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八一

「我變成這樣一定是貓咪的詛咒……喵!」

 

新人出現會說「時之政府」教導下的「台詞」是例行公事,可是……

 

現在的情況……

 

「喵!」

 

「喵!」

 

兩隻「貓咪」一起炸毛是怎麼回事?如果說像上面簡介寫,新人自認受到「貓」的詛咒而無法顯現自己真正的形態,對「貓」有恨意也罷了;自家的貓咪不是期待著新人出現嗎?幾秒前嚷著要用「千子出現玄學」,執著要先到和第三倉庫裡找到千子村正的備用身體同一個小房間裡先「解鎖」的貓咪呢?為甚麼現在「生氣」得連尾巴都炸起來?

 

根本是兩貓對峙耶。

 

夾在中間的近侍大人一時間不知是該分開眼前的「兩隻貓」,還是祭出貓薄荷甚麼的去「安撫」他們。

 

呃,等等,他家的貓咪好像對貓薄荷無感。

 

甩開披風一蓋,暫時「藏起」審神喵,等另一邊的新人的情緒稍為緩和,藥研藤四郎趁機要他感知一下體內的靈力和對面那隻貓咪的靈力的頻率是否相同,當打刀的貓咪冷靜下來後,直說出另一隻貓咪原本為人類,只是受到不知名的原因,會在「時之政府」核下的「空間」裡變成貓。

 

「所以……她同受到貓咪的詛咒?」

 

氣氛即時反轉,南泉一文字兩眼盡是同情……好像還有同病相憐的感覺?不是吧?

 

近侍大人心裡吐槽沒兩句後,馬上「義正詞嚴」地為自己的身份下註腳。

 

「這隻貓咪是我的,想也不用想!敢把她當貓咪而做出甚麼奇怪的行為,被我打扁別說我沒事前提醒!」

 

「藥研……別急著護食啦……」審神喵看來亦平靜下來,自己掀開蓋住她的頭的披風:「那個,貓是召喚你的審神者,叫貓做貓或者甚麼都隨你意思……呀,正如藥研所說,貓不是貓咪喵,只是看起來像貓咪而已喵。」

 

「我們一起去解開貓咪的詛咒喵!」新人似乎沒理會近侍刀的話,雙手執起審神喵的爪:「主人的情況比我嚴重,我一定想辦……哇!」

 

藥研藤四郎躍起,一拳往新人的頭上招呼,不過,用力很輕,所以沒受一丁點兒傷。敲完刀後,他逕自執起貓尾巴往外走:「要準備宴會歡迎新人呢,我們現在去找燭台切先生。」

 

新來的貓咪悶悶地跟在後面。

 

看來,以後有的是「有趣」的日子。


评论
热度 ( 6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