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二‧五

靜形薙刀回來時臉帶笑容,或者說,笑得特別歡樂是預期之內。

 

可是,自家弟弟的詭異笑容是怎麼一回事?

 

就算不管那個心裡總會跟那隻貓咪般想著有的沒的的弟弟,巴形薙刀為甚麼紅臉回來?

 

「藥研哥哥!」不知是無視近侍刀僵住的表情,還是真的沒解讀出來,包丁藤四郎大動作地揮手:「原來巴形先生和人妻一樣呢!好溫柔!好厲害!」

 

這小子肯定一路上不斷嚷著這句。

 

巴形薙刀紅臉之謎解開。

 

「包丁,不可亂說。」藥研藤四郎沉聲教訓弟弟:「會讓巴形先生難堪。」

 

豈料包丁藤四郎雙眼發亮,兩手抱拳一臉幸福地繼續胡說八道:「那叫羞澀!呀……人妻的萌屬性呢!巴形先生雖然看起來冷冷的,但細心體貼,而且超級溫柔,這不叫人妻叫甚麼耶?再說,藥研哥哥剛剛沒看到嗎?巴形先生紅著臉……哇!哥哥怎麼打人?」

 

藥研藤四郎甩甩敲完頭的手,一手扯住包丁藤四郎的衣領:「跟我回去!啊,巴形先生,沒管教好弟弟是我的失職,抱歉……」

 

一直別開臉的巴形薙刀以極細小,可能只有極短等高偵察的刀才能看到的動作點頭,在他身邊的靜形薙刀忍唆不及,偷笑幾聲後意圖搭上他的肩,可惜被他早一步躲開,並被罵了一句「粗魯的傢伙」。

 

「實在很……」包丁藤四郎被拖走,到藥研藤四郎順利「丟刀」,回到庭園後,看到另一幕不大想看到的。

 

「巴巴怎可能是人妻?巴巴可是可愛的小孩子!」

 

近侍刀感到一陣頭痛,心忖這兩個小鬼為何偏偏在這時間輪流出招。不過,他有點意外的是,新來的靜形薙刀輕易處理「毛利事件」。只是簡單地抱起他,揉揉頭髮,那個綠髮弟弟已高興地摟住靜形薙刀的脖子,用「純真」的聲音喊他一聲「靜靜」。

 

呃……藥研藤四郎決定不管。

 

惟之後的一幕,令他覺得不得不管。

 

「喂喂……啊喂,靜形先生,請你放下我孩子!」看到有刀放下毛利藤四郎後改抱小藥,沉穩的近侍刀終耐不住:「請至少修好指甲再抱,他不是刀劍付喪神,受傷不能手入……啊……」

 

巴形薙刀自動接過模造刀,像靜形薙刀對毛利藤四郎所做般揉揉他的頭,用淺淺的笑容向「小孩」作出邀請:「少主人,我們買了土產回來,請問要一起吃嗎?」

 

某短刀突然明白自家弟弟為何說巴形薙刀是「人妻」,雖然照顧他人和「人妻」並非存在必然關係,但,用來形容對方又沒半點違和。

 

「近侍大人,請問要一起享用帶回來的土產嗎?」巴形薙刀看到走廊上的藥研藤四郎,語調相對恭敬:「別無他意。只因靜形第一次遠征,要帶他熟習人世的事,所以多買一點。我們已預留主人的一份,待她回來後,請代為轉交。」

 

「啊,謝謝邀請,但公事繁忙,請恕無法應約。」藥研藤四郎搖搖頭,不過示意小藥過去:「大將最近現世工作繁重,我希望可以多分擔她這邊的工作,待她回來後可以安心休息。」

 

巴形薙刀點點頭和再次抱起毛利藤四郎的靜形薙刀,一刀手抱一個「小孩」離開。

 

巴形薙刀是不是「人妻」暫時無法下定論,但藥研藤四郎肯定,最近要預防某貓咪看到類似場面。

 

可不要待她需要休息時,看到妨礙她休息,令她過勞的事。

 

要做足預防措施!


评论
热度 ( 4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