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六

「喵?報告??」


「是的,大將。」近侍刀點點頭:「是大家對那神秘人的分析。」


審神喵依言接過報告,沒幾秒已笑至伏在桌上拍桌子。


「你們真的分析被被的被被,啊,山姥切的被被成精的可能嗎?大家應該只是說笑呀!啊……藥研……怎麼……」


自己的近侍大人眼神忽地變得認真、正經,讓審神喵不敢再笑或說話。


「大將說的話,尤其在軍議上的話就是『命令』,我們必定重視。」藥研藤四郎瞪了貓咪一眼後繼續:「還有,請妳別忘記我們是付喪神,全部都是。」


既然我們都可以以人身顯形,那一張被付喪神使用,一直「吸食」他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四

「上一次我們談了地震會怎樣,這一次將會說狂風暴雨。」陸奧守吉行拿著指示燈射向投射螢幕:「新世界的科學可是厲害咋!人類紀錄很多,很多影像,甚至有很多研究!」


小小的模造刀,還有不少短刀同望向似乎要歪題介紹新世界科技的打刀眨眨眼。


好像沒刀打算制止,大概是早習慣了。


果然,打刀花了快一小時介紹各種雷達和數據蒐集方式。


「陸……啊,老師……」厚藤四郎舉手:「所以,如果可以掌握數據就會對行軍的決策有利吧。請問,那些儀器要如何操作和解讀?」


豆大的汗珠從維新派的打刀的頭上滑落。爽朗的打刀乾笑幾聲後,有點苦惱地抓抓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三

傍晚,當快累趴的審神喵從現世下班回到猫丸,「幾經努力」「爬」回房間時,因眼前的畫面呆住。


淡淡的燭光,還有小小的蛋糕。


以及一大一小,兩把自己最親密的「短刀」微笑地看著自己。


「媽媽回來了!今天辛苦媽媽呢!」稚嫰的聲音第一個響起,一掃貓咪心裡的疲累。


「來吃蛋糕吧,孩子的媽。」沉穩的聲線裡有著溫暖的感覺:「不過,請記住要先洗手,啊,應該說洗爪。」


「沒錯,吃東西前要洗手!」孩子模仿爸爸的語氣,一本正經地重覆說話一遍。


「今天……是誰生日?」審神喵愣了愣,一時間以為自己記錯日子:「今天……...

wwwww 自己的槽自己吐~

終於..........畫了很久..........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一‧五

會汲取教訓的貓咪就不是猫丸的貓咪,審神喵被她的好夫君「點醒」後,就一直想著如何逗那個比那把短刀櫻吹雪厲害好幾倍,以每天數瓶櫻花「果醬」的「產量」「生產」櫻花花瓣的大包平。


喵,單是因為讓你成為除「近侍大人」外,第一把成為「亂舞」制度下滿等的刀劍就樂成這副模樣嗎?


果然如鶯丸所說,是一個笨蛋~~


只是,要實行這件「逗大包平」的事絕不容易。


可能是那天「被提醒時」衝口而出的「逗大包平」,或者是這陣子逃離工作的次數太多,甚或是……呃,孩子的上課、作業問題太瑣碎,總之,審神喵受到「她的好夫君」幾近貼身的「監護」,完全無法抽身去逗那...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一

嘻嘻嘻……


在「亂舞」制度實施後,一口氣用「習合」滿了「亂舞」等級的近侍刀,連續幾天總在「以為」沒人察覺時在偷笑,尤其當審神喵用尾巴戳他的時候,笑得特別高興。


有古怪。


邊戳邊「欣賞」自家夫君罕有的佻皮笑臉的審神喵禁不住思索背後的原因。


「哈哈哈,我的好貓咪,今天怎麼了?」被戳了好一會兒的短刀終於回頭去戳「他的貓咪」:「呵呵,鼓起腮,很好玩。妳剛剛不是戳得高興嗎?怎麼不繼續了?」


有貓禁不住挑釁,一貓一刀就在辦公室裡互戳好幾分鐘。


「哇哈哈~~喂,等等……這兒是辦公室呀喵!」由互戳變成互...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九O

某天傍晚,一隻下班後累癱了的審神喵和她的夫君隨意地躺在床上小憩。


「喵……藥研嘛……」


「別打算又藉故問和一期兄有關的問題。」意識到有貓咪又打算問東問西,被上次突襲嚇了一跳的藥研藤四郎搶先攔下未出口的話題。


拜託,和他有關的請不要問。


尤其只有我們時。


「貓沒說要問他的事……上次害藥研心情鬱悶了幾天很抱歉呢喵。」


「我不是要妳道歉。妳知不知道,為這種事道歉有時會讓我懷疑妳當我是外人。」藥研藤四郎苦笑一下,伸手去擼擼貓咪夫人的尾巴:「別跟我說那些甚麼夫妻間做錯事也要道歉的話,要算也該是我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九‧五

抵不過審神喵的「懇求」,原本因希望她可以早點休息,而不讓她參與的「秘密軍議」,終於換成晚飯在大廣間裡集合。


那個……老實說,已不算是甚麼「秘密軍議」,尤其是這一次。


會換到大廣間是審神喵的主意,她認為大家都關心新制度實行後的情況,讓「軍議」半公開地進行,是希望讓大家可以參與。在「軍議」前,小組的成員先約法三章不談及他們懷疑的事,只討論是次的「亂舞」制度。


話雖如此,來的「其他」刀劍並不多,可能是有興趣的已親自感受「習合」後的變化,抗拒的則打定主意不會來聽「分享」,所以剩下的大多是在猶豫,或者來看熱鬧的刀劍。


「你這老頭,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九

「喲~點數點數~~~」由昨晚,不,由公告一出來的那天開始,每天總有刀劍忍不住去點算自己在猫丸內擁有的「分體」數目。今天興奮地點算的除愛染國俊外,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刀劍。


「哈哈哈,為將會變強而樂在其中,甚好甚好。」


「你這老頭笑甚麼?怎樣比都是我的本體數目也比你多!」


「大包平又在做傻事呢,很可愛。」


「說人笨的自己也是笨蛋。」


「會和笨蛋結為連理,又的確是笨蛋所為……不過,誰叫我最喜歡大包平?」鶯丸輕笑,然後嘆一口氣:「只是,大包平大概會把身體全拿去『習合』呢……以後想多幾個大包平幫忙搥腰搓背也沒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八

小藥「上學」後的第一個周末……出現連父母也沒預料到的爭奪戰。


「少主,是溫習的時間了。」歌仙兼定清早已在模造刀的房門外守候:「少主對和歌的認識不少,為了日後可以追上學習進度,今天也請加油。」


第一次「拐帶」總算被藥研藤四郎以「小孩子要有足夠的睡眠才可長高」攔下,加上歌仙兼定自知早上立於主人門前,有窺探主人私生活之嫌過於不風雅,所以總算讓小小的模造刀有一個可以輕鬆渡過的早上。


可是,午飯過後就麻煩大了。


喵……要搶刀的可不只歌仙兼定,負責訓練小藥體能的「老師」之一的長曾禰虎徹,還有希望傳授各種新世界知識的陸奧守吉行等刀都對小...

變回人去逗昨天的藥研貓(笑)。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七

「咦?!!!」


在通告欄前,刀劍們異口同聲地叫出來。


「怎麼了,上面的人變了極短嗎?這種機動……」


「吶,還要是滿等博、多、弟、弟的機動呢。」


「Wait!不要扯上我!」


「太快會很難滿足呢,我是指用以『習合』的本體數目。」


叩!


「討論」因為「除穢」而結束,正確一點說是改變話題的方向,徹底地。


「嘿嘿,簡單說,新的倉庫、房間騰空出來的日子快到了嗎?」鶴丸國永首先提出「霸佔」新空間的要求:「我的驚嚇玩意快堆滿房間,這下可以申請一個新倉庫吧?」...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六

當藥研藤四郎忙於工作時,聽到有貓叫他的名字,抬頭一看,有隻貓咪頭上頂著一個鍋蓋,躡手躡腳地「鑽」進辦公室。


「喲,大將,敵襲嗎?敵襲也不是用鍋蓋當頭盔喔。」


審神喵尷尬地拉下鍋蓋,象徵式的掩住半邊臉。


「那個……」審神喵似乎想把自己藏在鍋蓋下,可惜因為體型的關係而無法如願,惟有怯生生地從鍋蓋下又冒出那半顆頭:「可以問藥研一些事嗎?」


隱約猜到不會是甚麼好事,但看到自家夫人可憐巴巴的模樣,藥研藤四郎自然不忍心拒絕,只好用略為冷淡的語氣回應:「問吧。」


「人類的話,『哥哥』或『姊姊』一定比『弟弟』或『妹妹』大...

藥研喵~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五

看到比早陣子略減的資源,藥研藤四郎對一下上面交待的活動日程,忍不住問審神喵一個問題:「既然都全刀帳了,為甚麼在小豆先生的成功召喚機率加倍時會忍不住爪?」


審神喵心虛地搖頭,惹來近侍刀不滿的眼神。


「我的好貓咪,老實一點啊。」


審神喵偏過頭,悄聲嘀咕了一句:「甜品……」聽到某短刀不滿的眼神更明顯,額頭被彈一下後,貓咪老實說出感受:「貓想多吃點甜品,多一個小豆,不就多一個人手可以做甜品嗎?」


「都是同一個神識,多一個和少一個沒分別。」


審神喵拼命搖頭,指手劃腳去形容一對手和兩對手在做甜品時的數量的分別。藥研藤...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四

「喵!我去『上學』喲喵~~」


背著書包,在房間裡高興得不斷旋轉的模造刀露出閃亮的笑容,和昨晚那個憂心得差點要哭出來的樣子完全是判若兩「刀」。


大概是聽到粟田口家的藤四郎哥哥們會和他一起「上學」,所以心情立刻好起來吧?


「小藥。」藥研藤四郎蹲下,拍拍孩子的肩膀:「現在,先自己去吃早飯,然後自己一個人到茶室。今天起你要學習自己一個人過去,知道嗎?長大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是!」


刀靈邁開短短的腿,蹬蹬蹬揹著書包往樓下跑去。


「的確是長大了呢喵。」


「嗯。」藥研藤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三

「媽媽,這是甚麼?」


看到貓咪媽媽拿著一個四四方方,背後又有兩條帶的東西,小小的模造刀眼睛眨了眨,看到「箱子」打開後,雙眼立刻閃閃發亮:「書包?是書包嗎?真的是書包嗎?」


「嗯。」早已在房間裡藥研藤四郎點點頭,在桌上拿去一疊書塞進去,然後蹲下與孩子同高後和譪地笑道:「小藥不是說要上學嗎?雖然你因為太小仍未適合,但是,大部分小孩在上學前都要學習很多事,也要學習怎樣去上學。在小藥可以去上學前,要先學很多很多東西呢。」


小藥的眼神明顯一沉,夫妻二「人」立時愣住,心裡奇怪為何早幾天對「上學」興致勃勃的孩子,現在卻是一副害怕的樣子。...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八一

雖然是假期,但由於這陣子總是下雨,所以大家都只能待在屋裡,別說出去後山或者河邊玩了,就算到庭園去也因為草地又濕,踩下去時泥像漿糊般吮著腳,大大打擊想去玩的心情。


窩在「家」裡的刀劍們惟有看電視打發時間。


當番?下雨天不是要躲懶嗎?


「媽媽……」小小的模造刀刀靈輕敲辦公室的門,看到爸爸媽媽抬頭後,維持在門外探頭的姿勢問道:「甚麼是上學?」


審神喵愣住,而藥研藤四郎像是甚麼在意般應了句:「對呢,現世的孩子學習是叫『上學』,我們的時代多是由家臣教導……孩子的媽,怎麼了?」


看到有貓眼眶像紅了一圈,藥研藤四郎的眼...

藥研‧黎明卿‧藤四郎 <--朋友對貓家的藥研的評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八‧五

清早陽光剛出現時,審神喵從被窩上爬出來,看到身邊那個昨夜因為自己剪了頭髮而心情不好的傢伙仍是呼呼熟睡,忍不住捏捏他的臉。


把遠古時期的標準套在貓身上的笨蛋!


只是……的確真的很關心自己的。


想到這一點,貓咪的肉球又往短刀的臉上拍拍拍,不過,這次被捉住。


「夫人,今天很早呢。」剛「醒來」的短刀眼神還有幾分迷離,臉上是平時少見的,帶孩子氣的笑容:「昨天還沒滿足嗎?趁現在尚早,不如再來一次?」


「昨晚好像只有你滿足吧?」審神喵用另一隻肉球拍打對方的頭殼:「貓現在是貓咪!」


「我好像說過很多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八

「藥研,貓今天要回一趟現世喲~~」有貓很早已離開,工作被「搶」去大部分的近侍刀百無聊賴地在庭院,靜靜地看著孩子和兄弟們玩。


很無聊。


很想去寫文件……


可是,還沒踏進辦公室就被趕出來。想去道場找人手合嗎?抱歉,因為等級的關係,沒幾位願意和他比試。


「爸爸!」小藥朝藥研藤四郎揮手:「今劍哥哥和鯰尾哥哥他們說帶我去後山玩!下午會回來啊!」


「嗯!」


孩子出門後,短刀覺得更悶更無聊,終於忍不住拿出電話看看自家夫人有沒有訊息傳來。赫然發現……


「藥研!貓在髮型屋呢喵~~」...


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5

食用說明:

a.猫丸設定。

b.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等等,真的有主線嗎?)無關。←這邊的IF線沒小藥。

c.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

d.大概有各種古怪情節

~~~~~~~~~~~~~~~~~~~~~~~~~~~~~~~~


明月高掛,惟四周卻一種機械的吵雜聲籠罩,藥研藤四郎在庭院內抬頭張望,一艘明顯是來自「遠古」之物,由大型螺旋槳推動的戰機從天而降,裡面爬出一隻紫色的貓咪。


「喵,真是的,每年都要吐槽,為甚麼那個麻煩的結界到現在仍不放過貓,每次回來都要貓繼續當貓咪!」


藥研藤四郎聽著熟悉的抱怨聲,壓低聲站輕笑,引來貓...

被藥研教訓後,乖乖寫的自貓約章

貓的自貓約章:

1) 不可和其他男人調笑
2) 不可跟其他男人跑掉
3) 不可過度寵愛亂藤四郎,要記得他是男人。
4) 不可以在藥研藤四郎面前提一藥的事和一期一振的事。
5) 早日收養女兒


問答裡要求貓貼出來..........惟有當乖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三

「喵,今天政府會正式公布修行名單,不過,不用擔心啦,肯肯定是你呢,山姥切。」審神喵難得早起,特意去安撫他:「放心吧!貓相信你會順利修行的!」


「我這個仿品用不著主人擔心。」


「怎可以說這種話?好,貓今天雖然百分百要加班,但一定找機會偷溜回來送你出門!」


叩。


貓頭被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


「大將,我好像聽到一個不合理,也不符主將風範的事。」


「請主人別為我這個仿品過度勞累或犯險……」


「別拿甚麼『仿品』說話!」審神喵像被點起甚麼奇怪的鬥志,志氣滿滿地說:「貓就是要為了被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七一

「喵……」審神喵抬頭望向猫丸某些在滴水的天花板,自言自語般道:「是不是該找人修理?可是,又派上面派人來時看到小藥……」


如果真的是人類的孩子還好,上面雖然不會承認審神者和付喪神結緣的制度,但對他們產下的孩子倒是樂得承認,畢竟是未來的戰力。可是,那孩子是刀靈,即使是藉她和藥研藤四郎的靈力/神通力所「生」,都不可算是正式的孩子。


比起在不同審神者國度裡,可以回「母國」取得最基本身份的「孩子」,猫丸裡的小藥是名副其實的「黑市居民」。在外面佯裝是普通的孩子還可以,若讓政府人員來維修屋頂、外牆……怎樣說也太危險。


如果是增築,因為位置固定,倒可以叫孩...

1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