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九一‧五

今早的審神喵特別特別乖,鬧鐘未響已爬起來,不用提醒/再次叫醒已梳洗完畢,而且懂得乖乖一家人到飯廳去吃早飯,不是早餐也沒吃就跑出門。


難得的乖巧,藥研藤四郎自然覺得輕鬆不少。


「貓上班喵,下班回來後,如果沒太大問題,你們要準備出陣新的戰區。」


「明白,路上小心。」


「是!」


送貓咪出門後,藥研藤四郎轉身回辦公室,開始一天的工作。


開新戰場等同要重整結界,重整結界等同有相關文件……


嘛,又是公文如雪花,不,如櫻暴雪的一天。


得趕快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九一

「抱歉,要到現在才再次召開軍議。」今天的秘密軍議「暫時」沒貓咪,由近侍刀主持大局:「大將要照顧孩子,加上在現世下班比較勞累,所以我請她早點休息。」


「嘛……近侍大人真的管得了那隻大變態?」初始刀故意在「近侍大人」幾隻字上加重語氣,眼神盡是挑釁:「再說,就說你們沒出席,我也會把大家商量的事轉告她啦。」


「喂,清光!你太沒禮貌了!」一旁的大和守安定意圖敲他一下卻被躲掉:「站好讓我打!」


「會被打還會站?」加州清光作勢想逃,被長曾禰虎徹一手捉住交給大和守安定。


「軍議中,別胡鬧。」新選組的大哥一個眼神叫兩把打刀閉嘴,很快換回平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九O‧五

一如審神喵所料,早上起床時,眼前已是著裝完畢,朝氣勃勃,進入公事模式的近侍刀。


「喲,大將,是起床的時間喔!今天我是第一批出陣,得準備出門,叫醒妳是怕妳睡到中午。」聲線平靜,帶著一絲輕盈,昨夜那個會感觸落淚的傢伙已冷靜得如日常,也像昨夜的是另一個人。


審神喵死心乖乖爬出床梳洗。


「早上就拜託妳照顧孩子們了,不,白天也請妳幫忙。我出陣回來後,其他人會輪流出陣,我要在手入室等著,文件會拿進去處理。」


審神喵聽著聽著,心念一動,上前緊緊抱住對方。


「啊喂,咬著牙刷別亂抱上來,很危險的。」


因為...

沒說過藥研一定要人形吧?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九O

「貓,妳在哼甚麼歌?」晚上,一貓一刀在房間裡閒著時,藥研藤四郎突然開口。


審神喵先是一愣,然後像想起甚麼似的「啊」了一聲:「因為腦裡裡總是『播』著那首歌,所以不自覺地……」


「哦?是甚麼歌?」挑起了好奇心的短刀放下手裡的醫學書,轉換成跪趴的姿態「爬」向對方的身邊。


「那要找一下……貓連那首歌的名字也忘了呢喵……」審神喵用那雙肉肉的貓爪在鍵盤上拍拍拍:「歌詞歌詞好像是……」


不只是以鼻音的形式哼唱,而是逐字輕聲唱出:「只有這句是全句記得……嗯……好了!然後……」


「等等!」藥研藤四郎阻止貓咪直接按下播放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九

「喲沙~可以快速提升經驗,完全是盛大的祭典呢!」紅髮短刀振臂高呼。


「一想到可以出陣,心底興奮得噗通噗通地跳!」今劍不遑多讓,高興得凌空翻幾個跟斗。


「對了,還記得我們的『暗號』嗎?」愛染國俊朝今劍打眼色,可愛的小天狗猛點頭,配合對方的動作,然後……


「開門!歡樂送!」


「開門!歡樂送!」其他隊員跟著大喊,剛打點好公務,確認出陣服、裝備狀況的藥研藤四郎步出,無奈地看著已陷入興奮情緒的伙伴們,揮揮手喊停。


「藥研哥哥,讓大家提升士氣不行嗎?」亂藤四郎扁嘴,旁邊的後藤藤四郎也為大家叫屈:「藥研,出陣時吶喊助威...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八

「妳認真的嗎?」


點頭。


「他們可能會打起來喔,當真?」


再點頭。


「唉……」藥研藤四郎服輸抓抓頭,拿起對方放下的遠征配置表:「我跟大家公布,妳乖乖去上班,別想著有的沒的。」


「可是……」


「沒可是,否則我動用權限改動遠征安排。」


「喵……」


「裝可愛沒用。」藥研藤四郎指向大門:「要自己出門還是我改隊伍後踹妳出門?」


審神喵垂頭喪氣乖乖出門。


之後某貓會不會偷偷要弟弟們幫忙偷拍,或者腦補甚麼甚麼的,他就懶得去猜測,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七‧五

「大家實在很厲害……」宴會完結後,審神喵和近侍刀讓孩子們睡下後,回到房間彼此依靠著對方聊天:「沒想到藥研竟會忘了呢……很意外。」


「抱歉,最近較忙,失策了。」


「……喂喂,貓的好藥研,在房間裡聊,就是不想聽到你用公事上的口吻。」審神喵翻了個白眼:「亂說得沒錯,你真的不懂少女心呢喵~」


「抱歉,戰場上的事交給我沒關係,但風雅的事……」


「喵,收起你的台詞!」審神喵一尾巴甩下去,被對方輕鬆捉住,不過,要被「懲罰」的一方倒是乖乖認錯,害貓咪有點不好意思,立刻轉換話題。一貓一刀開始閒話家常,像今晚的食物水準比想像中好,「祭典」的大...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七

「連隊戰結束呢!」愛染國俊趴在地上:「很累,但捨不得這個大型的祭典呀!」


「的確……」作為近侍的沒制止同僚胡鬧,反而同意大家的說法:「暫時回到日常,大家稍事休息,待……啊!」


「嗯?近侍大人,怎麼啦?」


「『時之政府』成立四周年的慶祝會……糟……雖然上面的『獎勵』全部會自動到手,但,宴會……最近只顧做公文,我得儘快準備……啊喂!別打算突然打過來,幸好反應得及,否則不小心反擊會傷到你!」


「是說,要大家說多少次?」紅色短刀叉起腰,氣勢凌人地說:「工作可以分配給大家,別全攬在身上!宴會的事交給像我們這些喜歡宴會、祭會的刀劍就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六

今天的貓咪又捧著一個巨型紙箱回家,有貓似乎把本丸當成現成的騙錢玩意的倉庫。


咚!


「我的好貓咪、好夫人,妳,又買了甚麼?」


紙箱被「搶」走放到地上,審神喵被壁咚在房間的一角毫無退路。


「甚麼也沒有。」


「喲,甚麼也沒嗎?那,我看到、捧過紙箱都是幻覺?」


知道一定無法「吵」過對方的貓咪,咬咬唇沒再反駁。不過,就算她不說,短刀未打算動手拆,事情曝光的速度也是和晚上極短的機動沒分別。


「有東西送來嗎?」


「幫忙拆!」


「妍,小心手啊~~~啊...

(用奇怪的技巧把3D圖變成背景材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五

啪!


啪、啪!


「啊喂……大家……」


「呀……終於完成任務,大家也累了,讓大家放鬆一下啦,我們的近侍大人。」交出巨型的大太刀,召喚出分體,看著他自己把自己送進倉庫,愛染國俊癱坐在地上休息:「不是說最後一把用來習合嗎?」


「喵,晚點也沒關係。」審神喵幸福地咪起眼,說要拍下三把在一起的畫面告訴同僚們,然後瞄了一眼仍筆直地站在身旁的近侍刀:「喵,大家也累了,藥研別太繃緊好嗎?會害大家無法輕鬆休息呀喵。」


「這……」


「近侍大人,就歇歇不好嗎?」


藥研藤四郎抵不過大家的「關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四

「不如這樣寫……」


「不不不,我認為寫成這樣較合……」


「反對!新世界應該更多科技!」


客廳一片吵鬧,在辦公室忙碌的一貓一刀終忍不住過去看看,只見一堆刀劍圍著自己的兒子打轉,好像為不知甚麼事在爭吵。


藥研藤四郎佯裝咳嗽兩聲,打斷他們的「爭執」並詢問源由,原來是為了向少主的創作的「作業」「出謀獻策」。


「歌仙老師說希望我說一個小故事……」小藥擔心「爸爸」生氣,輕聲代他們解釋:「我……對很多事也不懂,所以請教大家……」


結果是希望可以幫上忙的「人」太多,反而無所適從。


「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三‧五

「找到很多資源啦!」愛染國俊輕鬆拉著一大車資源進門,順道踹了明石國行的屁股一下:「喂,別擋路。」


下秒,明石國行雙腳離地地離場,螢丸以先舉起,後甩走的方式「送」他回來派的房間。


「我先去放好資源啊!」愛染國俊比預定早放好資源,然後截住準備過去點算的近侍大人:「嘿,有事想問啦~~好像說你故意不讓主人鍛到日向先生呢!」


「沒……呃,又怎麼了?」


「不是主人運氣不好,是你故意不讓刀匠鍛出來?」


「我怎可能有此能耐?」藥研藤四郎苦笑:「不過,介意倒是真的。」


紅髮短刀踮起腳尖揉揉近侍刀的頭:「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三

「哇~~~又有新景趣嗎?」愛染國俊看到通告後怪叫:「有得忙了。」


「對啊,所以要請大家輪流遠征去採集材料。」審神喵拍拍爪令大家集中注意力。


「麻煩死了……不可偷懶嗎?」不用認出聲音也知道是何「人」發言。


「喏~~~我建議每天國行都要負責最少一次遠征~~」推坑的是哪個刀派也不用猜。


「國行不去我可以幫忙丟出門~~」補刀手在此。


似乎不用擔心沒「人手」去遠征呢!


至於當事刀一臉不滿,懶懶地拖著尾音回應:「嘛……多休息不行嗎?別人去也可以,再說……嗯,資源不是很多嗎?不用忙著遠征……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二‧五

「請問主人在嗎?」歌仙兼定敲敲門,得到答允後推門內進:「近侍大人,晚上好。」


滿室芬芳,讓付喪神不自覺放鬆身心,惟下一種因為眼前的事而大吃一驚。


「等等!近侍大人!再不懂風雅也不要做出丟香材直接火燒作照明的事!」


「啊,是大將的命令呢。」近侍刀以眼神示意,歌仙兼定沿著他指示的方向看,發現在「燈」的旁邊是兩個小刀靈的本體刀。


「孩子們在隔壁睡下,趁他們休息時為他們的本體『供奉』能量,可以在最少打擾下讓他們穩定靈力。」近侍刀小心觀察火勢,逐點逐點丟進手裡的小「碎屑」:「這些之前已薰香過幾次,用空薰也無法再釋放更多香氣和靈力,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二

「歌仙請問在嗎?啊……抱歉,小夜也在呢,是不是打擾你們呢喵?」


「沒事,主人請進。」歌仙兼定一看到門外的是審神喵,立刻站起來招呼她進門,然後說要給她奉茶,審神喵雖然叫住他說只會逗留一會兒,但仍無法阻止風雅的文系打刀衝出門準備。至於另一把在場的短刀,則已心領神會為未婚伴侶準備好常用的茶具,害貓咪有點不好意思。


「其實……貓只是來送點小東西……希望可以請教一下歌仙……」貓咪拿出一個小小的,用和紙小心包起來長條形的「禮物」:「是早幾天特意在現世的興趣班學習做的,看到今天終於真正完成,想請歌仙試試和品評……呀,只有一點呢,請不要介意。」


「既是主人...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一

今天的審神喵起得很早,不用催促也會乖巧地預早出門。


如果只是乖巧聽話地不用近侍刀踹出門的話,大概沒人認為有甚麼異象,可是……踩著輕快的步伐還哼著歌??等等,這一定不是正常在星期一出門時的審神喵!


撇除自家夫人被換貓的可能,藥研藤四郎慎重考慮今晚的「佈防」。


可以很肯定,有貓今天會帶違禁品回家!


使計用遠征等踹走有可能會幫她掩飾的刀劍,然後在預定時間緊守大門,即使任何一個兄弟說有甚麼急事也不理會。


終於成功「捕獲」一隻大貓咪。


可是……


「喵?藥研今天等貓的門嗎?」無論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O‧五

「喵?外出申請?」


猫丸基本上,只要在不影響出陣的情況下都會任由大家自由出入去玩去逛街,甚至像燭台切光忠他們般去「神秘的交易場」交換其他家燭台切光忠自家種植的食材。


嗯,真的只是不影響出陣。


就算安排了內番,他們要出門貓咪也不會理。


縱使大部分刀劍出入時也會打打招呼,但……偷懶不做內番而出門的……不應該是「偷偷」溜出門,不讓貓咪知道才對嗎?


「我記得今天安排你和笑面先生手合。」近侍刀平靜地說出對方今天的「工作」:「我認為自己不會記錯。」


在外面等候的亂藤四郎恨不得立即衝進去打扁那個堅持要...

喲,大將,晚餐加菜!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八O

「我的御神刀大人~~」語尾帶著一絲迷惑他人的味道,加上熟悉不過的聲音,石切丸沒回頭已可以開口喊對方的名字。


「呵呵,青江……」而且,不只用說的,他還很自然地往後遞上手,揉揉和聲音同時蹭上自己肩膀的頭:「有事?」


一張紙蓋到大太刀的臉上,摘下來細看,是早幾天主殿給他看過的修行剪影預告。雖然可以出發修行仍未公布,但以上面的「個性」,有剪影預告代表快可以出發的意思。


「已經捨不得我出門?」


「沒有喲,只是好奇我這位御神刀大人如果去修行,身體會不會長出奇怪的東西,我是指鳥居之類啦!」笑面青江臉不紅耳不熱地躲過對方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七九

「貓……」藥研藤四郎戳戳貓咪的鬍子,見她沒太大反應索性輕拉一下:「我們很久沒正式約會了……」


「約會?」審神喵瞇起眼,微微嗔道:「不是有女兒萬事足嗎?」


藥研藤四郎立刻賠笑:「不敢不敢,我怎敢忽略夫人?」


嘴甜也沒用,原來今天審神喵約了其他審神者同事逛街,雖然有提過可以帶「近侍」陪同,但貓咪沒打算要他跟過去。呀……就算現在「批准」他跟上,好像也不算甚麼約會吧?


藥研藤四郎心忖總比沒有的好,所以乖巧地答應下來,可是嘛。


千算萬算忘了算一件重要的事。


「不陪我嗎?」不只是平日受盡寵愛的女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七八

「妍?」


大家都在大廳裡看電視,因為早兩天的跨年節目時間較晚,而且和晚飯時間重疊,所以這幾天大家趁空閒時逐段播放當日錄下的片段。


讓藥研藤四郎略感意外,是自己那個小小的女兒好像比平日更沉迷節目裡,叫了好幾次仍沒反應。


「妍!」實在是太沉迷,身為「爸爸」多少感惱怒,只是,女兒回頭時的笑臉叫他無法發怒。


「想和她們一樣唱歌跳舞!」


咦?


藥研藤四郎愣了愣,以為自己聽錯,剛巧旁邊的小藥趴到自己身邊問電視裡的「哥哥姊姊」在做甚麼,而貓咪很快回答他們是「偶像」,是為大家表演唱歌、跳舞等等的專業表演...

(趴)果然是背景苦爪.............有參考,但好像已改得完全不像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七七‧五

「哇!很多食物!」第一次過新年的妍,看到滿桌和平日完全不同的食物時興奮得拍手問是不是有甚麼特別的宴會,然後又提到剛剛收到很多很多的「御年玉」,平日有領零用錢的小刀靈對突然收到在她眼裡很多很多的錢的事感到又驚又喜,可是又不算完全了解和自己「印象」裡的「新年」完全不同光景是怎麼的一回事。


在她旁邊的小藥揮揮手,努力形容上年在本丸過新年時的模樣,兩個小小孩你一句我一句的玩著「一問一答」去「描述」猫丸的新年,以至甚麼是「年」等等的事。原本不少刀劍男士有意「幫忙」解釋,不過大家聽著聽著,慢慢都成為聽眾,直至午飯結束,話題「暫停」,才因最後一個問題而開口。


「羽根突?」...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七七

時間回到周末時。


「藥研……穿西裝好嗎?」


「吓?」


「貓是說,今年新年穿西裝,一家人一起。」


藥研藤四郎正要說上年不是送了家庭裝的羽織給她讓大家穿一模一樣,今年理應和上年一樣時,瞄到有貓正在看一些奇怪的網站。在貓咪反抗無效下,某貓的「陰謀」很快被揭發。


「想我穿得跟別的本丸的同體一樣?不,那傢伙是演員吧?」


審神喵眼神退縮半秒,很快回復認真的模樣:「不行嗎?貓又沒看過幾次藥研穿正式的西裝的樣子,想看。」


「我討厭扮演、模仿其他人,即使是我的同體。」藥研藤四郎怒瞪妻子一...

各位,新年快樂~~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七六

「喂……我們的貓咪,你要瞪著我和我那可愛的長谷部到甚麼時候?」就算再粗線條,或者對外人不大在意的刀劍,在被盯上一段時間後都會感到渾身不自在。


尤其某貓的眼神……實在太……猥瑣。


「主上,有話請說。」再忠誠乖巧的壓切長谷部都有無法抵受的時候,惟聲線仍是平日的平靜有禮:「若是有能力幫上忙之處,就請主上開口,我長谷部一定盡力完成主上的心願。」


「啊喂,別胡亂答應……」


「貓就等你這一句呢喵!」審神喵開心得笑至瞇眼,從懷裡掏出一張照片遞上:「喵~~~看看這一對呀喵~~貓很想看到實物!」


照片裡是一身現代西洋禮服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七五

「藥研藥研藥研!」審神喵在走廊飛奔,可惜尾長腿短,沒跑上多少步已絆住自己的尾巴,然後像一枝箭般往前「飛」,最後被藥研藤四郎小心擋下。


「喲,大將,妳要摔倒幾次才會學乖?」藥研藤四郎調侃的笑臉很快被「貼」上一張紙,摘下來後瞄了一眼,很快摺回塞回貓咪爪裡:「別騙我好嘛,太假的公告。」


「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審神喵跳起,再次打開公告:「真的真的真的是上面發下來的公告啦!新時代的時空連接快完成,相信最快下月底可以去新時代進軍打擊遡行軍呢喵!」


「妳打我一拳看看?」


「喵?」


「不用問,快打。」藥研藤四郎拉起貓咪...

1 / 38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