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七

「鶴。」當鶴丸國永百無聊賴,在本丸裡閒晃,頂多盤算為大家帶來哪種驚嚇調劑身心時,突然被叫住。

 

「哈哈。」從聲音知道背後叫住自己的刀是誰,鶴丸國永轉身時已是一副準備隨時搗蛋的笑臉:「嗨,一期,現在不是弟弟們時間嗎?放心嘛,在我想好今天份的驚嚇前不會出手。可是,別打算阻止我啊!」

 

一期一振眼神認真,視線似要穿透眼前的戀人,鶴丸國永被盯得渾身不自在,佻皮的表情不知不覺間收斂,待他聽到一期一振的話後,更是一臉震驚,不過很快鎮靜下來。

 

然而,一期一振沒打算放過他,沉著聲再問一次:「鶴,請給我理由。」

 

「喂呀一期……」不愧已有一定的歷練,雖然被對方的話逼迫得無法直接回應,但鶴丸國永很快收拾臉上的表情,換回平日淘氣的笑臉:「哎呀,我這把刀可不想早早被困住呢!像現在到處放送驚嚇,自由自在可是最快樂的事,你又何解硬要拿一個鳥籠困住我?」

 

一期一振往前走一步,逼近他的戀人。

 

「是不是你答應過主殿或藥研甚麼事?」眼神銳利,而且有著完全不容對方胡混過去氣勢:「最近,鶴比之前古怪。」

 

鶴丸國永佩服戀人纖細的心思,嘆口氣後,回到正常的一振刀應有的表情:「你該知道的,身為刀劍,為主人分憂是應盡之義。即使主人沒那個意思,作為刀劍,或是武士,心裡亦會惦記著。況且,事涉你的弟弟,我怎可能不擔心?」

 

一期一振的表情越來越認真、專注。

 

「別這樣好嗎?我的一期。」鶴丸國永苦笑:「小藥研不希望你們涉足的,有些事最好不要問。他連我都不願說,像是怕會牽連你們一般。我們未有正式婚約已叫小藥研無法放心,叫我怎答應你的求婚?」

 

一期一振頓住。

 

「既然我們已在一起生活,有些事可以晚點談……」鶴丸國永見一期一振的氣勢已消減,語調亦隨之變得溫和:「小藥研最憂心的人大概是你……」

 

「我和藥研只是兄弟!」一期一振急急澄清,換來是鶴丸國永搖頭嘆息。

 

「太敏感呢,一期。我沒到懷疑你心意的地步……」鶴丸國永直視戀人,眼神似是清澄得見底:「你是大哥,是那些小鬼們的最大的倚靠。雖然有鳴狐大人這位長輩,但藤四郎們最喜歡親近的是你。一旦你涉入主殿的事而生甚麼意外,叫那些孩子怎辦?小藥研一直顧念你和其他兄弟的安全,所以不只不讓你們涉足,就算我開口說寧可不和你結緣作交換,他也因為影響你而拒絕。」

 

聽到鶴丸國永的剖白,一期一振端正的臉容自是更難維持。

 

「我可是擔心小藥研想偏……畢竟怎樣看,那隻貓咪主殿對當今之主並非忠誠。若然東窗事發,參與者,至少『主謀』要負上責任,相關的,尤其是主力『慫恿』主殿沉淪的付喪神或會被視為暗墮;輕則刀解,重則被抹殺……小藥研很聰明,想必早預算到這點上,所以不希望你們涉足。」

 

一期一振的臉色黯沉,他怎會不知道鶴丸國永的猜測?奈何自己最寶貝的弟弟作出他的選擇,除了暗暗支持外,已再沒其他選項。

 

「所以,可以先別困住我嗎?」鶴丸國永牽起一期一振的手:「我不用那些無聊的承諾、儀式都會支持你,而且,沒有那些,我相信有一天可以說服小藥研放行,到時候,可以代你守住你寶貴的弟弟。」

 

「抱歉,似乎會有一段日子無法承諾你甚麼。」

 

「拜託啦一期,我們這把年紀,還要焦急個甚麼?」鶴丸國永大笑:「放心,日後無論發生甚麼事,小藥研那邊我一定看著。誰叫他們有好玩的事不帶上我?我一定找機會討回公道的。」

 

一期一振忍不住輕笑。

 

「笑笑不就好嗎?總之,抱有期待驚奇的心,心會永遠年輕,要做甚麼都有活力!」

 

「嘻嘻,的確。那一切拜託鶴呢。」

 

「你的弟弟不也是我的弟弟嗎?他們會叫我『大嫂』,怎樣都要照顧一下嘛。」

 

「嘿,這稱呼要你答應才算正式。」

 

「會的,再等等吧。」


评论
热度(2)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