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九

「藥研,今天借小藥!」

 

審神喵一手抱起小藥,然後拉起他的手,要他學自己般跟近侍刀說掰掰。覺得事有蹺蹊的藥研藤四郎登時愣住,盯著一貓一刀不放。

 

記得有貓說過,今天她約了現世的朋友開派對,雖然有說過不少是靈能者,但……叫上小藥?

 

那孩子無法在現世顯形耶。

 

「藥研,死盯著貓是甚麼意思呀喵?」審神喵氣力不夠,所以很快放下模造刀,但仍緊牽他的手:「貓帶孩子回現世玩總可以吧?」

 

小藥眨眨眼,狐疑地問:「可是,爸爸說過,我在媽媽的地方只會是刀呢喵,可以去玩?」

 

藥研藤四郎點頭,表示自己有相同的疑惑。

 

審神喵笑了笑,老實承認模造刀在現世時只能是模造刀,不會是人形的小孩子。不過,因為刀靈已有了一定的力量,寄身在本體上時仍然可以感受外間的一切,甚至可以「汲取」食物等的味道、能量。

 

「而且,去的地方是貓接小藥回家的店呢!」審神喵舉起爪:「怎可能不帶上他喵?」

 

祭出這種理由,自然沒有不放行的道理,看到審神喵笑著為孩子細心打扮,藥研藤四郎差點脫口而出說出「反正無法顯形,隨便一套就是」這類欠揍的話。

 

「出發喲喵~~」

 

「出、發!」

 

一貓一模造短刀站在房門側一同舉手:「Bye-bye,今晚不用等我們晚飯喲~~」

 

送他們出門後,藥研藤四郎無奈地嘆一口氣。

 

原因嗎?

 

「小藥呢?」粟田口的已不知是第幾個藤四郎敲辦公室的門:「好像沒看到他。」

 

「他和大將出門。」

 

「吶,那晚點再找他吧。」

 

「今晚他們會晚回來,晚飯會在現世吃,相信你們的睡覺時間前不會回來。」已忘了回答過幾次相同的答案,然後一如所料聽到那位弟弟的嘆氣聲。

 

若然只是藤四郎們還好,今天忙於整理公文的近侍回答了無數次找「小鬼」、「少主」的問題。啊,說起來,大家只是找小藥,沒刀找貓咪。

 

罕有地心情煩躁。

 

藥研藤四郎咬咬牙,終於放下手裡的毛筆,然後找上五虎退借老虎,可惜,幾分鐘後,又回到辦公室裡繼續工作。

 

接下來,放下筆,借可以揉的東西,回去,再放下筆……無限循環,直至……

 

「哇!」熟悉不過的驚嚇從上往下突然出現,倒掛在窗外的鶴丸國永「如願」地得到近侍鄙視的眼神:「哈哈,抱歉抱歉,見小藥研很苦悶,所以來逗你啦!」

 

「待你的隱蔽 X 10時再來找我。」

 

「喂喂,怎麼說也不用X10吧,你的偵察有多高耶?」鶴丸國永雙眼瞪大,半秒後放鬆臉容輕笑:「說謊呢,小藥研。」

 

「我只知道,你再不改改那一成不變的出場方式,隱蔽提升一百倍也沒用。」語調繼續冷冰冰的,但鶴丸國永卻是越笑越樂。

 

「在想念那個小鬼?掛念那孩子又不願說出來,不是說謊又是甚麼呢?小藥研。」

 

「我還有工作,沒事請回。」

 

鶴丸國永見一招不成,改為祭出之前拿過來勸說的話去刺激「小藥研」:「怎樣看?趁主殿和孩子不在,你來拿主意。」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然後下逐客令:「請回。」

 

「真是的,想著他們,不就可以放下工作去找他們嗎?你又不是沒通行證。」話題回到前一個上:「頂多我給小藥研找幫手,要謝謝我喔!」

 

鶴丸國永故意大動作地轉身出門,果然被「小藥研」叫住。

 

「不用麻煩鶴丸先生,工作的事我會自己處理。」藥研藤四郎的聲音帶有幾分無奈:「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又拒絕一期兄吧?若害他傷心、難受,我不會放過你。」

 

「我說過的承諾會一直生效,直至小藥研答應。當然,若能為主殿分憂,解除那些麻煩事自是最好不過。」鶴丸國永回頭朝藥研藤四郎溫柔一笑:「你呀,不要只顧工作好嗎?小鬼頭裝老成,是心死的先兆。」

 

「我已幾百歲,不是甚麼小鬼。」

 

「想孩子,心裡不好受,那就丟下工作好好散心。反正工作的事一定沒完沒了,要讓自己放輕鬆。」

 

「就是因為沒完沒了,所以絕不可以積壓。」藥研藤四郎字詞雖然充滿理據、責任感,但臉上的表情比方才溫和:「那孩子不在身旁,靜下來會更想他。」

 

平日有時會覺得他偶爾探頭、打招呼,或者突然衝進來說新的見聞挺打擾工作,可是,現在沒半點他的聲音,無法像平時般,在忙碌中偶爾和他聊天、分享零食,一種空虛感油然而生。

 

「嘿,要我幫忙嗎?好歹我也經過不少主人的手,對無聊的公文多少會一點。」鶴丸國永在辦公桌的另一側坐下,只挑一些沒有標記的公文來分類,若是簡單的資源匯報文件,索性代為提肇書寫:「放心,甚麼可以打開,甚麼不能,我會有分寸。」

 

「謝謝。」

 

即使有「人」陪伴,要惦記的「人」仍是繼續惦掛。將近半夜,連自願幫忙的太刀早已受不了去睡覺,今天的公文又早已完成。藥研藤四郎只能在大門邊踱步,等待未回家的兩「人」。

 

咚咚咚……

 

奇怪的敲門聲自門外響起,感受到外面熟悉不過的靈力,藥研藤四郎急急打開大門,眼前是吃力揹著孩子的夫人。

 

比起說教,眼下最重要是接過快掉到地上的孩子。換到自己手上抱穩後,藥研藤四郎低聲抱怨:「太晚了。帶上孩子理應提早離席……明天再說。」

 

等審神喵洗香香出來後,發現自己的夫君並不在房間內。一方面想找刀,另一方面想看看孩子的情況,所以先往旁邊的房間探頭,然後很快被嚇一跳。

 

平日不是一本正經,就是帶有幾分小鬼般的狡黠的丈夫,一臉慈譪地坐在床邊,細細看著孩子,手輕輕地一下又一下拍著他的背去哄他睡覺。察覺到有貓開門,他抬頭的同時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別吵醒小小的刀靈。

 

「總算平靜地睡熟。」回到房間後,藥研藤四郎無奈地嘆口氣:「帶著孩子請別太晚,也不要和他玩太瘋。他剛剛雖然很累,但情緒太高漲,睡得不算沉,幸好現在總算完全平伏下來。」

 

「抱歉……」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下次注意就好,感覺他玩得很高興。他既然是屬於現世的刀,回去認識自己原有的世界、理解原本的自己是理所當然的。」

 

審神喵點點頭,有點擔心地問是否需要喚他起來簡單梳洗,或者向他的本體貢香之類。藥研藤四郎搖搖頭,然後輕手輕腳拿他的本體回來,簡單進行保養,再燃起香木,簡單薰一下刀靈的本體。

 

「晚了,讓他感受太多會弄醒他。」藥研藤四郎到隔壁歸還本體後道:「妳也早點休息,晚安。」

 

「嗯,晚安。」


评论
热度 ( 4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