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四

「主子……嘻,高興嗎?」當搜索隊伍拿著猫丸努力了好幾次都無法接回來的,第二振的龜甲貞宗時,原本在猫丸裡,已修行回來的龜甲貞宗臉上泛起蕩漾的笑臉,托著腮笑問:「主子想要第二個『我』的願望實現呢,讓『我們』一起服侍主子……啊!這種痛楚……啊……呀!」

 

奇怪的音節被慘叫聲取代。

 

「藥研,拜託輕一點,不,龜甲甚麼也沒做,別打他啦喵。」面對叫也不聽,突然妒忌心發作的夫君,審神喵惟有出動尾巴死死拉住:「帶隊的是物吉,除了有幸運加成外,也是因為在戰場的龜甲被家人吸引嘛喵……乖,貓來順毛……喵!」

 

尾巴被一手捉住。

 

「我不是小孩,大將。」

 

「不是小孩亂吃甚麼醋呀喵?」

 

「我記得大將說過成人可以吃醋,而且激烈一點都可以。」近侍刀半瞇起眼,瞅瞅身邊的孩子:「再說,不先『教訓』一下,教壞我家的孩子怎辦?」

 

想起那聲「呼喊」,審神喵知道那確是一個無可反駁的理由。

 

「那個,既然是你自己,可以請你親身放他回倉庫嗎?」現在,先分開他們兩個似乎較合適,可是,審神喵忘記重要的事。

 

「放置play嗎?主子真懂……啊!」這次,審神喵忍不住「出尾」。

 

「別教壞小藥!」

 

「噢……是主子『愛的鞭策』,實在很幸福。只可以滿足主子的意願,一點痛楚反而……」

 

巴形薙刀用行動證明,要阻止少主學壞的最好方法不是教訓肇事者,而是直接扛他走。仗著身高和氣力的優勢,巴形薙刀直接單手扛已極化修行的龜甲貞宗上肩,另一隻手拿著他「二號機」的本體,輕鬆地連刀帶本體地往倉庫去。

 

當然,無可否認,白色的薙刀「付喪神」之所以可以輕易做出一系列的動作,都是因為打刀樂意配合。大概,是認為他的主子會看得樂,逗她高興已叫他滿足。這個實情,巴形薙刀在到達倉庫,聽到他的「感謝」後才知道。對他來說,已不是「嚇一跳」可以形容的事。

 

結果,當物吉貞宗第二次從「時之政府」的練習戰場帶回第二振龜甲貞宗,又出現以上對話時,巴形薙刀心裡十萬個不願意直接「搬刀」,最後要靜形薙刀出手。尖銳的指甲在龜甲貞宗身上留下不大起眼的痕跡時,打刀的聲音比任何一次更誘人,然而,相對巴形薙刀價值觀崩壞的反應,靜形薙刀則是滿懷好奇,甚至作出下次好好請教對方的「約定」。

 

似乎,個性獨特也有其值得學習之處(笑)。


评论
热度(3)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