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四九O‧五

「主人。」過了幾天,巴形薙刀趁審神喵有空時叫住她:「如主人不嫌,可否抽空一看屬下的練習成果?」

 

在審神喵和近侍刀的愕然眼神下,巴形薙刀完美地完成一支由加州清光親自指導,和另一個本丸的「他」在現世裡的表演裡相似的舞步。

 

舞姿無可挑剔,高大的身軀配上自帶華麗的羽毛的出陣服,令效果更為耀眼、威儀。為了遷就他使用自己的本體刀表演,原本用西洋風格的枴杖的動作都有修改,但效果出乎一貓一刀意料的合適;薙刀翻動時的氣勢,令巴形薙刀的舞蹈有其他人難以模仿的壓迫感,而他眼裡因為初次演出而帶有的一絲不安和羞澀,讓整個氣氛帶有誘人的反差。

 

「有甚麼感想?」加州清光在表演結束後趴在剛才用來表演的古典椅背上,眼裡盡是期待:「我可是特意找自己最喜歡的表演教他,沒偏私或留有一手啊!是不是該讚我?」

 

「是,可愛的清光,請問你想要哪款指甲油?貓在現世買回來給你!」審神喵答應得挺爽快:「還是想要指甲閃石組?」

 

「都要可以嗎?」加州清光托腮賣萌:「我知道大變態很慷慨,不會介意啦!」

 

「喂喂,好像巴形還沒開口要甚麼,你先替自己加碼好意思嗎?」

 

「那個……屬下不是為賞賜……」看到近侍刀的手勢,巴形薙刀識趣地打住,畢竟,懷疑主君的「心胸」亦是一種失禮。

 

「說起來,巴形喜歡甚麼?」審神喵眨眨眼:「好像從沒聽你提過呢喵,這下倒難到貓耶。」

 

「主人不嫌棄剛才的表演已是很大的獎勵。」

 

「怎會嫌棄?貓巴不得多看幾次,甚至更多的表演啊!」

 

「如……如主人不棄。」巴形薙刀托托單邊眼鏡掩飾興奮和害羞:「屬下很樂意學習更多,以便日後再為主人表演。非祭典用的舞蹈比想像中有趣,主人喜歡已是最大的獎賞。」

 

「說的貓不會給賞賜似的……」審神喵正努力思索可以送他甚麼時,背後傳來較少聽到的聲音。

 

「好像發現有趣的事,我從沒接觸過戰鬥以外的事,請問可以加入嗎?」和巴形薙刀幾乎相同的體形,猶如雙子般存在的靜形薙刀步向巴形薙刀,伸手直接摟住他的肩:「剛剛的舞很精彩,果然擁有人身是有趣的事。看到你樂在其中呢,巴形。」

 

「你這粗魯的傢伙麻煩放開我。」巴形薙刀狠狠瞪身旁那把無禮的薙刀:「這種事不適合你。」

 

「不試一下怎知道……」審神喵意圖撲過去抱住靜形薙刀,可惜有刀快她一步「搬」巴形薙刀到中間擋住。

 

「主人,我太鋒利,怕不小心傷到妳。」靜形薙刀在巴形薙刀背後探頭:「不過,若是為主人獻上一舞,相信算是安全。」

 

「我反……」「對」字還沒出口,巴形薙刀已被審神喵閃閃發亮的想神打敗,認命地低頭:「我要在一旁監管,粗魯的傢伙放任亂跑很危險。」

 

知道有好結果後,審神喵往加州清光揮爪:「這兩個可愛的學生交給你啊!」

 

「多加一組指甲油可以嗎?」加州清光回喊:「要淺藍色,替安定打扮用的。」

 

「有這個理由,怎可能不批准?」

 

「特別教學」算是落實,審神喵是日心情大好,直到夜裡回到房間時,仍是愉快地哼著鼻音。

 

「妳啊,總是在強刀所難,怎會要兩振薙刀學歌舞?」近侍刀擺出一副忠臣納諫的模樣,可是沒幾秒就破功大笑:「哈哈,真有妳的,大將。」

 

「有份推坑的傢伙別打算置身事外。」審神喵吐舌,很快收回舌頭露出疑惑的神情:「對呢喵,靜形就算了,為甚麼藥研不但沒阻止貓,而且最初還幫忙推巴形掉坑?」

 

「哦,有嗎?」有刀抬頭佯裝不知情:「甚麼時候的事?」

 

「喂。」

 

藥研藤四郎重新望向貓咪,用指尖輕彈一下她的貓鼻:「不好嗎?這個結果。」

 

「老實點,還是你跟貓一樣都想看啊喵?」

 

藥研藤四郎用指頭敲敲下巴,端正臉容,一本正經地道:「既然大將一直擔心巴形先生的情況,怕他曾被抹去記憶,或是被隱藏奇怪的事,那不如給予他更多羈絆。刀和刀之間的各種『關係』也好,在『世界』、『本丸』裡的寄託也罷,多一件令他感興趣、有責任的事一定是好事。」

 

「竟然考慮到這份上……佩服。」審神喵點頭作讚許。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原因。」

 

「喵?」

 

「因為我也想看。」極短的機動令他輕鬆避過審神喵的丟枕頭「攻擊」:「夫人,亂丟東西是壞孩子所為,要我告訴小藥媽媽學壞……哇!差點忘了有兩個枕頭……哈哈,捉住妳呢,我的貓咪。」

 

「喵!前面冠冕堂皇的話是用來騙誰的?」

 

「沒騙誰,在公在私同有理由,是好事,大將。」

 

「笨蛋藥研。」

 

「呵,連笨蛋都會喜歡的傻貓。」

 

「嘖。」

 

「早點休息吧……」藥研藤四郎開始準備被舖:「相信過一陣子會有精彩的表演看,到時候叫上小藥一起欣賞,如何?」

 

「那當然。」一棉被蓋到貓頭上:「喂!」

 

「在妳腦補前要阻止。」

 

「哼!」


评论
热度 ( 8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