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O五

「今天有沒有見過那個搶貓咪的小子?」加州清光以極偷懶的手法打掃庭園時,突然開口問道。

 

「別打算找藉口偷懶,你已經原地站在樹蔭下超過半小時!」大和守安定秒回,頓了頓後,像突然聽清楚問題似的停下工作,頭很自然地擱在掃帚柄上思索:「清光是指近侍大人?好像今早公布大家的工作後已沒看過他。」

 

答案在黃昏時解開,近侍短刀拽著審神喵的尾巴,神色怪異地進門,眾刀劍不知是否該上前攔下,最後只是眼巴巴地看著他們回到二樓的房間。

 

叩……

 

房門打開、關上,再鎖上,近侍大人直接壁咚妻子到旁邊的牆壁。

 

「我知道夫人總是下班太晚的原因呢,要我說嗎?」

 

「等……等等,藥研……別誤會……」

 

「哦?夫人,我會誤會甚麼?」藥研藤四郎霸氣全開,絲毫不留情地「逼迫」貓咪:「我不懂,還請夫人,不,大將指教。」

 

「貓不是有意讚那些新來的男同事帥啊……只是……他故意問,貓難道說長得不好看嗎?」審神喵本來要繼續說的,但動動嘴唇後吞回話。

 

小小的動作又怎會逃得過極短雙眼?不過,近侍大人似乎沒追問下去的意圖:「喲,我有說過是這件事嗎?大將。」

 

「……」

 

「不小心帶上我用過可以寄放神識的玩偶上班就算了。」藥研藤四郎低聲,一字一語清晰地說出各種「罪狀」:「還召喚我?很空閒嗎?就算妳那邊不忙碌,我都要處理上面的公文。」

 

審神喵低下頭沒作聲。

 

「況且。」短刀繼續數下去:「滿桌是工作,卻偷懶摸魚去跟其他審神者聊天的是誰?這陣子妳幾乎每天加班,除了工作多外,還有甚麼原因,請妳想想。」

 

有貓快縮成團子狀:「……對不起。」

 

「對不起不是跟我說,是跟妳上司、客戶說。」有刀似乎於心不忍,嘆一口氣後再開口:「最後一件事。」

 

審神喵見對方說話中斷後一段時間沒聲音,有點擔心的抬頭察看,才抬起頭,就正正對上嫁刀紫色的雙眸。

 

「我和那人比,誰好看?」

 

喵?

 

審神喵恍神不到半秒,已被瞪一眼。

 

「誰好看?」

 

真的吃醋啊……

 

嘻。

 

「啊喂,不准笑!」嚴肅的表情已掛不住,藥研藤四郎扁起嘴瞪貓咪一眼:「快點說。」

 

「喵,當然是藥研呢。」尾巴輕輕搖曳,再揉上嫁刀的頭:「那些小男孩再好看,都不會及得上藥研。況且……」

 

「最值得依靠的是藥研呢。」


评论
热度 ( 2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