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六

「喵?報告??」


「是的,大將。」近侍刀點點頭:「是大家對那神秘人的分析。」


審神喵依言接過報告,沒幾秒已笑至伏在桌上拍桌子。


「你們真的分析被被的被被,啊,山姥切的被被成精的可能嗎?大家應該只是說笑呀!啊……藥研……怎麼……」


自己的近侍大人眼神忽地變得認真、正經,讓審神喵不敢再笑或說話。


「大將說的話,尤其在軍議上的話就是『命令』,我們必定重視。」藥研藤四郎瞪了貓咪一眼後繼續:「還有,請妳別忘記我們是付喪神,全部都是。」


既然我們都可以以人身顯形,那一張被付喪神使用,一直「吸食」他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五

「嘛……終於追上來呢。」


「果然,笨蛋如果夠努力,總會有成績。」


「……安定,你剛剛說的那個『笨蛋』是誰?」


「嘿,笨蛋在問誰是笨蛋呢。」


加州清光那句「你……」還沒出口,已直接抄起本體要追打大和守安定。一紅一藍的付喪神在庭園裡展開「日常」的追逐。


「哦?今天相反嗎?」長曾禰虎徹抬手佯裝眺望:「那我是否該替加州打氣?」


「都不用呢。」堀川國廣輕笑:「加州先生大概是因為等級追上我們而高興,不如我們請求主人准許我們慶祝?」


「說起來……最近很少吃烤肉和喝酒……」身為大哥的一...

所以說,貓被  @糯米狐  傳球了嗎??

貓直接回答吧,寫文/畫圖會讓貓掛掉..........


1) 清光呢~~可愛的孩子耶~


2) 藥研!藥研!藥研!一定要說三次!!


3) 真的忘記了,那時剛回坑,忙著過六圖,幾乎見刀要求修行就送走。


4) 忘掉+1(老貓咪的記憶力大概只能這樣),搞不好是三日月,因為手機開服時送的太刀,幾乎是他和小狐帶著大家還圖過圖(六圖除外)


5)不是藥研還會是誰??再說,現時仍然是極短天下嘛~~不倚仗他還可以倚仗誰?


6)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四

「上一次我們談了地震會怎樣,這一次將會說狂風暴雨。」陸奧守吉行拿著指示燈射向投射螢幕:「新世界的科學可是厲害咋!人類紀錄很多,很多影像,甚至有很多研究!」


小小的模造刀,還有不少短刀同望向似乎要歪題介紹新世界科技的打刀眨眨眼。


好像沒刀打算制止,大概是早習慣了。


果然,打刀花了快一小時介紹各種雷達和數據蒐集方式。


「陸……啊,老師……」厚藤四郎舉手:「所以,如果可以掌握數據就會對行軍的決策有利吧。請問,那些儀器要如何操作和解讀?」


豆大的汗珠從維新派的打刀的頭上滑落。爽朗的打刀乾笑幾聲後,有點苦惱地抓抓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三

傍晚,當快累趴的審神喵從現世下班回到猫丸,「幾經努力」「爬」回房間時,因眼前的畫面呆住。


淡淡的燭光,還有小小的蛋糕。


以及一大一小,兩把自己最親密的「短刀」微笑地看著自己。


「媽媽回來了!今天辛苦媽媽呢!」稚嫰的聲音第一個響起,一掃貓咪心裡的疲累。


「來吃蛋糕吧,孩子的媽。」沉穩的聲線裡有著溫暖的感覺:「不過,請記住要先洗手,啊,應該說洗爪。」


「沒錯,吃東西前要洗手!」孩子模仿爸爸的語氣,一本正經地重覆說話一遍。


「今天……是誰生日?」審神喵愣了愣,一時間以為自己記錯日子:「今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二‧五

「主人/主上/主殿,請問妳是否有其他審神者們對那項活動,或者那個神秘人的估計,甚至研究的資料?」


審神喵連椅子還沒坐熱,就被刀劍們七嘴八舌地「逼供」。貓咪氣得喵喵叫,說要先談論大家的想法,但立刻被拒絕。


「請主人先說,我們的想法可以容後討論,而主人可以早點休息。」


「要早睡早起才可以維持最佳最帥氣的狀態。」


「休息不足會長黑眼圈,而且臉色變差,會不可愛呢。」


「七嘴八舌」的話題往另一個方向發展,審神喵以為自己多了好幾個母親大人。在他們仍在吱吱喳喳地「提點」她早睡早起對健康有多重要時,審神喵「喵」一聲拍案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二

「咦?」


公告欄前又出現一陣怪叫。


「那是誰?」


「不是山姥切先生嗎?」


「沒看到樣子實在很難肯定呢~~」


「可是,那塊白布是山姥切先生……的吧?抱歉……亂猜的。」


「不,肯定不是同一塊白布。我每天幫忙洗衣服,絕不可能做出認錯布那種不風雅的事。」


「吓?」


「兄弟的披布可是有點髒和破爛啦!」


「咔咔咔,低調是修行的基本!藏身人群中磨練本性,是一種人世間的修行,咔咔咔。」


「吶,山姥切先生的布也不算太髒吧?而且,照片只...

wwwww 自己的槽自己吐~

終於..........畫了很久..........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一‧五

會汲取教訓的貓咪就不是猫丸的貓咪,審神喵被她的好夫君「點醒」後,就一直想著如何逗那個比那把短刀櫻吹雪厲害好幾倍,以每天數瓶櫻花「果醬」的「產量」「生產」櫻花花瓣的大包平。


喵,單是因為讓你成為除「近侍大人」外,第一把成為「亂舞」制度下滿等的刀劍就樂成這副模樣嗎?


果然如鶯丸所說,是一個笨蛋~~


只是,要實行這件「逗大包平」的事絕不容易。


可能是那天「被提醒時」衝口而出的「逗大包平」,或者是這陣子逃離工作的次數太多,甚或是……呃,孩子的上課、作業問題太瑣碎,總之,審神喵受到「她的好夫君」幾近貼身的「監護」,完全無法抽身去逗那...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一

嘻嘻嘻……


在「亂舞」制度實施後,一口氣用「習合」滿了「亂舞」等級的近侍刀,連續幾天總在「以為」沒人察覺時在偷笑,尤其當審神喵用尾巴戳他的時候,笑得特別高興。


有古怪。


邊戳邊「欣賞」自家夫君罕有的佻皮笑臉的審神喵禁不住思索背後的原因。


「哈哈哈,我的好貓咪,今天怎麼了?」被戳了好一會兒的短刀終於回頭去戳「他的貓咪」:「呵呵,鼓起腮,很好玩。妳剛剛不是戳得高興嗎?怎麼不繼續了?」


有貓禁不住挑釁,一貓一刀就在辦公室裡互戳好幾分鐘。


「哇哈哈~~喂,等等……這兒是辦公室呀喵!」由互戳變成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O

某天傍晚,一隻下班後累癱了的審神喵和她的夫君隨意地躺在床上小憩。


「喵……藥研嘛……」


「別打算又藉故問和一期兄有關的問題。」意識到有貓咪又打算問東問西,被上次突襲嚇了一跳的藥研藤四郎搶先攔下未出口的話題。


拜託,和他有關的請不要問。


尤其只有我們時。


「貓沒說要問他的事……上次害藥研心情鬱悶了幾天很抱歉呢喵。」


「我不是要妳道歉。妳知不知道,為這種事道歉有時會讓我懷疑妳當我是外人。」藥研藤四郎苦笑一下,伸手去擼擼貓咪夫人的尾巴:「別跟我說那些甚麼夫妻間做錯事也要道歉的話,要算也該是我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九‧五

抵不過審神喵的「懇求」,原本因希望她可以早點休息,而不讓她參與的「秘密軍議」,終於換成晚飯在大廣間裡集合。


那個……老實說,已不算是甚麼「秘密軍議」,尤其是這一次。


會換到大廣間是審神喵的主意,她認為大家都關心新制度實行後的情況,讓「軍議」半公開地進行,是希望讓大家可以參與。在「軍議」前,小組的成員先約法三章不談及他們懷疑的事,只討論是次的「亂舞」制度。


話雖如此,來的「其他」刀劍並不多,可能是有興趣的已親自感受「習合」後的變化,抗拒的則打定主意不會來聽「分享」,所以剩下的大多是在猶豫,或者來看熱鬧的刀劍。


「你這老頭,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九

「喲~點數點數~~~」由昨晚,不,由公告一出來的那天開始,每天總有刀劍忍不住去點算自己在猫丸內擁有的「分體」數目。今天興奮地點算的除愛染國俊外,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刀劍。


「哈哈哈,為將會變強而樂在其中,甚好甚好。」


「你這老頭笑甚麼?怎樣比都是我的本體數目也比你多!」


「大包平又在做傻事呢,很可愛。」


「說人笨的自己也是笨蛋。」


「會和笨蛋結為連理,又的確是笨蛋所為……不過,誰叫我最喜歡大包平?」鶯丸輕笑,然後嘆一口氣:「只是,大包平大概會把身體全拿去『習合』呢……以後想多幾個大包平幫忙搥腰搓背也沒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八

小藥「上學」後的第一個周末……出現連父母也沒預料到的爭奪戰。


「少主,是溫習的時間了。」歌仙兼定清早已在模造刀的房門外守候:「少主對和歌的認識不少,為了日後可以追上學習進度,今天也請加油。」


第一次「拐帶」總算被藥研藤四郎以「小孩子要有足夠的睡眠才可長高」攔下,加上歌仙兼定自知早上立於主人門前,有窺探主人私生活之嫌過於不風雅,所以總算讓小小的模造刀有一個可以輕鬆渡過的早上。


可是,午飯過後就麻煩大了。


喵……要搶刀的可不只歌仙兼定,負責訓練小藥體能的「老師」之一的長曾禰虎徹,還有希望傳授各種新世界知識的陸奧守吉行等刀都對小...

變回人去逗昨天的藥研貓(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七

「咦?!!!」


在通告欄前,刀劍們異口同聲地叫出來。


「怎麼了,上面的人變了極短嗎?這種機動……」


「吶,還要是滿等博、多、弟、弟的機動呢。」


「Wait!不要扯上我!」


「太快會很難滿足呢,我是指用以『習合』的本體數目。」


叩!


「討論」因為「除穢」而結束,正確一點說是改變話題的方向,徹底地。


「嘿嘿,簡單說,新的倉庫、房間騰空出來的日子快到了嗎?」鶴丸國永首先提出「霸佔」新空間的要求:「我的驚嚇玩意快堆滿房間,這下可以申請一個新倉庫吧?」...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六

當藥研藤四郎忙於工作時,聽到有貓叫他的名字,抬頭一看,有隻貓咪頭上頂著一個鍋蓋,躡手躡腳地「鑽」進辦公室。


「喲,大將,敵襲嗎?敵襲也不是用鍋蓋當頭盔喔。」


審神喵尷尬地拉下鍋蓋,象徵式的掩住半邊臉。


「那個……」審神喵似乎想把自己藏在鍋蓋下,可惜因為體型的關係而無法如願,惟有怯生生地從鍋蓋下又冒出那半顆頭:「可以問藥研一些事嗎?」


隱約猜到不會是甚麼好事,但看到自家夫人可憐巴巴的模樣,藥研藤四郎自然不忍心拒絕,只好用略為冷淡的語氣回應:「問吧。」


「人類的話,『哥哥』或『姊姊』一定比『弟弟』或『妹妹』大...

藥研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五

看到比早陣子略減的資源,藥研藤四郎對一下上面交待的活動日程,忍不住問審神喵一個問題:「既然都全刀帳了,為甚麼在小豆先生的成功召喚機率加倍時會忍不住爪?」


審神喵心虛地搖頭,惹來近侍刀不滿的眼神。


「我的好貓咪,老實一點啊。」


審神喵偏過頭,悄聲嘀咕了一句:「甜品……」聽到某短刀不滿的眼神更明顯,額頭被彈一下後,貓咪老實說出感受:「貓想多吃點甜品,多一個小豆,不就多一個人手可以做甜品嗎?」


「都是同一個神識,多一個和少一個沒分別。」


審神喵拼命搖頭,指手劃腳去形容一對手和兩對手在做甜品時的數量的分別。藥研藤...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四‧五

「媽媽!媽媽!啊!爸爸媽媽!」揹著書包的模造刀直直往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飛撲,短刀張開雙手笑著接住。小小的刀靈埋臉到「爸爸」的肚後抬頭,展開明亮可愛的笑容:「學了很多東西!很多很多!很有趣!」


「呵呵,可以告訴爸爸今天歌仙老師教了你甚麼嗎?」


「是!」當小藥努力說出歌仙兼定教了甚麼和歌時,一聲毫不風雅的慘叫突然響起。


「又說錯呀……」不只是慘叫聲不風雅,就連「造型」也是,平日優雅的文系打刀今天一副頭髮凌亂、虛脫得快要倒下的樣子:「難道是我修養不足,所以無法讓大家明瞭當中的美好……呀……」


「歌仙?」見打刀罕有地在人前失態,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四

「喵!我去『上學』喲喵~~」


背著書包,在房間裡高興得不斷旋轉的模造刀露出閃亮的笑容,和昨晚那個憂心得差點要哭出來的樣子完全是判若兩「刀」。


大概是聽到粟田口家的藤四郎哥哥們會和他一起「上學」,所以心情立刻好起來吧?


「小藥。」藥研藤四郎蹲下,拍拍孩子的肩膀:「現在,先自己去吃早飯,然後自己一個人到茶室。今天起你要學習自己一個人過去,知道嗎?長大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是!」


刀靈邁開短短的腿,蹬蹬蹬揹著書包往樓下跑去。


「的確是長大了呢喵。」


「嗯。」藥研藤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三

「媽媽,這是甚麼?」


看到貓咪媽媽拿著一個四四方方,背後又有兩條帶的東西,小小的模造刀眼睛眨了眨,看到「箱子」打開後,雙眼立刻閃閃發亮:「書包?是書包嗎?真的是書包嗎?」


「嗯。」早已在房間裡藥研藤四郎點點頭,在桌上拿去一疊書塞進去,然後蹲下與孩子同高後和譪地笑道:「小藥不是說要上學嗎?雖然你因為太小仍未適合,但是,大部分小孩在上學前都要學習很多事,也要學習怎樣去上學。在小藥可以去上學前,要先學很多很多東西呢。」


小藥的眼神明顯一沉,夫妻二「人」立時愣住,心裡奇怪為何早幾天對「上學」興致勃勃的孩子,現在卻是一副害怕的樣子。...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二

「喂!大家看!!」太鼓鐘貞宗拿著一張紙跑向伊達家的刀:「各位!小姐她……小姐她……!!」


「甚麼小姐?」大家接過紙一看……


「Let’s Party!」


「嚇……嚇倒我呢……」


「沒想到……叫人感動……」


「咦?小伽羅你的人設好像……」


「不打算和你們搞好關係。」


「嘻,總算回復正常呢!」華麗的短刀大笑:「宴會宴會!主人說可以辦宴會啦!這報導是她給我的,說原來現世某個時間點裡,伊達家的小姐被選為全日本最美!!一定要華麗地去慶祝!!」


「是!」除了大俱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一

雖然是假期,但由於這陣子總是下雨,所以大家都只能待在屋裡,別說出去後山或者河邊玩了,就算到庭園去也因為草地又濕,踩下去時泥像漿糊般吮著腳,大大打擊想去玩的心情。


窩在「家」裡的刀劍們惟有看電視打發時間。


當番?下雨天不是要躲懶嗎?


「媽媽……」小小的模造刀刀靈輕敲辦公室的門,看到爸爸媽媽抬頭後,維持在門外探頭的姿勢問道:「甚麼是上學?」


審神喵愣住,而藥研藤四郎像是甚麼在意般應了句:「對呢,現世的孩子學習是叫『上學』,我們的時代多是由家臣教導……孩子的媽,怎麼了?」


看到有貓眼眶像紅了一圈,藥研藤四郎的眼...

藥研‧黎明卿‧藤四郎 <--朋友對貓家的藥研的評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O

是日,某隻貓咪一回「家」,眼前就是一堆刀劍聚在某近乎空置的房間外吵吵嚷嚷的畫面。


「那個……甚麼事?」


「五虎退的小老虎鑽到床底無法出來!!」藥研藤四郎急得語速前所未有的快:「今天小藥說很久沒摸過小老虎,五虎退把神識附到未修行的本體上……總之,簡單說,有隻小老虎被嚇倒,鑽到床底下,但因為分散了,現在五虎退無法收回,不,就算可以收回也不敢收回神識,怕弄壞那個本體。」


所以……大家現在打算強行抬起床嗎?


一看到實際狀況,審神喵急急叫停。


喂!那床上堆滿雜物,你們就準備強行抬嗎?


真是的!你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九

「吶……很累呢~」亂藤四郎癱坐在地上,連身上的甲冑都懶得整理。早在庭院待他回來的浦島虎徹連忙過去打算替他卸甲,但他擺擺手表示不用:「喝口水又要準備出陣呢!不用卸了。」


「吶,說起來,這次既然是虛擬訓練,為甚麼要我們去呢?」亂藤四郎呷了口浦島虎徹早準備好的特飲,滿足地瞇起眼:「大家輪流去不可以嗎?」


「畢竟,這次的戰場是抽花札,一個不小心遇上強敵只是功敗垂成。大將希望儘快蒐集足夠的玉,那自然」有份出陣的近侍刀飄著櫻吹雪代答:「很久沒出陣,每次只能打那一點兒,實在不夠啊!」


「是啦!」紅髮短刀和應:「出陣應該像祭典那樣熱熱鬧鬧,連筋骨都沒正式開...

1 /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