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短篇:十年後的「會長」

~有點肉湯,注意~

 @睦月紫千 :喵~~ 給妳的~


「沒想到,眉難高校又有『外星人』。」某處的別墅內,銀白色頭髮的青年眉頭皺起,旋即放鬆,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實在很意外。」


「哦?我還以為錦史郎會罵人。」墨綠色髮絲青年一愣,很快換回平日溫和的笑容:「說起來,錦史郎怎麼突然提到此事?」


「只是有點懷念。」草津走向有馬身邊坐下,靠在他的身上:「那時雖然被『騙』,但實在很有趣。現在回想,那是大家最快樂的日子,孩子氣地想著要征服世界,和小熱和好……可惜已是十年前的事。」


「錦史郎,要『重來』一次嗎?...

只屬於你的溫泉饅頭

「唉……」


「呼,我怎麼了?唉聲嘆氣可不美!」下呂以指尖捲捲長髮:「嘖,生日一個人過有甚麼關係?放學後我我我……我自己一個人去吃下午茶,再美容慶祝都可以!」


「會長和有馬都不在……很掛念他們……」


「不行!愁眉苦臉會變醜!」


另一邊,在防衛部部室裡。


「隔壁很吵……」藏王一面按電話一面抱怨:「嘖……自戀狂沒人理活該。」


「局勢不明朗……是否應該更改投資組合?」


有基沒理會他們,逕自開口:「對呢……我過去送生日禮物嗦!」


「耶!」兩位前輩立刻望向有基:「...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劇場:我們的孩子—開學

~嗣~


「母親大人,已經準備好。」嗣必恭必敬地站在房門外:「請母親大人檢查。」


燻苦笑,比錦史郎快一步走上前拍拍兒子的頭:「不用太拘謹,今天是嗣正式上學的日子,放鬆一點沒關係。今天起,嗣會交很多新的朋友,來,笑一笑……」


嗣的臉上展示是家教下的公式化的笑容,剛抱好女兒上前的錦史郎心裡一緊,有種看到自己小時候的既視感。


燻沒有作聲,細心整理一下嗣的衣領,用指尖梳理嗣的髮型,以輕盈的笑容同時回應「母子」二人:「準備出發喔!」


「是。」


~煙史~


「小煙,快攔...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新資料解禁!

「喂,那個……」粉絲們離開後,藏王指著剛才發放影象的巨型螢幕:「翁巴特想錢想瘋了嗎?」


「立,請問怎麼這樣說?」


「把自己和達達恰商品化……紙巾盒?那是甚麼意思?」


「可能翁巴特認為自己受歡迎,所以覺得可以擺脫出賣我們製作產品,然後每次被我們懲罸、冷待的循環。」鬼怒川推推眼鏡續說:「簡單一點說,自我膨脹。」


「鬼怒川前輩很狠……」鳴子和藏王大開眼界。


「吶,熱史……」反倒是由布院像沒事一樣,一如既往用鬼怒川作靠墊:「不好嗎?翁巴特賣自己和那隻毛豆,當然自己做宣傳……我們可以休息……」


「...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兩個生日派對

「立前輩,生日快樂!」一踏進防衛部,藏王馬上被噴上各種彩帶、紙碎,有基一蹦一跳地走到二年級組的面前輕輕一躍,一頂用充滿童趣手工裝飾過的紙王冠在藏王的頭上出現。


「嘖……一看就知道是有基做的。」礙於對方是可愛的後輩,藏王再嫌棄也不會明說,對方自然不會聽懂。


「翁桑有幫忙的嗦!」


「哈哈……」笑聲有幾分敷衍,但很快因被其他事吸引而止住:「欸?鬼怒川前輩、由布院前輩,你們不是正為入學的事忙碌嗎?怎會……」


「防衛部的每位成員生日時都有一起慶祝……」鬼怒川溫和的笑容一如往常般,語調亦是像微風般淡淡輕彿他人的內心:「怎可以只有立沒有...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新商品

「翁巴特!」鬼怒川怒氣沖沖地衝進部室,把手上的紙箱往書桌用力放下:「請你立刻解釋這堆東西!」


「噗啾?」翁巴特一臉茫然,有基放下他打開紙箱拿出內容物,看起來很高興。


「哇嗦!很漂亮的衣服嗦!」


一旁的鳴子和藏王臉色大變,尷尬地掩臉,緩了緩情緒後,直接制止有基把衣服拼到身上。


「那是女士的內衣!」


「啊,我知道嗦……」有基維持一貫的純真表情,指指上面的圖案:「可是,有Battle Lovers的標誌,不是翁巴特給我們的嗎嗦?」


「就算是他的禮物都不可以穿!」鳴子和藏王難得同步咆哮。...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間接……?!

「錦~史~郎……」學生會室內只有兩個人,有馬趁著遞文件時哄上草津的臉,可惜被草津閃躲過去:「呵……害羞呢,真可愛。」


「喂!不准!這兒是學……」知道有人要再接再厲,草津條件反射式地準備罵人但旋即察覺於事無補,所以立刻褪後,手在書桌上摸索自救用品。


「來嘛,錦史郎……唔!」有馬的嘴被堵住,定睛一看,綠色的小傢伙舉手跟自己say hi,立時愣住。


「等……等等……尊達大人剛剛……」有馬腦海浮現這刺猬幾分鐘前的午餐情況,臉色馬上變青。


砰!


一聲巨響,有人往後倒地。


「有馬!」草津嚇得立刻丟開...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情人節要送巧克力?

無聊翻看Twitter時,鬼怒川發現一個不錯的教學。


「嘻,今年就這樣吧。」


~2月14日~


「嘛……熱史……」由布院掛件又掛到鬼怒川身上:「今年的份呢?」


「甚麼今年的份了?」鬼怒川佯裝不懂。


「嘛嘛,就是在今天會有那種甚麼樣的東西啦……」


「真是的。」鬼怒川掏出一個小小的禮物盒:「小煙就是連好好說清楚話也懶!這個就是今年的那個甚麼樣啦!」


「呵呵,謝謝熱史。」打開包裝後,由布院的眼神晃了晃,不過很快拿起內容物來說。小小的咬了一口後,臉...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My Lord》系列:異國情人節

「Joyeuse Saint Valentin,ma princesse。」


「哇呀!」一覺醒來,本來正常的房間變成整張床幾乎被玫瑰包圍,不慘叫才是奇怪吧:「為……為為為甚麼……燻何時佈置的?我……我我怎麼不知道?」


「佈置整理時不驚動公主殿下當然是家教的基本……」有馬把壞笑的效果放至最大,草津禁不住身體一抖:「同樣地嘛……呵呵,在不打擾、不弄醒公主殿下的情況下,就算換了公主殿下的床單,甚至把公主殿下抱到別的房間裡,都是很基本很基本的家教呢,錦、史、郎。」


「甚麼抱到別的房間,要瞎扯也……等等……」草津看清四周:「何時……昨天不是……」...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劇場:我們的孩子—兩個人(?)的情人節~草津家~

「甚麼?」聽到家裡要求的錦史郎呆住,而燻則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說過的話不會重復。」草津家的家主大人右手抱一個,左手輕拖一個,木無表情地宣告:「有位多年不見的好友回國出任公職,難得今日有空可以一見,對方在嗣出生後已多次提及希望可以跟他們見面,帶他們過去拜訪自是一種禮節。」


「錦史郎,放心吧,既然保姆和僕人會跟過去,不用擔心。」


「……呃……明白。」錦史郎仍未回過神:「那……請父親大人萬事小心。那個……還有,嗣,你要聽外公大人的說話,知道嗎?」


「遵命,我一定會依從外公大人吩咐。」


即使自家父親無聲地再三保...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小小意外(?)

~牽手~


難得抽空約會,更難得街道上沒幾個人,草津心念一動,看著走在身側的人的手一晃一晃,吞吞口水,鼓起勇氣伸過去……


那隻手突然縮開,手的主人轉身笑道:「對了,錦史郎,前面有家餐廳的紅茶和茶點都很有名,有興趣去吃下午茶嗎?」


草津氣得猛踩有馬一腳後,丟下他自己向餐廳的方向走去。


~KISS~


「嘛……熱史……」由布院手一撈哄過去……


「好痛!」


「小煙,怎麼撞我的眼鏡?」


兩人同時痛至掩臉,最後當然甚麼事都沒發生。...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戀愛關係突破

~表白~


「有馬……是認真的?」


事件發生的原因不重要,只要知道眼前這個人跟後輩鬥嘴時被反將一軍,被爆料說他喜歡的人是學生會會長後一反常態地呆立當場。肇事者嗎?一看到當事人的出現已立刻消失無蹤。理由嗎?下午茶時間,雖然說的時候已接近傍晚。


有馬沉默不語。


「不反駁不辯解,我會視為默認。身為神聖的眉難高校學生會的成員,你該知道怎樣處理。」


「抱歉……」


「我要答案!」草津咆哮。


有馬微微點頭,動作細微得幾近看不見。


「為甚麼?」


「很抱...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劇場:我們的孩子—節分@2017

~嗣~


「啊……請問……是惠方卷?」上年看過一次,今年嗣馬上認出來:「請問,今天是節分?」


「對,嗣很聰明,都有記下來呢。」燻笑著讚美,惟換來嗣的搖頭。


「若記不住……會愧為草津家的孩子……一定會記住所有事……」


瞄到伴侶臉色丕變,燻立刻笑著轉換話題:「對了,惠方卷現在仍在準備,草津大人正在外面舉行撒豆儀式,嗣不如先過去?」


「明白。」嗣走了沒幾步又回頭:「妹妹……可以一起嗎?」


「妹妹還小,不能吃惠方卷。」


「抱歉,嗣說得不清楚,是撒豆……」...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鬼怒川小姐

「噗啾……放到哪兒呢嘛啾?」


「翁巴特,在找甚麼?」泡澡後,鬼怒川習慣地去拿水果牛奶付錢後打開蓋,忍不住評價:「洗澡後不喝牛奶總是差了點甚麼……」


「等等……鬼怒川……嘛啾!呀……」


噗!


「翁巴特,快點解釋甚麼事!」箱根家暫時成為防衛部法庭:「就算你說熱史明早會回復,都要好好說清楚,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由布院please don’t angry,真的沒事,嘛啾……明天……睡醒會沒事。Trust me,啾吧啾吧……」


「你不過是翁巴特,叫我們怎相信你?」藏王加入戰團:「快講!」...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共生

「小錦,沒事嗎?」草津醒來後,看到眼前只有防衛部的成員,所有人都眼泛淚光,兩眼通紅:「幸好……幸好醒來了……」


「嘛啾……」


連那團毛都在,就是看不到自己的部下們。


這是……學生會室,剛剛……啊,想起來了,因為又有奇怪的怪人,那傢伙很強……自己被打飛後甚麼也不記得。


難道暈倒了?


「有馬和阿古哉呢?」


「有馬……有馬在醫院……」童年好友的聲音很抖,眼神慌亂:「下呂同學已經趕過去……」


「究竟發生甚麼事?」草津心知不妙,語調自然又急又重,但很快察覺自己失態:「抱歉,失禮了...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自然而然

~相識~


「各位好,我是鬼怒川熱史,請多多指教。」新生在課室裡自我介紹,藍色的男孩依照次序站起來說話。


「嘛,由布院煙。」


「請加『請多多指教』。」老師善意提醒。


「無禮之人。」白髮男孩嗤之以鼻。


「嘖,麻煩死了……是是,由布院煙,請指教。」


~相知~


「哇呀!」強而有力的手止住跌勢,令藍髮男孩沒摔到地上。


「嘛,不是鬼怒川嗎?」


「啊,謝謝,由布院。」鬼怒川笑著道謝:「我正趕著去吃咖喱。」


「鬼怒川喜歡咖喱?」...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劇場:我們的孩子—目光

「各位……號外!號外!號外!」冬休結束後的第一個上課曰,讓人震驚,但屬意料之內的事在眉難大學的正門外出現:「號外!我校學生裡竟然有人為人父母,而且他們都是男人!」


不用說都知道在派發號外的是城崎。下呂某次到黑玉湯拜託時,除了抱著比茶杯重數十倍的大包小包的衣服出現的同時,捎來他在初詣時把城崎打飛、沒收他們相機記憶卡的消息。


雖然知道以城崎的個性,放著「新聞」不管是不可能,但兩對父母都心想沒有照片的話,報導不可能成事。豈料有人sǐ心不息,即使沒有關鍵照片,都用電腦合成的方式去描繪他所想像的「事實」。


何況,cǎo津家酒會發生的事,早已網絡、媒體裡廣泛報導。即使cǎo津家和有馬家動...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My Lord》系列:渴求

「終於回來了……感覺很漫長……」回到原屬彼方的大宅,草津有種比家裡更熟悉,更懷念的感覺:「可以鬆一口氣,終於。」


好不容易忍耐至回到房間丟下行李,草津急不及待從側門衝進有馬的房間撲上對方擁吻,無視有馬的錯愕、制止,只顧拼命的需索,直至推倒對方壓倒在床上後才稍微放慢攻勢。


「錦……錦史郎……」有馬喘了幾口氣後慢慢開口:「不先休息一下嗎?Ma princesse。」


草津搖搖頭,又壓下有馬不斷親吻,手很俐落地鬆開有馬的牛仔領結和領口,正要伸手用力扯下牛仔領結的夾子時,有馬捉住他的手制止。


「小心手……」有馬苦笑,小心翻過露出機...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My Lord》系列:再出發

「錦史郎……」有馬敲敲門,得到允許後內進:「東西收拾好嗎?」


「快可以。對了,請問阿古哉那份禮物送過去了沒?」


「已託人送過去。」有馬爽快應聲:「那個超巨型,裝飾華麗的胡桃夾子相信他一定會很喜歡。」


「嘿……」草津像想起甚麼似的笑起來,看到有馬感到疑惑,惟有笑著解釋:「沒……燻,還記得以前那個甚麼甚麼人偶下流的部嗎?」


噗……


有馬失聲大笑:「阿古哉天使像!」


「對……嘿嘿……」草津笑至無法停下,抹抹眼角的淚水緩緩氣後續道:「買的時候沒想到這點,嘿嘿……現在回心一想,高度、大小沒記錯好像...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劇場:我們的孩子—草津家的新年酒會

「燻穿起這套禮服特別好看。」錦史郎細心為伴侶檢查、整理,眼裡滿是羨慕的目光:「體格高大,穿起西服的感覺完全不同……」


「錦史郎不也是很漂亮嗎?」燻看到對方的領結歪了,細心替他整理,順道撥好頭髮:「在我眼裡,錦史郎是最好看的。」


「……笨……笨蛋……」錦史郎臉蛋一紅,瞪了對方一眼後急急別開:「誰會用『漂亮』去形容男人?」


「有問題嗎?」燻捧住錦史郎的臉:「錦史郎確是很漂亮,除了『漂亮』外,實在難找到更合適的詞語。」


「嘖……口甜舌滑,燻好像越來越壞……唔……」錦史郎的話被堵住,良久才放開,當他想責罵燻時卻發現對方雙眼發紅:「...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