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六

「大將,要開緊急軍議嗎?」

 

「不,把新選組全……不,把虎徹們叫來……呃……嘖,都不行,請虎徹家的伉儷到辦公室,謝謝。」

 

「大將,妳的語氣嚇得太客氣,和平日差太遠。」近侍刀苦笑一下接令:「他們都是軍議裡的成員,相信早已有決定。」

 

「嗯。」審神喵點點頭:「不過,貓比較希望是他們依自己的意願,而不是貓的猜測,或者他以外的人給予的壓力。」

 

藥研藤四郎一愣:「那確定要叫上局長嗎?」

 

「如果是說他們兩人的話……」審神喵瞇眼淺笑:「難道你認為那位局長大人會不聽蜂須賀的話嗎?」

 

噗!

 

最後當然叫上兩位虎徹到來,看到預告的剪影圖後,長曾禰虎徹上下打量伴侶,沒幾秒毫不留情地捧著肚子大笑:「哈哈哈,蜂須賀,不愧是真品,看來會是一身華麗的……哇!出手很快呢,哈哈!」

 

看到有刀被敲頭依然故我,蜂須賀虎徹氣得渾身發抖:「這星期你自己一個睡!敢到我房間,我一定大腳踹你出去!」

 

「呵,口不對心的蜂須賀特別可愛。」

 

「我是認真的,出門修行前別打算有機會碰我!」

 

長曾禰虎徹噗通一聲佯裝要跪在蜂須賀虎徹面前,實際只是合掌裝懺悔:「嘛……別生氣好嗎?頂多我今晚備好上等的香枝待你來……」

 

「嘖。」

 

「喂!你們別在大將面前說那些話!」藥研藤四郎急急制止他們兩個越來越旁若無人,應該說「無貓」的對話。審神喵兩隻瞳孔開始擴張,尾巴因為興奮而整根豎起……更明顯的,是呼吸越來越急促,為了阻止貓咪的腦補,近侍刀沒半點憐惜地捏貓尾巴,直至他的大將慘叫:「回來了嗎?大將。」

 

「藥研,你下手不能輕一點嗎?」

 

「如果不用力可以解決問題,我可是很『樂意』『溫柔』一點。」藥研藤四郎沒一絲內疚,倒是有幾分嘲笑貓咪活該的笑意:「喲,不是要詢問意願嗎?大將。」

 

一如他們所料,早已知道自己被歸入「初始刀組」的蜂須賀虎徹,在一開始已作出決定,即使自家伴侶兼「大哥」一再提醒之後要面對的艱苦修鍊都絕不動搖。

 

「身為真品虎徹,斷無逃避之理。」

 

意志、眼神之堅定,叫審神喵感動,可惜情緒還沒上來已被一個彈指打回去。

 

「別打算偷買道具。」

 

「藥研總是搶先一步!不服!」審神喵扁嘴。

 

「守護大將自然是包括守護大將的錢包和銀行存款。」回答得一副理所當然,即使被死盯,藥研藤四郎的語調依舊輕巧:「別以為我不知道妳最近買了多少東西。先不說那堆練紅和香膏,手提包和手錶呢?」

 

一秒擊沉。

 

「呵呵,還以為可以請主人想想辦法。」長曾禰虎徹抓抓頭,但立刻被瞪了一眼。

 

「身為膺品,沒資格要真品趕著回來。」蜂須賀虎徹在不屑中帶著幾分自身的驕傲:「好好等我回來,只有等待才知道我的美好。」

 

「不怕浦島掛念嗎?」

 

華麗打刀臉上的表情差點失守:「是時候要浦島學習長大,否則以後怎娶太太?」

 

「提親麻煩找我家大哥或叔叔。」藥研藤四郎擺出一副家長的模樣:「那兩個小鬼仍然要瞞著我們,不正式提親,我不會准我們家的亂嫁過去。」

 

「藥研,你確認讓亂嫁出去?」

 

「那小子瞞著我和妳商量找現世婚紗的事,你們真的以為可以躲過我的偵察嗎?」

 

沒,不敢。

 

審神喵乖巧閉嘴。

 

「既然已決定出發修行,待消息落實後再來吧。」藥研藤四郎並不打算放過早幾秒的話題:「至於其他事,就看那小子的誠意,不要說我沒提醒,應該不只一位兄弟隱約猜到,再不主動跟我們說,大家的立場我就無法保證。」

 

原本告知修行消息的見面,似乎變成另一件事。

 

「對了,有關修行的事……」審神喵叫住正要離開的兩振打刀:「是否在消息確認前通知其他人由你們決定。雖然貓猜大家應該從網絡上看到,但你們的想法、決定,在最後一刻都有是否公開的權利。」

 

「明白,謝謝主人。」

 

「很順利呢,修行的事……」待他們離開後,審神喵作出感言。

 

「我比較在意提親的事,那小子敢耽誤,我就帶兄弟們揍他一頓。」

 

「很會濫用私刑呢,御前樣。」

 

「要得到我真正認同,先給我看看表現。」藥研藤四郎哼了聲:「要從我們家拿『人』,先過了我們兄弟的一關。」

 

「貓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

 

「當然。不過,妳確是值得擁有我。」藥研藤四郎趁貓咪發呆時偷親一下貓鼻子:「會主動向一期兄『提親』的貓咪,至少比那小子有勇氣。要我們答應嘛,起碼浦島君要親自到我們粟田口家去,否則,相信沒兄弟會認同呢!」

 

「貓這就去告訴他們。」

 

咚。

 

一隻貓咪被扣到辦公桌上。

 

「洩露軍情要受軍法處置,嘿……」藥研藤四郎笑容透著幾分玩味:「要試試嗎?大將。」


评论
热度 ( 7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