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五

「嗚喵!」

 

如果是以前,聽到貓叫聲的話,百分之九十九‧九可以肯定是審神喵發出的(剩下的O‧一嘛,是附近來找吃的野貓)。可是,現在嘛,貓叫聲會涉及審神喵的機會不到一半。

 

「喂!呀……別再抓!別!」下一聲的慘叫,令伊達組的刀劍機動全開,跑得比察覺有異樣的藥研藤四郎快上好幾倍。

 

結果自然是,當近侍大人趕到時,已有打刀重傷。

 

「啊,請問可以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嗎?」藥研藤四郎苦惱地抓抓頭:「嘛……最近的資源用得有點兇,煩請別再增加手入資源的負擔。」

 

「抱歉呢,近侍大人。」伊達家的太刀A拍拍手上的灰塵和「血跡」,捊捊髮絲,擺出招牌笑容:「雖然對新人出手毫不帥氣,但敢欺負我們的小貞的,就算是新人我們都不會跟他客氣。」

 

「所以,請問發生甚麼事。」

 

原來,有貓,不,有刀在遠征途中「貓性大發」,死死地往太鼓鐘貞宗的羽毛裝飾、閃閃發亮的寶石亂抓。雖說勉強成功完成遠征工作,但……根本被一路上,不,直至「回家」都被欺負呀!

 

難怪連大俱利伽羅都忍不住出手,不過,揍至對手動彈不得後瘋狂揉頭毛是怎麼的一回事?

 

身為近侍在眼下環境不適宜評論「異象」,藥研藤四郎只能佯裝平靜地請南泉一文字先到手入室,並準備調整之後的遠征隊伍。

 

「讓我們代小貞遠征,打傷人總要補償。」燭台切光忠甩甩揍完人的手,一手拉起因為沒貓可揉而蹲到一角的大俱利伽羅和一旁的鶴丸國永:「走吧,鶴先生。」

 

看在他們自動自覺份上,近侍決定不向審神喵報告。

 

畢竟,告訴她的話,肯定會想到其他地方去。


评论
热度 ( 8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