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O一

「大變態!大變態!」加州清光邊跑邊喊:「大變態,妳再不出現我不理妳啊~~~我有好東西想讓……哇呀!」

 

有刀差點被貓咪撞至重傷,幸好一直跟在他身旁的大和守安定趕及拉開,加上近侍刀用力拽住貓尾令她無法繼續往前衝,所以才沒造成實際損傷。

 

「大變態,快讚我!」

 

「喵?」

 

「我成功教巴形先生和靜形先生跳雙人舞!」

 

審神喵雙眼不只瞪大,而且像會發光:「真的嗎?」

 

「騙誰也不敢騙大變態吧?」加州清光嘟起嘴,再吐吐舌頭:「不信就算,我們回去~~」

 

「喵!不要!」

 

在紅色的打刀示意下,靜形薙刀牽著巴形薙刀「進場」,確定他們準備好後,加州清光按動電話播放節奏明快的音樂。

 

「哦?」不只是貓咪,就連自稱不懂風雅的近侍刀都微微嚇一跳。

 

領舞的是靜形薙刀。

 

兩刀雖然都是一身內番服,但高大的身形令舞動時的氣勢依然。靜形薙刀遞上手,手腕輕轉,巴形薙刀很自然地順勢踏步、轉圈,而且眼神不知不覺流露出一份平日很少外露的柔情。

 

藥研藤四郎開始偷偷準備輸血用具,順道掏出眼罩以備應急用。

 

審神喵繼續專注舞蹈中,平日若是看到像他們現在般臉貼臉的動作,她大概早尖叫,可是,這次卻沒,相信跟加州清光精心編排的舞步多少有關係。

 

往外推出,踢腿,然後拉回時輕托起巴形薙刀,做出迴旋踢般的動作,薙刀高大身形的優勢完全展現,令舞步顯得格外氣勢逼人,充滿壓逼感,加上他們內番服的對比色下,效果更為顯著。

 

一舞既畢,審神喵用力拍爪,眼睛仍然緊盯著兩振薙刀不放,過了好一會,像察覺甚麼似的開口:「靜形剪了指甲?」

 

「我太鋒利,怕弄傷他。」表演結束後仍摟住巴形薙刀不放的傢伙,伸出空下來的手示意:「既然最近不會怎樣出陣,遠征也用不著,所以特意磨短、修圓指甲,避免不小心傷到他或者其他刀劍。」

 

巴形薙刀似是不大高興,輕拍摟住自己的手要他放開,可惜有刀不知是不明白還是故意,反而摟得更緊。

 

「放手,你這無禮的傢伙。」

 

「還是跳舞時的你較老實……不過……」靜形薙刀揉揉巴形薙刀的頭:「太聽話好像不是我的風格。」

 

「再下去主人會失血過多!」

 

藥研藤四郎搖搖手裡的輸血包表示隨時待命。

 

「等等……不會吧?」審神喵的腐女模式過了幾秒才啟動,難以置信地眨眨眼:「巴形,你不是討厭他的嗎?」

 

有關靜形薙刀的壞話,她可從沒少聽過啊!

 

「嘛……我也很意外呢……」加州清光插嘴:「他們嘛,看起來像大哥大嫂般,只是表面上,不,是單方面生悶氣啦。」

 

哦。

 

「請別哄上來……」巴形薙刀作勢要推開對方:「啊……主人!」

 

接下來,是審神喵的輸血時間。

 

據說,之後大和守安定因為加州清光「不夠細心」和「過度邀功」,最後甚至「傷及主人」,所以有刀是夜被丟出房間。

 

再,審神喵HP回復後,不是高興得東奔西跑,而是拉著藥研藤四郎的袖子,以快哭出來的口吻說:「我們的鳥寶寶,我們的鳥寶寶被搶了!」

 

「大將,清醒點,巴形先生是刀不是鳥。」藥研藤四郎沒好氣地回應:「還有,我記得妳是貓咪,沒長翅膀的。」

 

知道此事後的不願具名的短刀評道:「我早說巴形先生是人妻,你們不相信而已。」


评论(2)
热度(13)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