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八七

「哇!鯉魚旗!」

 

又是短刀們喜歡的節日之一。

 

叩叩叩!

 

一個拳頭輕輕在一群又嘗試在貓咪面前裝小孩的短刀們(全屬粟田口家)的頭上招呼:「你們都幾百歲,裝甚麼小孩?」

 

「吶……藥研哥哥,我們今年好像真的有小孩啊!」

 

「沒錯,可愛的小孩子!」

 

「爸爸……我好像還沒到一歲……」猫丸最小的一個吶吶的朝近侍刀看:「為甚麼要掛起鯉魚們?」

 

「是風俗呢,小藥。」在藥研藤四郎解釋前,亂藤四郎已經代答,一尾又一尾的指著:「這個代替爸爸、然後是媽媽,最後是小藥。」

 

「我?」小小的模造刀眨眨眼。

 

「對,是保祐小藥快高長大的意思呢!」

 

「可是,我是刀,真的會『長大』嗎?」小藥用手在頭頂劃了劃:「會長高?」

 

「我們就大概不行,但小藥的話,大概可以呢!」亂藤四郎笑著點點頭:「因為小藥是真正的小孩子,所以會長大呢!」

 

這時候,江雪左文字朝模造刀招手,待他走過去後,為他戴上用草編成的冑。看到他可愛的模樣,很自然地泛起淡淡的笑容,遞上手輕撫他的臉蛋。

 

「給我的?」

 

點頭。

 

「謝謝江雪哥哥!」

 

在眾「人」驚訝的視線中,江雪左文字櫻吹雪。小夜左文字見狀,走到模造刀身旁,分別朝哥哥和少主看了幾眼,然後揉揉模造刀的臉:「可愛……嗯,若有羽織更好。」

 

一期一振剛巧聽到這話,然後以比極短更快的速度消失,回來時手上多了件小童尺寸的羽織。

 

「這兩天剛買回來,未及交予主殿……啊,少主,請試試看。」

 

下一個櫻吹……暴雪的是一期一振,甚至要扛去手入室休息。

 

眼見自己的「孩子」快被各個努力奉上各種「關心」的「哥哥」埋住,藥研藤四郎拍拍手,暫時停止他們的動作:「啊喂,我家的小藥快被你們悶壞,而且,今天不是該一起騎馬、放風箏嗎?倉庫裡……」

 

極短&短刀,還有脇差們幾乎全部消失。

 

倉庫裡的風箏有限,想玩麻煩先比機動,呃,要比打擊都是可以的。至於大太刀們,現在則慢慢地往馬廓走去,好像說會騎馬和比賽射箭。

 

「風箏是??」小藥抬頭望向爸爸:「大家都走了?」

 

「呀……看來我們來不及搶一個。」藥研藤四郎苦笑:「喲,大將,別打算溜過去下令要大家讓……咦?」

 

歌仙兼定拿過兩隻風箏,一隻交到無意跟大家搶的小夜左文字手上,一隻則要模造刀拿好。

 

「這是主人教導鋼琴和借用鋼琴作練習的謝禮。」

 

「我有份幫忙弄啦!」和泉守兼定指指鼻子:「他只顧在上面畫圖、題字,差點忘了最重要……哎呀,國廣怎麼拉我的耳朵?」

 

「說別人的壞話太失禮!何況,好像是我幫忙做風箏的骨架呢,你忘了嗎?兼先生~」

 

「嘖。」

 

「來吧,一起過去和大家放風箏吧!」

 

「好!爸爸媽媽都要一起啊!」

 

「當然。」


评论
热度(6)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