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九

工作中的審神者突然接到丈夫發來的短訊。

 

一個足以嚇她一跳的短訊。

 

看到訊息後,審神者不再管堆積如山的工作,立刻以電話打開審神者論壇,果然,已傳開去。

 

被審神者、刀劍們合力人手置頂的帖子,有小藥的照片。

 

帖子的標題:請問這是甚麼刀?新出的嗎?

 

內文大概說有位審神者偶爾在後山看到一個沒見過的小孩,並表示已不是第一次看到,只是今天「終於」偷拍成功云云。

 

不少回覆質疑那個小孩應是人類,或至少是人類所生,畢竟大家都知道刀帳裡沒這位付喪神,而且偶爾也有傳聞說有審神者懷上付喪神的孩子,不應直接歸類為刀。

 

甚至有人回覆:搞不好是某個審神者從現世帶來遊玩的親戚而已。

 

審神者一面看留言,一面希望內容走偏。誤會有人帶現世的人來還好,畢竟若是靈力高的人,上面倒是隻眼開隻眼閉,甚至恨不得有人藉此契機加入審神者的行列。

 

至於誤會那是審神者生育的孩子……嘛,反正前例一堆,不是太大問題。

 

只要別像標題和那位審神者般,一直繞著「那一定是一把新刀」上就好。

 

藥研藤四郎又傳來訊息,謂他快壓不住那些一心要「解決問題」的兄弟們,希望「大將」下令「答題」方向。

 

「先回覆其他帖子,把帖子能壓下去就壓下去。即使要回覆,都只能匿名,絕不可透露本丸和小藥的事……」審神者暫定「作戰」策略:「一旦決定回覆那個帖子,回答者只能用假IP,務必跟本帳區分成不同的人。」

 

「要換『那個』瀏覽器嗎?」在審神者的「調教」下,藥研藤四郎對現世科技多少有點了解:「比較保險。」

 

「不,被他們知道那種瀏覽器的存在,日後可能更麻煩。」那種瀏覽器雖然可以輕易隨時變換IP,但同時是黑暗世界的入口。對刀劍而言,血腥事,以至人類的仇殺都不是甚麼大事,就是因為「甚麼事都見識過」,反而容易出問題:「用程式『借』別人的IP,或手動一個假的IP包裝就好。」

 

「遵命。」

 

「不用太緊繃……雖然貓現在都很擔心……」

 

內容似乎被那位審神者扳回來,大家開始研究照片上拍得矇矓的「本體」,以找出他的身份。

 

一身粟田口家的軍服令大家把「考據」範圍縮窄到粟田口的刀上,再以「身高」推理,大家一致認為他是粟田口吉光的作品之一。下面開始有回覆說有可能是「高層」在招募新的付喪神,正測試他的實力,以看日後會否收入刀帳,大概。

 

連上面都扯出來,審神者苦惱得想撞牆。

 

再下去,自己私下令現世的刀顯形的事會曝光,到時候猫丸和小藥會否受牽連實在令她擔憂。

 

「擔心?」藥研藤四郎罕有傳來語音訊息,聲音聽起來平靜,但隱隱有份淡淡的不安。

 

「嗯。」審神者不知自己該擔心猫丸還是那孩子。若是被要求「還原」,不知自己是否該「聽令」,以換取猫丸的安全和調查時間。可惜,這種想法大概不能和他商量……無論他的答案、理據是甚麼,都不是自己願意聽的。

 

這刻,審神者已無心工作,只顧專注「監察」進展上。

 

有幾個很明顯看來是猫丸的刀劍的回覆,有刀說可能是審神者的朋友,也有人回覆說可能是審神者和粟田口家的刀劍生的孩子,所以才會一身粟田口風的軍裝打扮;有個明顯在搞事,說搞不好是妖怪之類。不用「猫丸」的刀劍出面,很快已被人反駁不可能。不過,那個「搞事者」像語不驚人誓不休般,補充一句:

 

「甚麼嘛,審神者不是可以是非人類嗎?搞不好是新加入的妖怪審神者,搶了他們家的刀劍衣服穿而已啦。這種連驚嚇都算不上嘛。」

 

一句話令所有「人」贊同。在他們身邊的地區,每天都有新的審神者進駐,也常有審神者離職。人類的審神者最多,但大家多少也見過非人類的審神者,所以想法秒被接納,甚至以為他就是那位審神者麾下的鶴丸國永,拉著他問問題。最後他們當然得不到答覆,反「證明」他說的是事實。

 

「未來大嫂太有辦法。」審神者看到情勢被他一下反轉,久久不知如何反應,終於決定「讚美」對方。

 

「呀,有點意外。」藥研藤四郎飛快地輸入訊息:「雖然不排除他其實打算搗蛋。」

 

「本來打算叫你綁好他等貓回來拔毛……現在反而要回去後記得多謝他呢。」審神者只覺鬆一口氣,看到在其他刀劍合力洗版下,把話題擠到後面,而且引導大家催政府開活動讓大家一顯身手並得有大量回應後,總算可以安心下來。當她準備再次跟工作奮戰,又聽到訊息音,上面有一句:

 

「以防萬一,想先問可否委屈妳……」

 

話只有半句,然後看到對方補充:「只是手誤,請當作沒看到,大將。」

 

會被「咒術」變做貓咪不是沒原因的,審神者的好奇心被挑起:「那個『以防萬一』的方法是甚麼?」

 

「沒事就不必再提,大將。」

 

哎呀……猫丸藥研式的大將句呢。

 

肯定有事。

 

手誤應該是真的,但有話不敢說同樣是真的。

 

「孩子的爸,有甚麼事想說?」惡作劇的心念一起,審神者用調侃的話回覆,令「對話」暫停好幾分鐘,然後收到簡單一句。

 

「嘿,已收到『答案』呢,孩子的媽。」

 

明明調戲的人是自己,但審神者仍然因反擊而臉紅。

 

「不過,還是不適合用這方法應對。始終有損妳的聲譽,一旦現世那邊誤會,對妳的『未來』有很大的影響。」大約一分鐘後,彈出一個新訊息。

 

審神者內心一陣揪痛。

 

沒想到,他始終在意這一點。隨著關係加深,審神者越來越後悔當初一個又一個的「禁止事項」。很想告訴他,除了某一個涉及自己身體狀況而不得不「訂立」,用「禁止事項」去包裝的事外,其他再也不重要。

 

很想跟他說清楚。

 

可是,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看來大家的注意力已轉移到處,不打擾妳工作,先下了。」

 

審神者心裡一沉,但一時間也不知如何繼續話題。

 

如何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和他談談?


评论
热度 ( 5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