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O三

不知是因為昨天的瘋狂購物的作用,抑或是預期哥哥/伴侶今天會回家的想法的效果,今天的浦島虎徹和長曾禰虎徹心情愉快,大清早已用「準備宴會」而出門。

 

不用說也知道,同行有亂藤四郎。

 

粟田口家上下(除卻被屏除在外的一期一振,以及一直沒參與的鳴狐)氣得咬牙切齒,就算是乖巧的五虎退也在問「亂哥哥是不是會去虎徹家?」。

 

當然,好像不完全包括包丁藤四郎,因為他的評論是:

 

「亂哥哥是不是打算成為人妻?」

 

結果,除了被兄弟們圍毆,再沒其他可能。

 

「你們一副要殺了浦島的樣子,小心可愛的小亂會跟人私奔喲喵~」

 

「請問以為兄弟們真的會出手。」藥研藤四郎白了一心來看戲的貓咪一眼,冷冷的回:「亂就算想私奔都只會在猫丸裡。還有,妳平日好像好像沒叫他做小亂。」

 

「亂這樣可愛,當然可以叫他做小亂(大心)。」審神喵擺出看戲的模樣,朝自己夫君一笑:「別人的好哥哥,你們不會真的打算找浦島麻煩吧?好歹今天是蜂須賀回來的日子,他回來後大概一切如常。」

 

「再忍不了,都請麻煩多忍幾天喲喵~」

 

「以大將身份的『命令』?」藥研藤四郎挑挑眉。

 

審神喵立刻乖乖縮成一團,吃吃笑道:「不敢,不敢。家裡的事,還是你做主。」

 

藥研藤四郎咬著唇,鼓起腮,終忍不住笑起來,遞上手揉揉貓咪的頭殼:「哈哈,妳這隻貓咪,好像誤會甚麼呢。兄弟們沒說過今天找那小子『交流』吧?我們再氣,都不會今天惹事。不過,有一事的確可以確定,就是惹那小子真心打算娶我們家的亂,那就拿出本事來,通過兄弟們的『考驗』再說。」

 

「順帶一提。」藥研藤四郎豎起手指瞇起眼:「若沒那種心思,則等同背叛、欺負我們的亂,被打死也不關我們的事。」

 

好像是怎樣都要死至少一次的意思。

 

審神喵腦裡盤算要為浦島虎徹準備多少御守,還是叫他裝死較好。不過,無論怎麼樣也好,千萬別太早回來,到時候至少有藉口說要準備接他哥哥,可以代為推卻甚麼跟甚麼。

 

可惜虎徹家的兩兄弟並不如審神喵所願般晚回來,早飯時間過後不久已推著木頭車帶著大量新鮮食材,連同坐在車上晃著腿的亂藤四郎回來。

 

「喵?万屋這樣早已開門嗎?」審神喵傻了眼,但她沒忘記偷看粟田口家的兄弟們的表情。啊,看來仍然安全,雖然他們有幾個在磨擦拳頭。

 

貓咪不禁腹誹某短刀似乎是故意挑釁。

 

例子如下:

 

「嘻~~主人吶,我們不是在万屋買呢!因為有一個好地方,有最新鮮的食材,相信蜂須賀先生一定滿意!」

 

「吶,我們買了蜂須賀先生最喜歡吃的東西來呢!要拜託燭台切先生啊,我可以到廚房幫忙呢!」

 

可以直接勸他不要找死嗎?

 

不,他不會有事,頂多是浦島有罪好受。

 

審神喵已拿出薯片邊看他們準備邊吃,心裡不斷猜測究竟會是哪把刀先受不住。

 

事實證明,出入戰場的刀劍們的忍耐力奇高。到蜂須賀虎徹回來前,大家都仍能沉得住氣。

 

而且,出乎貓咪意料,事情在蜂須賀虎徹回來後不久,竟然獲得解決。

 

別人家的蜂須賀虎徹修行後,是看透真、贗品之別並非如此「十惡不赦」,從而改善兄弟的關係。猫丸的蜂須賀虎徹嘛……

 

「浦島,來。」蜂須賀虎徹並沒如審神喵的期待般,跟他的伴侶來一個「久別重逢」的擁抱,而是一手拉住真品弟弟,另一隻手扯住贗品「大哥」的衣領,將他們帶到粟田口家的長兄和叔叔面前:「你是真品虎徹,應該勇敢地向最重要的人的家人作出承諾!否則有愧虎徹之名。」

 

不只審神喵,連藥研藤四郎都傻了眼。其他的粟田口兄弟更不用說,大家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對望,好像不相信眼前的事。

 

被逼迫急了的浦島虎徹顫抖沒幾秒,突然「啪」一聲合腳立正站好,深深向兩位「家長」鞠躬,紅著臉大聲喊道:「我喜歡亂!請准我和他結緣!」

 

全場嘩然,在大家感嘆「後生可畏」前,亂藤四郎的聲音打斷所有「人」的思緒。

 

「喂!不是說過拍了婚紗照後再跟大家說嗎?這樣的話,我們怎有機會拍現世風格的照片?」亂藤四郎鼓起腮雙手叉腰:「不準備好一切就和兄弟們說,他們會趁機向你挑戰呀!我家兄弟多,你一個能一口氣打他們多少個?」

 

「喵,果然把你當成壞人呢,藥研。」

 

「好像沒指明是我,大將。」

 

這邊廂有貓取笑自家夫婿,另一邊廂,虎徹家也有他們的應對之道。蜂須賀虎徹露出自信的笑容:「如果有人下挑戰書,敢於應戰才是真品的氣量。既然是跟我弟弟有關,相信你們不介意我們助戰,對吧?喂,贗品,你應該不會不理,是嗎?」

 

「哈哈,怎麼說浦島也叫我做大哥,當然會幫忙到底。」

 

「直接說是大哥我不會反對。」蜂須賀虎徹語調輕柔,隱隱帶著幾分笑意:「畢竟你的強悍不會有辱虎徹之名……不,我只是不希望浦島再因夾在我倆之間而難受。」

 

「呀,多兩個對手真好。」身為近侍的那位興致高昂,似乎想參一腳。

 

可惜在大家磨拳擦掌的時候,粟田口家的最高領袖(誤)出聲阻止:「不可無禮。既然浦島君和亂感情深厚,作為他哥哥當然會答應。」

 

「只是,亂,為何會認為兄弟們會妨礙你們?」

 

亂藤四郎鼓起腮,掃視因為無法「手合」而失落的兄弟們:「一期哥哥,你確定只是我的『認為』嗎?你看看他們,像要折了浦島的表情吶。」

 

一期一振掩嘴輕笑:「就是亂這種態度,否則大家不會對浦島君如此不滿。為甚麼亂要隱瞞大家準備結婚的事?」

 

亂藤四郎紅著臉別過頭:「我只是想拍好看,現世的婚紗照呢。雖然很喜歡浦島,但看到藥研哥哥……好像結婚後會忙得所有喜歡的事都無法做,有點擔心……欸?」

 

一個溫暖的擁抱抱緊亂藤四郎:「亂想做甚麼,我們可以一起去做!我們可以一起去看很多很多地方,拍很多很多照片!」

 

亂藤四郎愣住,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

 

「嗯!」

 

早已圍在四周的刀劍們都拍掌祝賀。

 

「呀……本來是慶祝蜂須賀回來的宴會,好像內容改變啦。」長曾禰虎徹揉揉頭,眼角捕捉到伴侶欣慰的笑容,旋即輕鬆地笑:「你喜歡就可以,畢竟是弟弟的事。」

 

「你這贗品。」蜂須賀虎徹哼了聲,惟臉上的笑容無改:「你要喊他做弟弟是你的事,我可管不著。」

 

聽出對方默認他是「虎徹」,長曾禰虎徹的眼神又添幾分溫柔:「謝謝你,蜂須賀。」

 

「要道謝的,請拿出足以證明你不會有辱『虎徹』之名的實力。」

 

「是。」

 

宴會的目的看起來跟原訂的不同,但看在虎徹家眼裡,其實依然無改。

 

後記:

 

這天,有隻貓咪因為接二連三的BL攻擊,所以提早離席,被近侍「大人」拖回房間用特別的方法「清除記憶」(笑)。


评论
热度 ( 7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