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O九

清早,不,用凌晨也不為過,某太刀起得比愛喝茶的戀人還早,在短刀們的圍繞下出門。

 

「大包平又去做傻事呢~」被吵醒的鶯丸故意繼續裝睡,偷聽大家在門外的腳聲、交頭接耳的傾談聲。

 

以及忽略出門前印在臉頰上的吻。

 

庭院的傳送器發出光芒,鶯丸猜想他們大概借遠征之名去做「傻事」。既然知道不是他單獨一刀出門,鶯丸安心繼續睡覺,靜待戀人的「驚喜」。

 

即使早有心理準備,但當鶯丸看到眼前的事物時多少感到愕然。在庭園裡放滿大大小小的箱子,還有大卷小卷的布匹,大包平意氣風發地站在最前方,後面是粟田口家為主的短刀們。

 

「我是來跟那隻貓咪主人提親的!」大包平抬手示意:「我是來娶鶯,後面的都是聘禮,希望主人批准。」

 

審神喵先愣大約半分鐘,接著進入掛上輸血袋狀態。

 

晚上偷放刀劍出門『遠征』,實質蒐集聘禮的藥研藤四郎早已備好輸血用品,熟練地插針、掛袋,再拽拽貓咪的尾巴阻止她的腦補:「先回答好嗎?大將。」

 

鶯丸情不自禁輕聲笑起來,聲調比平日聽到的笑聲明快、輕盈得多。

 

「笨蛋,禮服準備好才提親有甚麼意義?」

 

大包平搖搖頭:「我要在所有『人』面前證明對鶯的心意。我出現太晚,無法擠身『天下五劍』之列,但我要大家知道,我願意付出的,絕對比那些掛著『天下五劍』名號的『人』多!」

 

後面有份幫忙的短刀陸續吹口哨為他打氣。

 

大包平半跪到地上,掏出一個細小的盒子打開:「鶯,請問你願意嗎?」

 

亂藤四郎和愛染國俊帶頭拍掌,邊拍邊喊「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在其他刀劍和應的時候,近侍刀冷靜地為用貓尾打拍子的審神喵換上另一包血漿。

 

至於被名目張膽地下「戰書」,「天下五劍」之一的三日月宗近眼神微晃,片刻後拉過小狐丸耳語幾句,逗得他臉頰微紅,不得不揉上戀人的頭制止他繼續「想像」。

 

大家見鶯丸點頭均歡呼和拍掌,而且意外地發現平日個性淡泊中帶狡黠的太刀,會因戀人直率的心意而感動得眼泛淚光。

 

「噢,要先帶大將回去。」近侍刀依然很冷靜:「巴形先生,靜形先生,請你們幫忙抬大將回房間。至於提親的事,剛剛大將比了『OK』,所以算已批准,你們若已有打算可以待大將休息後再作商討。」

 

鶯丸掩著嘴輕笑著目送主上離開,身體很自然地靠在大包平懷裡,微微抬頭,半瞇起眼瞧著對方看。

 

「不准說我是笨蛋!」有刀先行制止對方準備出口的話,可惜鶯丸搖搖頭,惟有無奈地補充:「嘖,說人是笨蛋的自己也是……算了,誰叫你是鶯?」

 

鶯丸再一次搖頭,埋臉到對方胸膛後,用略帶顫抖的聲線開口:「很高興,真的。謝謝你,大包平。」

 

現在換大包平嚇一跳:「怎麼?」

 

「以為人類做那些事只是『禮節』所需,但……現在很高興。」

 

友人們的祝賀、笑鬧全部都很溫暖,更重要是戀人的心思。這個笨蛋平日不是有點傻氣嗎?一本正經、認真地在眾「人」前,在主上前許下承諾時的模樣,可是前所未有的帥氣和「可靠」。

 

和在戰場上可以托付背後的「可靠」不同意義,是一種平靜、安心,可以「託付」彼此的「以後」的滿滿的寧靜感。

 

縱然滿心歡喜,但鶯丸仍能很快抽離,再次抬頭時,已是平日佻皮的眼神:「以後拜託你了。」

 

被反擊的大包平秒臉紅,頭頂噴出水蒸汽。看到成功調戲「未婚夫」,鶯丸滿足地笑起來。大包平雖然立刻發現被捉弄,但不像以往般生氣,反而拉過鶯丸,志氣滿滿的回一句:「我會讓鶯明白就算是天下五劍,都不及我會照顧你。」

 

庭院裡的樹差點因為震天的尖叫聲、笑聲,震至落葉。

 

在房間裡被迫休息的審神喵暗嘆自己錯過好戲。

 

至於之後從亂藤四郎的電話裡看到片段而再次需要輸血就是後話。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