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八四

「說起來,靜形的等級提升了不少。」審神喵細心查看最近的各刀劍男士的狀態:「對了……請叫巴形過來。」

 

藥研藤四郎目光一轉,畢直地站好,恭敬地欠身:「明白。」

 

的確觀望太久。

 

不只是審神喵,藥研藤四郎對「巴形」和「靜形」兩振薙刀的「身世」、「記憶」感疑慮。有此想法並非不信任同僚,而是懷疑上面的想法。

 

巴形薙刀很快隨近侍到達辦公室,經多番詢問後,肯定他近日的身體已沒先前的不適。惟他表示腦海似是泛起與靜形薙刀相關的「記憶」,所以在審神喵提出前已建議舉行軍議。

 

「這是大變態妳這次決定開會的原因?」

 

「加州,今天我們是開軍議,這種侮辱主上的稱呼別再讓我聽到。」

 

「哈~~長谷部,這小鬼不是那隻貓咪做大變態不會安心的,由他吧。」

 

「你這個酒鬼!誰准你飲酒的?」

 

啪啪!

 

「喵,夠了呢~~」審神喵拍拍爪:「反正貓不介意,長谷部就請別追究嘛~~貓不是說過怎樣稱呼貓也可以嗎?再說,今天的議題較重要。」

 

「實在很抱歉。」壓切長谷部完美展示道歉禮儀。

 

審神喵罷罷爪,話題回到「記憶」和「無故事的刀劍」上。

 

大家圍繞著這兩問題打轉,無人能夠說到重點,突然,笑面青江開口:「大家都結合在一起,又怎會沒故事看?啊,我是指無銘刀劍集合,主人不是提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嗎?我們出陣、遠征時也要在意別在歷史關鍵點上留下明顯的足跡。那,看起來沒有故事、銘文的刀劍,是否真的完全沒故事?」

 

大家頓時愣住,然後同朝著他看。

 

「被集中……我的御神刀大人,先別打擊我好嗎?」笑面青江瞇眼淺笑:「認真的,巴形先生既然是所有無銘無故事的薙刀的集合,但,殘留在各刀劍『記憶』裡的事,多少會留下吧?除非……被刻意抹消。」

 

眾刀劍以至審神喵的眼神迅即變銳利,以巴形薙刀為甚。

 

「我的記憶,可能曾被抹消?」

 

當然,討論一番後,仍是沒人可以肯定答案。然而,這個念頭在巴形薙刀的腦袋裡生了根,令他決定重新審視自身的一切。

 

配合自己「回想」起來的「一切」,他對「無銘」、「無故事」的自己的出現,越來越感到怪異。

 

為了主人,一定要查個明白。

 

至少,要清楚自身一切,方可以保護她,以及這兒所有同伴的安危。

 

而且可以創造、擁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评论
热度(4)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