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四

「藥研哥哥!」亂藤四郎一下躍到忙得頭暈轉向的近侍刀的面前:「星期六忙嗎?」


星期六?想想最近好像沒甚麼大事要忙,藥研藤四郎很簡單回了句「沒事,是否那天有事要幫忙」後,卻被「突襲」:「喂!我正在忙,不,為甚麼無端打我?」


「正笨蛋!」又一記「重擊」:「結婚周年兼小藥的誕生日也忘了嗎?哥哥再不懂風情也要有記性!」


「那個……宴會的日子的不是21號嗎?」藥研藤四郎一臉不解:「再說,她不像希望大事慶祝,畢竟是有可能招上上面非議的事……哇!好痛!怎麼又打我?」


「吶,我清楚記得上年被長谷部先生拉去準備宴會,那時候你們已說是第二天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二‧五

「我們不客氣了!」粟田口家「年紀」看起來較小的刀劍們齊聲開口,然後同步拿起曲奇往嘴裡送:「嗯~~~」


「吶……甜度差一點兒……可是,嘻~~~」亂藤四郎毫不客氣發表感覺:「是現今女孩最喜歡的微甜呢!」


「啊,亂哥哥……批評主人會不會太無禮……對,對不起……」


「沒事沒事,貓第一次試做,如果大家願意多給意見可是最好呢喵(大心)。」審神喵罷罷爪:「雖然小豆有幫忙,但主要都是貓自己做啊!難得做了一大堆,所以和藥研、小藥一起過來呢。」


藥研藤四郎沒搭話,拿起一塊曲奇轉移話題:「你們還是小心點,夫人的廚藝可是……的,一不小心你們都要去

其實貓真的有烤曲奇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二

「貓要吃貓要吃貓要吃!」


「妳這隻貓咪今天又怎麼了?」藥研藤四郎嘆口氣,拍拍孩子的背著他出去和兄弟們玩:「在孩子面前撒野,小心他學了妳那種小鬼個性。」


「貓是大人,不是小鬼!」


「是哪隻貓咪說,若是『大人』的話,不會強調自己是『大人』?」短刀翻了個白眼:「快點說這次又是甚麼陰謀。」


「說的貓好像壞蛋似的……」審神喵扁嘴:「花生豆腐!花生豆腐呀喵!貓要吃貓要吃貓要吃!」


喂,不是早陣子剛吃了嗎?又來?


再說嘛……那個美食展覽已完結,已經沒有花生豆腐,沒有!


有隻貓咪像小孩...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一一

「好,各位。」茶室內,藥研藤四郎開腔:「亂舞制度已實行一段日子,未知大家有沒有特別感受或感想?如有任何不適和怪異的感覺,也請大家提出。」


加州清光舉手。


「請說。」


「我是想問……喂,不是說好由我傳話,你看管大變態嗎?為甚麼會是你主持軍議?」加州清光吐舌:「一會兒那隻大變態偷溜過來的話,是你失職呢,我們的近侍『大人』。」


「不會,她今天會乖乖休息。」藥研藤四郎對挑釁回以平靜的眼神:「我確認讓她睡著後出來的。」


「嘖,有人在明目張膽地炫耀和『主人』的關係呢!」加州清光白他的一眼,不過很快收回並換上認真的眼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九

一隻躡爪躡腳的貓,偷偷地捧著東西預備溜進主屋。


咚!


事實證明,要贏過極短的機動和偵察是不可能的。


「鬼鬼祟祟在做甚麼?」大概是剛在手入室忙碌完,近侍刀一身內番服,本體只能拿在手裡,不過現在倒是方便了他直接用本體壁咚貓咪:「我的好貓咪,妳爪裡的是甚麼?」


一如短刀所料,貓咪偷偷摸摸的日子就是亂買東西帶回「家」的日子。


「又是掛著我的刀紋來騙錢的東西……嗚哇,那是甚麼?味道很難聞。」短刀把小盒子打開一條縫後秒合上,然後看盒底的說明:「香膏?我的味道?拜託……這種女性化的味道又怎會是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八

「喂!大家快點加快推進攻略大阪城的速度嘞!」博多藤四郎‧極推推他的紅色眼鏡,眼神銳利地盯住第一部隊:「打刀脇差隊早已經完成前五十層,你們的推進實在太慢喳!主人有交帶過,要完成整座地下城的發掘先可以繼續讓我挖小判!」


果然是為了小判。


癱坐在地上歇息的第一部隊隊長兼近侍的藥研藤四郎一臉完全明白的表情。


想小判想至雙眼已變成小判的好弟弟,看來不會放過哥哥(們)。


「小判……小判啦……之前的活動一直在消耗,我再怎努力炒賣都追不回啦!難得現在可以肆無忌憚地挖挖挖……小判小判,小判小判……」


要找人阻止一下嗎?...

來,抱抱~~~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七‧五

「藥研,這次出門好玩嗎?」回到猫丸後,審神喵戳戳小人偶的鼻子逗著「他」玩:「雖然為免太惹人注目,你當了大半天小娃娃呢。」


「喲,夫人,我在這兒呢,妳在跟誰說話?」早已從小人偶中「脫出」的藥研藤四郎眨眨眼,在貓咪的身旁揮揮手喚起她的注意。


只是,不知是否沒注意到,紫色的貓咪仍是輕搖著尾巴,用肉球拍著小小的玩偶繼續和「他」「聊天」。


「啊喂!啊喂!我在這兒呀!」被忽視一段時間後,藥研藤四郎終於受不了拉住貓咪的尾巴,指著自己的臉:「我在這兒!」


噗……哈哈哈哈哈!


貓咪笑至翻肚,短刀秒鼓起腮表示不滿。...


(伸爪接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七

「喵,藥研,貓明天出門穿甚麼較好看?」審神喵拿著幾套衣服在身上比劃、配搭,甩甩尾巴「召喚」夫君的視線希望得到意見。


「答應帶上我再說。」


審神喵征住,抓抓耳朵確認自己沒聽錯,接著上下打量一下眼前的短刀,肯定自己沒問錯刀後緩緩開口:「明天是和審神者的朋友們的聚會。雖說你們可以到現世去,但如果貓帶你出門的話,朋友們也會忍不住直接帶上你們,靈力太集中的話會很顯眼。」


「我不管。」


「喵……怕了藥研呢喵……那用『附身』如何?」審神喵側頭想了想,然後勾起一個淺淺的笑容:「不過,要附到甚麼東西上,麻煩你自己想。」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五

「貓,今天有沒有特別的點心想吃?」工作途中,審神者收到短刀的訊息,以為有甚麼要事要急忙打開的她看到後,差點忍不住罵「人」,不過,很快平伏心情簡單回覆一句:「能準時下班再說。」


「可以的話,今天請不要加班。」


「可以的話」嘛……真的「可以的話」再……


審神者腦裡靈光一閃,手指很自然發出一個訊息:「嗯,知道了。」


點心方面就請拜託你想了。


好的。


幾經努力,審神者總算準時下班,當她搖著貓尾巴回到猫丸時,立刻被濃濃的甜香包圍。


喵?!蛋糕?!


「吶,主人回來...

貓藥和兔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二

「喵,藥研吶……」審神喵沒頭沒腦地丟給藥研藤四郎一個「不懷好意」的問題:「貓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每次這句開場白代表的肯定不是好事。短刀雖然吐槽對方又有「陰謀」,但仍大發慈悲讓她發問。


甚麼?


團子嗎?


「妳是說那些(嗶)藥團子?」


有刀一時口直心快說漏嘴,從貓咪的震驚的反應看來,她似乎完全不知情。


「藥研知道?」


「就是(嗶)藥團子嘛,有甚麼值得奇怪?」既然說也說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地說清楚。


「那是團子!有(嗶)藥怎可能不奇怪?」審神喵一反常態地...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一‧五

如亂藤四郎所料,他的好哥哥很快有所行動。


只是,方向和他所想不同。


「藥研?今晚……要巡邏嗎?」


看到丈夫在深夜時仍一身出陣服,審神喵以為自己眼花,揉揉眼確認無誤後,小心翼翼地試探問道。


「不,只是希望哄夫人高興。」一身戎裝的短刀看起來很得意,朝著一臉茫然的貓咪伸出手:「有興趣和我同行嗎?夫人。」


要哄貓咪高興,可不是某弟弟眼裡所認定的奇怪故事的劇情。


最近自己確是過份了一點,壓制她的興趣過甚。


何況,今天「獲益良多」,不好好「回禮」也說不過去。


猜測...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一

「藥、研、哥、哥(大心)!」


被叫喚的一位嚇得彈起,差點連手裡的電話都摔掉。


「這幾天見藥研哥哥經常對著電話傻笑,看來和主人聊得很樂呢!」


藥研藤四郎下意識地倒退幾步,把電話護在身後,嘴巴則慌忙解釋他並隨意「濫用」和在現世的審神喵通訊的權限。少有的慌慌張張的反應逗得弟弟大笑,接下來自然是逼問他是否在看甚麼「有、趣、的、東、西」。


當然,又是一次忙亂的否認,總之,敬業樂業又公私分明的短刀一再強調自己和「大將」沒有做出俈何超出權限的事。


長髮短刀搖搖頭,踏前兩步躍起,用力敲打哥哥的頭,大喊他一聲「大笨蛋哥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六OO

「喵……藥研吶……」


聽到有貓欲言又止,藥研藤四郎停下在磨藥的手,定睛望向妻子靜待她繼續。


「不是剛過了十五夜嗎?」


「嗯。」


「記得有個說法,說月亮上有兔子在搗藥。」


「不是搗麻糬嗎?」藥研藤四郎一愣,然後再次拿起藥研繼續磨藥。


審神喵聽到答案後表現失落:「還以為……唉……」


「還以為?」


「如果兔子搗藥,即使過期也希望符合一下節日風情呢喵……」


短刀嗅到危險的味道,奈何藥材仍未磨好,現在停下將會功虧一簣。只是……...


終於算是有上色了 (仍然沒補回披風,趴)

把藥研畫成美○女戰士會否被他教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八‧五

審神喵踏進「家」門的一刻,因為眼前的大「燈籠」而停下腳步。


「那個……」


「是怎麼的一回事喵?」


「燈籠」不斷晃動,朝貓咪大喊:「哇!主殿,嚇一跳嗎?」


哦,原來是驚嚇。


審神喵邁開腳步正要往前走又被叫住,某白得比燈籠耀眼的太刀在枝頭上猛踢腿,要貓咪想辦法「悄悄」救他下來。


「主殿,請讓鶴在上面多待一會。」被藥研藤四郎叫來的太刀以溫柔的笑容制止,惟此眼神對另一把太刀來說是恐怖至極:「待神刀們祭月儀式結束,祭品『分發』後,我會『親自』『請』你下來。」


審神喵肯肯定自己在奇...

大家中秋節快樂~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七‧五

「哈啾!」


「藥研,沒事嗎喵?」


「沒,我肯定兄弟們在我背後說壞話。」藥研藤四郎揉揉鼻尖,半刻掏出手帕抹抹,再度強調:「肯定。」


已回復人形的審神者懶得反駁,再說她亦不敢否定對方的說法。


只希望若是真的話,他們會越說越「成人」的傾向不會教壞自己的寶貝兒子。或者,那可愛的孩子不會不小心說了一些惹人遐思的東西。


「真的沒事嗎?」看到夫君在甩頭,審神者有點擔心:「如果不舒服可以先回去。」


「沒事,我真的沒事。」藥研藤四郎回以一笑,再雙手搭上「貓咪」的肩膀,上下打量仔細「欣賞」:「第一次看到妳以...

(丟下就跑)

P1 是加工後的圖,P2-P4是倒退的未加工(?)圖。腦洞來自早陣子小藥(本體)要和藥研爸爸(BJD)一起看下雨的畫面。


父子裝很萌(大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六

「喵?報告??」


「是的,大將。」近侍刀點點頭:「是大家對那神秘人的分析。」


審神喵依言接過報告,沒幾秒已笑至伏在桌上拍桌子。


「你們真的分析被被的被被,啊,山姥切的被被成精的可能嗎?大家應該只是說笑呀!啊……藥研……怎麼……」


自己的近侍大人眼神忽地變得認真、正經,讓審神喵不敢再笑或說話。


「大將說的話,尤其在軍議上的話就是『命令』,我們必定重視。」藥研藤四郎瞪了貓咪一眼後繼續:「還有,請妳別忘記我們是付喪神,全部都是。」


既然我們都可以以人身顯形,那一張被付喪神使用,一直「吸食」他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四

「上一次我們談了地震會怎樣,這一次將會說狂風暴雨。」陸奧守吉行拿著指示燈射向投射螢幕:「新世界的科學可是厲害咋!人類紀錄很多,很多影像,甚至有很多研究!」


小小的模造刀,還有不少短刀同望向似乎要歪題介紹新世界科技的打刀眨眨眼。


好像沒刀打算制止,大概是早習慣了。


果然,打刀花了快一小時介紹各種雷達和數據蒐集方式。


「陸……啊,老師……」厚藤四郎舉手:「所以,如果可以掌握數據就會對行軍的決策有利吧。請問,那些儀器要如何操作和解讀?」


豆大的汗珠從維新派的打刀的頭上滑落。爽朗的打刀乾笑幾聲後,有點苦惱地抓抓頭...

1 / 9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