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三

「媽媽,母親節快樂!」

 

眨眨……

 

揉眼……

 

「喂!髒,別揉!」

 

躺下閉眼蓋被,兩秒後睜眼坐起來。

 

「……媽媽,母親節快樂……」小藥手裡仍是棒著一束花,可是語氣開始猶豫:「是我在山那邊……親手摘回來的……」

 

「媽媽似乎是第一次收到『禮物』太高興,所以沒反應過來。」藥研藤四郎拉過一貓一刀的手,「強行」完成花束的「移交」後,揉揉孩子的頭:「請小藥去幫忙燭台切哥哥準備早飯好嗎?聽說今天有很多特別的東西。」

 

「是~~~我立刻去!」小小的刀靈一溜煙地跑遠。

 

不過,雖然以短刀的速度撤離,但倒是有乖乖的關上門。

 

見貓咪好像仍在發愣,藥研藤四郎苦笑一下,坐回床上伸手環住審神喵:「妳剛剛嚇倒孩子了,有心事?」

 

「……母親節……快樂?」

 

「嗯。」短刀丈夫頭枕上貓咪的肩膀:「我們既然是小藥的父母,今天為妳慶祝母親節當然很合理……啊喂,怎麼突然哭起來?」

 

審神喵顫著聲說從沒想過會有自己都可以成為「被慶祝」對象的一天。對她來說,小藥稱自己為「媽媽」是小孩子自然的反應、想法,可是……真的沒想到……」

 

「傻貓咪。」藥研藤四郎略為收緊臂彎:「是啊,是真的。」

 

「小藥真心的視我們為父母。」低沉的聲線語調越來越溫和:「不是該高興嗎?若讓他看到妳哭,會以為妳討厭他為妳慶祝這一天。」

 

貓咪的尾巴緊緊繞住自己夫君的身體,像是摟住對方尋求安心感般,另一位像明白她心意一樣,緊靠在她身上。

 

「心情平復後才出去。」藥研藤四郎輕笑:「以後,每一年的這一天,亦會屬於妳。」

 

「謝謝喵。」

 

「那,可以請『您』答應一件事嗎?」

 

審神喵一愣,突然其來的正式用語,令溫馨的氣氛逆轉。

 

「以後,工作後早點回來,別加班可以嗎?」聲音很輕很輕,平淡中帶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撒嬌味道:「孩子午睡醒來後特別掛念妳,而且……」

 

「擔心妳,最近妳回來時像累得快倒下……若不是答應不干預妳現世的生活,真心想請妳留下來。」

 

「妳始終是屬於現世的。」

 

審神喵心裡一陣揪痛,遞上爪在夫君的頭上亂抓亂揉:「……儘量,工作實在真的太忙……」

 

「沒辦法找人分擔?」

 

「……還記得貓說因為同事生病,所以要幫對方的忙分擔工作嗎?」

 

「嗯。」

 

「她過世了。」

 

藥研藤四郎雙眼瞪大,揉貓的手也停下。

 

「工作大概有段時間沒人接替……而且,貓要幫忙處理她工作交接,以至屬於公司要為她處理的身後事。」

 

「抱歉,提出無理的要求,而且觸及妳的痛心處。」

 

審神喵搖搖頭:「沒事,而且御前樣說得對……她的年紀不算太大,孩子還沒長大呢……如果貓再不在意一點,小藥一定會很傷心。」

 

「還有我,不,本丸裡的各『人』都會。」

 

「貓會努力令自己準時下班休息。」

 

「請別讓此事成為妳另一個壓力源。」藥研藤四郎心忖是否需要告訴她,每晚聽到她夢囈都是現世工作的事,甩甩頭決定按下不說:「放鬆一點,如果太累,這邊的事讓我處理。」

 

叩叩叩,門外傳來敲門聲,未及回應房門已打開。可愛的模迼刀探頭:「爸爸、媽媽,外面收拾好呢!我有幫忙呀喵~~一起吃早餐!快點快點!」

 

「呵呵,好的,小藥可以先幫我們拿好早飯嗎?爸爸幫媽媽換好衣服就下樓。」

 

「好!」

 

「其他事有空再說。」藥研藤四郎扶起審神喵:「孩子在等。」

 

「嗯。」

 

後記:

 

1) 今年又有不怕死刀劍走到審神喵面前裝小孩,說「母親節快樂」

 

2) 他們比上年的笑面青江幸運,今年沒刀被變成女性,更沒被恐嚇說不小心的話,下年到他們當主角。

 

3) 有點意外的是,女鬼小姐當日超級受歡迎,收到很多短刀送給她,好像說是代替她孩子送給她的母親節禮物。

 

4) 今年的笑面青江早躲起來,上年因為「教導」短刀們稱審神喵做「母親」,結果被變成女性,令他差點今年有份慶祝的事教他今天千萬別惹貓咪。

 

5) 當他知道有貓今年放寬限制時已是第二天的事,現正心疼自己失去一個調侃主人或其他刀劍的機會。

 

6) 最後還是要請石切丸除穢。


评论
热度 ( 3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