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O一‧五

「你今天害得主人差點出事!」晚上,巴形薙刀仍是憤憤不平:「我不是告誡過,不要在主人面前讓她想到『BL』的事,否則她會胡思亂想,即使傷害自己也沒有自覺。」

 

靜形薙刀輕笑,雙手搭上巴形薙刀的肩膀,然後順勢滑下,枕到他的肩膀上,帶著笑意地問:「我顯現的時間比你短,請問『BL』是甚麼意思?」

 

巴形薙刀的臉立時紅透,頭頂還冒出水蒸汽。

 

「巴醬很可愛呢。」靜形薙刀臉貼臉地蹭了幾下對方的臉蛋,然後拉起對方的手,跟自己的拼在一起細細比較:「就算我磨短、鋤平,甚至小心磨滑指甲,都比不上你。現在不只擔心主人會因我的大意而受傷,而且要小心不要傷到你。」

 

靜形薙刀記得最初嘗試模仿人類牽手時,一方面是不懂要訣,另一方面是戀人的「害羞」,結果在對方的手背上留下傷痕。若不是對方身為刀劍男士,那道又深又長的傷痕大概會跟上一輩子。

 

「喜歡……」靜形薙刀稍為鬆開手,讓巴形薙刀轉向自己,然後再次抱住,繼續在肩膀的位置亂蹭:「一起睡?」

 

巴形薙刀用手肘頂撞對方作回答,力度很輕,令靜形薙刀禁不住又笑出聲。

 

「真的很可愛。」

 

啾……

 

「呃,這眼鏡壓到……又忘記呢。」靜形薙刀伸手摘去對方的單邊眼鏡,舉起朝燈光處細看:「嘿,有污跡耶。」

 

「若壓壞我的眼鏡,你想辦法修理。」巴形薙刀一手搶回來,從口袋裡抽出抹布細心擦拭,正要戴回時又被搶走:「還給我。」

 

「休息時間到了。」靜形薙刀笑至瞇起眼,輕手放下單邊鏡到置物架上,而且確定不會掉落:「既然成為『人』,理應跟從人類的作息時間,我去準備被舖,你先換上寢服。」

 

巴形薙刀悄聲嘀咕了句「現在換上過一會不是又被脫」,逗得靜形薙刀愉快地摸頭,被摸至冒火的白色薙刀一掌打走在自己頭上作亂的手。

 

啾。

 

「先換寢服。」靜形薙刀的笑容添了幾分狐媚:「弄髒你的常服,大概會被你打死。」

 

床舖整理好,而且連靜形薙刀也換上寢服後,一如巴形薙刀所料,自己又再被對方一圈擁入懷裡親吻。

 

「不會膩?」

 

「難道你認為對著喜歡的人時會很容易膩?」

 

接下來當然是擁抱彼此的時間,對上戀人那雙帶有一絲邪氣,又有幾分嫵媚的雙眼,巴形薙刀縱然不懂自己為何會深陷其中,但亦願意投入感受。

 

在自己身上動作輕柔撫摸自己,時而溫柔輕笑的「粗魯的」傢伙,在想偷牽手卻不小心弄傷自己的手背後,每天細心修剪、磨鈍指甲,單是這份心思,已證明他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粗枝大葉的「人」。

 

還有只有在房間裡,兩個人的時間才呼喚暱稱……嗯……

 

腦袋已迷亂得無法再思考。

 

備受寵愛的感覺出乎意料地舒服、安穩。

 

巴形薙刀心情平伏後,想起貓咪主子沉迷某些本子的事。當時只以為那些故事過度誇大「人類」的情感,而且內容空洞不智,但自己身陷其中時才明白當中的感受。

 

「今天一直分心,仍在生我的氣?」靜形薙刀從後抱住巴形薙刀,並在後頸吻了吻:「乖,先休息,這邊我收拾。」

 

所謂的收拾不過是丟開墊被舖用,鬆厚柔軟的超巨型浴巾,辦事前舖好,然後動作不太過火的話,事後收拾相對簡便一點。至於身上的各種由汗水等組成的髒污,兩「人」早已被擦拭乾淨。雖然,可以的話他們都希望舒舒服服地去洗澡,但身形高大的薙刀在晚上亂走……呃,有點危險,而且太容易被晚上偵察滿分,而且同樣可能有需要深夜洗澡,或沒乖乖休息的短刀或脇差們發現。

 

「靜……」

 

「嗯?」

 

「很喜歡,雖然仍不大懂。」

 

「不懂可以慢慢了解。」靜形薙刀高興得瞇起眼:「不是說過,既然我們都擁有人身,就要盡情享受人世的一切,有一個彼此相愛的對象,自然是更完美。」

 

「……笨蛋。」

 

「是~」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