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七四

「新刀好帥!」貼出公告後,圍在公告欄前的刀劍男士,尤其是短刀們不禁驚嘆:「這次應該是練習戰場的報酬吧?嘻嘻嘻,看來可以去放肆幹架一場!」

 

「YES!」基本上,極短一隊都很興奮……不過,這句英文從哪兒學回來的?

 

「噢,不過,不知道他是誰呢?」今劍眨眨眼問道:「說起來……會不會有人認得他?」

 

確實,若是當年有交集的「付喪神」,大概會認出來吧?雖然這事在猫丸裡好像沒出現過。

 

「喵,這刀紋……」審神喵托托眼鏡,以眼神示意,大家盯住刀紋一會後,齊齊往同一個方向看。

 

「大……大家……」可愛的脇差的臉立刻紅透:「請,請別盯著我看,難為情。」

 

「很像。」審神喵第一「隻」開口。

 

「對。」藥研藤四郎點頭。

 

「不是像,一樣呢!」包丁藤四郎補充,但迅即換成他被盯,立刻鼓起腮嗔道:「啊,大家做甚麼?」

 

「有在德川家待過的,好像還有你。」作為哥哥的某位以漫不經心的語調出賣弟弟。

 

「又不是人妻,怎會記得?」包丁藤四郎嘟起嘴:「我可是最初連物吉先生都沒認出來呢!」

 

粟田口家裡不只一把刀為此感頭痛:「這不是值得『自豪』的事吧?」

 

反倒是被說的一位沒太大關係地笑起來,而且由他「開解」那短刀的兄弟們:「沒關係,前主人實在太多刀劍,我也無法全部認出來。何況,大家大都有在不同的主人手上流轉的經歷,要全部記得,大概要關係很深,或者有發生過一些難忘的事,對吧?我們現在在這兒成為同伴,不也是一個好機會認識大家嗎?只要記住大家現在愉快地相處的時光,相信日後會成為我們重要的回憶!」

 

啪啪啪。

 

鼓掌聲令可愛的脇差又一次臉紅耳熱,吶吶說了句「謝謝」後,忍不住掩起臉。

 

「果然很可愛,小小的……我是指孩子。」笑面青江搶在石切丸「打擊」前完成句子:「要記住所有錯身而過的『人』,的確不易。」

 

「再說,若大家面貌、記憶改變,能否認出亦是疑問。」靜形薙刀緩緩掃視全場,視線最後停留在黑白脇差的身上:「縱然我會『知道』所有靜形薙刀未有專屬他們的故事前的事,但第一次見到鯰尾和骨喰時,我差點無法認出他們。改變實在太大,不由得替大家覺得辛苦……況且,時代的改變,同樣令大家改變不少,單憑一點兒訊息要猜出畫中人委實不易。」

 

「喲,不管了!」愛染國俊已在磨拳擦掌:「出陣出陣出陣……練習活動快點快點來,實在是很焦急呀!」

 

「哈,短刀們精力旺盛,很可愛。」靜形薙刀輕笑:「希望有機會可以和你們出陣。」

 

「吶?不用等呢!」亂藤四郎瞇眼甜笑:「若是平日的工作,因為有機會會遇上檢非遺使,所以暫時無法和靜形先生一共作戰。不過,會贈送新人的練習活動不但沒檢非遺使,而且不會受傷呢!如果靜形先生希望一起出陣,不如趁現在和主人說?」

 

審神喵雙眼沒焦點,要近侍刀拍了她好幾下才回神,然後為她的失態道歉。重新聽一次他們的「願望」後,立刻答應靜形薙刀的要求。

 

沒刀劍介意貓咪的失態,反而給了他們一個機會取笑近侍刀沒讓主人充份休息。

 

公告看完,又取笑夠後,刀劍們陸續散去,公告欄前只剩一刀一貓。

 

「貓,妳剛剛是否想到甚麼?」

 

「……靜形,有記憶。」

 

藥研藤四郎臉色一沉,默默點頭,壓低聲音開口:「我去準備軍議。」

 

邁開的步伐因為母衣被拽住而停下。

 

「暫時不要,別刺激巴形。」審神喵搖搖頭:「他的狀況比靜形的『記憶』更叫人擔心。」

 

「……是。」


评论
热度 ( 5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