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八六

「哇~~~又有新東西呢喵~~」審神喵雙眼發亮地一面按滑鼠一面看螢幕:「香噴噴的香膏呢……」

 

滑鼠突然「升起」,審神喵伸爪要撲,很快變成釣貓遊戲。

 

喵喵喵喵喵!

 

看著有貓懶得站起來,只懂伸長爪去捉滑鼠,藥研藤四郎忍不住大笑:「喲,這次又看上甚麼呀,大將?」

 

答案,「又」是時之政府用來搜刮員工薪水的產品─香膏。

 

「啊喂啊喂……為甚麼又有我?不是說過像我這種不懂風情的刀,拿來做女性妝容產品是不符合設定嗎?他們仍未學乖?」

 

要吐槽當然不只一句話,搶過滑鼠後,藥研藤四郎心情大好地看看這次自己又被拿去當甚麼商品的「代言」:「嘿,真是不懂他們的腦袋是甚麼構造,我是朝顏?拜託,哈哈!」

 

「欸?你知道朝顏是甚麼味道?」審神喵眨眨眼,抬頭盯著站在她身後的夫君看。

 

「不知道,但我怎可能是花香味?」藥研藤四郎露出一個「妳在說笑嗎」的表情,丟出一個簡單直接的答案:「總之不可能,肯定又是拿我的刀紋去騙你們的錢。」

 

審神喵半瞇眼,心有不甘地盯著對方:「那好呀喵~~那你覺得自己應該是甚麼味道呀喵?」

 

「既然我在戰場長大,理應是血腥味。」

 

「拜託,那怎會有人買?」審神喵白了他一眼,另附送一個鬼臉。

 

「那麻煩也來一個藥水或者藥材的味道。」藥研藤四郎毫不在意地提出下一個建議:「總之,花香甚麼的鐵定不可能是我。」

 

審神喵兩眼一翻差點昏倒:「這也不可能有人買呀!」

 

「話說妳執著買那東西幹甚麼?」藥研藤四郎放下滑鼠,出其不意抱住審神喵,按她的臉到他胸前:「要聞我的味道,不是很簡單嗎?」

 

審神喵幸福地吸刀,渾然不知有刀在偷笑。

 

「喵……很香的藥研味……可是,無法留在自己身上呢喵。」

 

嘿嘿嘿。

 

聽到熟悉的奸笑聲,有貓知道大禍臨頭。

 

「喲,想要我的味道嗎?大將。」藥研藤四郎輕彈貓咪的鼻:「很簡單……不是嗎?」

 

貓咪如她所料,又變回人形。

 

「要蹭上多少?可以隨便說。」藥研藤四郎壞笑:「希望保留久一點的話,要埋到身體裡面……嘿,相信妳會喜歡的。」


评论
热度(3)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