後就離開。

 

「喲~~近侍大人,再不追上去,你今晚要回『娘家』睡啊!」愛染國俊沒半點客氣的第一個嘲笑對方。

 

「吶呢,他可想得美呢!」身為「好弟弟」的亂藤四郎亦不敢示弱,狠狠推哥哥進坑:「這傢伙氣惱嫂嫂和我們『寶貝的』主人,怎會有資格回房間那邊?嘻!到時候,我和浦島會負責在外面守門,不會讓他有機會進去呢!」

 

「的確,無論如何,她始終是我們的主上……」前田藤四郎捏著下巴低聲道:「要她在將士前丟臉,就算被趕回來都不應幫忙。」

 

粟田口家的短刀和脇差陸續發言和議。

 

「啊喂啊喂……」藥研藤四郎心忖為何大家已認定他今晚會被趕出門:「一期兄,兄弟們最近越來越不像話,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

 

可惜,投訴沒被接納,反而被白了一眼。一期一振以「溫和」的笑容回應「近侍大人」的提問:「很抱歉,讓近侍大人見笑。為防弟弟們行為不斂,滋擾主殿或他人,是夜屬下會鎖好門戶以防他們『逃出』,必要時會請『我家的鶴』設置充滿驚嚇的機關作『防衛』。」

 

「連一期兄也……」藥研藤四郎傻了眼,鎖門也罷了,鶴式機關是哪招?

 

其他刀劍笑聲不斷,當有靜形薙刀的笑聲尤為突出。

 

「實在太有趣,不枉我以人身顯形。」和想像中不同的話語響起:「雖說擔心戰局,但有些事,只有人身才可體會,也只有『人』才可以如此愉快地笑。」

 

和巴形薙刀不同,靜形薙刀的個性比較快適應「當人」。

 

「可惜我太銳利,否則不會拒絕主人的友好。不過,作為最親近主人的『人』,小心氣壞對方不自知啊。」

 

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這就去哄她,明白的。

 

藥研藤四郎舉手表示投降,然後回到樓上去逗貓。

 

庭園依然熱鬧。

 

「你們猜藥研哥哥會不會被『責罰』?」亂藤四郎繼續「作死」。

 

「欺負大將活該被罰。」連厚藤四郎都贊同時,似乎不像亂藤四郎在「挖苦」哥哥。

 

「對了,靜形先生。」愛染國俊揉揉鼻子,沒繼續方才的話題:「有甚麼想吃的東西?今天你是主角,可以跟燭台切先生點菜喲!」

 

「除戰鬥外,我對人世的東西不太了解。」靜形薙刀摸摸紅色短刀的頭頂,溫柔地笑:「可以由你們介紹嗎?可愛的短刀,還有我『記憶』裡最熟悉的脇差們。」

 

「當然可以!」

 

沒錯,是夜是自助餐式的宴會。

 

誰叫猫丸的短刀和脇差都各自有他們的心頭好?


评论
热度(2)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