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就是愛亂打TAG,不吃/吃不下請善用叉叉和返回鍵;要標題、文章有警示?別多想了,沒有,最多看看心情會否寫一寫。同理,叉叉和返回鍵是好東西,麻煩善用。

節操早不知丟失到哪兒,甚麼可能都有可能出現。BL/BG都會有,不是不寫GL,只是未有題材和腦洞。宗旨是CP可逆可拆可NP,只有自己雷人,暫時還沒試過被雷。角色性傾向多元,同性異性雙性泛性(甚至無性)都會有,只是看腦洞而決定會否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二七四

 

 

審神喵因為收到近侍的訊息,是日用跑的方式回到自己的本丸。

 

沒想到,大門附近碰巧遇上「障礙」。

 

「哇~~~媽媽回來了!」小藥看到貓咪,高興得立刻衝上前抱著她。審神喵雖然很高興,很希望抱抱親親,和孩子待上一會,但當她蹲下後想起今天趕回來的原因,身體不由得僵住。敏感的孩子很快察覺「媽媽」的異狀,剛遞上的手停在半空:「媽媽……不想抱抱?」

 

「小藥一直很想妳,和他聊一會,喝口茶再去開軍議也不晚。」藥研藤四郎不給貓咪拒絕的機會,轉頭跟孩子道:「一期兄今天好像教你摺了頭盔,去拿給媽媽看,我們在房間等你。」

 

「是!」小小的模造刀如箭般跑遠,而短刀則趁機拉貓咪回房。

 

「要大家等似是失信。」

 

「沒事,我請大家一小時後才來開會。除了擔心妳會因現世的事無法及時抽身,也希望可以給妳時間稍歇。無論現世的工作和這邊的事都要氣力處理,工作之間要抽時間休息和轉換思緒。」藥研藤四郎早已備好熱茶:「怎麼發呆?我好像沒說過完全不准妳喝茶。帶點香氣的熱茶可以喚醒頭腦,今早的簡報妳應看了,一會兒要請妳想好應對的方法。當時大家都嚇一大跳,而且多少對上面有極大的質疑。幸好當時在場只有我們幾個,否則看到不動和小夜君痛苦的模樣鐵定可以令大家即時謀反。」

 

「有這樣嚴重?」審神喵剛坐下又起來,意圖提前軍議,但尾巴被刀一拽又坐回去。

 

「喝了茶,和小藥聊聊再出去。」聽到敲門聲,藥研藤四郎立刻去打開房門抱起孩子:「來,快給媽媽看看……」

 

本想說現在沒這種心情,但看到孩子期待的眼神,立刻閉上嘴巴接過孩子,親親臉頰後讚美他的手藝。

 

「來,一起吃點心。媽媽今天早了回來,可以吃過點心後工作。」藥研藤四郎指指時鐘:「我們還有半小時,之後小藥去和亂哥哥他們玩好嗎?」

 

「好!」小小的刀靈點頭:「哇~~今天有小蛋糕!」

 

雖然不同於已有肉身的付喪神,這個孩子的「身體」未真正落實到這個空間,進食、喝水並不能為身體提供能量,但作為一種「學習」、「適應」,每天定時少量進食和給予適當水份,好讓他習慣擁有身體的感覺,期望他有一天可以落實下來。縱然擁有身體對器物而言不一定是好事,但也代表他們可以有更多可能,至少比僅為器物可以多一點選擇的機會。

 

況且,既然已經顯形,若他的身影突然消失,感覺……

 

單是想像已很難受。

 

尤其當他喊了自己做「爸媽」之後。

 

看到因為吃上美味點心的模造刀而變得像倉鼠一樣的臉頰,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越來越感到守護這座猫丸的重量。只有保護好自己的居所,才能守護裡面的一切,包括自己寶貴的「家人」,免受任何,包括有可能來自政府的魔爪的傷害。

 

溫馨、愉快的半小時過去後,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來接小藥去玩。看到孩子牽著他們的手、肩上載著龜吉,和他們有說有笑地離開,心裡泛起淡淡的不安。

 

「藥研,我們真的有辦法保護好大家嗎?」政府的「術法」可以直接竄改刀劍的記憶,可以操縱他們的力量……怎麼想都不是一般的可怕。

 

「我們沒回頭路。」

 

從心生懷疑,腦袋澄明的一刻開始,就註定無法對眼前事物視而不見。

 

無法再裝睡,或者假裝自己生活在和平的空間。

 

「走吧,相信大家已在等。」藥研藤四郎為她戴上符紙:「兄弟們,還有三条家的人已幫忙清空了沿路的地方,可以直接過去。」

 

「你請粟田口家的……啊,請兄弟們幫忙?」

 

「我不會讓他們直接參與,但叫他們開路,偵察有沒有人意圖亂闖是有需要的。他們不是笨蛋,與其要他們偷看、偷聽,不如給他們做點工作分散注意力。至於三条家,既然已經全部知情,請他們幫忙自然沒關係。」

 

審神者點頭,藥研藤四郎邊走邊簡單匯報其他事項。聽到對方說因事態緊急而私下請同伴來幫忙時,審神者不但沒生氣,而且為對方試著主動幫忙而感高興,並好奇他找上誰來幫忙。

 

大廣間的門打開,看到裡面的身影,審神者露出愉快的笑容。

 

能請上他們,證明他得到大家的認同。

 

那,自己不能辜負他們對他的信任。

 

審神者踏前一步,朗聲開口:「各位好,今天既然多了很多新同伴,那要再次自我介紹。『我』是猫丸的審神者,大家可以叫『我』做『貓』。」

 

「軍議,現在開始。」

 

评论
热度 ( 2 )
TOP

© Winniecat@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