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二三

審神喵一家四口,現在往商店街一帶的祭典出發。


出門的方式嘛……


實在有點詭異。


「聽說藥研哥哥買了親子裝風格的和服呢~~」藥研藤四郎的剋星之一,亂藤四郎今天接近中午時,以任誰都看出心懷不軌的笑容走近剛起床的貓咪,以及待在她身邊的近侍刀。


「亂,你是甚麼意思?」「惡意」明顯得連貓咪都繃起尾巴時,作為護身刀又怎可能沒發現?藥研藤四郎迅即擋到審神喵前面以防有刀對她無禮,尤其這個「好」弟弟一旦決定要捉弄他人的話,連他都難以控制。


亂藤四郎裝作沒發現哥哥在「反對」似的,笑容添了幾分燦爛,靈巧地轉個圈,走到審神喵的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九

連續宴會之後,又是猫丸平凡不過的日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那隻貓咪仍是窩在電腦前看現世的消息,但現在多了見她在偷笑。


想必是那天在「宴會」裡各種偷拍的功效。


那天座位的的安排,其實是按照貓咪的喜好。本丸上下均清楚知道,他們的貓咪主君是無救藥的腐女,就算有了夫君和孩子,也絲毫無法動搖「BL」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既然審神喵喜歡看他們表演,會特意去看其他本丸同體的直播,又熱愛BL,要她放鬆,要她分神,自然利用她的最愛。


當然,所謂「最愛」,是不只一個的。


今天勤勞工作的貓咪,有好好細閱上面派下來的公文:「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三

「貓……」


審神喵沒理由。


「夫人……」一隻戴著黑手套的手,拉著貓咪的衣袖在搖。


作為主君的那隻貓咪繼續裝作不知道,努力用肉球捏住筆,在公文上寫呀寫。


「大將,可以嗎?」一振「可憐」又可愛的短刀,睜大水汪汪,猶如紫水晶似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貓咪,發現審神喵偷望他的時候,立刻放開手裡拉住的衣服,雙手捧著今天做的新刀裝(按:是今天悄悄塞貓咪錢包要她買御札做的),繼續賣力眨著眼「祈求」:「想出陣,想打真水仗。」


你這滿級極短別跟其他人爭經驗好嗎?


「……貓……我的好貓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一O

「有包裹!」


是日,神喵愉快地抱著包裏,甩著尾巴,踏踏踏地回到本丸。


「喵!貓的貓咪玩偶回家了喵!」貓咪飛快的跑向自己的護身短刀,把包裹放到他手上:「一起拆喵~」


「好,好。」藥研藤四郎笑了笑,接好手裡的包裹,騰出一隻手揉貓:「不過,有一點要訂正,是我的貓偶,不是妳的。」


「喂!」審神喵只是瞪了他一眼,懶得跟那振又開始小鬼化的短刀計較,一貓一刀合力小心翼翼地拆開紙箱,抱出多日不見的貓偶:「嗚……終於回來了,很想妳……呀~~~~~~~~~~~~~~~~~」


可怕的慘叫聲令全本丸震動。


半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九‧五

「今天,不准出門!」發現昨天被他塞到床上後就秒睡的貓咪,又是一副想玩想忙碌的表情,藥研藤四郎先下「禁制令」,不過這次他只顧教訓貓咪,忘了要她先回復人形。


「喵~~~貓要玩,貓沒發燒,貓會乖乖的。」巨型圓貓在裝小孩。


「不行!」藥研藤四郎推貓咪到電腦桌前:「今天只能在房間裡,身體才好一點又想亂跑?我可不會讓你胡來。」


「喵!會悶!」難得發脾氣的審神喵現在和某些粟田口的短刀沒分別,令藥研藤四郎開始覺得頭痛,隨手打開她平日最愛的万屋網上購物網站,再連貓帶椅地推她絲亮不差地對著螢光幕的正前方。


「喲,妳不是很喜歡上網買東西嗎?慢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八‧五

回到房間後,藥研藤四郎又一次抱緊審神喵:「對不起,我應該到那邊接妳回來。」


「笨蛋,就算你不是在和小藥、妍他們玩,你也有工作要做。」貓咪拉短刀到床邊一起坐下:「今天大家幫大忙呢喵。」


「妳知道了?」


「藥研不會以為亂不會告訴貓吧?」審神喵笑得很樂:「他呀,貓還沒進門已拉著貓來說呢。」


「讓大家擔心了,是我沒看管好大家,令他們發現現世的情況。」藥研藤四郎一副「工作模式」的口吻:「很抱歉。」


一肉球就往短刀的頭頂招呼。


「好,好。」被打的一方不自覺輕笑出聲:「夫人要打就要讓夫人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七

「爸爸好帥!」


「嘩!」


「呵呵,好~~~」藥研藤四郎意氣風發:「那再來啊!」


拍掌聲繼續,嗯,還有興奮的叫聲。


「爸爸最棒!」


「Papá,多點多點!」


在一大二小興奮叫嚷的背後,是一隻爪忙腳亂,就算在清涼的房間裡也滿頭大汗的貓咪。


「乖孩子們,你們想繼續嗎?」


「是!」


施咒讓短換上和人偶甲一樣的衣服,趁孩子們興奮尖叫,短刀愉快地「展示」的時候,換人偶乙的衣服;接著向人偶乙施咒,換人偶甲的衣服……周而復始,不斷努力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六‧五

有見過瘋狂購物的藥研藤四郎嗎?


不是為了替兄弟們買東西,也不是為孩子們掃清貨架,而是為自己買小東西瘋狂起來的藥研藤四郎,又見過沒?


啊,今天有一個。


幾分鐘前說隨便走走後帶自己買新衣新鞋的短刀,現在忘形地在貨物箱裡翻找。


找甚麼?


啊,娃衣呢~


審神者不知自己正在用「不可思議」,還是無奈的眼神,看著眼前這振已忘了幾分鐘前的話的短刀。


「這套不錯……這也好……」


沒錯,藥研藤四郎已沉迷在找娃衣上。


原因嗎?實在有點「神奇」。...


P2是昨天發生的事實。(打開空空如也的錢包在哭的貓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六

「快出門!」一振短刀又在裝作要拉貓尾。


已接近趴在地上的審神喵拼命掙扎,不斷搖頭:「一會兒,再讓貓等一會兒!」


「藥研哥哥,請問為甚麼要欺負主上?」前田藤四郎走向兩「人」之間制止,順道幫忙貓咪從短刀手裡抽出貓尾巴:「雖說我知道主上今天提過會和藥研哥哥出門,但也請藥研哥哥讓主上先梳妝打扮。」


「嘖。」


「……得救了呢喵。」審神喵揉揉被「拉」的尾巴:「剛剛謝謝前田啊。」


「那是我的份內事。」前田藤四郎伸手準備揉因蹲下而變得比他矮得多的貓咪,但很快收回,換成有點突兀的抓臉動作:「主上不是很喜歡和藥研哥哥一起出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四‧五

雖然出陣們的刀劍在出陣與出陣之間「獻上」不少計策,但近侍刀好像沒有用上,發現大家仍要繼續出陣,大家最後也放棄勸說,到終於聽到審神喵讓他們回去休息的一刻,除了螢丸外,其他刀劍都高興得歡呼,然後一秒內在庭院裡「消失」。


「還沒打夠……」螢丸的抱怨還沒說完就被去而復返的愛染國俊扛走,以免成為貓咪重新派員出陣的理據。


之後,近侍刀回到房間後的事沒刀劍知道,大概只有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樂得今晚沒貓咪來偷窺。


大家唯一知道,第二天近侍刀一反常態,在大家都起床後還沒出現,部分凌晨仍在出陣的刀劍忌不住偷笑,心忖近侍大人很會玩。


房間裡。...

日常扛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一

是日,審神喵回到猫丸後,匆匆忙忙地跑回房間,再急步衝下樓,察覺有異的近侍刀立刻拉住她,在她轉身時發現她的神色有異,立刻拉她回房間裡去。


貓咪的爪裡是她今天穿的衣服。


「平日妳不會趕著換衣服,更別說要立刻拿去洗……」藥研藤四郎一面說一面檢查換下來的衣服,眼神盡是滿滿的擔心:「沒血跡……妳身上也沒血腥味,那不是受傷,也沒奇怪的氣味和污漬……」


「還給貓!貓要趕著拿去燒……啊……」審神喵急急掩著嘴巴,在多番逼問下,終於吐露「實情」:「早幾天訂了一些東西,今天一定要去拿,但偏偏就在附近有『活動』,在趕回傳送地點的路上,好像被拍下來。貓已用最普通的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八OO

「宴會!宴會!還有,最重要的……」愛染國俊從早上開始興奮地一面叫一面跳:「祭典!!!節日沒有祭典怎算節日?」


老實說,他這種高昂的情緒好像由昨天下午已開始,只是今早直接大爆發而已。


「啊……」至於剛剛走出庭園的妍則呆住,完全無法說話。在她後面的小藥輕輕摟著「妹妹」的肩膀,逐點介紹庭園裡的裝飾,當然,也告訴她一會兒祭典會有的「遊戲」,不過,當「妹妹」問他「節日」的由來時就愣住。


兩雙圓滾滾的眼睛同往「爸爸」的方向看,被可愛的孩子們注視著令藥研藤四郎的心不但暖起來,而且有一種得意的感覺,低聲說了句:「呵,是想爸爸說嗎?」後,在孩子們回答前已蹲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九

「喂!夫人,不准碰我的貓咪!」


剛伸出爪預備去「偷」貓偶的審神喵,聞言收回爪,冷冷地回頭瞪著她的護身短刀:「甚麼叫『不准碰你的貓咪』?」


明明這隻玩偶是本貓咪買回來的好嗎?


審神喵的吐槽似乎去了一個很「現實」的方向。


「喲~~」聽到貓咪反駁的理由,藥研藤四郎笑得很樂:「原來就是這樣嗎?我記得『大將』說過,這小東西是買給讓我用的人偶作伴侶的,既然人偶是屬於我的『用品』,那『他』的伴侶,不也是屬於我嗎?大將的賞賜嘛,當然要好好珍惜、保護,就算是大將,也不可以隨便亂碰喔~」


理會他的就不是審神喵了,貓咪大爪一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八‧五

「貓知道我們怎樣也無法在聚樂弟直接接回二號機的理由。」


一隻累趴在地上的貓咪,維持「死亡中」的姿勢,有氣無力地說自己已找到理由。


「喔~~那就要聽聽呢……」藥研藤四郎玩心大發地圍著貓咪趴著的走廊地面用白色的粉筆畫圈,令現場完全跟兇案現場沒分別。


「看看他們就懂。」貓咪連爪都無力舉起,只能稍為抬起頭以眼神示意,庭院裡的兩振山姥切依舊「黏」在一起。


雖然是黏到一起,但怎樣看山姥切長義都是十萬個不願意的,而且……看起來跟審神喵一樣,似乎累到半死。


「另一個分體到訪被揉,然後……這兒的『本體』天天散發被欺負的氣場...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八

「沒有!為甚麼都沒有!」臨近限時活動的尾聲,審神喵終於發出慘叫:「為甚麼沒找到山姥切長義的二號機?」


「問他。」剛巧路過,聽到主人大叫的山姥切國廣聽清楚原因後,一手推出原本摟在身旁的另一振打刀:「他一定知道。」


「偽作再多也沒關係,本歌一振就夠……」山姥切長義憤憤不平地應聲,不過看到「戀人」挑眉就很自覺地收聲。


「先別論仿作不是偽物……」山姥切國廣修行回來後,要黑起來,就連審神喵也無法阻止。只見「仿品」用手輕捏「本歌」的下巴,附耳說了一句以「既然『偽作』再多也沒關係」的不知甚麼後,作為本歌的監察官大人立刻臉紅炸毛。


「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六

是日傍晚,藥研藤四郎打開本丸的大門時,看到的是一隻臉色陰沉、垂頭喪氣的貓咪。


「貓!」藥研藤四郎嚇得臉色發白,急急忙忙拉她到懷裡抱緊。最近現世的事讓她心痛,平日雖大多數笑臉迎人,但藥研藤四郎深知大多數是假笑。好不容易才再看到她稍為回復平日真心的笑臉,還會拉著他說要「兩個人」一起出席審神者聚會,為甚麼今天出門上班後又「打回原形」?短刀越想越心痛,抱著她的手越收越緊,直到她喊痛才醒悟要放鬆,惟擔心之情未減,立刻拉開她續問:「妳別嚇我!沒事嗎?」


審神喵沒說話,翻轉電話讓他看。


「又……又一個?不,兩個?!」本來已蒼白的臉色現在白得更難看,在心焦...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五‧五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一如他們的預計,那些堆積如山的食物都會掃清光。修行回來的御手杵的食量……實在不敢憶起。


總之,堆滿庭園的食物都被吃光便是。


呀!還有被大家當成水般喝的酒!!


完全是難以想像的光景。


更難想像的,是喝至醉倒的刀劍裡,今天多了一個博多藤四郎。平日這個小傢伙為了保證頭腦清醒,大多數是酒不沾唇;就算興致來到時和大家一起喝也好,亦會很節制。今天嘛……聽到修行回來的槍說要以「名槍」為目標,甚至答應短刀會努力學習商人之道去訓練頭腦後,被一如既往地喚了幾聲「師父」,就因為情緒太高漲,主動拉著全本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四‧五

「藥研,要阻止他嗎?」審神喵甩甩尾,放下爪裡的筆往外揚揚首(可是因為太圓,所以動作難以讓人察覺)示意:「會不會買太多喵?」


博多藤四郎一副要把万屋的零食搬回猫丸的模樣。


「我有甚麼權限去阻止?」藥研藤四郎維持努力工作的模樣,頭也沒抬起看一眼:「那是他的事。」


「……怎麼說也是你弟弟嘛……」審神喵白了身邊那個看似努力工作,實際上已把公文重抄了兩次的短刀一眼。


毛筆一滑,一灘墨跡濺在公文上。


又要重抄呢喵。


「他可警告我呢,我還能跟他說甚麼?」藥研藤四郎深吸一口氣,然後拿過一卷新的紙重抄剛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三‧五

因為小夜左文字有意娶歌仙兼定的消息而興奮的貓咪,很快沮喪下來。


「為甚麼會私下成親呀喵??貓的幸福……貓的幸福之源……哇!藥研怎麼又打貓?」


「夫人的幸福之源應只來自我。」秒答。


「腐女的幸福之源是BL!!」貓咪不服氣,當著小夜左文字面前回嗆:「而且,要說,也應該是孩子優先喵!!」


「不。」藥研藤四郎斬釘截鐵地回應,手輕捏審神喵肉肉又毛茸茸的下巴,強逼她抬頭望向自己:「妳的幸福應以我為主。」


「吃醋的小鬼。」


「是妳說可以吃醋的。」短刀回以一笑,聲音又低沉幾分:「還有,我不是小鬼,是大人...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三

連續兩天,鍛刀爐也出現兩振小夜左文字。


如果是平日的話,審神喵很少理會,但,這兩天……「攔截」第三振的都是藥研藤四郎的時候,那不到貓咪不重視。


「藥研,你動了手腳嗎喵?」


「呵,有嗎?讓大將懷疑似乎是我失職。」近侍刀有恃無恐地撒謊:「那種無聊的一口氣從鍛刀爐鍛出三振相同分體的『本體』,可以當一天近侍,或者可以說一下願望的無聊事,我覺得取消了較好。」


果然!


審神喵大腳踹開短刀,直接請小夜左文字到自己面前,被踹至門外的真‧近侍刀不服氣鼓了鼓腮,悄悄監視裡面的事。


「小夜是不是有事想跟貓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一‧五

翌日,當被「折騰」了接近一整晚的審神者爬出床的一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彈起,順道變成貓咪。


喵的,解咒的時間要這樣剛好嗎?


「喲,夫人,怎麼不多休息一會?」藥研藤四郎早已梳洗換裝完畢,伸手就拉貓咪入懷開始早晨吸貓,未幾被貓咪甩開:「呵呵,生氣了?昨晚夫人可不是這副樣子的。」


「是你做的嗎?」審神喵指著不遠處的一對玩偶:「昨天不是這姿勢的喵!」


昨晚放下時,可只是人偶摟著貓偶的肩膀,很溫馨,但又很純愛的姿勢,現在卻是貓偶跨坐在人偶身上,而且……衣服由優雅的小禮服換成大了一號的可愛上衣,令整個氣氛變得……


有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一

一隻貓咪又再偷偷摸摸的溜回猫丸。


一如既往,沒幾秒鐘被「捕獲」。


「喲,我的壞貓咪,妳『又』偷帶了甚麼禁品回來?」藥研藤四郎技巧純熟地綁貓和搶東西,很快搜出「違禁品」:「是新的人偶,啊,應該說是貓偶,妳也真的不昂貴不買呢……不過……」


「看上去和妳也挺像,除了瘦很多之外……哇!」


被綁起來的貓咪還有牙齒和尾巴。


「完全貓咪化,會咬人耶……」藥研藤四郎的笑容添了幾分狡滑:「看來,有隻貓咪要受點教訓才會乖……呀,沒收這個似乎不錯。」


「是買給你用來附身去現世的人偶做伴的。」審神喵沒絲毫悔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九O

「甚麼……又是聚樂第嗎?」藥研藤四郎語氣中明顯帶著不滿:「又要佔一個部隊的位置。」


「反正又不是要無縫遠征,由它吧喵~~」審神喵愉快地甩甩尾巴,撐住臉「欣賞」特備表演:「喵,派部隊出門小事呢~~貓比較在意為甚麼又要演一次(笑)。」


「的確。」


一貓一刀努力裝「恭敬」地看著政府的監察官大人「宣告」某個「被拋棄的時間點」打開的事。


來的是政府派來的「監察官大人」,只是嘛,對上一次已完成政府委派任務的猫丸來說,眼前「人」是誰已不是甚麼秘密。


一貓一刀忍笑忍得很辛苦,要裝作專心致志,又要展示下級對上級的代行人員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八八‧五

「藥研哥哥最近和主人很黏呢。」亂藤四郎哼著鼻音,帶笑看著遠遠的辦公室內,就算正在工作的近侍哥哥,仍然堅持用手繞著貓咪主人的尾巴不放鬆的模樣:「越來越懂情趣,有進步,總算沒讓兄弟們蒙羞呢!」


「亂,原來近侍大人有沒有情趣,會影響大家的聲譽嗎?」


「浦島!難道有個蠢哥哥不是敗壞家聲嗎?」


「會嗎?」浦島虎徹側起頭輕捏下巴:「蜂須賀哥哥整天罵大哥笨,可是他從不會認為大哥會敗壞『虎徹』的名號,還會覺得他和真正的『虎徹』一樣……呀……被蜂須賀哥哥知道我說出來的話,我死定啦!」


「你等級比蜂須賀哥哥高,沒事沒事。」亂藤四郎笑至捧著肚皮...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八八

「藥研……」在現世工作回來的貓咪突然一下抱上藥研藤四郎,短刀先是一愣,很快扶住她的肩拉開距離,細心打量對方。


「甚麼事?被欺負了?」看到審神喵眼角帶淚,短刀一下子嚇得魂飛魄散,急急搖著她的肩膀不斷詢問。


貓咪搖搖頭:「都說貓早過了會被欺負,或者被欺負只能忍淚吞的年紀……沒甚麼事,讓貓抱一抱。」


藥研藤四郎張開手讓她抱緊再回抱,待了好幾分鐘,隱約聽到對方低沉的聲音:「為了信念而自殺……究竟是貫徹到底的忠義,還是只是不夠理智?」


「自殺」兩字大大刺激短刀的思緒,藥研藤四郎再次緊張至捉緊貓咪的肩膀,用接近咆哮的聲線「質問」到底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八七

「準備得如何?」黑暗的一角,兩個高大的身影和一個「球體」在對話。


「快完成了。」


「要加油喵,一切拜託你們,還有大家了。」「球體」開口,背後會甩動的「長繩」讓人無法不注意到:「明天會想辦法帶他出門的了。」


「謝謝主人幫忙。」


「是貓的責任呢喵。」「長繩」又甩了一下:「拜託了。」


外面的黑影慢慢「路過」,心忖是否要「提醒」室內戰和夜戰對薙刀的偵察等能力會有大幅影響的事,但最後決定不作聲,靜靜地離開現場。


晚上,審神喵又尾巴又肉球地蹭著短刀撒嬌:「喵~~~明天去約會好嘛~~好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八六

不用出陣的午後,一貓一刀在辦公室裡努力工作。


突然,貓咪放下爪裡的筆,啪答的聲音,讓近侍刀很自然地抬頭望向她:「大將?」


「只有貓和藥研兩個,仍然喊貓做『大將』嗎?」審神喵笑了笑,看來並不在意,尾巴愉快地甩了甩,用帶誘惑意味的動作勾住他的腰,短刀並沒示弱,揚起一個狡黠的笑容後,以指尖在貓尾巴上輕掃,審神喵立刻敗陣。


貓化的身體的尾巴,可不是一般的敏感呢喵。


「好了,我的好貓咪,有甚麼問題要問可以直說。」收起佻皮的笑臉,藥研藤四郎回復平日的冷靜沉著的眼神。


審神喵一愣,定睛看著自己的夫君:「藥研……發現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七八一‧五

傍晚時,已隱約聞到粽子們的香氣,即使烹調的時間很長,也無礙「孩子們」輪流來來回回地到廚房外的巨型爐子「偷看」自己的作品。


「妳真的不打算拆開我嗎?」藥研藤四郎在床上滾動:「我快忍耐到極限了呢,大將。」


「為了大家的粽子,就麻煩藥研忍耐一下喵~」審神喵愉快地趴在窗邊欣賞刀劍們可愛的動靜,在庭院裡,可以看到剛才有份參與的刀劍們來來回回地走,又焦急,又怕胡亂打開蓋會讓作品失敗的模樣實在太好玩。


「……我快忍耐不了。」藥研藤四郎的聲音低沉多幾分。


「無法忍耐都要忍耐呢喵~~~」審神喵愉快的甩尾巴,繼續欣賞以短刀們為主的刀劍們千變萬...

1 / 3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