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cat@猫丸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六

「究竟會怎樣??」審神喵一面看著本子,一面晃著尾巴自言自語:「要怎樣做?」

 

「甚麼怎樣做,大將?」坐在另一側的藥研藤四郎抬頭:「喂,說過多少次,在外面別看本子,讓兄弟們看到太難為情。」

 

「這本沒限制級的圖啦~~」審神喵搖搖手裡的本本,往另一個方向喊:「清光,你好像跟安定一樣高……啊,就算有相差也不會太多,大概問了沒用。」

 

「要問甚麼?我們的大變態貓咪。」

 

「請刪除『我們的』和『貓咪』兩字,至少後者留給我專用。」

 

「藥研的意思是,他喊我『大變態』也沒關係?」

 

「陳述事實為何要阻止?」

 

「可惡呀喵!」審神喵爬起秒展開甩尾巴攻擊!可惜,被近侍刀輕鬆躲開,而且是哼著鼻音的那種。

 

「嘛……那究竟想問甚麼?」加州清光見話題偏離,忍不住扳回去:「大變態問的絕不會是好事,我要看看心情才會答啊,除非妳說我是最可愛~」

 

「清光是世界一可愛呀喵~~」審神喵為求答案「不擇爪段」:「貓在想,如果身高差太大時……怎親嘴?尤其是……唔……」

 

有貓被扯著尾巴拖離現場,現場遺留引發貓咪想像力的本本。

 

沖田家的兩位好奇地撿起後打開,眼前是一個意想不到的新世界。

 

「可以做到嗎?」

 

「我怎會知道!清光就算穿了高跟鞋也沒『增』高多少,不可能有機會體會呢~」

 

「安定你是不是總要趁機挖苦我嘛……算了,那,究竟可以做到嗎?」

 

「有點好奇。」

 

「我都想知道啦……」

 

問題:身高差大的情侶們,平日怎親嘴?(悄聲)(嗶~)的時候,有可能同時親到嗎?

 

要知道,應該不難呢。

 

因為,在猫丸主子的全力「推廣」下,猫丸有的是BL和BL和BL。身高差大的情侶嗎?就算要求高一點的話,都不只一對。

 

「去問?」加州清光眨眨眼,再挑起眉。

 

「問別人私人事很無禮,如果想被打死,我樂意幫忙。」話雖如此,好奇心挑起的大和守安定最後還是答應一起去「調查」,好像還準備幫某隻貓咪寫報告。

 

~岩融‧今劍~

 

「一開始就找上三条家,會不會有危險?」大和守安定緊緊捏住掃帚,猫丸雖然不會限制刀劍在本丸內帶著本體走動,但沖田組兩刀自覺地只手執很日常,看起來大概不會惹人懷疑的「道具」佯裝打掃。

 

「安定,你的表情露出來了,嘛……會被懷疑。」

 

豈料,答案來得如此突然。在他們互相「指摘」對方的行為「不像」正在打掃時,就目擊今劍衝出庭院撲向岩融,對方熟練地抱起他,然後今劍輕巧地在他額上送上一吻。

 

兩把打刀立時呆住。

 

就這樣?

 

「噯呀~你們都等了很久嘛。」今劍臉轉向他們,展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要你們呆等我也不好意思呢!」

 

「欸?」沖田組嚇得頭髮都豎起來,今劍用眼神示意插在清光胸前的本子的一角:「主上大人有借我看呢!那時候我也很好奇可以怎樣做,所以一看到那本書就猜到呢!」

 

兩把打刀紅著臉鞠躬道謝後高速跑走。

 

~不動行光‧宗三左文字~

 

「真的要繼續嗎?」第一對已被撞破,大和守安定擔心地問:「極短的偵察很高……呃,我是說,再被人發現會敗壞新選組的名聲,亦會使同伴感難堪。」

 

「嘛,可是。」加州清光甩動拇指示意:「答案近在眼前時真的不看?」

 

兩把符合條作的刀,一個慵懶地坐在大石塊上,一個站在他身側,似乎,在談情?

 

兩「團」草叢往大石的方向移動。

 

不動行光聽到聲音回頭,兩團「草叢」動也不動,不動行光盯了一會後,回頭摟上宗三左文字的肩膀。

 

兩人的對話總算比之前聽得清楚。兩把打刀心裡同吐槽粉色打刀的惡趣味,每句話總是帶刺,但看到短刀似乎樂在其中地順對方的頭毛,沖田組的兩位自然覺得「大開眼界」,越來越明白為何那隻貓咪喜歡偷看其他「人」。

 

實在太有趣呢。

 

兩刀的手不知不覺間垂下,幸在宗三左文字轉頭時及時擋回自己的臉。

 

「擁有我就可以擁有天下……被人爭奪、貪婪地注視的感覺實在討厭。」

 

「呵。」不動行光笑著單手輕撫他的臉,宗三左文字嘴上反問是否想困住他,但卻很馴服地倚到他手上細細磨蹭。

 

「不過,多一個鳥籠,偶爾可以換換心情也不錯。至少嘛……其他人不會再虎視眈眈。」粉色打刀突然蹦出一句話,手探進外套內,覆上褲子裡硬物,然後湊上頭一吻:「甚麼來的?我有資格看看嗎?」

 

不只是不動行光,正在偷看的兩把打刀的臉都漲紅,不過,是為不同的事。

 

「你……發現了?」不動行光的語調明顯是震驚。

 

「不會是連拿出來都沒膽嘛?」打刀伸手意圖「自取」,惟被短刀按下手。

 

「這種事一定要由我親自來。」不動行光從褲袋裡拿出盒子,在宗三左文字阻止下,站著為他戴上戒指。

 

「被困住呢。」宗三左文字笑得很滿足,主動再次吻向不動行光,並故意傾身一個較明顯的角度去勾引對方的舌頭,看得另外的兩把打刀臉紅心跳。

 

「被發現了。」

 

「嘛,被發現了呢。」

 

幸好,他們沒生氣呢。看著不動行光悄悄比的拇指,沖田組心裡同步想到同一件事。

 

「去通知主人吧。」

 

~小夜左文字‧歌仙兼定~

 

「大變態,為甚麼妳不在……唔……」加州清光的話被藥研藤四郎的手堵回嘴裡,看到貓咪用爪比了個「噓」,尾巴指指面前的螢幕,很快和伴侶一左一右地擠過去看。

 

畫面裡的歌仙兼定坐在鋼琴前,小夜左文字用踏腳墊站在他身後,偶爾遞上手指醒對方琴鍵的位置。

 

「不愧都是細川家的刀劍,歌仙已學得比人類快很多,小夜現在更能代替貓去指點歌仙呢。」審神喵滿意地笑:「連練習甚麼曲目,貓都是因為他們發現有不熟悉的地方來問貓後才知道……嘻,等著他們學成的一天呢喵~」

 

突然,藥研藤四郎快一步掩著兩刀的嘴巴,審神喵則自動自覺地自己掩嘴。

 

從螢幕裡看到小夜左文字仗著姿勢不同而形成的身高差吻下去時,會驚訝都會正常。平日個子小小的傢伙……不,這短刀的個性比外表看起來銳利,這一點可是意料之內。對沖田組而言,平日教訓人起來可是惡鬼等級的歌仙兼定會有「小鳥依人」的一面。

 

「如果可以看清楚一點就更棒。」

 

「你給貓買一個新的偷拍鏡才好說這話喵。」審神喵甩甩尾:「雖然有變焦、調較角度的功能,但一定會被發現。」

 

「請勿少看我們的偵察能力。」藥研藤四郎補充。

 

「嘖,連自己房間都裝偷拍,果然是大變態!」

 

下秒有刀秒被勒頸,而大和守安定不但沒阻止,而且拍手叫貓咪再大力點。

 

「勒死我的話,沒人向你報告剛才看到的好事呢~~」早知貓咪「習性」的初始刀笑著要脅,被緊勒一下後立刻被問「好事」是甚麼。

 

「竟敢弄哭她……」藥研藤四郎笑著拔出本體:「要受點教訓……」

 

在他們追逐的時候,有貓邊哭邊流鼻血:「嗚,為甚麼貓沒看到?為甚麼貓沒看到?嗚哇~~」


评论(6)
热度(7)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

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