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一

「貓,在看甚麼?」平日如非必要,藥研藤四郎不會刻意打聽審神喵在看甚麼網頁。這點他倒是有「自知之明」,因為與其說「尊重」對方的私隱,不如說怕聽到可怕的答案。

 

尤其當經歷過不只一次的BL的XXOO言詞「洗禮」後,再笨都會「懂」得適時避忌。

 

何況自己絕非笨蛋。

 

只是,她這次的表情……有點微妙。

 

「喵,藥研吶,你是男人,大概會知道用甚麼東西向男人求婚較合適吧?」

 

「已說過很多次我不懂風……」「雅」字仍未出口,藥研藤四郎察覺自家貓咪的問題很有問題,語速立刻快了好幾倍:「求婚?是誰?」

 

審神喵愣了愣,然後大笑:「藥研想到哪兒去呀?不是貓啦,是貓的朋友,她想跟她的近侍求婚,可是卻不懂男人喜歡哪類信物耶。」

 

藥研藤四郎登時鬆一口氣,反問貓咪那位「刀劍男士」是誰,得到答案後同感苦惱:「山姥切先生嗎?確是難題……」

 

究竟甚麼東西合適?

 

一貓一刀齊托腮。

 

「吶,藥研,戒指會妨礙戰鬥嗎?」

 

「啊喂,妳問送戒指的那位會否太奇怪?」藥研藤四郎下意識遞上手,像要透視黑色手套內的戒指:「不過,的確無法猜想那位山姥切先生的想法,我平日有戴手套,所以款式簡單的戒指不會影響動作。聽說有部分人,當然包括我們付喪神不喜歡手指被勒住的感覺。」

 

過了一會,換短刀建議:「手錶?我一直覺得山姥切先生很適合現代感的裝飾。」

 

「出陣會弄壞啊喵。」

 

「……的確,平日才戴……呃,算了,有點奇怪。」

 

結果,他們到最後仍沒一個滿意的答案,審神喵決定把他們的所有答案都告訴那位朋友。

 

「很少看到妳在BL以外的感情事如此認真。」訊息送出後,作為丈夫的一位作出感言。

 

「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幸福不是好事嗎喵?」審神喵抬頭輕笑,倚靠到夫君胸前,左爪反握對方的左手微微握緊:「況且,她是貓的朋友,希望朋友得到幸福可是人之常情。」

 

藥研藤四郎點頭。

 

「可以問藥研一個問題嗎?」

 

「請問。」

 

「當日你送貓戒指時,真的如當時所說,希望只是表示我們彼此間隨時可以收回的『聯繫』嗎?」

 

只要交出戒指,就代表自己找到一個更合適,甚至可以相守一生的「人」,然後,另一方會祝福對方可以幸福下去。

 

背後的那位沉默下來,審神喵頓時知道答案:「看來,貓以前拒絕藥研太多次……」

 

「請別道歉。」

 

「幸好,終於在一起呢。」爪越握越緊,藥研藤四郎即使被捏痛也沒作聲,而只是枕在她的頭上輕輕磨蹭。

 

「沒錯。」

 

「要陪伴我久一點啊,貓。」


评论 ( 4 )
热度 ( 8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