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短篇:十年後的「會長」

~有點肉湯,注意~

 @睦月紫千 :喵~~ 給妳的~



「沒想到,眉難高校又有『外星人』。」某處的別墅內,銀白色頭髮的青年眉頭皺起,旋即放鬆,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實在很意外。」

 

「哦?我還以為錦史郎會罵人。」墨綠色髮絲青年一愣,很快換回平日溫和的笑容:「說起來,錦史郎怎麼突然提到此事?」

 

「只是有點懷念。」草津走向有馬身邊坐下,靠在他的身上:「那時雖然被『騙』,但實在很有趣。現在回想,那是大家最快樂的日子,孩子氣地想著要征服世界,和小熱和好……可惜已是十年前的事。」

 

「錦史郎,要『重來』一次嗎?」有馬佻皮地眨眨眼:「來嗎?」

 

在草津疑惑的視線下,有馬拿出兩套他們再熟悉不過的制服。雪白的外套滾上淡金的飾邊,臂章上的顏色雖略舊,但仍清晰地看到和舊日相同的紋路。

 

「我們的體形多少有變,不大可能有辦法穿上。」

 

「不試試怎知道?」有馬的嘴角浮上狡黠的笑容,怍看有幾分當年的影子:「或者,試試裡面不穿襯衫?褲子不扣上也沒關係……」

 

多年相處下,草津當然懂得他話裡背後的意思。

 

反正一會兒要脫,沒關係。

 

「別打算教訓我破壞校服的神聖……呀……直到現在仍然無法學到,嘿。」有馬已回到最初那個喜歡耍玩戀人時的模樣:「當年我們從沒少『做』過。」

 

「別強調做!」

 

嘴巴即使在「罵」,草津倒是很俐落地換上昔日的制服,幸好勉強能穿上。這些年來,體格在適當的訓練下長得稍為強壯,肌肉線條比以前稍為明顯。當然,若和戀人相比算不上甚麼的一回事,但比當年稚氣的自己多添幾分男性魅力這一點,可以從每年的最受女性歡迎的未婚男性榜上佔有一席位的結果看出一二。

 

想到這點,草津很自然地想到自己的排名好像一直在對方之後。

 

「分心很失禮……」溫暖的擁抱從草津背後而至,低沉的嗓音比平日更磁性、吸引:「錦史郎……不,難道會長大人覺得屬下準備不足,所以無心『商討』要事?」

 

「要做就快,多言必敗,身為學生會副會長的你理應知道。若然如此基本的事也不懂,我肯定會立刻撤去你的職務。」

 

「是,是,錦史郎。」

 

領口的鈕扣解開,有馬翻開草津的衣領,從耳朵開始往下輕吻。動作輕巧,而且小心避開動脈位置:「錦史郎真的很敏感,很可愛。」

 

「請別用『可愛』去形容……我已……呀……」

 

「專心,專心,錦史郎。」

 

原來早在草津顧著「回憶」、「扮演」時,有馬早已解開西褲的鈕扣,順手稍為拉落方便動作。

 

「換回制服,錦史郎的反應變得和當年一樣。」有馬笑容依然,細細咬一口草津的耳朵,害他又叫出聲:「哈哈哈,很掛念這反應呢。」

 

「蠢……蠢材!」草津羞得要往後踢對方一腳,可惜因為被褲管卡住而險些摔倒,很快被人順手抱起:「放我下來!」

 

「你這要求有成功過嗎?」

 

有馬一句話直接叫草津閉嘴。

 

十年了,草津清楚了解有人興緻上頭(無論那一個頭),十匹馬,不,十隻牛都拽不住。

 

何況,現在兩個頭也……

 

草津現在絕對想打死十多分鐘前亂提當年事的自己。

 

一如草津所料,完全青少年化的有馬回到當年耐不住性子的「玩法」。甚麼細膩的調情、帶動氣氛只做一半。呃,說一半已經是「過譽」。丟他到床上後,半秒扒掉兩人身上所有衣物的氣勢,真的是當年每次必見的事。近幾年,因為自己多番親自「指導」,才勉強記得慢慢解下、摺疊整齊和放到安全地方等等「行事準則」。

 

不過,草津承認自己挺喜歡的。

 

甚麼都不管,倒在床上就是一番胡亂的親吻、碰觸,偶爾偷咬對方一口,彼此把玩對方的最隱秘,也是最「傲然」的部分,世界像只剩下他們兩人。

 

啾啾啾。

 

實在很幸福。

 

草津的腦袋越來越迷糊,已無法,也懶得去再思考甚麼,盡情感受對方的熱情和「猛烈」的碰撞。

 

很舒服……想要更多更多。

 

「燻,要在裡面。」草津迷迷糊糊開口:「命令。」

 

「遵命」不一定要用說的,直接實行已足夠。

 

結束後,有馬環住草津,不斷在他背後亂蹭,至草津的不滿到臨界點時,語調輕柔,略帶感觸地說:「我們已在一起十年,謝謝你,錦史郎。」

 

聽到這話,草津無法發作,淡淡地回:「嗯。」

 

沒想過可以攜手走上十年,當年身穿這身制服時,每次也當成最後一次,怕戀情因曝光而被迫結束。

 

誰會知道,十年後的今天,兩人共同持有這幢別墅,以及更多更多的事物。

 

惟一問題,大概是「姓氏」上,彼此仍不退讓。不過,這些瑣事其實已經不重要。

 

因為,最重要的是,十年來經歷的種種,令雙方的家裡默許他們在一起。

 

「燻,改天我們回去看看?」草津輕笑:「看看新一代的『征服者』是否及格,是身為前輩的『義務』。」

 

「一切如錦史郎所願。」


评论 ( 10 )
热度 ( 20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