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O

「藥研,放你一天假,如何?」審神喵突然開口,勾起短刀的疑惑。

 

「為甚麼?」

 

審神喵給了一個合理不過的理由,近侍刀聽到後大笑。

 

「平日嚷著要跟傳統曆法的不是妳嗎?夫人。」近侍刀擦擦眼角的淚水,頓了頓,回過氣再說:「雖然自己並非無情之人,但曆法不同時,我真的沒記住呢。不,應說我太不懂風雅事……」

 

藥研藤四郎停頓半秒又甩甩頭,再用拳頭輕搥胸口:「放在這兒已夠,信長先生確是讓人婉惜的好人。就算要紀念、拜祭,我大概是最沒理據去祭祀他的一個。」

 

意識到自己碰觸到嫁刀的傷口,審神喵低頭道歉,這次藥研藤四郎雖然又笑起來,但聲調有幾分無奈:「妳是大將,不要隨便為沒做錯的事道歉。喂,不是說別亂道歉嗎?包括『妳剛才道歉』的部分,妳亦不必為那事道歉,所以,不准再為『胡亂道歉』的事第三次道歉。」

 

「……嗯。」審神喵調整好幾次,勉強換上另一個答覆。

 

「剛剛的『承諾』還有效嗎?大將。」近侍刀挑起眉,提出一個要求:「既然大將有此心意,多讓幾個人應該可以。」

 

藥研藤四郎說出幾個名字,立刻得到答允。

 

「去見見他吧,相信他們都樂意的。」藥研藤四郎像想起甚麼般輕笑:「放心,我會阻止宗三他們胡來。」

 

「今天拜託妳完成工作啊,孩子下午要小睡一會,無法抽身說床邊故事可以找一期兄,他絕對會樂意,平日可是搶著過去的。想和孩子玩是可以,但要爭贏兄弟們對妳來說有點難度,等我回來再想吧,我去通知他們後出門,晚點見。」

 

「路上小心,御前樣。」

 

「呵,去告訴他我已娶妻似乎不錯,就算被當作路人也好,總算有通知他。」

 

審神喵因反撀而臉紅:「真是的喵,快去快回!」

 

「是!」


评论
热度 ( 5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