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五一九

左文字家今天氣氛很詭異。

 

江雪左文字的臉色有點難看,神色複雜地掃視坐在他前面的四把刀。

 

「沒想到小夜亦打算今天說呢。」宗三左文字輕笑,遞上手理順耳邊的鬢髮,手指隨之閃過一抹亮光,而歌仙兼定伸手拿起茶杯時,護腕上的兩個刀紋亦再度在眾「人」眼前出現。

 

江雪左文字唸了一會經文後,緩緩張開眼,以平淡的口吻回覆:「有空請多回來。」

 

對順利得到肯定的答覆,兩位弟弟多少感驚訝,然後同為下句話而感動。

 

「你們的床舖會留著,可以隨時回來。」

 

除了左文字家的兩位外,同行的另外兩把刀同朝江雪左文字行禮表示感謝。

 

可是,消息晚上到了審神喵那邊後……

 

「藥研……」

 

「輸血袋已見底,拜託妳別動腦袋,以免血庫清空。」

 

「不,貓要問的是……滿等的江雪左文字的打擊是多少?」

 

聲音微抖,看起來真的在擔心,藥研藤四郎抬頭,發覺他的貓咪的臉色確是比想像中蒼白後,並沒好言安慰,反而笑起來:「喲,轉性嗎?我的好貓咪。竟然不是準備去偷窺,而是擔心部屬,越來越有主公的模樣。」

 

「偷看就算不住在一起都可以喵,只有你……」被瞪一眼後,審神喵「骨碌」吞掉後半句:「……左文字家的攻擊力不能少看耶……何況那個是滿等太刀……一不小心,歌仙和不動會被打扁,到時想偷聽或偷看甚麼都沒機會。」

 

「妳洩露妳的私心呢,大將。」藥研藤四郎苦笑,披上護甲後朝貓咪遞上手:「擔心就去看。」

 

搭上爪的一刻,審神喵腦海閃過上一次「夜襲」好像已是很久以前的事。

 

何時開始「忘記」這項「娛樂」的?

 

歌仙兼定的房間外沒異樣,裡面也不過是努力收拾房間的聲音,連對話也聽不到半句。近侍刀不敢讓貓咪久留,沒幾分鐘已扯著貓咪的尾巴到下一個地點。

 

不動行光的房間似乎較「熱鬧」,宗三左文字似乎「評論」房間的擺設,又笑說新鳥籠好像不合他的要求。房間內的不動行光語調倒是輕快的,聽起來交給對方「門匙」,說這個「鳥籠」任由他來去。

 

然後……

 

「喂,外面的傢伙,再不領走我們的主人,我不保證宗三生氣起來會做甚麼啊!」

 

「哇喵」一聲,審神喵又被拉著尾巴「逃跑」,地板則留下幾道爪痕。

 

原本打算「打道回房」,可是,在審神喵的堅持下,藥研藤四郎答應陪她去「監視」左文字家的太刀的行為。

 

縱然相信同伴可以「成熟」地接納「事實」,但身為哥哥的藥研藤四郎多少同意審神喵的想法。同一天內,兩個,而且是現在「僅有」的兩個弟弟同時請求離開、「成家」,即使再有心理準備,對「哥哥」的衝擊依然很大。短刀不自覺地想起當日自己亦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接受某脇差的存在,自然多少可以猜想到那振太刀的心情。

 

原左文字家的房間內傳來誦經聲。

 

一貓一刀躲在草叢後偷看,房門趟開的房間內只見搖曳的燭光。和大部分樂於接受新事物的刀劍們不同,江雪左文字仍偏愛古雅的燭火。然而,太刀的視力在夜間急跌,加上燭光的照明能力實在難以與燈光並提,所以幾乎可以肯定他難以看清門外的情況。縱然如此,以審神喵「巨大」的體形,仍是要小心為上。

 

刺激心情低落的太刀,始終是找死的行為。

 

「似乎是難以繼續抄經,所以唸經平伏心情。」借助高機動、高偵察,以及夜間加成的優勢,近侍刀丟下審神喵不到一分鐘後已能回報「軍情」:「相信沒問題,回去休息吧。」

 

淡泊、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兩「人」同回頭,太刀的房間現已燈火通明:「主殿既已到訪,未知是否願意留下喝口茶?」

 

到他們離開後,深深為這個大哥的心思而感動。

 

「我似乎仍不夠『成熟』。」

 

「藥研始終是短刀。」

 

「我說過很多次,個性和刀種無關。」

 

審神喵搖搖頭,抵住對方不甘的眼神笑著應道:「那,貓換個說法吧。大概,因為你不是大哥。」

 

無論是一期一振,還是江雪左文字都是極度疼愛弟弟們。

 

放手讓他們成長的同時,房間亦留下他們的位置,一旦他們需要「冷靜」,或是受傷害,會立刻接納他們回到「家」裡去。即使心裡再不捨,都會尊重他們的想法。

 

「看來,我得努力向大家看齊。」藥研藤四郎揉揉貓咪的頭頂:「今天看在妳乖乖地沒去偷看的份上,宵夜可以吃雪糕作獎……貓?」

 

審神喵突然原地站住。

 

「藥研,現在趕緊往回走的話,或者會『聽』到好戲!」

 

「……正要讚妳成長了,現在又來嗎?」藥研藤四郎日常地不顧貓咪的慘叫拖貓回去:「今晚的雪糕取消,而且要接受『懲罰』。」

 

「喵!不要呀~~~~」

 

審神喵的慘叫聲消失於夜空。

 

至於猫丸,今夜依舊很和平(笑)。


评论
热度 ( 4 )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