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八O

「主人呀~~~」接到遠征命令的秋田藤四郎趴到貓咪身上撒嬌:「下次遠征可以讓我和小龍先生一起去嗎?」

 

「喵/欸?」審神喵和近侍刀同呆住。

 

「可、以、嗎?」

 

會拒絕水靈靈的大眼睛、乖巧的「小孩」的傢伙,絕不會是審神喵和某好哥哥,尤其那個不算是甚麼古怪的要求。

 

反而省下想下次的遠征隊伍配搭的時間。

 

另一方面,小龍景光聽到要求後,不但沒有反對,而且挺高興的。

 

「能輔助主人是我的本份,而且,短刀嗎?好像除了我們家的謙信外,我很少機會接觸,一定會是一個有趣的旅程。」

 

一大一小……啊,一太刀一短刀像準備去遠足般高高興興,牽住手,笑容滿臉地出發。

 

「嘿……他們兩個……」就連身為哥哥的一位都忍不住吐槽:「像透那些電視上在演的,呀,叫甚麼修學旅行的樣子,希望一切順利。」

 

沒料到,結果真的如「修學旅行」般,秋田藤四郎一步一跳地奔向迎接他的哥哥,撲上去環住他的腰,不斷盛讚小龍景光見多識廣,了解外面的世界的不少事物。

 

「秋田,我先去倉庫放下資源啊!」小龍景光笑著向秋田藤四郎揮手,再和近侍點頭:「匯報我回頭再做,你們兩兄弟慢慢聊。」

 

「是!小龍先生很棒呢!」

 

咔鏘……

 

「收回你的刀,一期兄。」藥研藤四郎沒回頭,已知道背後在拔刀的是自家大哥:「還有,燭台切先生,不用盯著我大哥,他敢胡來我第一個揍他,保證躺平。」

 

藍髮太刀咬唇收刀,「獨眼」太刀掩嘴偷笑。

 

「一期哥哥為甚麼生氣?」秋田藤四郎眨眨大眼睛,以純真的眼神直視一期一振:「我們有好好工作啊,沒辜負主人的期望呢!看看,大、成、功!」

 

一期一振戰線崩潰。

 

「真是的。」藥研藤四郎無奈,同時帶著幾分寵溺輕笑:「一期兄,這兒無人可以抬動你……咦?啊,謝謝你,燭台切先生。」

 

燭台切光忠扶一期一振起身,示意可以帶他到手入室。

 

「沒事……我……」

 

「哇!」突然的叫聲令大家都嚇一跳,而燭台切光忠手一鬆,一期一振落入另一振太刀的手裡:「哈哈,抱歉抱歉。不嚇一嚇你們,我怕我的一期會被帶走呢!」

 

「鶴先生,誰敢帶走你的未婚夫?」燭台切光忠捊捊劉海,以「和譪可親」的笑容回敬,直接把鶴丸國永「烤」成脆皮燒鶴。

 

「我可還沒答應!」

 

鶴丸國永害羞地急於反駁的神態實在太有趣,迅即令大家哄堂大笑。沒多久,小龍景光從倉庫回來大家揮手,秋田藤四郎立刻向他跑去連問可否再聽他說一些「流浪」時聽到或見到的故事。

 

「當然可以,不過,不是現在。」小龍景光用指尖觸唇,朝秋田藤四郎單起一眼:「男人的秘密一口氣披露太沒趣,要留待時間予人慢慢發掘……」

 

「哦……」

 

「不過,剛剛我看到小豆,他做了很多曲奇,要來吃嗎?」

 

「要!」秋田藤四郎雙眼發亮:「真的可以?」

 

「謙信,一起來吧!」小龍景光朝不遠處招手:「來來來,我們一起吃點心。」

 

原本不敢上前的短刀笑著朝小龍景光跑去,順利得到摸頭獎勵。

 

「好吧,一會兒我再說一個旅行時聽回來的傳說,有興趣聽嗎?」

 

「是!」

 

「好嘞……」藥研藤四郎回頭,朝著已趴在地上的一期一振苦笑:「秋田不過是喜歡聽故事就這樣……喂,未來大嫂,你不是說要幫忙扶走我大哥嗎?怎麼連你都倒下?啊,巴形先生、岩融先生,你們出現得正是時候。」

 

是日手入室裡,來了兩振沒出陣都重傷的太刀。


评论
热度 ( 5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