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八八

「安定,來。」

 

「你自己去不行嗎?」

 

「我一個人怎拿兩把刀?難道你放心我拿你的本體嗎?」

 

房間外吵吵嚷嚷,近侍終於耐不住主動開門盯著「來訪者」。

 

「近侍大人,有要事稟告。」加州清光罕有的在休息時間露出銳利、正經的眼神:「有事找主人。」

 

對審神喵的稱呼同樣少見地沒用「大變態」。

 

藥研藤四郎輕輕掃視兩人打扮,沖田家的兩振打刀同穿簡單的內番服,但手上均拿上他們的本體。相比加州清光的慎重神情,大和守安定神情多了幾分羞澀。

 

完全猜不透是怎麼一回事,惟肯定他們不會傷害他的大將,他的夫人。藥研藤四郎側過身,放他們兩「人」進門。

 

「喂,大變態。」加州清光用回平日的稱謂,舉起刀,遞到審神喵的眼前:「妳該認得吧?」

 

「那不是你的本體嗎?貓再笨都知道啊喵~」

 

「嘛……還記得我和安定最初交往時的事嗎?」加州清光露出可愛的笑容:「那時候大變態高興得要送我們同心結呢。」

 

「嗯。」因為時間已頗晚,所以腦袋已無法運轉的審神喵顯然沒聽懂:「然後呢喵?」

 

「其實一開始是一時貪玩……」加州清光拔刀出鞘,再著伴侶跟隨,然而大和守安定遲疑半秒才跟從,並且不安地表示可否只用口頭敍述,可惜不獲答允:「要看到實際情況才容易說明。」

 

兩「人」拔刀後,輕拋自己的刀鞘,並接過對方的。意識到會發生「大事」,本來目光呆滯的貓咪雙眼立時變得烱烱有神,一旁的藥研藤四郎已開始準備「急救」用品。

 

咔……

 

兩刀分別把自己的本體刀收進對方的刀鞘內,過程順利,除了大和守安定漏出一聲的悶哼外。

 

「嘿,安定還是那樣敏感呢……」加州清光毫不客氣取笑對方,自然惹來對方拔刀相向,拔刀的動作俐落自然,完全不像從別人的刀鞘裡拔出。

 

審神喵噴出鼻血,藥研藤四郎冷靜地要她捏住鼻子,低頭向前後,淡淡道:「麻煩兩位有話直說,這隻貓咪的腦袋多不受控你們該知道的。」

 

「我和安定的刀……原本不完全相同。」加州清光抽出自己的本體刃,放伴侶的刀鞘到審神喵的茶几上,然後放下自己的本體刃,大和守安定抖了抖,扁起嘴,收刀入鞘再拔刀學對方般放好,這次換加州清光兩腳一軟:「嘛……安定,你是故意的嗎?」

 

「誰叫你剛剛……嘖……」

 

「喂,再下去她要輸血……」藥研藤四郎嘆口氣:「請快入正題。」

 

兩振打刀、兩個刀鞘並排而放,看起來每組的尺寸、外型幾乎相同,難怪可以交換。

 

「我的刀,原本比安定長,而且形狀雖然相似,但不完全相同。」加州清光把他們的刀(刃)拼得更近,現在看起來,兩「人」的大小、輪廓幾乎相同,初始刀以指尖示意:「以前長大概這麼多……最初和安定鬧著玩交換刀鞘時有想過類似的事,但……嘛,一方面怕自己記錯,另一方面覺得畢竟是借形再化身的付喪神,有差距是正常……」

 

「等等……」藥研藤四郎試著端正臉容,但只令他的表情顯得僵硬:「收刀……嗯,放進去的感覺……我沒別的意思,是希望知道是否真的合適。畢竟『人類』雙眼易受蒙蔽,眼見的事與實際不同。」

 

「差不多,是安定可能有點不適啦~~」加州清光勾起嘴角:「嘻嘻,始終是我較大……哇!好痛!安定你怎麼打人?近侍大人連你也……」

 

「不打不行。」兩刀齊回,藥研藤四郎接著話題:「可能要輸血……啊,竟然會自己止血嗎?不管了。我有個問題,你們的意思是,加州清光認為自己的本體和以前不同?」

 

加州清光點頭,並表示最初認為是「折刀」所造成的後遺症。修長的手指在自身本體刀刃尖端指了指,示意當日「折帽子」的位置。一貓一刀心裡計算一下,若然當成「修補」後的「尺寸」,又真的和大和守安定相差不算太大,加上,以分靈形式誕生的付喪神會否完全跟原形相同,或可能取決於審神者的靈力等因素,所以他們亦不奇怪為何加州清光最初沒提到這「異常」。

 

不過,一貓一刀的眼神明顯認真起來,似乎在盤算著甚麼。

 

「好啦好啦~~~我招啦~~」加州清光舉起雙手作投降狀:「早幾天,大變態在軍議時不是懷疑過上面會否改變刀劍的『記憶』嗎?原本我們早忘記此事,但,聽到各種假設後,不得不懷疑是否跟上面的事有關。」

 

「嗯,的確。」審神喵點頭,惟眼神很快一轉:「等等……那為甚麼你們會發現合用的?」

 

大和守安定又開始毆打加州清光,這一次,臉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紅。

 

嘭!

 

「……還以為大將有所長進……結果仍是要輸血……」藥研藤四郎翻翻白眼,俐落準備輸血套裝「隨時候命」,並請沖田組離開:「事情我們了解了,雖然單個的『事件』無法當成證據,但,集合起來後,或者會找到線索。」

 

「是。」

 

「還有,別怪我沒警告,故意在她面前餵BL糧,最後令她失血過多的話,被我打是基本,另外補身食物、藥品費用會在你們的零用錢扣。」

 

「吓?」

 

「我相信我的好弟弟,我們的財政大臣一定很樂意此項安排。」藥研藤四郎狡黠一笑:「這次看在初犯,而且有實用的資料份上,饒你們一次。」

 

「……知道……」

 

「好,既然明白就請回去,大將要休息。」

 

「是……」

 

沖田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愉快地戳貓:「夫人,今天要好好換一下好的記憶呢……」

 

「貓明天要上班……」審神喵趴在桌上不敢亂動,以免被拽回床上這樣那樣甚麼的。

 

「原來夫人有興趣作新嘗試……」真名在耳邊響起,藥研藤四郎見「貓咪」已回復正常,所以撤下輸血套裝,壓低聲音邊吹耳朵邊輕聲道:「今天,在這兒做吧。」


评论
热度 ( 5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