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肯定是趕出來的圖(笑),想要女兒就自己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一‧五

朝會的時候,所有刀劍呆住。


當然,也有例外的。


「哇!是小小的小孩子……哇!!」


「是未來的人妻預……哇呀!」


某兩把短刀被一眾刀劍押倒,粟田口家的位置立時一片混亂。一期一振要求藥研藤四郎解釋又一次隱瞞兄弟的理由,藥研藤四郎則回應先讓那孩子向大家自我介紹。


「Buenos días~~」小小的女孩子一身可愛的裙裝,笑意盈盈向大家揮手:「¿Cómo estás?……」


庭院裡所有刀劍呆住,原因各有不同。


「哈哈哈,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一

「亂,可以來幫幫忙嗎?」審神喵悄悄向亂藤四郎招手:「有沒有衣服可以借幾套?」


「哦?」


「拜託……」藥研藤四郎合掌:「最多過兩天我給你買新的。」


「要藥研哥哥買衣服,我不如自己買。」亂藤四郎對某哥哥的審美眼光的信任度是大大的「0」:「吶,不過,既然主人要幫忙,我當然樂意呢!」


到主人的房間看到高興得亂跳的小藥後,亂藤四郎雙眼發亮。


「別說幾套了,我去拿可愛的裙子來任你們挑!」


話音未落,可愛的短刀已從二樓消失。


「嘿,果然是亂呢。」


「改天貓去給他買新...

終於畫好了~~~

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4 ─ 2nd Movement

食用說明:

a.猫丸設定。

b.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等等,真的有主線嗎?)無關。←這個梗來自@糯米狐 ,實在是太可愛的腦洞呢。

c.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努力加樂章中,但保證會坑。(喂)

d.大概有各種古怪情節

~~~~~~~~~~~~~~~~~~~~~~~~~~~~~~~~


貓咪化人的一刻,身邊就只有她的近侍刀。


除了剛化人而不知所措的「貓咪」外,沒「人」知道那刻的短刀無聲地哭得如何悽厲。


「喵……」


「藥研?不哭不哭……喵呀……」


變成人的「貓咪」沒拒絕短刀的擁抱...

上色中~


呆望送子鳥的藥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四O

「巴……嘻嘻,巴醬,在發呆?」看到戀人嚇得身體一縮,再抬頭狠狠瞪住自己時,靜形薙刀為自己的惡作劇得逞而輕笑,伸手拉對方入懷,擱下巴到對方肩上磨蹭,順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仍擔心那個小傢伙的事?」


「實在太可疑。」巴形薙刀點頭。


「放心,有另一個小傢伙可以『制服』他。」靜形薙刀枕在巴形薙刀的肩上,靜看幾乎是每天例行的「偽物」逗「本歌」,「本歌」正常地罵人後被惹至炸毛,再被咚到一旁的戲碼:「完全被壓制呢,在各種意義上。」


今天是親他的臉頰嗎?


那小子口裡說覺得他可愛,根本是想追他的意思吧。


難得另一邊又沒反抗...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九

某個早上,大包平總是看他的鶯丸不順眼。


「嘻。」被盯住快半小時的鶯丸忍不住偷笑:「大包平在看甚麼?我臉上好像沒東西吧。」


看著隨著鶯丸說話而活動的喉結,大包平終於發現那個「不順眼」的理由。


「鶯,怎麼不扣好領子?」


「偶爾希望假裝大包平,難道你不喜歡?」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鶯丸抱起茶杯對著大包平呷一口茶,茶湯骨碌骨碌入口,大包平看著伴侶的喉結上下律動,嘴角見逐漸濕潤,一股像是怒氣的情緒快速升起。他一個箭步上前,一手「搶」走鶯丸的茶杯放到一旁,拉起的衣領的拉鏈,把伴侶包得嚴嚴實實:「不可以露出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八

 「喵,大家不如談談那位監察官大人?」趁著今天到聚樂第的小隊可以在中繼點收隊回本丸,猫丸總算齊人時,近侍刀立刻召開拖延一段日子的秘密軍議。


大家七嘴八舌地訴說他這陣子怎樣找人「吵架」,大家越說越氣,直指對方像個小鬼。


審神喵有點擔心往燭台切光忠那邊偷瞄,但他罷罷手表示不要緊。


「那孩子,勸了幾次可是他聽不進去。」


唉……


在擔心他打聽猫丸的軍情前,應先小心他令大家的相處氣氛變差。


「啊……主人,我是否打擾了?」幾聲敲門聲後,近侍刀主動開門,門外正是這陣子被「欺負」得最慘,整天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七‧五

收到修行通知的大太刀當然不只石切丸,不過,太郎太刀看起來不大在意,次郎太刀則除整天黏著小豆長光外,並無特別反應,所以猫丸今天依舊很平靜。


「阿螢~~~~」愛染國俊爽朗的聲線自門外傳來,螢丸上前打開房門讓他進去,順手接過他手上的通告。


「大太刀……修行?」


「嗯!」愛染國俊用力點頭,然後動作誇張地嘆一口氣:「那個笨蛋主人又忘了阿螢是大太刀啦!幸好碰到太郎先生他們,他們都告訴我呢……真是的,剛去找她時,她可是嚇得叫出來呢!」


螢丸不只一次地因為身高問題被誤會做短刀,看畢通告後,不禁悶悶地問:「修行後……不知會否長高?」...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七

「新人似乎算是融入大家呢。」笑面青江從房間裡往外眺望,看到新來的那位「監察官大人」正和山姥切國廣「融洽」地打掃馬房。


石切丸沒作聲,只是緊盯著妻子,看得他渾身不自在。


「噯呀,我的御神刀大人,真是熱切得要扒光我的眼神……欸?」本來準備去糾正語意的後半段話,因為對方沒太大反應而頓住:「御神刀大人?石切丸?呃……御前大人?」


「啊?」


最後一個詞勉強喚回石切丸的意識,不過,從沒太大反應的情況看來,他其實沒聽清楚。


「是擔心『新人』?」知道他最近對新來的那位監察官大人有戒心,甚至多次見他出入書房去找有關政府架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六‧五

「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第一次在猫丸渡過「Pocky Day」的山姥切長義忍耐到審神喵離開後,終於放聲咆哮:「竟然在工作的地方做出有傷風化的事……身為主君竟然鼓勵……近侍甚至當眾親吻主君……全部、全部都難以想像!」


「甚麼嘛,熱熱鬧鬧不好嗎?」剛才的優勝者次郎太刀拿著巨型版的Pocky走過去:「要吃嗎?小豆說他會做,所以叫我分給大家嘗嘗。」


「啊……多謝。」抱怨歸抱怨,零食總會吃的,所以立刻道謝接過。此時,恰好有一對刀劍經過,山姥切長義臉色一沉,急急跑過去。


「哎呀哎呀……」次郎太刀知有刀要鬧事,但猜想對方有能力應付,而且自知自己無法追上去...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六

「喵~~~~」審神喵在早會時拖著一個巨型的紙箱出現,施即被近侍刀教訓為甚麼提早拿過來 + 為何不讓他拿。貓咪對近侍大人的那堆問題和生氣的模樣視若無睹,逕自用貓爪拆開紙箱,亮出今天的「禮物」:「Happy Pocky Day~~~~喵!貓今天休息,終於可以看個夠……哇!不用搶呀!」


咔鏘!


「我在這兒,誰敢對大將無禮?」藥研藤四郎縱身擋下「攻擊」:「不懂排隊嗎?又不是第一年,全部排成一直線!」


大家立刻乖乖站好,除了有幾個嘀咕說上年因為動作不夠快,最後沒搶到幾包Pocky,被藥研藤四郎一個眼神叫他們立刻閉嘴外,大家總算很乖...

喲,大將,來玩Pocky Play吧~

大將,起床了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五‧五

「教訓」甚麼,最後仍有如實「執行」。


而且,好像還加重了。


「嗚……藥研好狠……」已回復人形的審神者側躺在床上不斷揉腰,可能是那聲抱怨起了作用,已簡單整理完畢的藥研藤四郎坐到她身邊細心為她按摩:「貓以為自己的腰會斷……為甚麼每次一涉及燭台切,藥研就會特別生氣耶?」


在揉腰的手立時一頓,過了好一會重新活動,惟手的主人沒有作聲。


「藥研?」就算對方沒開口,審神者多少也感受到對方的情緒波動,所以略帶擔憂地喚他一聲:「真的……是生氣?」


哇!


捏腰的力度重了不只一倍,不過很快回復,低沉的聲音自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五

「大將,我說過好幾次,不可以纏著燭台切先生問他們的私隱!」又一次從燭台切光忠的手上領回貓咪後,藥研藤四郎忍不住用上強硬的語氣:「妳可是大家的主君,惹人遐思的言論可不准有!」


審神喵不服氣地嘟了一下嘴,雖然沒發出任何聲音,但全收在近侍刀的眼裡。


「看來有貓要受一點教訓才會學乖。」


嗯,教訓的方式實在太顯而易見,審神喵死死地用貓咪獨有的爪子抓住地面作最後抵抗,可惜徒勞無功,甚至驚動不應動的人。


「哦?爸爸媽媽在玩拔河遊戲嗎?」


這世上哪兒會有人用腳當拔河的繩的?審神喵擔心再下去會教壞孩子,只好乖乖鬆爪,聽教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四

「房間的事……我會和藥研哥哥說。」前田藤四郎拍拍回到自己房間後,因為不大適應,現在躲到儲糧倉庫的太刀:「請先忍耐兩天,或者,若大典太先生不嫌棄的,我過去陪你。」


短刀放眼往太刀居住的「原房間」望去,在燈光的映照下,可以看到新來的刀劍在整理房間的身影。


「雖然我反對他們突然要大典太先生讓出倉庫的空間,但……」前田藤四郎緊緊盯住窗外:「我同樣不贊成讓他立即住進主屋。」


大典太光世定睛看著小小的短刀,靜候他的解說。


「以發下來的公文和那位山姥切先生的說法,只有擁有高強實力的本丸才有資格配有『山姥切長義』這一把刀……」前田藤四郎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三

「小光,謝謝你幫忙擋住主人的要求呢!」太鼓鐘貞宗趴到燭台切光忠的背上,下巴抵在對方的肩膀上狂蹭:「要是他搬進來,可是會打擾……抱歉,那是小光的『子孫』吧?我這樣說好像不合適。」


「哈哈。」燭台切光忠往後遞手揉揉短刀的頭:「頂多算同族的『兄弟』們,我不過是刀劍,怎可以算是我的『子孫』?」


「嘻嘻~~~小光不會不高興就好。」太鼓鐘貞宗繼續親暱地蹭,突然停下動作:「可是……要他住倉庫好像不太好。」


「沒事。」燭台切光忠拉過太鼓鐘貞宗,要他坐到自己旁邊。短刀笑著坐下後,繞上他的手臂又開始蹭,逗得太刀很樂:「哈哈,先等等。」


「甚麼...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二‧五

到討教,不,手合結束後,新來的刀劍從手入室爬出來,臉色異常難看:「好痛好痛好痛……可惡可惡可惡呀!咕……在搞甚麼鬼?是欺負我這個本歌山姥切嗎?」


「喲,監察官大人,我們本丸的實力還可以嗎?」幫忙處理手入工作後,近侍刀若無其事地向監察官大人「請教」:「未知你的評價如何?」


縱然知道對方在嘲諷自己,但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山姥切長義忍著身上殘餘的痛楚,冷然一笑,淡淡答句「還不錯」當作評價。


「對了,大將說正和大家談安排房間的事,我認為你過去看看比較合適。」


「當然。」


沒料到……會發生那種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二

「終於來了。」調查結束後,眾刀劍回到本丸「靜候」,聽到門外的敲門聲,大家都相對而笑。


嘿嘿嘿,道場已打掃好,恭候多時呢。


「聽說監察官大人對我們的實力很有興趣。」作為近侍的藥研藤四郎半瞇起眼,任誰都看出他滿腦鬼主意:「大家為了令大人您滿意,最近積極鍛練,希望大人可以賜教。」


山姥切國廣‧極從刀劍中步出。


「假貨來討教?」監察官大人嗤之以鼻:「實在太少看人。」


「是仿品不是贗品。」山姥切國廣平靜地解釋,然後拿下木刀擺好架勢:「請賜教。」


「嘿……那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山姥切的實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一

「喵……他們在幹甚麼?」


「我提醒過大將,不,夫人幾次,有些話不應由女性的口裡說出。」藥研藤四郎瞪了瞪身邊那隻甩著尾巴朝著道場方向看的貓咪:「在看甚麼?」


「他們在做甚麼呀喵?」尾巴一指指向「人群」:「排隊?」


「是排隊購買手合預定門券。」


「哦……原來是手合的預定門……喵喵喵喵喵?」走上幾步後,有隻貓咪突然像意識到甚麼似的傻了眼停下來:「等等,手合要預定?貓沒聽錯嗎??」


「妳沒聽錯。」藥研藤四郎爽朗地笑,惟審神喵卻覺得他的笑容裡藏著鬼主意:「的確是手合門券預售,是博多那小子打算用來賺錢的主意,別無其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三O

「嘛……我們出來多久了呀?」確認安全後,加州清光癱坐在地上,有點嫌棄似的掃一眼全身狀況,再湊鼻在身上亂嗅,露出厭惡的表情:「嗚哇,很臭……一點也不可愛了!」


「你有可愛過?」大和守安定秒回。


「你才沒可愛過!」


「……你們……」壓切長谷部冒火:「你們記得自己在戰場嗎?給我安份一點!」


「嘖……很嚴格呢~~~~」


「清光,夠了!」


「安定,現在沒敵人,太緊張會先自亂陣腳好嗎?」加州清光拿出鏡子簡單收拾一下,然後為對方整理頭髮,重新整理髮帶:「別亂動,就算不為可愛一點,頭髮札到眼、妨礙視線怎...

上星期的線稿上色和新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二九

部隊需要以本丸時間長期出陣的事,對猫丸來說可是「第一次」。以前再緊急的任務也好,或是像大阪城那種長時間作戰也罷,猫丸都堅持一個「原則」:除了資源不足時要派遣遠征隊伍外,一律盡量讓大家可以留在「家」裡,至少,晚上可以讓大家有和家人、戀人等相處的時光,或有可以自己自由支配的閒暇。


況且,和遠征不同。遠征去的時代、地域相對出陣「安全」,至少在要求上是要保持低調,在背後暗中調查,遇到遡行軍的機率較低,只要完成調查,大多數可以有挺多的空檔時間在那個時代逛逛、休息;然而,出陣是身在戰場之中,四周有敵軍突襲的機率極高,精神會長期處繃緊狀態,那種心身的疲累感就只有嘗試過才會懂。...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二八

「怎麼了?」有感某刀似乎沒聽到自己的話,仍在兩眼放空地發呆,日本號笑了笑,換走擔心的表情而堆起下流的笑容:「嗨~~我可愛的長谷部,是在想我嗎?」


還故意戳戳。


「喂!」打刀終於反應過來,立刻躍起打算反擊,但思索半刻放下打算揍人的手:「沒事,我只是在想幾天前的事。」


「幾天前?」日本號筦籋,修行回來的壓切長谷部怎樣說也不是糾結前事,又不找辦法處理掉的傢伙。壓切長谷部沒直接回話,以眼神示意庭院的一角。


一群短刀和少主在休息時間裡,繼續幾天前的跳屍遊戲。小小的個子搭著肩膀圍圓圈在跳跳跳,又一起大笑,看起來樂在其中。稍為可惜的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二七

「竟然……」接待從「時之政府」來的監察人員和死命躲在監察人員的被被下的狐之助後面面相覷。


新任務的要求……


「不滿嗎?你們可以造反試試……不過,無法保證你們可以全身而退。」來人沒半點客氣,語氣充滿挑釁味道。幸好審神喵仍因為剛剛的解說而呆住,所以到她反應過來時已被近侍刀護在身後。


「作為政府員工,作為監察員,剛才那番言詞被上面聽到當真沒問題?」藥研藤四郎壓抑自己的戰意,僅以凌厲、不信任的眼神朝狐之助望過去:「喂,這傢伙真的是你們的監察員?」


「……是。」狐之助縮成一團:「他……個性而已,沒惡意。」


「我會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二六‧五

籃球比賽舉期間,其他地方一樣「熱鬧」,因為早幾天的事而打算「賠罪」的一期一振,利用太鼓鐘貞宗等刀所準備的華麗裝飾,為整座本丸佈置,個子小巧的短刀在輪流比賽的同時,多次在他身邊提點,修改他的佈置設計,讓太刀忙得不可開支。不過,水藍色髮絲的太刀不得不承認太鼓鐘貞宗在佈置上的品味,在這個節日裡可令氣氛更有特色。


無論是用作比賽的空地,還是正在佈置的庭院都充滿節日氣氛,靜形薙刀磨磨拳,興緻高昂地想提早派發糖果,但隨即被巴形薙刀拉著耳朵帶走。被「帶走」的不只一把刀,某刀自辯說要增加節日應有的緊張感,以幫忙為名,在不少地方偷偷加了「驚嚇效果」,最後嚇了比賽時被暫時換下來休息喝水的小藥一跳...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二六

「大家聽好!」大包平手持籃球站在庭院一側:「那隻貓咪主人說要大家鍛練身體、訓練團隊合作,所以,今天的體育課有特別安排!」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鶯丸,不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說不准笑!」大包平暴怒:「立刻停止!」


大部分刀劍咬唇死死忍住,唯獨鶯丸笑至不顧儀態地在地上打滾。


「喂,你這個鶯丸,設定崩壞好嗎?」大包平越是生氣,鶯丸越是笑得大聲。


難怪的,因為某...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二五‧五

「主殿!我不會不准妳買零食,但妳這次買太多!」一期一振罕有地對猫丸主子訓話:「藥研,別偷笑,你跟著主殿出門,理應作出提點,可是現在竟然……」


一期一振作痛心狀:「實在太讓我失望。」


一貓一刀回來時被「撿獲」一堆糖果和零食。若只有他們「被捕」還好,可惜被罰在庭院的一角「靜思己過」的可不只他們。


今早出門的刀劍大都被「截獲」,全部都在身上發現各種零食。他們被「要求」坐在一旁聽一期一振的家長式說教,好像說連「主殿」都不會例外。


藥研藤四郎立刻給兄弟們打眼色,藤四郎們立刻「接過」小藥帶他「逃離現場」,他們不是沒嘗試「拯救」審神喵,...

1 / 35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