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八

今天在審神喵工作途中偷溜,在猫丸內閒晃時,撿獲臉紅的薙刀一振。

 

與此同時,自己亦被自己的近侍撿獲。

 

「大將,工作未完成不准躲懶。」

 

「喵~~先關心一下自己的刀劍有錯嗎?」尾巴一搖一擺,有貓明顯用甩尾阻止近侍拉自己回去工作,慢慢走到白色的薙刀前:「巴形,怎麼了?臉很紅耶……」

 

聽到答案,再三確認後,審神喵邁開腳要衝出去,可惜被近侍攔住。

 

「藥研,別阻貓,貓要去打死靜形那壞蛋!」

 

「喂,妳不可能打得過滿等薙刀!」

 

「那你當貓的刀裝擋刀!」

 

看著一貓一刀「爭吵」,巴形薙刀愣了好幾次後終於懂得出手制幫忙按住暴走貓咪。近侍刀趁機喘一口氣,無奈地說:「妳不是很喜歡BL嗎?為甚麼現在反而會生氣?」

 

「喜歡BL和貓寶貝的孩子被強吻是兩回事!」審神喵不再掙扎,改為叉腰跟對方嗆聲:「貓讓巴形成得漂亮大方,那傢伙來了多久喵?明明都是沒前主,可是,他不但不用貓『照顧』,而且好像一下子立刻適應的事就算了……可是,他現在膽敢偷親貓的巴形……看巴形嚇壞的樣子!貓現在就要揍他!立刻!」

 

藥研藤四郎傻眼,暗自吐槽自家夫人突然對這種BL無感也罷了,摟著比自己高逾半的薙刀像在護雛……就算巴形薙刀的打扮像鳥,也沒必要將自己視為母鳥吧?妳這傢伙頂多不是貓咪嗎?

 

「主人……我沒事。」意識到審神喵的母鳥般的反應,再笨拙的巴形薙刀都察覺有貓當是小孩看:「我是主人的刀,要主人擔心是失職。」

 

可惜審神喵現在似乎甚麼都聽不進去,剛巧靜形薙刀路過,引爆貓咪的怒火。

 

「你這欺負貓寶貝巴形的壞蛋給貓站住!」

 

靜形薙刀一愣,然後視線對上她身邊的薙刀,臉上露出輕快的笑容:「哦,找你很久,還以為你跑到哪兒……等等,主人請別接近我,怕不小心傷到妳!」

 

可惜審神喵這次完全不聽話,追著靜形薙刀喊打,一貓一刀的追逐最後由近侍捉貓,薙刀拉住同伴而結束。靜形薙刀搞清楚貓咪要「追殺」自己的原因後,以不理解的語調反問:「看到巴形漂亮,很喜歡,所以像電視中所說親親他有問題?」

 

不只用說的,靜形薙刀反拉巴形薙刀,湊上他的臉:「不只漂亮,而且很可愛。」

 

啾。

 

「藥研放手!貓要打扁他!巴形嚇得不能動了!」

 

「大將,妳先搞清楚巴形先生是嚇得不能動,還是自己沒阻止。」藥研藤四郎話說出口後,發現兩人的身份好像對調,急急改口:「呃,還請妳別亂想較合。」

 

作為被「強吻」的一位,雙眼一眨一眨:「搞不懂……那是甚麼意思?臉頰很熱……不明白,不討厭,但感覺很奇怪。」

 

「哈哈,既然是人身的反應,要試著去了解嗎?」靜形薙刀用一個不像理由的理由拐走巴形薙刀,留下一貓一刀原地發呆。

 

「那是說……」在聽到近侍解釋前,審神喵已因為自己的腦補開始失血,處理方法自然是:「哇!很痛!別拉貓尾巴!」

 

「再不制止,已見底的輸血袋會不夠用。」藥研藤四郎苦笑:「態度轉太多呢,大將。」

 

後記:

 

偷親事件的後續有點出乎意料。

 

1) 毛利藤四郎知道巴形薙刀被靜形薙刀偷親後,換他追著靜形薙刀打。好像是一邊喊著:「誰准你欺負巴巴?誰准你欺負巴巴?誰准你欺負巴巴?」

 

2) 有趣的是,靜形薙刀乖乖「受罰」。

 

3) 審神喵高興地表示,以後有短刀幫忙監視薙刀。

 

4) 乖巧的薙刀推卻審神喵分房的建議,說他不介意和靜形薙刀同住一室。


评论
热度 ( 3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