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六

「喵?報告??」


「是的,大將。」近侍刀點點頭:「是大家對那神秘人的分析。」


審神喵依言接過報告,沒幾秒已笑至伏在桌上拍桌子。


「你們真的分析被被的被被,啊,山姥切的被被成精的可能嗎?大家應該只是說笑呀!啊……藥研……怎麼……」


自己的近侍大人眼神忽地變得認真、正經,讓審神喵不敢再笑或說話。


「大將說的話,尤其在軍議上的話就是『命令』,我們必定重視。」藥研藤四郎瞪了貓咪一眼後繼續:「還有,請妳別忘記我們是付喪神,全部都是。」


既然我們都可以以人身顯形,那一張被付喪神使用,一直「吸食」他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三

傍晚,當快累趴的審神喵從現世下班回到猫丸,「幾經努力」「爬」回房間時,因眼前的畫面呆住。


淡淡的燭光,還有小小的蛋糕。


以及一大一小,兩把自己最親密的「短刀」微笑地看著自己。


「媽媽回來了!今天辛苦媽媽呢!」稚嫰的聲音第一個響起,一掃貓咪心裡的疲累。


「來吃蛋糕吧,孩子的媽。」沉穩的聲線裡有著溫暖的感覺:「不過,請記住要先洗手,啊,應該說洗爪。」


「沒錯,吃東西前要洗手!」孩子模仿爸爸的語氣,一本正經地重覆說話一遍。


「今天……是誰生日?」審神喵愣了愣,一時間以為自己記錯日子:「今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一‧五

會汲取教訓的貓咪就不是猫丸的貓咪,審神喵被她的好夫君「點醒」後,就一直想著如何逗那個比那把短刀櫻吹雪厲害好幾倍,以每天數瓶櫻花「果醬」的「產量」「生產」櫻花花瓣的大包平。


喵,單是因為讓你成為除「近侍大人」外,第一把成為「亂舞」制度下滿等的刀劍就樂成這副模樣嗎?


果然如鶯丸所說,是一個笨蛋~~


只是,要實行這件「逗大包平」的事絕不容易。


可能是那天「被提醒時」衝口而出的「逗大包平」,或者是這陣子逃離工作的次數太多,甚或是……呃,孩子的上課、作業問題太瑣碎,總之,審神喵受到「她的好夫君」幾近貼身的「監護」,完全無法抽身去逗那...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一

嘻嘻嘻……


在「亂舞」制度實施後,一口氣用「習合」滿了「亂舞」等級的近侍刀,連續幾天總在「以為」沒人察覺時在偷笑,尤其當審神喵用尾巴戳他的時候,笑得特別高興。


有古怪。


邊戳邊「欣賞」自家夫君罕有的佻皮笑臉的審神喵禁不住思索背後的原因。


「哈哈哈,我的好貓咪,今天怎麼了?」被戳了好一會兒的短刀終於回頭去戳「他的貓咪」:「呵呵,鼓起腮,很好玩。妳剛剛不是戳得高興嗎?怎麼不繼續了?」


有貓禁不住挑釁,一貓一刀就在辦公室裡互戳好幾分鐘。


「哇哈哈~~喂,等等……這兒是辦公室呀喵!」由互戳變成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O

某天傍晚,一隻下班後累癱了的審神喵和她的夫君隨意地躺在床上小憩。


「喵……藥研嘛……」


「別打算又藉故問和一期兄有關的問題。」意識到有貓咪又打算問東問西,被上次突襲嚇了一跳的藥研藤四郎搶先攔下未出口的話題。


拜託,和他有關的請不要問。


尤其只有我們時。


「貓沒說要問他的事……上次害藥研心情鬱悶了幾天很抱歉呢喵。」


「我不是要妳道歉。妳知不知道,為這種事道歉有時會讓我懷疑妳當我是外人。」藥研藤四郎苦笑一下,伸手去擼擼貓咪夫人的尾巴:「別跟我說那些甚麼夫妻間做錯事也要道歉的話,要算也該是我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八

小藥「上學」後的第一個周末……出現連父母也沒預料到的爭奪戰。


「少主,是溫習的時間了。」歌仙兼定清早已在模造刀的房門外守候:「少主對和歌的認識不少,為了日後可以追上學習進度,今天也請加油。」


第一次「拐帶」總算被藥研藤四郎以「小孩子要有足夠的睡眠才可長高」攔下,加上歌仙兼定自知早上立於主人門前,有窺探主人私生活之嫌過於不風雅,所以總算讓小小的模造刀有一個可以輕鬆渡過的早上。


可是,午飯過後就麻煩大了。


喵……要搶刀的可不只歌仙兼定,負責訓練小藥體能的「老師」之一的長曾禰虎徹,還有希望傳授各種新世界知識的陸奧守吉行等刀都對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六

當藥研藤四郎忙於工作時,聽到有貓叫他的名字,抬頭一看,有隻貓咪頭上頂著一個鍋蓋,躡手躡腳地「鑽」進辦公室。


「喲,大將,敵襲嗎?敵襲也不是用鍋蓋當頭盔喔。」


審神喵尷尬地拉下鍋蓋,象徵式的掩住半邊臉。


「那個……」審神喵似乎想把自己藏在鍋蓋下,可惜因為體型的關係而無法如願,惟有怯生生地從鍋蓋下又冒出那半顆頭:「可以問藥研一些事嗎?」


隱約猜到不會是甚麼好事,但看到自家夫人可憐巴巴的模樣,藥研藤四郎自然不忍心拒絕,只好用略為冷淡的語氣回應:「問吧。」


「人類的話,『哥哥』或『姊姊』一定比『弟弟』或『妹妹』大...

藥研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五

看到比早陣子略減的資源,藥研藤四郎對一下上面交待的活動日程,忍不住問審神喵一個問題:「既然都全刀帳了,為甚麼在小豆先生的成功召喚機率加倍時會忍不住爪?」


審神喵心虛地搖頭,惹來近侍刀不滿的眼神。


「我的好貓咪,老實一點啊。」


審神喵偏過頭,悄聲嘀咕了一句:「甜品……」聽到某短刀不滿的眼神更明顯,額頭被彈一下後,貓咪老實說出感受:「貓想多吃點甜品,多一個小豆,不就多一個人手可以做甜品嗎?」


「都是同一個神識,多一個和少一個沒分別。」


審神喵拼命搖頭,指手劃腳去形容一對手和兩對手在做甜品時的數量的分別。藥研藤...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四

「喵!我去『上學』喲喵~~」


背著書包,在房間裡高興得不斷旋轉的模造刀露出閃亮的笑容,和昨晚那個憂心得差點要哭出來的樣子完全是判若兩「刀」。


大概是聽到粟田口家的藤四郎哥哥們會和他一起「上學」,所以心情立刻好起來吧?


「小藥。」藥研藤四郎蹲下,拍拍孩子的肩膀:「現在,先自己去吃早飯,然後自己一個人到茶室。今天起你要學習自己一個人過去,知道嗎?長大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是!」


刀靈邁開短短的腿,蹬蹬蹬揹著書包往樓下跑去。


「的確是長大了呢喵。」


「嗯。」藥研藤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八‧五

清早陽光剛出現時,審神喵從被窩上爬出來,看到身邊那個昨夜因為自己剪了頭髮而心情不好的傢伙仍是呼呼熟睡,忍不住捏捏他的臉。


把遠古時期的標準套在貓身上的笨蛋!


只是……的確真的很關心自己的。


想到這一點,貓咪的肉球又往短刀的臉上拍拍拍,不過,這次被捉住。


「夫人,今天很早呢。」剛「醒來」的短刀眼神還有幾分迷離,臉上是平時少見的,帶孩子氣的笑容:「昨天還沒滿足嗎?趁現在尚早,不如再來一次?」


「昨晚好像只有你滿足吧?」審神喵用另一隻肉球拍打對方的頭殼:「貓現在是貓咪!」


「我好像說過很多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八

「藥研,貓今天要回一趟現世喲~~」有貓很早已離開,工作被「搶」去大部分的近侍刀百無聊賴地在庭院,靜靜地看著孩子和兄弟們玩。


很無聊。


很想去寫文件……


可是,還沒踏進辦公室就被趕出來。想去道場找人手合嗎?抱歉,因為等級的關係,沒幾位願意和他比試。


「爸爸!」小藥朝藥研藤四郎揮手:「今劍哥哥和鯰尾哥哥他們說帶我去後山玩!下午會回來啊!」


「嗯!」


孩子出門後,短刀覺得更悶更無聊,終於忍不住拿出電話看看自家夫人有沒有訊息傳來。赫然發現……


「藥研!貓在髮型屋呢喵~~」...


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5

食用說明:

a.猫丸設定。

b.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等等,真的有主線嗎?)無關。←這邊的IF線沒小藥。

c.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

d.大概有各種古怪情節

~~~~~~~~~~~~~~~~~~~~~~~~~~~~~~~~


明月高掛,惟四周卻一種機械的吵雜聲籠罩,藥研藤四郎在庭院內抬頭張望,一艘明顯是來自「遠古」之物,由大型螺旋槳推動的戰機從天而降,裡面爬出一隻紫色的貓咪。


「喵,真是的,每年都要吐槽,為甚麼那個麻煩的結界到現在仍不放過貓,每次回來都要貓繼續當貓咪!」


藥研藤四郎聽著熟悉的抱怨聲,壓低聲站輕笑,引來貓...

被藥研教訓後,乖乖寫的自貓約章

貓的自貓約章:

1) 不可和其他男人調笑
2) 不可跟其他男人跑掉
3) 不可過度寵愛亂藤四郎,要記得他是男人。
4) 不可以在藥研藤四郎面前提一藥的事和一期一振的事。
5) 早日收養女兒


問答裡要求貓貼出來..........惟有當乖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一

「喵……」審神喵抬頭望向猫丸某些在滴水的天花板,自言自語般道:「是不是該找人修理?可是,又派上面派人來時看到小藥……」


如果真的是人類的孩子還好,上面雖然不會承認審神者和付喪神結緣的制度,但對他們產下的孩子倒是樂得承認,畢竟是未來的戰力。可是,那孩子是刀靈,即使是藉她和藥研藤四郎的靈力/神通力所「生」,都不可算是正式的孩子。


比起在不同審神者國度裡,可以回「母國」取得最基本身份的「孩子」,猫丸裡的小藥是名副其實的「黑市居民」。在外面佯裝是普通的孩子還可以,若讓政府人員來維修屋頂、外牆……怎樣說也太危險。


如果是增築,因為位置固定,倒可以叫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O

「哇~~」審神喵突然雙眼發亮,一旁的藥研藤四郎用眼角瞄了瞄,無視那些已有具現化跡象的心心和光波,低頭重新投入醫學書的世界。


「藥研!藥研!藥研!快來看!」見嫁刀久久不理會自己,審神喵嘟嘟嘴,尾巴一甩勾住對方要短刀過去。早知道逃不過的藥研藤四郎放下手裡的書,說出跟平日沒兩樣的一句:


「喲,大將,又想浪費錢嗎?」


「你再這樣說,貓會以為你是博多!不,博多花錢起來比你疏爽呢喵。」


「呵,那是因為他沒見識過大將的瘋狂。」嗅到有貓開始生氣,藥研藤四郎很快換過語調:「看上甚麼?欸?」


「跟藥研軍裝相似的衣服呢喵~」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九

「貓先出門……欸?」審神喵抬腿預備開步跑的時候,發現庭園裡有大量「特別」的裝飾。


「別浪費時間,再不出發會遲到。」藥研藤四郎熟練地送貓咪一腳,在她來得及反應前完成「開門」、「踹貓出門」、「關門」、「鎖門」和「掩耳」一連串動作。


啊,掩的是孩子的耳。


「藥研好可惡!讓貓看!讓貓看!讓貓看!」門外傳來不只是罵聲,還有踹門的砰砰聲。


「五分鐘後是上班時間,大將如果希望失去這個月的全勤獎的話我不會阻止。」


大門外立刻一片清靜。


「好啦~」放開孩子去玩後,藥研藤四郎轉向其他在場的兄弟們:「主角們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六

踩。


踩踩。


「喵~~讓貓多趴一會。」


踩貓的短刀收回腳,片刻後又一腳踩上去:「大將,要起來了,妳太擋路。」


「累~」有貓繼續趴。


又一腳,近侍刀難得「冷血無情」地教訓貓咪:「要趴回房間去,妳很擋路。」


「累,走不動。」審神喵賴死在地上動也不動,幽幽地回她的「近侍大人」一句:「究竟是誰昨夜折騰貓,讓貓無法好好休息啊喵?」


藥研藤四郎刷地臉紅,隨便應了幾句後匆匆忙忙說去工作,跨過貓咪走過去。


貓咪仍然趴在地上,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五‧七

「好了,請問這次受夠教訓沒?」藥研藤四郎收好輸血用具,端上一碗補血藥:「只是教大家做帽子都可以失血過多,我是否該慎重考慮禁止妳教授任何現世的東西?」


「不要呀喵!」審神喵立刻捧起碗,顧不上熱,骨碌骨碌地一口氣喝光補血藥,再倒掉碗示意點滴不剩:「貓好乖,貓有乖,貓會乖乖的!」


藥研藤四郎噗哧一聲笑出來,遞上手揉揉貓咪的頭毛:「是,是,好乖的貓咪,可惜夫人不乖,腦裡全是其他男人。」


下一秒,審神喵回復人形,再沒幾秒,眼前的一切被層層白紗所阻,到再看清眼前景物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己夫君略帶悲傷的笑容。


「果然挺好看……不,說這種感...

懶洋洋的下午,懶洋洋的貓咪。


藥研:「大將,妳擋路了。」(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四

藥研藤四郎覺得自己要換一副眼鏡。


絕對。


否則,無法解釋今天整天看到粉紅色的光芒和眼睛又痠又痛。


揉揉鼻樑緩解不適後,終於決定拉貓咪的尾巴:「大將,我們去鍛刀!」


審神喵一陣錯愕,輕聲提醒今天已做了鍛刀的日課,用的還是上面提示的各資源800的高消耗鍛刀公式。沒料到,平日比貓咪還省資源的短刀,今天嚷著還想多鍛幾把。


「不要!」有貓死死擋住倉庫的門:「難得資源滿溢喵!貓不要花光光!」


「多鍛幾把怎會花光?」藥研藤四郎傻眼:「上面不是公告了公式可在這星期鍛出小烏丸先生嗎?以大將平日的個性可是要...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一

「吶呢~~要開始接受大懲罰呢!藥、研、哥、哥。」亂藤四郎拿著「懲罰套裝」搖了搖,笑容無比燦爛:「別打算逃啊~~藥研哥哥不會做言而無信的刀吧?」


如果當言而無信的刀就可以逃過一劫,大概值得考慮考慮。


藥研藤四郎死死盯著好弟弟手裡那個大袋,心忖比機動的話會不會贏。


「吶~~可愛的小藥~~」不知道亂藤四郎是否已猜想到近侍刀下一步的動作,所以先發制人地封鎖對方退路:「我也有準備小藥的衣服呢~跟『爸爸』是一套啊!」


「真的嗎?」模造刀雙眼立刻發亮,這下藥研藤四郎就算再想逃都無法逃了。


「當、然、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六O‧五

直播「活動」後,即使得夫君的再三保證,但審神喵多少擔心對刀劍們造成「陰影」。不過,當她連續幾天也看到他們如常的鍛鍊、出陣,甚至內番均如常繼續,心裡的擔憂多少放下大半。


只是,貓咪的心裡總是覺得有點怪異。


出陣很正常、內番雖然仍偶有偷懶,但仍算順利,至少每天仍收割一定數量的新鮮蔬果、鍛鍊比平日多人,大家鬥志激昂,對比平日懶懶散散的模樣,實在叫貓咪「老懷安慰」。


全部「人」都非常努力,可是天大的好事。


……全部「人」?


這天審神喵回「家」後,看到和螢丸、愛染國俊一起手合的明石國行,終於明白這兩天感覺怪異的理由...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五九‧五

「好啦,換我當鬼了!大家快躲好啊!」愛染國俊樂得在搓手,高聲嚷著要大家等著瞧,剩下的短刀脇差們四散,很快因為向日葵形成的「屏障」而從來派短刀的眼前消失。


「喂,你真的不幫孩子一下嗎?」審神喵捧著特別為她調製的熱飲……沒錯,為了貓咪的身體健康著想,小豆長光和次郎太刀竟然有辦法用汽水調出熱飲,用尾巴戳戳身旁的短刀丈夫:「這樣大家都無法盡情玩。」


捉鬼遊戲需要的是偵察和隱蔽,而參戰的不是短刀就是脇差,還要大部分是修行回來的,想必他們的能力有多可怕。


然而,猫丸的少主從沒在遊戲裡第一個出局。


原因很簡單。


大家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五六

「藥研藥研,貓要出去偷看!」有貓知道其他刀劍「歡迎」自己夜襲後,很快就決定實行:「這是主命喲喵~~」


「妳總把『主命』用在不知哪種奇怪的用途上。」藥研藤四郎簡單整理一下衣裝,拿起已放到刀架上的本體又放下:「喲,不怕我抗命嗎?大將。」


「藥研是最好的,當然會聽話喵~」審神喵這晚像吃了甚麼奇怪的蘑菇般,尾巴不斷亂甩:「清光邀貓去看、去偷聽,不去不是不給面子嗎?」


「今天出去,他們一定有所防範,要有收獲就要等『風聲』過去後。」


可惜有貓就是不聽,死活也要今晚「夜襲」。身為近侍,明知對方寧願冒被「首落」的危險也要一闖時,也只有乖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五五

 「藥研……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某天上班日的晚上,枕在難得願意出讓大腿的夫君的大腿上,盯著對方認真地問,在獲得准許後,問了一個嚇得他差點彈起來的問題:


「可以永遠留在這邊嗎?陪在你身邊。」


「大將,請您別開玩笑!」


完全敬語模式嗎?


審神喵知道對方在生氣,但佯裝不懂地撒嬌道:「藥研不喜歡嗎?貓以後留在猫丸,留在你身邊,可以每天陪你和小藥,不是該高興嗎?」


「是不是在現世被欺負?快告訴我!」剛才一嚇,藥研藤四郎早縮回腿,轉身正座在審神喵面前,下一秒,掀開她的「貓皮」:「這種跟『自殺』沒分別的話,不...

偶爾畫個無聊的條漫。


老鼠是真的,還會自己拆包裝袋吃果仁。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五三‧五

歌仙兼定準時回到猫丸,踏進大門的一刻,笑著說出很符合他風格的話:


「怎樣?重視風流的新衣裝,很風雅吧?」


小夜左文字呆了好幾秒。


「歌仙……很美。」


「謝謝讚賞。」歌仙兼定的笑容裡有著以前沒有的風情:「御小夜。」


幸好,早已備妥的宴會為小夜左文字扳回一城。歌仙兼定正式步進猫丸,穿過歡迎自己的刀群後,換他呆立當場,要過了一會才懂得道出感想:「很風雅的宴會……實在感謝大家。」


「是小夜策劃的。」審神喵揉揉短刀的頭,推他到打刀面前,靜待她心目中的畫面:「可以直接『感謝』他啊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五二

歌仙兼定出門已兩天,小夜左文字一直為打掃、整理兩人的房間而忙碌。與此同時……


「貓,先喝掉這碗藥。」


「……不要。」


「不行。」


一貓一刀為一件小事爭持不下,幾番「對抗」後,藥研藤四郎決定祭出絕招。


「喲,那我告訴小藥,有個壞媽媽昨天因為偷看小夜『哥哥』收拾地方,自己不去幫忙之餘還冷病……呵呵,一口氣喝光,乖貓咪。」


「孩子政策」果然有效。


「那,給好貓咪獎勵……」半跪在貓咪面前接過碗,在審神喵的額上印上一個輕吻,原本要再逗一下貓,可是被背後的咳聲打斷。...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四七

「喲,我、的、『好』、貓、咪……」藥研藤四郎紫色的眼睛半瞇,「欣賞」全身的披毛全炸起,啊,連鬍子也在抖呢。覺得好玩的短刀遞起手,在貓咪的臉蛋上亂戳,再輕彈她的鬍子,說出令她膽戰心驚的後半句:「才剛偷運貓咪布偶回來……讓我看看現在又『偷運』了甚麼?呵呵……我好像說過很多次,騙錢的東西別買,尤其有我臉蛋的東西……」


別人家的藥研藤四郎怎樣,審神喵不敢肯定,但她可以肯定,眼前這位屬於猫丸的藥研藤四郎吃醋的能耐在得到「准許」、「鼓勵」後,去到一個以前從沒想像過的「等級」。


簡單說,連有自己臉蛋的所謂「政府騙錢產品」的醋也吃。


可是,偏偏有隻貓咪愛作...

1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