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六三

藥研藤四郎一臉黑線地望向某一方向。

 

審神喵兩眼愣住,下巴快掉到地上,臉朝向和她夫君的相同方向。

 

一期一振臉色一沉,迅即倒退離開,幾分鐘後,一期一振X3一刀一個從螢丸、巴形薙刀和少主的身上扯下毛利藤四郎X3。

 

沒錯,某喵最近還有一丁點運氣在,出陣練級,順道「搜掠小判」的部隊在大阪城的最深處,非常「順手」帶回一振翠綠色的短刀。

 

然後嗎?就是某短刀如其所說,分別在各振「本體」上同時附上神識,一手一個愉快地揉頭毛。

 

「一期哥哥!我摸得正樂呀!」毛利藤四郎扁起嘴怒瞪大哥:「難得可以同時滿足三個願望,我當然要立刻試一次!小孩子呢……嘻嘻,小孩子。」

 

「毛利!」一期一振難得發怒,可惜效果不彰。

 

縱然不願理會自家大哥,但毛利藤四郎總算放棄繼續「蹂躪」另外三刀的頭,螢丸見機不可失,第一個逃離現場,而巴形薙刀則挺直身體站在原處,聽候「主人」會否另有吩咐。相對而言,他似乎對短刀的行徑不大反感;方才小巧的短刀可以摸上他的頭頂,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主動抱起對方,讓他坐在自己的臂彎上。

 

只是,會放棄「小孩子」的,不會是毛利藤四郎,尤其是猫丸的小傢伙。

 

「嘻……主人吶……」小小的短刀刻意拖長尾巴,語調也比平日甜美:「答應過我的事呢?」

 

審神喵一臉茫然,而藥研藤四郎心裡警鈴大作。

 

下一句,果然不是甚麼好事:「不是說過,如果找到我另一副身體,可以生孩子給我玩嗎?」

 

審神喵的臉炸紅:「才沒!」

 

「吶……主人很壞……」有「小孩」裝可憐,一期一振此時終趕及制止他說下去,然而那隻貓咪已咬著唇跑回主屋裡。

 

巴形薙刀本要追上去,但腳步邁開又礙於身份而收回。就算再不懂人間事,多少從「電視」裡「學習」到某些事應由「特別的人」去做。

 

「巴形,沒事,請替我看看她。」藥研藤四郎咬咬唇,擺出一副公事模式的平靜臉容:「我有事要先跟兄弟們說清楚。」

 

巴形薙刀一走,藥研藤四郎立刻當住長兄面前狠狠揍了每一個毛利藤四郎一拳,最後從一期一振手上一手扯起當中等級最高的身體。

 

「剛才的話,別讓我再聽到。就算是說笑也不行!」

 

第一次看到溫和的弟弟如此生氣的一期一振愣了半秒,然後連忙護住已嚇呆的模造刀,但沒打算制止對方。

 

毛利藤四郎嚇得臉色發白,另外兩副身體因為受驚,所以神識全收回平日主力使用的身體上,結果完全受制於哥哥的怒氣,怯怯的答應他的要求。

 

「總之,不要孩子是我的意思,你再拿來開玩笑,或者用來逼迫她,讓她難堪的話,即使是弟弟我都不會放過!」可能是察覺「孩子」的恐懼,藥研藤四郎收起怒氣,從長兄手上接回孩子:「沒事……你是我們最寶貴的禮物……媽媽之前答應過日後有機會,會考慮再收養其他孩子做小藥的弟妹都是真的……」

 

小小的孩子隨著「爸爸」的話一下一下地點頭,不知不覺間伏到「爸爸」的肩膀上啜泣。

 

「爸爸說『不要孩子』,是擔心媽媽,小藥不是看到媽媽常常不舒服嗎?」後面的聲音越來越輕,其他刀劍只看到小小的模造刀用力點頭,然後自行擦乾眼淚。之後藥研藤四郎沒再說甚麼,待孩子擦乾眼淚,就朝著一期一振點頭後離開。

 

只剩下一個活動中的身體的毛利藤四郎抱怨了兩句,但頭殼隨即被三連敲。

 

「一期哥哥!」

 

「別再有下次,否則藥研不教訓你,我也不會放過你。」

 

「一期哥哥偏心!」

 

毛利藤四郎的委屈的眼神令一期一振一頓,但吸一口氣後回復冷靜,壓低聲音,嘗試用平靜的口吻「說教」:「無論如何,請你記住,在公,主殿是我們的主人,是猫丸之首,在私,她是你嫂嫂,無論那一邊,她都是你的『長輩』……再說,那是他們夫妻的私事,再胡鬧都要有個限度。」

 

話語後半的用字、語調明顯越來越僵硬,若非一期一振有保護弟弟的「天性」,任誰都能聽出他早已發火。自知理虧的毛利藤四郎,即使仍心有不甘都不敢造次,乖乖控制另外兩副身體,並跟著一期一振的備用身體回到倉庫,然後關好倉庫再回到粟田口的房間。大概是生悶氣的關係,所以渾然不知自家大哥的眼神如何地黯淡。

 

偏心嗎?的確……

 

唉……

 

暗自嘆一口氣後,一期一振決定回頭向弟弟們下禁言令,要他們別胡亂提起剛才的問題。

 

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生氣。

 

亦很久沒見過他那雙逞強但憂傷的眼神。

 

不過,既然他有那份心意,惟有用自己的方法「保護」他。

 

就算他已有自己的「家庭」,他永遠是自己重要的弟弟。


评论
热度(5)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