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一

「小狐。」三日月宗近靠在門邊嫵媚一笑:「小姑娘要我們遠征,得準備出發。」

 

「你是否跟飼主說了甚麼?」小狐丸半瞇眼盯著戀人兼「兄弟」看。

 

「哈哈哈,受人錢財,替人消災,又管甚麼內裡的因由?」三日月宗近掩嘴輕笑,眼裡的戲謔並沒收起:「只要知道是我們的主君的命令就是。」

 

不得不承認,身為刀劍男士的他們理應服從命令。

 

尤其,這不過是很「普通」的要求。

 

遠征的路上,三日月宗近表現如常,該去偵查的去偵查,要比較和歷史「事實」差距的亦有細心比對,沒有任何奇怪的行為。當小狐丸以為可以放下戒心,卻看到晚上在驛館渡宿時,笑意盈盈的優美太刀鑽進他的被窩。

 

「工作中,別玩火。」小狐丸壓低聲音「勸止」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戀人:「明天來不及起會耽誤工作。」

 

「久未和小狐出門,偶爾胡鬧一下,就算是老爺爺都能應付,何況我們是刀劍付喪神?」三日月宗近雙眼彎成新月形狀:「人類們所說的『Honey Moon』不過是如此吧?有趣有趣。」

 

小狐丸不願在某奇怪的字詞跟他爭辯,對他來說,控制自己的情緒在這刻遠比其他事重要。

 

「……嘻,小狐……很大呢,果然大就是好,哈哈哈。」

 

遠征結果,僅是成功。

 

審神喵看到明明飄著櫻吹雪出門的兩刀回來時都紅臉,秒會意裡面的意思,然後……

 

「唉……又要輸血嗎?大將。」藥研藤四郎板起臉,輕捏一下貓尾巴:「請收斂,妳的專用血庫快清空。」

 

「哈哈哈,預支HoneyMoon很有趣。」三日月宗近作出會心一擊,審神喵即時進入非輸血不可的狀態:「會努力讓真正的Honey Moon出現,就請小姑娘期待。」

 

「喂!別縱容她的腦補!」

 

面對近侍刀的咆哮,三日月宗近淺笑著回以一個美麗的背影,以及哈哈哈的笑聲。

 

至於小狐丸嘛……為防戀人被襲,只好乖乖跟在後面。

 

甚好甚好。


评论
热度 ( 6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